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2章 老先生

第2章 老先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公子时间掐得好,第二天刘瑕刚买完午饭,他的短信就来了:*刘医生,钱已汇入账户,别忘了下午的约会。*

    刘瑕查看了一下账户,工作室账户并没有动静,沈公子直接汇了一万六千元进她的个人账户,这让她更增顾虑,沈公子通过某种渠道监视着她,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现在她已经不知道沈公子到底是否只监视了她的办公室——她从未在诊所透露过自己的私人银行号码,也没有在公司电脑上登录过个人网银。

    下午一点半,她开车往沈公子给的地址出发,有钱人大概都住在市郊,刘瑕行车大约一小时,终于到达蛇山脚下一片别墅群,如果没有*泄漏的种种疑虑,过去一小时这四千块,的确赚得很轻松。

    s市空气一直不大好,车到蛇山以后空气明显清新不少,刘瑕摇下车窗,慢慢开进别墅群里,上午刚下过雨,小区里花木被水洗得嫣红碧绿,她就在一片逼人的春意里慢慢开到24号别墅,把车泊到一排世界名车边上,上前敲响大门。

    门没锁,刘瑕碰了一下就开了,对话声顺着穿堂风隐约传了出来,客厅里像是有几个人在激烈争论,刘瑕隐约听到了‘美国’、‘药物’几个词。

    “小姐,你是——”一个中年女人快步走了过来,一手把住门,惊愕地看着刘瑕。

    她穿白衬衫、黑西裤,面容圆润、气质朴素,刘瑕轻声说,“阿姨你好,我是沈先生请来的心理咨询师,请问沈老先生在家吗?”

    保姆先惊,“啊?哪个沈先生?”

    刘瑕说,“是董事长的公子——”

    “钦钦?”保姆脱口而出。她仔细打量刘瑕,面露难色,“这个……在是在家……要不你先进来吧——”

    客厅里的争论还在继续,刘瑕进屋以后听得很清楚,“实在不行就只能住院治疗了,股东大会马上要开,怎么样也要把精神鉴定做出来——”

    “问题是爸爸现在很清楚呀,哪里有老年痴呆的迹象喽?每天饭也不少吃一口,人都认得出来的,怎么能把他鉴定成无行为能力人?就是得了老年痴呆,这个病也是有个过程的,不可能忽然间一句话都不讲……”

    “大先生,大姑姑,外面有个小姑娘,她说自己是心理咨询师,是钦钦请来的……”保姆的声音。

    客厅的声音一下全安静了下来,刘瑕等了一会,中年保姆走来冲她招手,“你先进来吧。”

    沈家装修得很古雅,客厅里一排仿明的苏式圈椅,当中主位上坐着的中年男人穿罩衫,手里端了盖碗,刘瑕恍惚有穿越回民国剧的感觉。——她认出这是滨海房产董事长沈鸿,沈某亲(或沈亲某)的父亲,刘瑕昨晚刚在百度百科上见过照片。

    沈鸿左右手都坐了人,有男有女,看来都是沈鸿同辈人,刘瑕的出现把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她不慌不忙一一迎上这些人的视线:来访者家属对于心理咨询怀有疑虑是很常见的事。

    左一男子,穿名牌西装,但敞着领口,体型偏胖,长相和沈鸿很相似,但神色悍勇,眉头紧皱,看着她的表情颇有怀疑。文化素养应该不高,对于心理咨询这个陌生事物很有戒心……又或者和沈鸿一家关系不佳。

    左二的青年女性面容姣好,手上钻戒耀眼,总体打扮品味欠佳,似夜场欢女,不停关注左一男性表情,他的妻子吧,应该不是初婚……

    右一中年女性是沈鸿的姐妹,穿着高雅,品味靠近沈鸿——穿了一双平底布鞋,手上戴翡翠手镯,和左二比多了一些品味,但不西化,虽然表情犹疑,但还是对她露出礼貌微笑,她和沈鸿关系应该还算不错——

    刘瑕最后看了沈鸿几眼:按周小姐说法,老先生独居,别墅采取仿古装修,应该是靠近他的审美,沈鸿穿中式罩衫,多少有点言传身教的意思,审美古风也很重,又是长子,也许是传统的大家长,这种人通常极有主见、外宽内严,多年商海历练,城府极深,她不指望从他脸上能看出什么。此刻面色透出沉思……他不知道自己要来,沈公子没有事先和父亲沟通?

