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11章 钱小姐

第11章 钱小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一海底捞,周二看电影,周三去世纪公园散步踏青,周四好了,歇一天,到周五又去看画展。周六周日不要说了,上周去佘山,这周又去朱家角。”

    钱小姐靠在长沙发上,一口气也不歇,“老师侬算算么好来,一周七天要见六天,这叫什么,这叫恋□□热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本事的,一周见两次都叫苦连天……”

    她梗了一下,眼圈忽然红起来了,她那愤愤的态度低沉了下去,小心地把纸巾叠起来去吸眼角的泪水,“我晓得,我晓得,分手已经一年半了……道理你不用讲我都晓得刘老师,就是我真的……我就是忍不住,上周我真是下了决心的,回去我就出差了,三天没开微博,就是那天从机场出来,我在出租车里看到妇幼医院的广告,你晓得伐刘老师,我真是一下就忍不住……”

    钱小姐今年27岁,虽然出身名校、家境优裕,事业一帆风顺,但奈何情路坎坷,和前男友相恋四年后分手,一年半来没有走过这个坎,不得已寻求专业帮助——她的咨询极有规律性,每周都以自我忏悔开始,这是刘瑕见证的第26次轮回,每次咨询过后,钱小姐都下决心重新开始,不过目前为止尚未有一次成功。

    “有时候也想,自己这样活着有意思吗,人家和狐狸精甜甜蜜蜜,每天充实得要死,我呢?下班以后什么事也没有,坐在办公室里刷微博,”钱小姐抽抽搭搭,“我自己知道这样是不好,确实是有点过了,我到什么地步刘老师,他不发微博,好,从他老板微博开始,他们部门总监,还有他们公司上周刚办入职的前台——噢,讲到前台,刘老师我和你说,还好我加了她——”

    钱小姐振奋起来,语速也变快了,“我感觉有情况的,她绝对对嘉伯有想法,我看嘉伯对她也未必没有意思,两个人朋友圈互动很有感觉的,讲不定嘉伯私底下就在和她勾勾搭搭,那个男人,我是看透了——”

    “嘉伯朋友圈是不是把你给屏蔽了?”刘瑕问,“你又新开小号加他?”

    “嗯,”讲到得意事,钱小姐不由坐直,“我新开了一个小号,做日本代购的,价格比别家都优惠呀!别家冲着赚钱做的,我么,不折本就好了,你知道嘉伯有个同事和我要好的,我就介绍给她,不到三天他们公司全都加了一遍,连那个婊——”

    她看了刘瑕一眼,改口了,“连嘉伯新女朋友都加了我,基本除了几个女同事以外,朋友圈都看得到的,那些不给我开放权限的我也无所谓,我还有一个小号,用网上搜来的图片当头像,你懂的,基本没有加不到的男人……”

    她的情绪又苦涩了起来,“我和你说,刘老师,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嘉伯的老板,平时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你不晓得他私底下聊天都是什么样子!那个聊骚的语气,恶心!还好,嘉伯还没他那么没品——唉……”

    说着说着,她又黯然神伤,“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到底还不是把我给蹬掉了。”

    刘瑕笑一下,给她倒上一杯热茶,“最近家里人没给介绍对象?”

    “又想劝我转移注意力焦点啊?”钱小姐倒笑了,“介绍倒是有,就是都没有看得上的。”

    “是没感觉,还是条件不够?”

    “条件是都蛮好的,要比嘉伯好,但就是……说不清,没感觉吧。”钱小姐说,“心思不在这上面,平时要做的事太多了。”

    泰半业余时间都在打理微博、微信小号,做代购、装外围女,跟踪前任的*,哪有时间来接触新人呢?

    “如果从别的角度没法说服自己,你就多想一想你付出的成本,不仅仅是时间,还有金钱,代购你基本上是不赚钱的,还要贴点进去,”刘瑕说,“还有每周来这里咨询的费用,都是你付出的成本,你只要不做这些事,那就是在省钱,你讲对吧,钱小姐?”

