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6章 姜太公

第6章 姜太公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小姐。”

    ……她到底温柔在哪了?

    这几天刘瑕一直断断续续在想这个问题——她那天做了什么事,可以被称为温柔,又或者说,沈钦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番风景,他经历过怎样的人生,才会让他用温柔来形容那天的她?

    虽然很多人都恐惧和心理咨询师来往,害怕自己不知不觉间沦为分析对象,但其实刘瑕和所有咨询师一样,下班后都疲倦到不愿再用专业手法来分析别人,说得功利一点,咨询师的分析技能是要花钱堆的,想要做免费个案,也得看对方有没有这个心情。

    不过,咨询师做得多了,有些习惯几乎成了本能,即使沈钦并不是她的案主,刘瑕依然留意到不少蛛丝马迹。

    “刘小姐。”

    他的童年自然是不幸福的,父母的婚姻以离婚告终,和父亲关系冷淡,同母亲……刘瑕也不太乐观,沈老先生的叙述中始终没有提到沈钦的母亲,说明她在沈钦的成长过程中或者始终处于缺位状态,或者起到的并不是什么良好影响。青春期前后,他去国外读书,和父亲的距离更加遥远,离开已经熟悉的生活,在异国他乡,这又是一个极大的心理冲击……在人格形成的两个关键时期,沈钦受到的待遇不能说是良好,但考虑到他和祖父生活过一段时间,再加上他优越的家境,刘瑕也很难想象他会是在虐待中成长的心灵‘乞儿’,自己的正常态度都会被感激涕零地形容为温柔。

    然而,不管怎么说……

    “刘小姐!”

    刘瑕收回注意力,冲办公桌前的翩翩青年歉然一笑。

    “抱歉,沈……”她拿起名片看了一眼,“沈铄先生,我刚结束一个咨询,确实是有些疲倦。”

    从老先生沈均廷往下,沈家人的长相确实都不差,沈铄更是个可以走进时尚晚宴都不失礼的标准高富帅青年,但他现在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虽然是富家子弟,自小受足奉承,但现在的富二代、富三代,再纨绔也都识看脸色,不可能真的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不知进退,如猪头般惹人生厌。沈铄不会读不懂刘瑕的态度,他的家世,只是让他很容易地就把不快放到了脸上。

    “那我就不耽误刘小姐的时间了。”他站起来说,到底勉强维持了一份礼貌。“名片刘小姐你可以保留,有任何事,你都可以打这个电话——在s市,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谢谢沈先生的赏识。”刘瑕陪他把戏演完,送客到办公室门口,回来随手把名片扔进抽屉,托腮打开一局扫雷玩起来。

    五分钟后,她通关了高级模式,比平时速度稍慢,也许是因为玩得漫不经心,而电脑依然一片安静,q.q对话窗口并未闪动,很罕见的,沈公子看起来对堂亲的来访并没有太多意见发表。

    这不太像他的性格,刘瑕重新开局,随意点开一片雷区:如果看到沈铄来访,并监听到全程,沈公子应该怎么都会找点存在感,那么可以推断的是,他并不是无时无刻都监视着咨询室,或者,他经常监视,只是现在被别的事务耽搁,比如说,上次他说自己‘在忙的事’。

    不论是哪种可能,这都说明沈钦的情况也许要比她想得要更好些,至少,距离那些以偷窥为全部生活意义的偷窥癖,或者完全失去生活重心,只是在门后自我封闭、虚度年华的恐惧症患者尚有距离……

    门上传来几声轻叩,她眨眨眼,手指不经意一个轻点,电脑发出轰隆隆的爆炸声,地雷全都炸了开来。

    “玩扫雷呢?”连景云说,“越大越出息了,还玩这二十年前的破游戏?”

