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3章 连景云

第3章 连景云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景云周四一早就来了工作室,随身还带了一个鼓囊囊的包,他和变魔术一样往外掏设备,先拿了黑色的方盒子,在办公室内外绕了一圈测信号,用红外线笔四处乱晃,找窃听器、摄像头,最后又拿出一个特制的路由器,做wifi加密,“保险起见,以后你们工作人员自己用这个不广播的wifi,待客再用一个。”

    最后坐到刘瑕电脑跟前,安装了一个软件开始扫描入侵痕迹,刘瑕的键盘他用着不舒服,最后索性就把迷你主机拆下来,“我先带走,和老路由器一起拿回公司里研究研究,下班给你送回来。”

    刘瑕托腮看他忙活,“你们部门连拆机工具都有?到底还有什么没有的。”

    连景云白牙一闪一闪的,“反正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你需要的时候也有。”

    “你们是调查部门还是犯罪部门啊?”刘瑕漾出一点笑意。

    连景云的眼睛就弯了起来,他扫扫西装上的一点皱褶,往椅子上一靠,拿起咖啡杯翘兰花指,扭着嗓子说,“为公司挽回损失,为社会弘扬正气,禄安保险调查部门竭诚为您服务,希望您能配合工作,早日定损——”

    刘瑕白他一眼,“人模狗样。”

    连景云咋咋呼呼地说,“我哪人模狗样了我,你平时说我人模狗样我不反驳你,今天我这身西装多少钱你知道不?起码也得是个衣冠禽兽——”

    “沐猴而冠。”刘瑕说,她和连景云对视一眼,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说真的,你今天怎么穿上西装了,看料子,不便宜呀。”

    “公司要求。”连景云说,“我上周换岗了,以后主做累计标的五百万以上的单子,公司配发了几套西装,其实没鸟用,不过你懂,反正是岗位福利的一部分,不穿白不穿。”

    “五百万?”刘瑕挑挑眉,“先说恭喜,你又要发财了。”

    连景云拱手,“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小店的生意都是您这样的达人照顾着。”

    玩笑开过了,放下手他也有些感慨,“当时老爷子拼死让我别进警局,你知道,我心里还挺别扭的,现在看……不管怎么说,这一行确实安全,来钱也的确不少,这一个月就比得上老两口一年了。”

    连景云大学读的是警校,品学兼优,荣誉毕业,还在警校就被s市市局给盯上了——但终究,就业时没顶住家里压力,还是放弃分配进刑警系统,在当时,还闹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反对他进警局,是连爸爸连妈妈共同的意思,连景云是个孝子,在父母一致的反对下只能屈服,但他到底也没按家里的意思,回老家出入境管理处工作,还是走了调查员的路子——博弈的结果,他进保险公司做了一名调查员。

    连景云和刘瑕的老家是西北内陆一座小县城,出入境管理处一天能工作两小时就算是忙的,在当地收入又算上层体面,连叔叔是老警察,或多或少有些级别,在当地人面也广,连景云放弃公职去做聘用制的调查员,还在声名狼藉的保险公司工作,在家庭内部必定有一场小革命,但几年后,选择优劣不言自明——禄安保险的调查员拿的是绩效工资,除了固定工资以外,追查出骗保,为公司挽回的保险金损失是有抽成的,连景云这几年工作成绩极为突出,级别蹿得也快,公司给解决了户口,靠绩效奖金在s市这样房价高企的城市也有了自己的小家。现在职位一提,年入百万也不是空话,在他那些警校同学里是远远跑到了前面。

    话虽如此,但刘瑕看得出来,连景云的感慨背后多少还有些惆怅——哪个读警校的学生,心里没有个警察梦呢?

    “你没进刑警,最高兴的是阿姨。”她说,“我在你们家那三年,连叔叔每次出外勤,阿姨晚上就睡不好,现在你这样也挺好的,阿姨还能少操心几年。”

    提到母亲,连景云的表情真正柔和下来,他摆摆手,“别扯这些了,我一会还有个会,咱说正事,你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现在环境清洁了,可以说了吧?这事怎么和滨海房产扯上关系了?”