    钱小姐听得直点头,就像是每次课程过半时候的心理变化,她开始尝试说服自己,自己也是能够改变的了,“那我试试看——其实你是对的喽,就算我把这些时间拿去摆地摊,一年半下来我都要发财了……”

    一小时的咨询时间过得很快,结束时钱小姐神清气爽,似乎大有收获,她一边开手机一边说,“刘老师,谢谢你——我觉得这一周肯定是个好开始,那我先走了,下周见,刘老师。”

    “下周见。”刘瑕把她送出咨询室,回到办公桌前,她吐了一口气,稍稍按摩太阳穴——以刘瑕的时薪来说,理论上她每天的收入可以达到万元以上,不过仅仅也只是理论,在现实中,除了连续咨询带来的效率降低与疲倦感堆积以外,为咨询者建档记录的文字工作也要耗掉一点时间,刘瑕自己一天最多排上六个工作小时,而钱小姐真的不太适合做第六个咨询者,尤其是在……

    刘瑕比平时多用了点时间来恢复,而这似乎已经超出了某人的耐心范围,伴随着一声滴响,她的显示器电源灯由红变绿——

    *弱爆了。*沈公子评论道,*顺便,嗨,傍晚安,刘小姐。*

    是的,这就是她为什么要把钱小姐排在最后一个……刘瑕按住太阳穴叹了口气,但力度要比初次处理沈公子时要小,她掏出笔记本,翻开到沈钦这一页,以苦中作乐的心情开始自己的第七个工作小时。

    *沈先生……*她打字入框。*你知道,我必须保护案主的——*

    **,对吗?*

    没等她按下enter键,沈钦就未卜先知地为她补完了对话,他还发来一张思维导图的截图,上头罗列着一条逻辑树:

    每一次都和我争辩职业道德问题——道德阻止不了我——在知道我不会泄漏,实际上没有损害的情况下,不想失去所有客户——选择保持沉默——禁不住我烦——和我聊天

    ——不要把人生浪费在无意义的争吵上,直接和我聊天

    *当然,如果你想要每次都浪费五分钟时间的话,我也没意见啦^_^*他还贴心地附上一个笑脸,*你必须要保护案主的*——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好了,然后呢?*

    *……*

    *你说她弱爆了,但我得指出,沈先生,钱小姐至少没有违法,不像你——何止是道德阻止不了你,简直连法律都无法阻止你。*

    *>_<被夸奖了,好害羞!*

    *……*刘瑕打出省略号,但又删去,*那么,你说她弱爆了,为什么?*

    *当然是技术手段弱爆了!还注册小号加朋友圈,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她干嘛不复制‘嘉伯’的sim卡,再装个录屏软件,初始成本就一千块不到,第一次操作半小时,什么都有了。一边上班一边随时关注嘉伯动向,配茶听电话都可以。还需要浪费这么多业余时间哦?按照你的理论,这就属于知识水平不够导致的生产力低下!*

    兴奋起来就不发表情了,看起来表情、颜文字是他掩饰羞怯的工具?或者说,喜欢使用表情的沈钦和沉迷技术的沈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

    *看起来法律是真的阻止不了你……*她发了个冷汗的表情过去,*但你不觉得这么做很不道德吗?*

    *你是在暗示我们间的关系吗?*沈钦一连发了三个微笑吐舌的表情来。*好吧,我确实觉得这么做有轻微的不道德,不过,管他啦,嘉伯不是还脚踏两条船嘛,这也属于轻微的不道德。*

    宽泛的道德观,或者说干脆就缺少正确的道德观?

    *不过这女人也是够奇葩的了,*沈钦一边说,一边发了几个挥汗的表情过来,*监视前男友那对也就算了,干嘛要加全公司的人?感觉和嘉伯有关的一切都在她研究范围里啊。*

    ……而且还极度自恋,缺少自我认知能力……

    考虑沈钦居然好意思说钱小姐研究嘉伯有关的一切是奇葩,刘瑕把‘极度’写了两次——极度、极度自恋。

    *嘉伯不是脚踏两条船。*

    她的回复几乎和沈钦的同时到达,沈钦说,*她在你这做了20多次治疗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好转吗?还是说之前的病情更重?*

    刘瑕的笔尖一顿。

    案件如愿迎来突破性进展,连景云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疯狂加班中,张暖偶尔会问问连景云的事,看起来还没下定决心要不要主动出击,刘瑕自己把电脑摄像头用黑色胶带封好,继续做她的心理咨询师——过去的一周时间,她的生活似乎回到了老节奏里……只除了咨询里多了个沈钦。

    并不是每个案件都会介入,但基本他每天都会现身和她聊几句,有时候是点评她的咨询者有多奇葩,有时候是又震出一次文化shock,不过刘瑕可以感觉得到,与其说沈钦对这些案例有浓厚兴趣,倒不如说他是想找话题和她聊聊,今天,这是他第一次对案主的咨询进程表示了明确兴趣。