    他已经换下那身‘衣冠禽兽’的西装,冲锋衣牛仔裤,一眼看去,眉宇清朗,恍惚和高中时期没有太大区别,刘瑕眼花了一瞬间,又暗恼自己今天思绪格外活跃,“什么破游戏,这叫经久不衰——”

    她把连景云让到咨询区坐下,连景云自来熟,自己翻出私藏在小抽屉里的金骏眉,又烧上水,刘瑕说,“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去宝山那边有点事,回来经过你们楼下,刚好找你吃个饭。”连景云说,“怎么,不欢迎?”

    自从刘瑕这间咨询工作室开张,三不五时,连景云总要过来打个转,刘瑕也从没有不欢迎过。她笑笑,“可能吗?”

    看看电脑,又决定,“不过,别喝茶了,边走边聊吧——我饿了。”

    “刚才我在大堂,和一个特眼熟的高富帅擦肩而过,”电梯里,连景云果然说起沈铄,“是不是沈家二房老上《罗博报告》的那个,还有那什么,《尚流tatler》……都是些奢侈品杂志——他好像还被评为今年s市二十大黄金单身汉之一啊?”

    刘瑕只知道这位黄金单身汉,当天在沈老先生客厅里连个坐的地儿都没有,在那群围观党里次序也很靠后,没想到沈铄还有这么个头衔——看来连景云私下又做功课去了。

    “是吧,确实是沈家二房的。”没等连景云再问,她和盘托出——反正他今天过来,多数也是为了跟进沈家这事,“周五我又去了一次,老先生对我的咨询很满意——他是第一个过来的沈家人。”

    她没再提沈钦的事,连景云以为监视风云告一段落,不过,他的眉头没有放松,“沈老满意,那倒不好办了,要是他不满意其实反而更好——沈铄对你许了什么条件?”

    “滨海超市有意在集团内部增设心理咨询室,”刘瑕隐隐哂笑,“沈铄先生是来寻求合作的。”

    刘瑕的心理工作室人口很简单,三五个咨询师形成松散结构,刘瑕作为投资人,从其余几名咨询师的小时费中抽成,以此支付场地费用,当然还有网络平台维护费,以及前台、保洁人员的开支,和大型心理咨询机构不同,她这个主要投资人尚且不能靠抽成过活,因为她抽成要比行情价更低,在cbd租下办公室,开销也大,但如果滨海超市——依附于滨海商业房产的全国性超市集团能提供这么一个机会,一切当然又是另一回事。

    “噢,”连景云也被震慑一下,“不愧是实权派,手笔确实大。”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这也就是空头支票吧,滨海超市完全靠滨海广场才能存在,但商业地产分公司一直牢牢握在长房手里,二房没上位就和你谈这个,纯粹耍流氓。”

    “所以他们才会拿这个来吸引我啊,”刘瑕说,“不过,他们实在太看得起我,我哪来这么天大的本事。”

    “回绝了?”连景云问。“也不委婉点,我看沈铄的脸色,他是真动气了。”

    “没差,”刘瑕说,“惯用祈使句式,坐姿前倾,说话一定要对准你的眼睛,所有微表情都在加深压迫感……太多细节了,这种人不懂得怎么接受拒绝的,只要你没打算答应,委婉不委婉都一样。”

    连景云大笑,又有点担心,“虽说有老爷子的青睐在,你应该不会有事,不过,沈家争宠成这样,估计今年股东大会是真有事,你小心点,我回头也给你打听打听去。”

    “你别……哎,算了,”刘瑕看看连景云,索性悻然放弃,“别老说我了,你呢,上次那个案子办得怎么样?”

