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沈铄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心而论,沈铄在这顿晚饭上确实是用了心思的——外滩三号顶楼的望江阁,也算是s市最知名的几家餐厅之一了,最多只能容纳三人的江景阁楼包间,一直是约会求婚纪念日的胜地,独此一桌,别无分座,不预定肯定是拿不下来。毕竟这样规格的餐馆自有风骨,没可能因为沈铄一时兴起,就为他回绝之前预定好的客人。

    “不知道刘小姐对法餐观感怎么样,听说你在国外留过学,应该还是能接受的吧?”他也毕竟不是真正的二傻子,起码在勾女这门功课上功力深厚,从点菜起,话题开展得自然而然,“要是喜欢本帮菜,黄埔会的小笼包做得也还不错的。”

    “要法餐就可以了,我晚上吃得不多,给我金枪鱼塔塔、鱼子酱莳萝,凯撒沙拉和龙虾就好。”刘瑕对沈铄亮出白牙,“放心,不会让你逃脱一刀的——香槟可以来得好点,开一瓶唐培里侬,你觉得怎么样?”

    “哇,你是要我破产啊?”沈铄一缩脖子,夸张地喊,刘瑕和他一起笑起来,“那就开一瓶唐培里侬——我和刘小姐一样,前菜、沙拉和主食,餐点还是老规矩,你们看着搭配就好。”

    被玩笑打开局面,室内气氛随意了很多,待香槟斟上,沈铄对刘瑕举举杯,“刘小姐,虽然有点尴尬,但得对你认真道个歉,上次我过来的时候,完全误会你的身份了,所以态度确实有点傲慢,你大人有大量,喝了这口酒,别往心里去。”

    毕竟是豪门公子,富到了第三代,再是可爱,举动也有一定规范,不像是那些暴发户一样恶俗轻浮,女方稍假颜色就不知天南地北。刘瑕浅啜一口,“我是做心理咨询师的,沈先生,你们有钱人家那点破事,相信我,我理解得很。”

    话说得这么明白,沈铄也没有继续装逼,他笑了,“感觉得到,当然今天请你吃饭,除了赔罪以外,也有些别的意思,刘小姐,第一次会面那么不愉快,除了我们之间的那点误会以外,也因为我以前不太认名校——说起来是让你见笑了,不过以前工作上也接触过不少名校毕业生,家里公司一度也唯学历是重,接触下来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态度上不自觉有些傲慢,这个偏见是被你洗刷的——”

    沈铄陷入思索,浓眉微皱,表情真诚,双眼坦然直视刘瑕,“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夸张的说,在上海滩能给我脸色看的女孩子,真的没有几个——几次见面下来,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我觉得你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一种落落大方,独立又神秘的感觉……这让我想要更深入地认识你,也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希望这顿饭能是个很不错的开始。”

    “沈先生——”

    “叫我阿铄。”沈铄欣赏的眼神,在她脸上流连。

    “ok,阿铄。”刘瑕泰然改口,“我想和你确定一下——现在,我仅仅只是受沈老先生所托,为沈钦先生做咨询,即使沈老先生对我比较客气,也只是因为尊重我的专业素养,对于你们家族内部的一些矛盾,我既不了解,也没有一点牵涉——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对吧?”

    “你说的内部矛盾是指什么?”沈铄笑容温和,但谈情说爱、寻欢作乐时的放松已悄然散去。

    这是在套话?刘瑕坦然说,“我听到董事长和几个兄弟姐妹在讨论股东大会,所以大胆猜测这和股东大会有关,除此以外,一无所知。”

    虽然并不是人人都有心理学博士的头衔,但其实正常人也具备分辨谎言的能力,沈铄端详了她一会,肩线又放松下来,“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财经线的圈内人多数都有收到风声——今年的股东大会之前,祖父会把自己名下的股份分别予以转让,自己只保留象征性的0.1%持股,但股份流向到现在还未经确定……所以小瑕你也可以理解,我上次是为什么来访。这件事对我们家族来说,确实相当重要,我们也想对祖父的健康尽点绵薄之力,更希望能提供给你恰当的报酬。”

    这个料确实有点震撼,不过和她猜测的原因也相当接近。刘瑕扬扬眉,只是静看沈铄,直到沈铄在她的眼神里变得有些不自在,她才开口,“装,继续装——”