    刘瑕环视客厅一圈,没看到疑似沈某亲的身影,看起来沈公子是不打算出来和她见面了。这个谜团目前越滚越大,似乎短期内没有揭秘希望。

    “请问医生贵姓?”先发问的是沈大姑姑。

    “免贵姓刘。”刘瑕没有纠正沈大姑姑的误解——老派人多数都倾向用医生称呼心理咨询师,即使更常用的叫法是老师。

    “刘医生,”沈大姑姑说,“我冒昧问一句,你说你是沈钦请来的,那你有什么证据没有?”

    刘瑕微窘,同时也觉得很好笑,她不动声色地回答,“您可以当面问沈公子啊——沈公子不在吗?”

    沈大姑姑没有回答,这让刘瑕有些失望,沈鸿接口问,“钦钦是怎么和你联系的呢,刘医生,他给你打的电话?”

    “我们是q.q联系的。”刘瑕如实回答。“如果您有疑问,可以打这张名片上的电话。”

    她看了看表,很好,又是半个小时快过去了,六千元到手。

    沈鸿接过她递上的名片,凝视刘瑕一会,“刘医生——坐。”

    这一声坐好像戳到了左手那对夫妇的神经,左一男性愤然说,“大哥,不是我说什么,爸这个病你要看也要请瑞金、华山的权威医生来看好吧,电话我都给你找来了你不打,叫钦钦找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来,她管什么用——”

    沈鸿说,“三弟——”

    沈三先生的眉毛立了起来,他要讲话,但沈大姑姑也说,“三弟——”

    客厅静了下来,刘瑕耳力很好,她听见二楼传来关门的声音:吱——呀。

    然后是脱、脱的脚步声,不疾不徐很有节奏。

    沈家人都起身往外头走。

    刘瑕也跟出去,她在玄关稍远处站着,抬头打量沈老先生。

    沈鸿和兄弟姐妹都不太大,沈鸿今年也就是五十岁出头,所以沈老先生应该不超过八十岁,头发还未全白,有点瘦,中山装穿得一丝不苟,腰板挺直,看着人很精神,就是眼里没有人,几个子女都在楼梯下眼巴巴看着他,老先生谁也不搭理,背着手慢悠悠走下楼梯,很熟练地从斗柜边上拿起一根拐杖,转身就出了门。

    沈家兄弟姐妹都成了没嘴葫芦,互相递着眼色,大先生沈鸿一脸无奈,三先生满脸肥肉扭来扭去,扭出个很纠结的表情,沈大姑姑欲言又止,至于三太太,低头做鹌鹑状,一脸讪讪然,都没敢抬头看老先生。

    刘瑕把这几个人带保姆都看了一遍,心里有点数了:周小姐也是敢讲,居然说沈家家庭和睦,这话,坑了点吧。

    刘瑕本意是不想趟这摊浑水,如果见不到人,这几千块她收得也理直气壮,但现在老先生出来了,她不能不尽力而为。她扭过身追着老先生也出了房门。

    身后呼喊声一片,刘瑕头也不回。

    走出别墅,她的心情畅快不少,追着老先生人影连走带小跑,很快就缀到老人家身后,也不说话,就这么跟着。

    月湖山庄就在蛇山脚下,背靠山丘,小区里有个人造湖月湖,风景的确是好的,钢铁都市住久了,青山绿水里走一走,心情不好都难。刘瑕跟着沈老先生走在林间小道里,脸上不知不觉就带了笑,左顾右盼很愉快。

    老先生就和不知道有她这个人一样,慢慢地遛弯,步伐很稳当,半点不露老态。

    s市有钱人多,月湖山庄入住率不低,这么会功夫远处过了两辆车,这一老一少又走了一会,刚好就撞见一个年轻妈妈,手里牵着小女儿,也是出来散步的。看到刘瑕和老先生,妈妈友好地一笑,又教女儿叫人,“囡囡,叫爷爷好,阿姨好。”

    囡囡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爷爷好——”

    刘瑕凝神观察老先生,老先生的肩线有一瞬间绷紧,似乎本能就要回应,随后眼仁微微一动,似是意识到刘瑕的存在——他微微点了点头,没出声,就这么背着手溜达了过去。

    意识清醒,和外界沟通很顺畅,来访者生理的确没有任何问题。

    “阿姨好——”囡囡笑容不减,热情地招呼,“阿姨我以前没见过你——”