    看来,他也没表现出来的那么自恋。钱小姐的问题,也许被他联系到了自身,他表示出的疑问,未必是为了钱小姐。

    她斟酌一下,删掉一个极度——但也只是一个。

    *嘉伯不是脚踏两条船,*她跳过沈钦发来的一大堆问号,重申道,*他和钱小姐分手以后,才开始追求新女友。*

    *???她说谎吗?*沈钦有些混乱了。

    *更像是自我欺骗,*刘瑕回答道,*不过钱小姐也有理由这么认定——嘉伯和她分手的理由就是他喜欢上了别人。也许这对她来说就算是脚踏两条船,至于病情,或者说是‘失常表现’……程度几乎还和第一次过来时一样,不好不坏。*

    *呃……他为什么移情别恋?*

    *感情的转移需要理由吗?*刘瑕问*,或者说,看到钱小姐的表现,你还会质疑嘉伯转移感情的理由吗?*

    *我有点开始同情嘉伯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也不会这么快投入感情。*

    *?你好像知道很多的样子——还有,这句话好无情哦,刘小姐,难道你对咨询者就从来都不会投入感情吗?*

    *对咨询者投入私人感情是不专业的,沈先生。*

    *那你对我呢?●▽●*

    刘瑕的手指顿了下,*沈先生,你这是把自己摆在咨询者的角色上了吗?*

    她的回击应该还算得上漂亮,沈钦噎了几秒钟才回答:*我是咨询者家属嘛!刘小姐!*

    他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而是继续问道,*咨询了26次都没有一点改善,为什么?!*

    *因为她不想有改善——*刘瑕停住手,犹豫了一下,被沈钦监听去客户*,无奈讨论,和主动透露更多信息毕竟是有所区别的。

    不过……

    *如果你有兴趣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次的咨询也照旧没有一点收效。*

    *???为什么这么肯定?*

    *你猜钱小姐现在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等等,到底我黑客还是你黑客啊!你怎么会知道她现在在哪?*

    *我不但知道她在哪,还知道她在做什么……她现在应该在楼下的city超市里,*刘瑕说,看到沈钦发来的一大堆问号,她的唇角越翘越高,*估计快结账了吧,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应该买了一只绿色无公害的走地鸡,也许还是全超市最贵的那种,稍后她会回家炖好鸡汤,然后开车送到嘉伯家楼下,让嘉伯的妈妈开门拿进去。*

    沈钦有一会没说话,然后放了一张监控录像的截图上来——正是超市结账台的画面,钱小姐正把一只包装好的冷鲜鸡递给结账员。*????*

    刘瑕想要发一张水兵月变身的表情过去,但她从来没有自定义表情,只好保守地发她的万年微笑。*:)*

    *别逼我求你,你是在逼我求你吗刘小姐,你怎么这么女王?我不会配合你的,我肯定会找到这里面的逻辑!*

    不到两秒后,*求你,刘小姐,告诉我你怎么猜到的,我求求你还不行吗?【滚动抱大腿.gif】*

    在网上的人格格外的不要脸……

    刘瑕放下笔——其实,沈钦的反应,多少也印证了她的猜测。

    *你只是在听我们的咨询,没看到她的画面是吧。*

    她问——在去过沈钦的安全堡垒,见证过他是怎么通过录屏来监视她的手机以后,她就把手机和电脑的摄像头都贴上了,有需要再打开。不过沈钦应该还是可以通过手机、电脑的麦克风来监听她的咨询对话,几次交流中,他给她的感觉也是如此——没有独立的针孔摄像机什么的,在她封住摄像头后,他就只能用听的来接收消息了。

    *你的意思是?*沈钦狡猾地没给出准确答案。

    *如果你可以看到,就会注意到她在咨询末尾打开手机的时候,查看了微信朋友圈……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嘉伯发了一条抱怨感冒的朋友圈。*刘瑕说,*——其实就这么简单,钱小姐以前说过,嘉伯感冒了喜欢喝点滋补的鸡汤,她住处附近的超市停车不方便,所以她会在楼下的超市买好。她对价格不敏感,为了给嘉伯妈妈留下更深刻印象,她会选最贵的牌子,并且用超市给的原袋装感冒药送去,故意‘忘记’把小票拿出来——唔,如果你要同情嘉伯的话,现在是可以开始同情了,不论他做了什么,从常理上来说,一个感冒病人确实也不该承受这个。*

    *……*沈钦难得地发了一串省略号,不知是对刘瑕的推理能力,还是对钱小姐的执着。

    *至于钱小姐一直来咨询,但行为模式从未改变,原因就更简单了,对自己的跟踪行为,理智的一半确实认识到这其中的不对,她知道自己应该去改变,但感性的另一半,我不得不说,她也有些乐在其中。潜意识里,一部分的她并不想要摆脱这样的状态,一周一千元钱,更多的是对自己做出的交代,就像是没毅力减肥的白领,花钱办下健身房卡的那一刻,俨然就瘦了几斤,罪恶感大大减轻,至于到底最后体重数字怎么样,那又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这也是她转到我这里的原因——钱小姐这样的咨询客户,对很多心理咨询师来说是个难题。*