    沈铄‘噗’一声,一口水呛住,一边咳嗽一边笑,“好好好,不装了不装了——那现在你总该相信,我找你吃饭没别的目的了吧,真的就是想道个歉,交交朋友。”

    “沈钦先生——”刘瑕说,做出将信将疑的样子。

    “我管他呢?沈钦现在就是个废人,连门都出不了,在我们家,他是人畜无害,”沈铄似笑非笑,“说白了,老爷子也就是看他可怜,不能不管……难道还真能把股份给他?那反倒是害了他也害了集团——咱们也别说他了,吃个饭还提他,扫兴。”

    哦呜,这几句话透露的信息可就多了,刘瑕看着沈铄的表情,笑笑,“看起来,你们堂兄弟之间感情并不太好。”

    “是不怎么亲密,不过这责任主要在他身上。”沈铄做了个鬼脸,“从小就是这个死样子,谁和他的感情好得起来?哎,都说了不提了,好端端吃饭呢,别破坏气氛了,还是聊点别的吧。”

    刘瑕怎么可能‘聊点别的’?不是为了沈钦,这顿饭她还不来呢。

    “好吧。”她妥协,但眉毛仍是紧锁,一脸的心事重重,“虽然气氛已经被破坏了——被你这一说,我更担忧我的咨询前景了,看起来,难度要比我想得还更大……”

    “怎么说?”沈铄果然因为沈钦的坏消息而兴奋起来,他不再试图把话题私人化。“你的意思是他这个病基本已经治不好了?”

    “他从小就这么排斥社交吗?”刘瑕反问。

    “那倒是没有,”沈铄很乐意地为她回忆童年,“但一直不好亲近,据我所知,他从小就没朋友,基本也不喜欢和人说话,就是……怎么说呢,你觉得没法和他聊天,他上一句说天,下一句说地,你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就不耐烦,我和他同岁,但我们从小就玩不到一块。”

    “有些喜怒无常。”

    “是的,喜怒无常,而且非常淘气——其实也是缺乏管教吧,这点我们倒是都一样,家里长辈都忙事业,几乎都是保姆带大的,小时候也都淘气,但我相对好一点,我妈就在上海上班,虽然忙,到底也还是能管住的。他家里……我大伯伯不说了,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前大伯母花头也是多的——”

    说到童年,他也有些动情,敌意渐渐褪去,感慨浮上来了,“其实,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们这种家庭哪个能免,老爸有猫腻,老妈也有猫腻,都在外面野,谁也不着家……都一样,上一代那都是介绍结婚,谁和你培养感情,刚结婚那几年还好,后来风气一开放,感情一下就承受不住考验了,又都是二代,门当户对的,谁让着谁啊,吵着吵着、拖着拖着还不是都离了……大家都是破碎家庭,在家里都吵,在外面都有人,也都是看着爸妈吵架过来的,那我也没怎么样啊,心理阴影谁没有,克服克服嘛……”

    他瞟了刘瑕一眼,一时有些惊觉,又掩饰地一笑,“怎么,这些事,沈钦都没和你说过?”

    “我和沈先生到目前仅仅对过一句话。”刘瑕如实说——沈钦确实只对她开口说过一句话嘛,“所以你大概能猜想到咨询进展。”

    看得出,沈铄是真的诧异,他端详刘瑕片刻,确认她没说谎,一下又呛笑起来,“你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之前老爷子给他请的心理医生,连门都进不去,后来老爷子也火了,强行要开门,闹成什么样你是不知道,一个大男人,这都二十大几了,抱着膝盖,叫得一楼都听见了,哭是哭得来……”

    他边说边笑,直摇头,“还以为你到底是哈佛毕业生,真的点石成金,没想到也是拿他没办法——如果他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那是不是就真是天生的,没得治了?”

