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沈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钦到底还是没到拦截连景云电话短信这一步,第二天一早,连景云给她打来电话,“又有生意请您照顾了,刘大师。”

    “我今天下午有空。”刘大师胸有成竹地回答,不过,她也不知这到底算好还是算坏——沈钦做事还算是有底线,她应该感到高兴,不过,沈钦甚至能早于连景云一步通知她,这也令人细思恐极,“你到工作室,还是我们在外面碰头?”

    “还是老规矩。”

    按老规矩,下午两点,连景云准时出现在工作室门口,把刘瑕接上车,一边开车一边做案情简报。

    “这个案子你应该听说过……你干嘛?”

    刘瑕把他的手机从充电底座上取下来,自己的手机放上去——这是全车最好的收音位置,“充电,这新手机电池特别不经用——你继续。”

    “好吧,”连景云狐疑地瞥了她几眼,没往下细问,“这个案子你肯定也是听说的——就是前两天的地铁踩踏案。”

    刘瑕确实听说过这个案子,这几天全s市甚至全国媒体都在围绕此事大做文章,惊叹、质问、哀悼、追责,也算是全国瞩目的新闻热点了。“死者里有你们的投保人,还是两个都是?”

    “有一个是。”连景云说,“你猜保额多少?”

    “多少?”

    “一千两百万,”连景云吐出一个骇人的数字,“其中八百万保额就是两个月前投保的。”

    “明白了。”刘瑕说,“这个投保人气魄大啊,人家用了几年才累计两千万保额,他倒好,一跳就搞出个大新闻。难怪你要从车险案里出来——那个案子解决了?”

    “还在侦破阶段,不过也就只剩几起旧案的证据还没提取齐全。”连景云一边打方向一边看了刘瑕一眼,“说到这事,我还没和你提——这个案子侦破这么顺利,也是因为□□被连根拔起……青浦交管那块现在是闹了大地震,从市局那位开始往下,枝枝蔓蔓都被撸干净了……听说,是有人把电子邮件直接发到了上级纪检部门,而且除了车险骗保这件事以外,还有更多贪腐案的决定性证据,最近这不是老虎苍蝇一起打么,他这只苍蝇还真就被一封邮件给灭了。”

    “噢。”刘瑕不动声色,“那这个发邮件的人也真够不怕死,篓子都敢捅到部里去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要是没打死,他怎么处理后患?”

    “哈哈哈,”连景云看看刘瑕,又看看手机,“不管怎么说,反正咱兄弟几个是得谢谢他,这个情,我记下了。”

    *哼,他的情,我会稀罕?【小s冷漠脸】*

    刘瑕的手机亮了起来,她在连景云能看清之前把某人的傲娇吐槽按掉,*少来烦你就是还我的情了。*

    “那个案子就不说了,等绩效到手咱们再分田分地,”连景云也没介意刘瑕的小动作,“现在来介绍下案情吧——本周一,也就是昨天上午8点20分,在二号线某车站发生了拥挤踩踏事故,造成十余名乘客轻伤,两名乘客肖恩华、方立在列车进站时坠入站台,被撞后当场死亡,其中肖恩华是禄安保险的投保人,他分两次在公司购买了总保额一千两百万的保险,而除了他本人的一千两百万保额以外,地铁方面正在和受害人家属协商赔偿事宜,一个人总金额应该在两百万往上,甚至去到三百万也不是不可能。”

    “对公司来说很不幸,对我本人来说也许很幸运的是,地铁公司也在咱们公司投了保,不论赔偿金额谈下来多少,公司都要偿付至少五百万,所以这个案子的总保额实际上是一千七百万左右,应该是s市寿险今年的第一大案了,同时在市局也是挂了号的,毕竟这起案件影响广泛,需要尽快定性,调查组在时间上承担了很大压力,当然,这也给我们苦逼调查员的工作带来了更多的压力——如果警方定性是意外事故,那我们也翻不了案,一千七百万只能照赔出去,如果是定性为肖恩华自杀牵连他人的话,公司就只需要赔付地铁站给方立的赔偿,金额也会大大减小,最多一百万到头,”连景云扯了扯西装领口,“所以你看我今天这不是又衣冠禽兽了?一大早就被叫去和总公司的人开会,还有市局那边也打了电话来,调查组组长是我警校班主任的老同学——这个案子他点名想邀请你参与……没办法,车险案你实在表现得太漂亮了,你现在可是名声在外啊,虾米。”