    *为什么是难题?因为她其实并不想改变?但如果她不想改变的话,这不是反倒简单了吗?陪着说一小时话就能拿钱——起码我看你刚才就是这么做的,难怪在美国,人人都说心理咨询师是医生里最赚钱的职业。*

    *因为她有改变的意愿,但又含含糊糊、摇摆反复。如果你把心理疾病比成阑尾炎,有些病人一来就签了手术同意书,病程进展得就很顺利,而有些病人摆明车马拒绝手术,只是来开止痛药,这种你也能应付,像钱小姐这样,上了手术台,肚皮都划开了又叫停的病人,会让一些主刀医生很挫败,而这种挫败会投射到心理咨询师的行为里,造成钱小姐的压力,这是一种恶性的互动,在我之前,她换了好几个咨询师。*刘瑕唇边浮起含糊的微笑,*沈先生,你会发现,陪着说话也是需要技巧的。*

    *为什么你的挫败不会体现到行为里?*

    *因为我不会感到挫败。*

    *??为什么?*

    刘瑕的手指在键盘上顿了几秒,她慢慢拿起笔:过分敏锐……对咨询师有旺盛的兴趣……和他对话要小心。

    *因为我知道钱小姐想要什么,所以我只需要满足她就好了。*她键入回答,*因为我是本城最好的心理咨询师,沈先生,我记得这是你的原话。*

    因为书写,她的反应间中有些迟钝,但这并未引起沈钦的警觉,看来他对这个案例确实很投入,就像是他对孙女士的案例一样,多少都是投射了自身经历。*但这不就等于是心理鸦片?你根本没在帮她解决问题。*

    *因为她并不想解决问题,沈先生,心理咨询师就像是一面镜子,当你为了解决问题来时,我会给你最好的手术,如果你只想要舒服一点,我也可以给你开出最强效的止痛片。*刘瑕说,*钱小姐的问题好解决吗?好解决,只要她想要解决。不管怎么说,这种网络监视都不是疑难杂症,如果你是在担心自己的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点:只要你配合,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今天第一次,沈钦陷入长久的沉默中,刘瑕往后靠去,审视着他们的对话:沈钦应该还是有解决这种障碍,回到常态的动力的,他并不排斥谈话,如果要她说的话,那更像是一种极端的羞怯,而在网络中表现出的多话、攻击性,窥探欲,都是对这种羞怯的代偿,包括网络监视,也是无法建立现实沟通渠道的无奈选择。他对钱小姐的关注,也体现了他的动力,虽然他把钱小姐的症状和他的混为一谈了,虽然表现出来的症状很相似,但从心理结构来说,这完全是两种机制……

    *我不会接受任何咨询的,刘小姐。*

    但,在数十秒的沉默后,沈钦还是发来了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回答。

    刘瑕的眉毛皱了起来。

    *可以问为什么吗?*

    *:)*

    看到熟悉的表情符号,她摇了摇头,知道今天的对话到此结束——这个点,看来是沈钦的雷区,只要一碰就会中断他们的连接。

    把对话框关掉,拿起笔记本,浏览着她留下的短语:极度自恋、过分敏锐……特别不要脸……

    刘瑕摇了摇头:对沈钦的行为模式,她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但要想确诊沈钦的心理问题,她还需要更多的资料。

    ‘嘀嘀嘀’,一体机的音箱里又传来了提示声,刘瑕抬起头,而与此同时,内线电话也响了起来。

    “刘姐,上次那个沈铄先生又来了。”张暖说道,这个见色忘友的小女生,显然被沈铄迷得飘飘然,“要让他进来吗?”

    *这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是吧?*本来已经遁走的沈钦又一次跳了出来,*让他滚!*

    刘瑕瞄屏幕一眼:好吧,不诧异,他应该也监听了张暖的电脑,或者是切进了等候室的监控——为了安全起见,等候室本来就装有监控摄像头。“噢,让他进来吧,暖暖。”

    *你!!!!*

    *【愤怒发电的比卡丘】*

    *【发怒的星矢】*

    ……沈钦在十几秒内,发了二十多个生气的gif,刘瑕几乎能透过屏幕看到他的脸一一演绎着这些夸张表情,她抽抽唇角,但很快就恢复正经表情——沈铄已经在敲门了。“请进。”

    一样是西装革履、都市雅痞、长身玉立、俗世佳公子……但沈铄今天是笑着进来的,他的态度,已没有了上次造访时的高高在上,“刘小姐,抱歉打扰了。”

    *知道是打扰就别来啊!【愤怒皮卡丘】*

    “你确实在占用我的时间。”刘瑕单刀直入,“突然造访,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沈先生?”