    “阿姨新来的。”刘瑕笑着说,“囡囡好——”

    她半弯下腰,逗了逗囡囡的小脸蛋才拔步去追沈老先生。

    就这么着跟着老先生悠悠荡荡,快把别墅区绕了一圈,刘瑕走得脚都酸了,老先生才在月湖边上找了一条长凳坐着歇脚,双手拄着拐杖凝视湖面,庄重得像一尊塑像。

    刘瑕很少做老年咨询人,不过她对老先生的心理障碍已有一定见解,她在长凳另一角坐了下来,也望着波光潋滟的水面,用商量试探的语气说,“老先生,我是沈亲先生请来的心理咨询师。”

    沈亲在沈家也许是个特殊人物,他父亲沈鸿对他反应都有点特别,这次刘瑕祭出他的名号,老先生双肩微微一震,果然也算是有了回应。刘瑕就继续往下说,“恕我冒昧猜测,您现在也许不是不能说话,只是不想说话。”

    老先生静如处子。

    刘瑕不管他,继续说,“虽然我很少做老年案例,但也不是不能为您辅导。不过,心理咨询有一个原则——自愿性。也就是说,如果您没有改变的意愿,那么我们咨询师也不能帮助您。”

    她顿了顿,“但是我和您的情况有些特殊,您看是这样的,老先生,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委托我来这的沈亲先生,他好像也不愿见我,所以我也不能直接和他沟通这一点,所以我想,如果您不愿意我继续来这的话,那能不能由您和他表示一下?老先生,我想不论您别的后辈如何,沈亲先生应该是很关心您的。为了给您找一个好的咨询师,他……嗯……”

    老先生忽然站起身往回走,刘瑕赶忙追过去,她不说话了——沟通不顺畅,多说也没用。今天的咨询无疑比较失败。

    为了不进一步干扰来访者的心情,她没有追在老先生身边,而是坠在后头远远跟着,刘瑕也没有办法,这是个很大的小区,不跟着老先生,她都找不回24号别墅。

    等刘瑕远远看到自己的车屁股时,老先生又止住了脚步,站在别墅门口并不往里进。刘瑕感觉他好像在等自己,就慢慢走上去。“老先生,您——”

    老先生转头看着她,一只手从拐杖上挪开了,伸到她面前——似乎是在邀请她。

    刘瑕和他对视了几眼,慢慢地、试探地把手放到了他手上。

    老先生就牵着她的手往里走,他们路过了一脸惊讶的沈家第二代,直接上楼。

    老先生之前是从二楼上来的,这一回却没有在二楼停留,带着刘瑕直上三楼,走到一扇关着的门边上,拿拐杖敲了敲门,又看了看刘瑕。

    刘瑕会意,这里看来应该就是沈亲的房间了。

    她握住门把,开不动,门锁住了——不知为什么,因为和沈亲有关,这似乎很自然。

    “沈先生,”她敲了敲门,发现门框上有一个黑色摄像头,便仰头对镜头说,“沈先生,我是刘瑕,能让我进去吗?”

    摄像头转了个角度,对准她,红点一闪一闪,像是一只眨动的眼,门内一片寂静,刘瑕又敲了敲门,“沈先生?”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刘瑕拿出来一看,果然是沈亲:*刘医生,请离开。*

    她苦笑着把手机拿给老先生看,“老先生,恐怕真的只能请你转达我的话了。”

    老先生双手拄杖,站在紧闭的房门口,不说话,不动弹,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刘瑕下楼。

    “怎么样?”沈鸿一群人还等在楼下,看到刘瑕下来就焦急地问,神态里到底还是带了一些期盼。

    刘瑕摇头,“很抱歉,老先生还是不肯开口,我应该帮不上忙。”

    “刘医生你坐,到里面坐。”沈鸿应该和周小姐沟通过,对她的态度热情了很多。兄妹几人把刘瑕让到客厅盘问了半天,刘瑕咬死了自己无能为力,也没法继续努力,热诚推荐沈家延请资深医师上门诊治,又坐了半小时才脱身出来。