    对连景云没什么好隐瞒的,刘瑕一边收拾桌面一边和连景云说起来龙去脉,“……感觉车上可能也被放了跟踪器,要不然就是手机被入侵了,不然他怎么给我加的钟点?”

    滨海房产是s市房地产龙头,在全国范围内都算是一流房企,这几年搞业务多元化,是标准的房产巨鳄,连景云搞调查的不可能没听说过,他越听眉头越是紧锁,沉吟了半天才说,“可能答案比你想得更简单,你是从月湖山庄开出去的,他只要找辆车跟着你就行了——”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顿,看了看刘瑕的脸色才自失地一笑,“又忘了,你胆子大,这种事吓不倒你……在这件事上,我和你理解一致,沈家家大业大,听说他们家背后的关系是通到p市的,这样的人家要请人给老先生做心理咨询,做点事前调查很正常。沈公子可能也就是给你个下马威,让你以后不要四处乱说话。”

    为咨询者保守秘密是咨询师的职业道德,刘瑕也并不是那么介意被疑心病过重的咨询者家属骚扰,但这件事,她不觉得仅仅只是单纯的下马威。

    “沈公子的资料,你知道多少?”她问连景云,“我只知道他的名字里有一个字读‘qin’,其余资料网上一概没有,沈家人好像很注重*保护。”

    “他应该叫做沈钦——沈家第三代都用的是金字旁。”连景云确实先做过一些背景调查。“沈家发家是从你的咨询人沈均廷先生开始的,不过他几年前就退居二线,第二代六男二女里,董事长沈鸿一家最低调,我听说他的几个孩子都常年在国外生活……倒是沈家六房一家都在国内,你知道的,上海滩名媛一家,经常上《罗博报告》那种杂志的本地生活栏目,他们家几个孩子都是金字旁。”

    刘瑕对他挑起眉,连景云摊摊手,“别看我,同事说的,这是保险公司基本功,不然你当我们靠什么盈利,普通人寿保险吗?”

    “越是了解你们公司,越对保险业心存敬畏。”刘瑕半开玩笑,她没有继续追问沈钦的消息,“最近在忙什么案子?升职后第一单,总要做开门红才好。”

    ‘有需要你就开口’这句话,她含着还没说出口,连景云就打断她,执拗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继续说沈公子的事——沈家人做事一直是很规矩的,”他说,“你不需要太担心什么,关于滨海这件事,我还有一个信息也许你会感兴趣——每年六月份,滨海都会召开股东大会,我听说每年沈老先生都会上台发言,虽然现在董事长已经换成了沈鸿,但沈老先生依然是集团持股最多的大股东,他的几个子女只有象征性持股,除了沈鸿手里股份较多以外,集团的大权,实际上依然集中在沈老先生之手。”

    这解释了刘瑕的不少疑惑,起码昨天月湖山庄那一幕现在看来已经是昭然若揭,刘瑕隐约已预见到了未来一段时日的麻烦,她皱皱眉,“我明白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好端端被扯进一出豪门争产风云,心理上难以调适也是自然,刘瑕虽然不动声色,但连景云依然不失同情——只是一切都包裹在他的坏笑里,“这个案子能辞就辞……辞不了就只能小心点,有事随时找我,反正不管是沈钦还是别人,对咨询肯定都很关注——我说,要不然你干脆就别干了,这个破心理工作室有什么好,还不如进公司和我搭档,头儿早就和我说了,让我把你挖进来,给我招聘奖金,我们俩黑白双煞,杀遍江湖无敌手,夫妻双双把家还……”

    “去你的。”刘瑕拿起鼠标作势要丢他,连景云一缩脖子,做讨饶状,又献上一个笔记本做供品,“这几天你就先用这台本子吧,这台电脑经我悉心□□,你小心点,别上太多奇奇怪怪的网站,乱开什么病毒邮件,应该是不会中招。”