    *啊!你叫他沈先生!你居然也叫他沈先生!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去死.gif】*

    “看起来刘小姐对我意见确实很大。”刘瑕比上一次还不给面子,但这一次,沈铄不怒反笑,望着刘瑕的表情写满兴趣,“那这一趟确实是非来不可了——本来也想给您打个电话约时间的,不过刘小姐的电话一直打不通,q.q也被回绝,刘小姐,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吧,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说到最后,他有些撒娇的感觉,深邃的大眼睛盯着刘瑕,示弱地做委屈状——沈铄是很知道自己的长相,并且很懂得利用它的。

    刘瑕的眉毛抬起来了,她说,“噢——你稍等,沈先生。”

    电脑里的某位公子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忽然间就没了半点音信,刘瑕恶狠狠地敲键盘。

    *沈钦!!!*

    *滚出来!!!!*

    *……不是都说了,已经不活了吗……*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gif】*

    *说好的边界呢!说好的不干涉私生活呢?!*

    *已……已经死透了啦……*

    接下来沈钦就再也没有回复,看起来是真的去死了。刘瑕深吸一口气,随手关掉了显示器。

    “很抱歉,沈先生,”她说,“工作上有些事需要回复——你也许是误会了,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意见,如果你给我打电话联系不上,也许是因为我在咨询,手机关了静音,又没有回复陌生电话的习惯。”

    她的态度让沈铄眼睛一亮,他笑眯眯地说,“那这就太好了,我还在想该怎么道歉呢,请吃饭?送礼?怎么做都怕刘小姐不给面子。既然刘小姐不生气,今晚的餐厅,看来是不会白定了。”

    “餐厅?”刘瑕说。

    “刘小姐不答应?”沈铄一皱眉,故作不快。“还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什么可以生气的地方。”刘瑕如实说。

    “那你就是答应了。”沈铄笑嘻嘻地说,不可否认,他笑起来确实挺有魅力——他毕竟是沈钦的堂兄弟,轮廓有相似之处。

    但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沈铄很知道自己的魅力,他是太知道自己的魅力了,他看着刘瑕的样子,就是在拼命地使用着自己的武器:集高富帅于一身,财富金字塔顶的人物,s市有名有号的铄少,对一个女人做出这样隐含央求的表情能带来什么样的杀伤力,沈铄非常清楚,他就像是一头训练有素的花豹,已经锚准了刘瑕这头猎物,不论她还会做什么样的挣扎,在如此强大的猎物跟前,最终也逃不脱被捕获的结局。

    有点意思。猎物想,她注视着铄少的多情笑容。嗯,他对我的战斗力评价很低啊……

    *不要去……*显示器亮了起来,有人可怜兮兮地说,*【祈求的比卡丘】*

    *本来不会去的。*刘瑕输入回复,*但因为你的表现,我决定去。*

    眼角余光捞到沈铄的表情——他有点疑惑了,因为之前看到刘瑕关了显示器。虽然,也许没有格外留心,所以不能马上意识到问题所在,但现在已开始感觉到不对,得意的表情开始褪色——刘瑕再度关掉显示器,直接起身,在他起疑前拉走沈铄的注意力。

    “那就走吧。”她说,命令自己表现得期待一些,“既然是道歉,可要定一间好餐厅。”

    沈铄的瞳仁猛然缩紧,唇角也兴奋地抿了一下——上钩了!

    “不会让你失望的。”他很快收敛起得意,推着刘瑕往外走,“咱们赶紧,不然就赶上晚高峰了……”

    还好,没脱钩。

    刘瑕唇边浮起模糊的笑容,但没再扩大——露出太多牙齿就有些太吓人了。

    “稍等。”她说,回到办公桌前,拿出昨天刚买的隔音木盒。“手机都放进去——既然是一顿好饭,饭前饭后那些事,就不该有任何打扰。”

    她上道的表现,都快把沈铄给震慑住了,他傻乎乎盯着刘瑕好一会,才把手机放进盒子里。“刘小姐,真人不露相,你够野的啊!”

    刘瑕没理会一次次亮起新消息提示的手机屏幕,“不喜欢吗?”

    沈铄像是被酒劲冲晕,甩甩脑袋,高呼一声,“才怪!”

    “嗯。”刘瑕点点头。她也开始承认,客观地说,确实,沈铄至少还有几分可爱——傻得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