    “有点眉目了,”连景云说,“不过可能还得劳您出马,你知道,这种事警察不爱管,我们又没有执法权,别说暴力逼供了,碰他一下都算侵犯人身权——”

    “你提前一天和我说就行了。”刘瑕说,“噢,我把我这周的时间表给你——”

    “行,”连景云扫了几眼,“估计就在这几天,反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对了,上回我和你说了没,我妈可能过段时间会来……”

    #

    也许是时间间隔太短,也许沈家其余几房都还在等待更好的时机,直到刘瑕第三次前往月湖别墅,都没有再遇到骚扰,这一次,在月湖别墅,她也没再看到任何一个来访的沈家人。

    “刘医生来了!”这一次,保姆的态度热情有加,她把刘瑕让进空荡荡的会客厅,“刘医生喝茶还是咖啡?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市政检修,全小区停电,咖啡机也坏了,只能灶上烧点热水,您别嫌弃,来,我把水果盘给您端来——”

    “我自己带了矿泉水。”刘瑕说,“阿姨你别客气——”

    听到老先生的脚步声,她匆匆对保姆一笑,照样走到楼梯口等待。“老先生,您这是——”

    这一次,沈老先生换下中山装,穿了一件遍布口袋的迷彩服,戴一顶渔夫帽,手里还拎了一个桶,要不是他的脚步声没变,刘瑕一打眼几乎没认出来。

    老先生把小桶往她怀里一塞,依然没说话,但表情隐隐透着笑,他敲着拐杖,稳稳在前边带路,又把刘瑕带到了上回临湖的长凳边上,从小桶里拿出折叠鱼竿,一拧一旋,钓竿一甩,还真……钓上鱼了。

    只是,鱼钩上没挂饵啊……

    一路都没开口,刘瑕大约也看得出来,今天老先生是不打算和她交流了,就不知道是言出如山,还在自我约束呢,还是和沈钦斗智斗勇,生怕被这个神通广大的孙子窥出端倪?

    她忍不住环顾周围,寻找摄像头的踪迹,但当然一无所获,回头再看老先生,他还在眯着眼钓鱼,空钓钩被风吹得上上下下,老先生的眼神也跟着上上下下,竟有些姜太公的高深莫测。

    “也行,”刘瑕轻声自言自语,“这多少……也算是一种疗法吧。”

    她也学着老先生,往椅背上一靠,眯起眼欣赏着每分每秒都在为她挣钱的春日垂柳。

    一小时四千,五小时两万……嗯,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好~看——

    看看风景,玩玩手机,不觉天色已是薄暮,三小时咨询时间一到,老先生分秒不差,站起身开始收竿,刘瑕也帮他把小鱼网收起,抢在老先生前头拎起小桶——老先生办事,确实一丝不苟,虽然是愿者上钩式钓法,但依然去附近草坪边接了半桶水装鱼。

    走到湖边,把水倒入,再回过头,刘瑕吃了一惊,“老先生?”

    长椅边空空荡荡,鱼竿被收起一半,随意搁在椅子上,就这么十几秒的功夫——

    “沈老先生?”刘瑕茫然四顾,在观景区没看到沈老先生,她赶紧翻身追出小径,回到别墅群内的步行区,“沈老先生?”

    这里本来就曲折弯绕,不然也不会成为监控死角,起码四条路曲径通幽,绕到小径此处,月湖别墅绿化又好,绿竹掩映一路,刘瑕居然无法判断老先生是去了哪个方向。

    这是……

    即使她一向沉稳,沈老先生的年龄、身份,还有他如今的状态,都让刘瑕不得不兴起紧迫感,她不假思索地掏出手机。

    “沈先生。”她第一次主动打字,“你在吗?”

    *?*沈钦的回话很迅速,怎么了?

    *我和老先生走散——*

    字打到一半,刘瑕的手指忽然顿住了,她回望月湖片刻,又看了看沈家方向,一声低吟冒了出来。

    “噢……原来是这样。”

    看起来,沈老先生确实还没放弃让她给沈钦咨询的念头。

    今天的市政检修,是真检修还是假检修?

    几乎是本能的,她想要删掉输入框里的话,但这片刻的迟延已经无法挽回,刘瑕的手机连续震动了起来。

    *爷爷和你走散了?怎么走散的?*

    *你们现在在哪里?他往哪个方向走了?*

    年轻时叱咤商海,纵使如今退居二线,老先生也不缺摆布家宅这点手段,不过略施小计,沈钦这条鱼,就已经牢牢上钩。

    刘瑕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心头罕见地涌上反感,同时泛起的,还有淡淡挫折。

    怎么和沈钦解释?