    说着又给刘瑕换了个手机,递过来一台崭新的6s,“也是一样,小心点,*还是能保证的。”

    刘瑕拿着全新的手机,还没撕屏幕保护膜的笔记本,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固然保险公司爱做有钱人生意,但连景云自己又不卖保险,他一个管骗保的高级调查员,和富豪圈子有什么关系?一声轻飘飘‘我听说’,一台电脑,一部手机,背后藏着他多少奔波操劳,刘瑕不是想不出来,不是没有谢意,只是把这谢字说出口,似乎又嫌太矫情。

    “专门新买的?”她只能说,伸手去拿手机,又半路止住,“支付宝现在不能用了,回家转钱给你。”

    “滚蛋吧你。”连景云嗤之以鼻,“和我你别提钱——都和你说了我刚升职,你那点小钱,自己存着吧,我还用不着问女人拿钱。”

    “你这是沙文主义。”刘瑕说,连景云仰起头,畅畅快快地笑起来,他的声音一直是很大的——一直都是这么爽朗,有时带点油滑,但并不惹人反感。

    “沙文主义就沙文主义,反正不问女人拿钱。”他说,脸上那有点漫不经心的笑意渐渐淡去,“说真的,虾米,沈家这事,不是那么好沾手,你自己掂量掂量,实在不行就别干了,休息一段时间,钱方面,你用不着担一点心……”

    连景云一直是个很爽快的人,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犹豫,但刘瑕知道他不是因为钱——

    她的笑意慢慢凝固,屋子里那亲切的、打趣的气氛渐渐凉了下来,刘瑕扇扇睫毛,专注地研究着土豪金的home键,她没看,但能感觉到连景云的犹豫变成心虚,心虚变成不自信,最后,取代了那句酝酿中的,更亲近,在《喜剧之王》后,也因为流行文化也更有代表意义,指代更明白的‘我养你’,他退了一步,又用笑声掩盖退缩。

    “反正你知道,有什么难处,你都能找我。”

    他的笑声和平时比,有些虚张声势,但真诚无法抹煞,而这样的话是很难得的,也许比爱语更加难得,在这个浮华城市里,爱是被滥用太多的词,钱反而更能表达心意的宝贵,在连景云这样,大城市刚刚落稳脚跟的年轻人,这句话比多少甜言蜜语更熨帖,像是一把拿自己当燃料的火,烧向你时,想不暖都难。

    刘瑕呢?她当然听到这句话了。‘有什么难处,你都能找我’,这句话是这样的温暖,又是这样的坚实,这样的话在什么人面前会受到挫折?什么时候不是无往而不利,它能勾起多少心酸的回忆,又这么扎实地把它治愈,让所有孤独的、伤痕累累的心都相信,以后这条路,她可以不必一个人走——

    “我知道。”她说,命令自己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咱俩在s市就是相依为命,得互相照应着。”

    连景云的肩膀松了下来,英气的眉毛一撇,唇张开,似乎是要叹气,最终还是一笑了之,仿佛一切尽在意料之中。刘瑕没有细看他的表情,她把话题拉开了,“别光顾着说我了,你最近手里在忙什么case,还是汽车骗保?”

    “都有,现在也给一些小案子做督导,”连景云说,“主要还是忙汽修厂那块,这个案子我挂在心上大半年了,最近才有点眉目。”

    “有需要你就找我。”刘瑕抢在景云回话之前说,“也让我换换心情,说不定我真觉得这有意思,就改行和你混了呢?”