    “确实有很多心理障碍是有先天性的,能在童年看出征兆。”刘瑕说,“以连环杀手为例,许多连环杀手的家庭都不幸福,有被父母抛弃的经历,童年会尿床,在青春期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所以,如果他的症状能回顾到幼年时期,串联到当前,有一条明显的发展曲线,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种障碍会较难根治。”

    “幼年时期……”沈铄回忆许久,眼皮不自觉地跳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怅然摇头,“真记不得了,反正从上小学以来,他问题就很大,除了杀人没做,其余任何事情他都干了个遍,放火烧课桌、大闹课堂,要么就是连着一周不讲话不吃饭……我都记不清了,就这样讲,我妈妈去那么多次学校,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是为我去,另外三分之二都是因为他——而且都是因为出大事,不是不听课,他要只是普普通通不听课,老师都要阿弥陀佛了,死撑着读到四年级,还是因为他学习确实好,奥赛什么的经常拿奖,但后来也是吃不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请他自己转学——还是看在我们家里面子,不然就只有开除。那时候刚好我大伯和大伯母也在闹离婚,大伯母一生气,办转学,让他去美国读书,以后的事情就真的没听说了,也就是他考进mit的事,在家里引起一点小轰动,那时候我们还以为他好了呢——对大人来讲,小时候调皮不算调皮嘛,大了就懂事了。”

    父母完全缺位,从沈铄的陈述来说,祖父母辈也没有关怀,极度匮乏的亲子时间,导致异常的童年表现,也许是为了吸引家长的注意力,但并不奏效,家庭成员之间疏远淡漠的关系,在十岁、十一岁的关键年纪,原生家庭破裂,换了一个彻头彻尾全新的环境……

    刘瑕暗自点头:这些信息还是不够充足,只能勾勒出模糊轮廓,但更丰富的细节就指望不了沈铄了,他和沈钦年龄相近,在当年仍属蒙昧,大人的事,了解得不会那么清楚,再者,童年记忆在长大后会逐渐丢失,他记得的本来也就不多。

    “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在美国也不是过得特别好,是不是?”她举起酒杯,“好了,彻底不提他了——再说下去,就真的要破坏气氛了。”

    “当然,”沈铄有些意犹未尽,大约是因为刘瑕没能如愿给他一个负面诊断,“让我们来谈点更有趣的话题——比如说,要不要转移到露台上去把香槟喝完。”

    两人边吃边聊,正餐是已经到了尾声,刘瑕权衡片刻:唐培里侬口味的确不错,不过,若是给了沈铄错误信号,往后一段时间,她还要付出更多时间来处理他的追求,为了几杯香槟担上这个麻烦,好像不太划算。

    “现在才三月份,露台风太凉了,”她说,回身去拿外套,“这顿饭吃得很愉快,沈先生,谢谢你。”

    “你——”沈铄又呆住了,刘瑕的反应,显然大出他的意料。

    “你说我磊落大方,沈先生,”刘瑕笑一笑,把沈铄的手机还给他,“我总要把这个优点贯彻到底。”

    “你……”沈铄终于反应过来,“你他.妈利用我——”

    “你又何尝不在利用我?”刘瑕反问,她把香槟喝完,也有点遗憾:这点不愉快确实难免,可惜,争执和美酒真的不配。“沈先生,如果我没误会的话,在我澄清以前,你是认为我和沈钦的咨询关系,已经颇有进展了吧。否则,你又怎么会突然来邀我和你约会呢——沈钦重视的东西,你都要抢,我知道,他一直都是你的心结,你总活在他的阴影下,但你真的有这么恨他吗?”

    “我……”沈铄一时居然无法回答,在刘瑕的眼神里,两人已有无声的共识:是,刘瑕没有足够的证据,但这时候他若要再强行否认,只是徒增尴尬。

    “没关系的,沈先生,我说过,我是做高端心理咨询的,有钱人家内部那点事,我见得多了。”刘瑕反过来宽慰他,“现在误会解开,我和沈钦的咨询进展远没你想得好,你也无需碍于情面,迫自己抢一个不再吸引的玩具——更不必担心我对你抱有成见,如果你在乎的话。”

    她从冰桶里把香槟抽出来,“这瓶酒足以抵过一切不快了,所以,今晚就到这?”

    沈铄的脸,青青红红,又慢了半拍,他终于反应过来。

    “……至少让我送你回家。”他说,示意管家过来为刘瑕处理瓶塞,“刘小姐,多的话我也不说了——都瞒不过你,如果你真的没往心里去,那就让我好歹尽点心,表表歉意。”

    刘瑕倒是对他稍微调高评价——虽然傻得可爱,但沈铄也还算是拿得起放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