    “你拉我出来赚钟点,这我不反对,”刘瑕不禁拧起眉,“但我不是说了,不能一味迷信心理学,只有在比较特殊的环境下,心理学才能发挥有限的作用——”

    “你看了录像就知道了,”连景云露出苦笑,“这个案子,它就是最特殊的环境,还真只有心理学才能发挥作用。”

    #

    “上午8点20分,因为列车故障,在轨道中临时停车,某站点的二号线列车跳过两班没有到站,时值早高峰,某站点又是一二号线换乘的大站,虽然地铁工作人员立刻进行导流工作,但在站内换乘的人潮,还是在数分钟内进入了二号线站台,在站台上造成了严重拥堵。”

    连景云一边解说,一边为监控录像按了快进,密密麻麻的人头就如同蚂蚁一样,飞快地爬满了站台,当他按下暂停按钮时,站台已经被往两个方向乘车的乘客们堵成了一片浓黑——全都是头发的颜色,虽然乘客们自发地排起队,但站台宽度毕竟有限,而楼梯上也不断有人上下,冲击着已经成形的队伍,让整个站台都笼罩在轻微的混乱气氛中。

    “周一早上,8点20分的地铁班车,可以想见,大部分乘客都以上班族为主,在这样交通最恶劣的时候耽搁十几分钟,乘客们的情绪都比较急躁,虽然地铁人员在努力维护,但人手有限,8点26分,往浦东机场方向的列车进站时,在中部站台就发生了推挤骚乱。”连景云按下遥控器,把录像改为慢放,调到了角度最好的摄像头,“可以看到,骚乱是从后部往前蔓延的,在这个楼梯口,队伍的距离被缩减到了极限,但还不断有人从楼梯下来,往前推挤,所以就形成了一个向前的波,不过,s市市民还是很遵守秩序的,地铁执勤人员过来吹哨了,人流在反向推挤,尽可能不往前去,推挤的动作在减缓,从监控上看,很难说最前方的乘客受到推挤,但是——”

    在慢动作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混乱就像是水波一样,从楼梯口往四面八方扩散,但波纹在队伍最前方已经减弱为了涟漪,人群仅仅有最轻微的晃动,没什么是不可控的混乱,直到——

    在慢放上来看,这就像是一出滑稽的默剧,没有什么生命正在丧失的实感,在人群最前方的一名乘客忽然往前踉跄了几步,看得出来,他的每一步都在尽力保持平衡,也因此,在他身边的另一名青年男性被他拽住了手臂借力,也往前扑去,在人群的骚动中,两人一头摔进了轨道里,而摔落时已经出现在隧道口的列车,在接下来几次慢放中越来越近,然后将轨道上的两人覆盖——

    “从正常速度来看的话,一切都发生在三秒钟之内,”连景云又倒带重放一次,果然,这一次只能模糊地看到有人拽着另一个人摔了下去,然后列车呼啸而过,再之后则是人群的惊慌和后退,“之后引发的恐慌导致轻微的踩踏事故,十几人受了轻伤,但没有更严重的后果,所以我们抛开不谈。顺便说个题外话,二号线一直不装屏蔽门也不是为了省钱,主要是设计上把通风口放在了站台这一侧,如果装上屏蔽门的话,列车进展时的风压会把门顶飞,即使要装安全门也都颇费手脚——不过这件事以后,估计全线都要折腾上安全门了。”

    “现在回到案件上,这件事引发警方注意的第一个因素,是肖恩华摔出来的姿势,从站台慢放的录像来看,肖恩华所处的这个位置,不可能受到这么大的冲击。”连景云对刘瑕重新介绍圆桌上首的一位中年人,“张局是本市最好的刑侦专家,也是专案组的组长,他的意见是,如果肖恩华这个位置都受到这么大的冲力了,那起码还要多掉下去二十多人。”

    张组长对刘瑕点点头,他的嗓音有些嘶哑,“从他跌出来的身体形态分析,肖恩华肯定是被人推下去的。不是拥挤,不是一个人群的泛力,在这个方向上——”

    他在监控录像上圈了一下,“有一个力很明确地捅了他一下,所以他才会受力跌出来。可以看到他在被推下去的时候,脚步虚浮,是没有丝毫戒备的,但当然也可以明确判断,这绝对不是他自己跳出去自杀,所以你小子也是白费心机——这至少也是一起谋杀,你们保险公司得包赔。”

    他对连景云横眉竖目,说话语气也是夹枪带棒,但连景云毫不介意,“谋杀也有受害者唆使的可能嘛,张老师——肖恩华的情况属于骗保红色警报,我觉得还是不能排除自杀可能。”

    “哼!”张组长用力哼他一声,“庸庸碌碌、蝇营狗苟!”