    连景云这才被说服,他咧嘴一笑,“行吧,随你,目前还不需要你出马,等我多拽点线头再说——我得走了,一会还得去局子里一趟……”

    事实上刘瑕半小时后也有一个预约,她把连景云送到电梯口,无视张暖飞来的媚眼和窃笑(‘暖暖,今天的咨询人确认提醒做一下’),回到办公室稍微熟悉新电脑和手机,潜心工作了一个小时——除了王阿姨和沈公子这样的土豪奇葩咨询人,一般来说,心理咨询一次都控制在一小时左右,再长收效也不会更好,反而有可能被削弱。

    一小时后,她送走咨询人,重新打开电脑和手机,然后——

    刘瑕的喜怒一向很少形于颜色,但现在她忍不住按住额角大声□□,甚至还不雅地骂了一句脏话。

    而沈公子——沈钦的对话框得意洋洋地闪烁在任务栏里,他说,“你好,刘小姐。”

    而刘瑕刚刚甚至还没来得及安装q.q。

    “啊,很好。”她喃喃地说,发觉桌面背景和程序文档都相当熟悉,沈公子还贴心到为她把快捷任务栏都设置好了。“很好。”

    一阵冲动涌上,刘瑕飞快键入字句。

    *沈先生,你这是病你知道吗?*

    按下发送键后,理智回涌,她有轻微后悔——当然沈钦有病!这太明显了,他的心理障碍在沈家上下恐怕无人不知,但正因为如此,作为心理咨询师,她更应该避免如此直接的刺激……

    *我知道。*沈钦回得依然很快,附上一个灿烂的笑脸表情。

    刘瑕瞪着这表情,她有种被噎到的感觉。*——你应该接受治疗,沈先生。*

    沈公子回话的速度慢了,q.q上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的状态标示,但迟迟没有话语上屏,就像是有一个人的双手放在键盘上,但却踌躇着不知该如何表态——承认自己有心理障碍,对很多人来说也许并不难,但承认自己需要帮助,这对于很多病患来说都并不简单。

    刘瑕的火气在这断断续续的‘输入中’里缓慢消解,属于咨询师的职业习惯接管了思维,她情不自禁想要放柔语调,即使这在文字聊天中并不容易——

    *那,你愿意治疗我吗,刘医生?*

    过了十几秒,沈公子的回答终于浮现。刘瑕眼神微敛,手指在空中顿住,她犹豫再三,还是缓缓打出回复。

    *我……愿意试一试。*

    *eu(●\'\'●)*

    几乎是瞬间,沈公子发来了三个笑脸符号,而刘瑕也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落入对方的陷阱,她的视野中浮现红影,几乎是咬牙切齿——除了轻而易举地跨越正常人的底线以外,沈公子真、正有踩到她烦点的天赋。

    *谢谢你的好心u*,一行行回答伴随笑脸,飞快地出现在屏幕上,沈公子那眉飞色舞的表情几乎就只差一张脸便可生动起来。*刘小姐,但我不会接受你的治疗(>﹏<。)*

    这是个蹩脚的玩笑,还有些恶劣,就像是他对她做的事一样,而他几乎冲出屏幕的开心充分说明沈公子无聊的幽默感,简而言之——幼稚。刘瑕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

    *为什么?*她键入回复。

    沈公子的回答一下又停了下来,刘瑕想着他的表情,猜测着他的回复——也许他会轻忽、玩笑地回答‘我已经放弃治疗’,也许他会给出一个让人意外的回复,也许他会说自己不愿让祖父的咨询师为自己咨询,这是常见理由,不论他怎么回答,都能带给她一些信息,让她进行分析,对他多一些了解——

    但最终,在几乎三十秒的沉默后,沈公子只是发来了一个笑脸:

    *:)*

    *刘小姐,明天见。*

    刘瑕对屏幕皱起眉,试着在心里勾勒出一个性格轮廓,寻找沈钦的诉求和目标,然而她掌握的信息实在太过稀少,让她感到自己正在进行一场优劣极为悬殊的对决。

    沈家这事,不是那么好沾手。

    实在不行就别干了……反正你知道,有什么难处,你都能找我。

    连景云的话在心头一掠而过,就像是风里翻飞的纸张,一晃就不知飘去了哪里,刘瑕晃晃头,双眼渐渐凝神。

    *好的。*她慎重地打入回答。

    *很期待我们的第二次咨询,明天见,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