    她已经不怪周小姐了,现在沈家兄妹的表现堪称孝顺典范,一个个忧心如焚,周小姐一个特助而已,和沈家人接触不多,说沈家人感情很好应当是发自肺腑。

    开车回市区路上已经是晚高峰了,行驶时间几乎翻倍,刘瑕计算了一下,这一趟连头带尾,四个小时是打不住的,1点出来,6点能到公司算顺利了。她摇了摇头:可惜,这多出来的四千块只能算是她亏了。

    正这样想,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刘瑕头皮炸了一下,乘着红灯把手机拿起来看——果然又是沈亲的消息。

    ‘刘小姐,你估计错误,祖父愿意接受你的咨询,款项已汇,周五下午,老时间老地方,请勿失约。’

    紧接着,银行短信发了过来——她的账户入账两万四千元,沈公子不动声色,已经把每个半天的有效小时数调成了五小时。

    会到刘瑕工作室来的咨询人,不论人生际遇,金钱上总是不缺的,否则亦付不了诊费,不过沈公子亦是给钱最爽快的咨询人之一,刘瑕让自己往光明面去想——从今天下午的见闻来看,沈家环境错综复杂,家事亦是商务,犯错成本高昂,也许沈公子只是习惯行事谨慎,至于对她*的侵犯轻忽,这在富裕阶层亦属司空见惯。

    信号灯转绿,她踩下油门,转弯进入小区,一个念头忽然闪入脑海——晚高峰的行车时间总是飘忽不定,去程一小时,回程一小时也不是不可能,沈公子为什么要加一个钟点给钱?

    他怎么知道她现在还没到家?

    行车入库,刘瑕在车里坐了五分钟,她几乎什么也没想,又或者在这五分钟内想了太多太多——最终她拿起手机,发出一条消息。

    *为什么是我?*

    沈公子——沈亲(琴?沁?钦?)的回答来得很快,也许是她神经过敏,但这真的就像是他从她的手机屏幕上直接看到了这条短信,跳过了接收、阅读和回复的过程,仅仅两秒过后,刘瑕就收到他的回复。

    *祖父需要治疗,你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这也许能解释事前调查、她的简历,但——刘瑕摇了摇头。

    *这不能解释你付了我五小时的钱。*

    这一次沈公子回得很慢,起码以他的标准来说如此。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刘小姐,如果你不喜欢额外的小费,我可以收回。*

    刘瑕瞪着屏幕,有几分哭笑不得,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这答案的确让她有些吃惊,她甚至可以想象到沈公子键入回答时的表情——一张模糊的脸上写着心虚,几经犹豫,最终决定耍无赖蒙混过关。

    *你知道心理咨询没有小费一说。*她打上屏幕,但又删掉,把手机丢进包里,下车上楼:这对话不会有任何结果,看得出来,沈公子虽然在某些方面能力强得可怕,但另一方面显然过于幼稚,无法形成有效交流。

    但沈公子没有放过她,刘瑕的手机嗡鸣起来。

    *你生气了吗,刘小姐?*

    刘瑕瞪着屏幕:*你说呢?*

    沈公子发来一个笑脸符号,*那么,小费要退回吗?*

    被人窥探*的感觉不可能好,但刘瑕已过了会被震惊与反感左右反应的年龄,她知道自己和沈公子在同时展开两场不同的对话,一场在表面,一场心照不宣。

    *不要,这是钟点超时费。*她略作让步。

    沈公子的笑脸在一秒后现身屏幕,刘瑕几乎能感受到他的得意——终究,她还是在四千元前低了头。

    她让他的兴奋持续数秒,酝酿到最高点,随后又发一条,*如果你希望咨询能够继续的话,沈公子,这种事该到此为止了。*

    这句话足够提醒沈公子,她并非全无筹码,亦能稍稍遏制他的气焰——在刘瑕的想象里,这是反手抽上脸颊的一巴掌。是,到目前为止,忌于滨海房产的势力,沈公子有备而来的作风,她接下了这单咨询,仅仅是为了避免回绝后可能惹出的更大麻烦,但话说回来,钱终究不能买到一切,刘瑕已经给足了面子,她希望沈公子也知道适可而止。

    虽然他似乎并不爱出面交际,但沈公子的人际交往能力并不匮乏,他足足停顿了30秒,也许是在捂着脸颊痛定思痛。

    *……好。*最终他说,在短信背后居然还加了个哭泣的表情符号。*相信我,刘小姐,我会知道分寸。*

    他会吗?刘瑕看着那不断抽泣的动画小脸,不禁颇感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