    不用太担心,他只不过想要骗你和我多接触,接受我的咨询?——这只会进一步摧毁沈钦的精神世界。

    我已经找到他了……这是愚蠢的谎话,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想要找到沈老先生,她只能找沈钦或者保姆帮忙,靠她自己,在这庞大的月湖别墅群?

    她闭了闭眼,无视掉沈钦暴风雨般的诸多问题,要她回话的急切要求,一边举步往沈家走去,一边整理思绪。

    *我们刚才在月湖边上钓鱼,我在收拾东西时,老先生不见了,他是回家了吗?你能从监控里确认他的位置吗?*

    *不能,今天市政检修,全小区停电。*沈钦回答得飞快,*现在监控系统还没有恢复。但我可以肯定他没回家,家里的监控头有电,没看到他。*

    *现在该怎么办,报警?但我不觉得他是被人绑架,如果是绑架,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老先生是出于自己意愿离开的。*

    *他离开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他今天没有对我说一句话,你知道,你之所以找我,就是因为……*

    **。*沈钦骂了一句,暂时没声音了。

    刘瑕放下手机,抬起头看着暮色中的三层小楼,又看了看手里拎着的小桶。

    鱼竿未被完全收纳,鱼钩一路上都露在外面,摇摇晃晃敲击桶沿,映着晚霞晃出微亮,就像是老先生眼里狡黠的一闪光。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从头到尾,他没直接强迫过什么。

    只是……

    关于沈钦的无数个疑问流过脑海,放任‘沈老走失事件’闹大后的诸多后续快速演绎,刘瑕咬住牙关,从心底叹出一口气。

    *沈先生。*

    *沈先生。*

    她的呼唤没有任何回应,这是意料中事,沈钦应该已经发现,少了电力和网络,他的选择已经极为有限——

    保姆不知去了哪里,但这也在意料之中,刘瑕走上三楼,二度面对那闪着红光的摄像头。

    “沈先生。”她敲敲门,“现在该怎么办?你有老先生的线索吗?”

    沈钦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刘瑕再叹口气。

    “沈先生……”她低沉地说,不禁流露少许真诚,“我知道,这对你可能很困难,我真的知道,但……我承担不起让老先生走失的后果。”

    这是实话,她确实承担不起,尽管在法律层面,刘瑕无需负任何责任,但让一名有语言障碍的八旬老人走失?即使不靠财势,于情于理,沈家都有太多办法让她付出代价,更何况,沈家办事虽然一向规矩,但她才刚给沈铄留下深刻印象——从这个角度想,这件事一旦闹大,沈钦也一定会被波及。

    依然是骇人的沉默,手机、门后,甚至就连门上的摄像头,都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刘瑕的心思渐渐冷却下来,她开始重新审视老先生的计划,评估这对沈钦可能的心理影响,她甚至(有几分恼恨地)斥责着自己,怎么能坠入心理定势?明明还有许多其他办法,她却在不知不觉间,为老先生摆布。

    *沈先生,*她退后一步,开始敲打手机键盘,*没有关系的,你不一定非得和我一起去找,我只是需要你提供给我——*

    ‘吱——呀。’

    伴随一声轻响,门开了。

    一片朦胧的黑暗出现在刘瑕跟前,窗外暮色已重,在一片深深浅浅的黑暗中,她几乎什么也看不清,门后像是个全然陌生的黑暗世界,隐约闪烁着不祥的微光。

    刘瑕瞪着门,又低下头去看手机里未发出的话。

    沈钦并不是她的咨询人,她没接他的案子。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是一枚空荡荡的鱼钩。

    她的眼神在门和手机之间来回几次——

    刘瑕放弃了,她摇摇头,把手机丢回包里,走进暮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