    连景云贼笑几下,继续给刘瑕介绍,“肖恩华是这样一个投保情况,2013年末他在公司投保10年期,400万保额的生死两全寿险,当时肖恩华家境较为殷实,他本人经营一间外贸公司,因为业务需要经常去非洲出差,风险意识也较强,所以投了这样一张保单,如果出事,保额最高400万,没出事到期返还期满金,基本能把保费全部给你返还回来,这个是最正常的寿险保单,保险公司挣的就是这笔为期十年的无息贷款所创造的利润,所以我们可以先不去管,来重点分析肖恩华在上个月投保的另一张大单——保额800万,为期两年的定期寿险。”

    “定期寿险是不返还违期满金的,如果当事人不是短期内要从事风险很高的工作,这种大额短期险单一出,我们的风控部门就要开始调查了,本人骗保风险大不说,如果操作上是第三人投保,当事人还有很大的风险被杀人骗保,我们得防患于未然,不能增加张老师的工作量——”连景云对张组长眨眨眼,获赠一枚白眼,“风控部门调查的结果是,肖恩华的公司15年亏损严重,他投保前一个月,银行贷款到期,他向高利贷借了过桥钱,但续贷没办下来,资金链彻底断裂,欠款金额,三个月前是500万左右,利滚利三个月下来,800万这个数应该是要有的。”

    “你说肖恩华家境殷实,能不能卖房卖车还债呢?非得走上骗保这条路吗?这可是拿他的命换钱还债啊。”张组长质问。

    “肖恩华家有两套住房,都有二次贷款。”连景云摇了摇头,“当然,这也是风控那边的马后炮,如果早出调查结果,这种单子公司根本就不会接……昨天出险以后才出的调查报告,受到上半年欧元、美元持续贬值的影响,肖恩华的公司亏损非常严重,只剩个空壳子,他基本已经走投无路了,而且在这样的经济情况下,他还要支出一笔费用来购买寿险保单,我想,把他列入骗保高危人群应该是有充足理由的。”

    一屋子人都沉默下来,张组长还有些愤愤,但亦无法继续反驳,最后提出异议的人反而是刘瑕。

    “这份寿险,保意外伤害吗?”

    这句话把张组长给问活了,他眼睛一亮,赞赏地看了刘瑕一眼,“对啊,一般人寿保险都有意外伤害条款,他这主要也不是买寿险,是在买被逼债的伤害险吧?”

    一屋子人的眼神都聚集到连景云身上,其中不乏恶意,连景云倒是不慌不忙,他微微一笑,“在观察期内发生的重大蓄意伤害,合同条款写明,是不保的。”

    张组长失望地叹口气,刘瑕摇摇头,“我不是说逼债……五百万的本金而已,在上海还不够买一套好房子的,敢出借的‘小贷公司’都不可能为了这点钱砍手砍脚,这个常识你们警察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会议室内人员属性复杂,局领导们似笑非笑,连景云的小伙伴都低下头猛咳嗽,张组长讪讪的,倒是连景云对刘瑕微微摇摇头,把话头接过去,“你是说,制造这起落轨案件的人,只是想要制造一起意外伤害?”

    “如果这是一起骗保案的话,这个可能更大。”刘瑕说道,“但我还不能肯定是不是,你继续介绍案情。”

    “好吧,那我就说说我的思路,”连景云继续向领导们介绍,“第一,肖爱华有重大骗保动机,第二,我要指出的是,所有人身保险骗保案,都会被伪装成意外事故,或是仇杀、劫杀、车祸死亡,这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逻辑,我就不多解说了,所以我们不能以他本人没有太多防备、是被人推下去这几条理由来否定他是自杀骗保,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地铁站内是有监控的,在地铁进站的时候肖爱华自己纵身跳下去,这只能是白死。所以,现在的侦破重点应该是先定位到那个推他下去的人,然后——”

    他摊摊手,眼神望向刘瑕,“没有凶器,也没有更多的证据了,行凶现场就在监控下,凶手就在茫茫人海中……按照我的经验,这是个很重口供的案子,或者也许有些线索会潜藏在聊天工具里,但不能指望这个来破案,决定性证据应该还是口供。”

    “——如果是骗保案的话。”张组长咳嗽了一声,强调地说,但更多的还是在为自己找点面子,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已经被连景云的思路给打动了:至少,从现有的线索来看,骗保案的可能极大。“反正现在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侦破方向,先当杀人案处理吧,骗保是最可能的动机……祈年玉,当时在现场的人员都找到了吗?”

    青春痘‘啊’了一声,跳起来汇报,“报告张局,肖恩华掉落时,事发地点三米半径内有六十多个人……所以我们缩减了距离,目前在定位事发时和肖恩华距离在1.5米以内的目击者,您看这张照片上已经标上号了,一共有13个,去掉死者方立——他同时也是肖恩华手下的员工,还有12人,现在能联系上的有4个。”

    “就4个?”张组长的眉毛立起来了。

    “呃,就这四个还分别是肖恩华的妻子、堂弟和儿子,还有方立的女朋友……”青春痘怯生生地说,“您也看到了,紧接着就是一场轻微踩踏,当时现场实在太混乱了,这监控上还看不清脸……技术科昨晚就没回家,熬了个通宵,现在估计还在找呢,但情况不是太乐观,说是难度很高……”

    情况摆在这里,技术科的确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组长脸颊抽动几下,也训斥不下去了,一位市局领导说,“要不就以调查组的名义发布公告,号召目击者和警方联系……”

    刘瑕的手机振动一下,她对连景云使了个眼色,道声歉先出了办公室,在门口等了一会,连景云也出来了,领着她走到走廊尽头,冲她的手机努了努嘴,做了个询问的表情。

    “你和张组长关系到底怎么样?”刘瑕开门见山。

    连景云怔了一下,“张老师是警校时最欣赏我的老师,我毕业时候,他点名要我,你知道这在我们学校是多大的殊荣……”

    说到这里,他隐露失落,“……最后我没去市局,反而进了禄安,这件事,张老师心里一直过不去,和我说话一直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其实在这个案子上,我们的看法是基本一致的,邀请你参与也是他的意思,这案子,难确定嫌疑,难取口供,不是上回车险案那样,案情已经有了方向,需要心理学来打开突破口,这一回,时间紧、任务重,我们需要心理学来迅速指导破案方向,否则,案件真相注定将隐藏在迷雾里。”

    “你说话太文艺了……”刘瑕发现自己沾染上了爱吐槽的不良习惯,“我就想问他值不值得信任——”

    她扬了一下手机,“沈……他已经把余下8个目击证人都定位到了。”

    手机亮了起来,沈钦对自己的称呼很不满意,*我不叫沈他!【皮卡丘愤怒.gif】*

    这回刘瑕没能及时收回手机,连景云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的发言,他的嘴角也开始抽搐了,“……好,我明白了,谢谢沈他先生——你想把资料直接递给张老师?”

    “你们现在最缺的不就是时间?”刘瑕反问,“不过,这得由你来下决定——先不管张组长,资料一交,上次的事可就没得逃了,市局那位的枝枝蔓蔓,真的全都进去了吗?”

    “不在体制内,也有不在体制内的好处。”连景云摆摆手,“这倒不用担心,但这事儿最好别这么办,不管别人私底下怎么想,表面上咱们得和上回的事划清界限,上次那种模式,不能再继续了,我不能拿着资料直接去找张老师——虽然说沈他先生没造成任何伤害,但这毕竟是非公开的监控资料,程序违法也是违法——张老师毕竟是个警察。”

    刘瑕微微一震,这一瞬间,时间似乎放慢无数倍,甚至竟疯狂倒流,卷回某个特定场景,被记忆拉得含糊的声音在空间边缘摇曳卷曲,如巨浪拍打堤防的回音,‘……是个警察……’

    她晃了晃才清醒过来,连景云的话最开始还有些含糊。“……不能让他陷入两难,所以最好一开始就做得让人挑不出毛病——虾米,你没事吧?”

    “我没事。”刘瑕说,“你继续。”

    连景云看了她几眼才往下说,“我知道,沈他先生是那种不喜欢出门的宅男极客,不过,毕竟人命关天,又是挂号重案,我想,能不能请他到警局来一趟,以顾问的名义,现场追查,把目击证人的身份给定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