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23章 媒人沈鸿

第23章 媒人沈鸿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笔录上签字,”一名青年民警沉着脸,“签完字去隔壁排队拍照片,拿拘留服,一个一个哈,不许乱窜——你!动什么,说的就是你,把手抽出来,你想干嘛?你想干嘛我问你!”

    沈三先生讪讪然,把手抽出口袋,“没,没干嘛……”

    民警打量他几眼,“哼——外套脱下来,手机都拿出来,想什么呢一群人,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不知道监控把你们全拍下来了?够你们蹲几年的了……走走走!”

    “哎,我说警察哥哥,咱们这也算入室抢劫?”黑西装有一个忍不住了,露出老家口音,“您说有监控,那您没看见录像啊,咱们哥几个手里拿的都是钱啊!有这样的劫匪吗,拎着几百万进别人家抢劫?”

    “不是抢劫是什么!”民警横眉立目,“受害人都说了,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开门进屋——受害人,是不是?”

    刘瑕在一群人羞愤交加恨怒有余的眼神里怡然点头,从容说,“当然是。”

    沈三先生的眼神,几乎能把她吃掉,但民警不在乎,“看到没,受害人都说是了,不是抢劫那你们是预备强.奸啊?好,那回来把口供都改一改,多人组织强.□□节从重,量刑起码给你三年往上,你坐老实了给我。”

    “别别别,”沈三先生又出来做和事佬,干惯了拆迁,他对一个基层民警也是能屈能伸——

    刚进局子的时候,还想摆威风来着,‘你知道我是谁吗?’

    民警漠然回答:‘王某聪不照样要被带进来,当我们s市警察吃素的?’

    就这一句话,沈三先生立刻醍醐灌顶,要多配合有多配合,“是抢劫,是抢劫,那四百万是——是□□!局子里给没收销毁了吧,别让它继续荼毒人民——”

    “少废话,”小民警说,“去去去,都去拍照。”

    他连搓带弄把六七个人弄出去了,又转回身给刘瑕倒水,态度很客气,但偏偏就是没给她看立案登记表,刚才的笔录也被随便塞到了抽屉里,“您稍等一会,那边的律师马上就到了,您再和他交涉下善后事宜呗?”

    刘瑕无可无不可,也不禁暗暗点头:沈家在沪上的势力,的确不可小视。

    她走出去等周小姐:这一次,周小姐也算是看遍了沈家的热闹,也不知她还能不能说得出沈家‘家庭成员一向和睦’的话来。

    在接待区,她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低头玩着手机,只是按键动作不很积极,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过了十数分钟,有人在她身边咳嗽一声。

    “刘小姐,”滨海地产董事长沈鸿说,“真是万分抱歉,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董事长——”刘瑕不掩讶色,起身和沈鸿握手,“这点小事,哪能劳烦你亲自过来。”

    离开24号别墅,沈鸿的穿着,要更现代许多,他对刘瑕的态度,隐隐也要亲热了一些,“哪里,刘小姐客气了——后续事务,小周会办好,您稍等我一会,我这里先送你回家吧?”

    刘瑕自然不会拒绝,沈家的事,不论情愿不情愿,目前看来她都已被卷入,既然如此,那自然是知道得越多,越能占据主动。

    #

    “说实话,今天的事让我感到很惭愧,”沈鸿和沈汉的对话,只持续了几分钟,他很快就转回来,和刘瑕边走边谈,“没能约束好家里人,给刘小姐添麻烦了。”

    “没关系,”刘瑕老实说,“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三先生出场动静比较大而已。”

    沈鸿望着刘瑕笑了笑,他当然不感到诧异,“我这个三弟,就是不懂事,若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大把年纪,还只能干点粗活。先让他在拘留所冷静几天——这件事,老爷子已经知道了,他全程一直在听。”

    说到这里,沈鸿看了刘瑕一眼,似乎在等待她的反应,“等三弟出来,他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刘小姐,你大可放心。”

    “董事长是在提醒我什么吗?”刘瑕笑了,“虽然再三澄清,也很无聊,但我得说,我和贵公子,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我也绝没有嫁入豪门的野心,该放心的,是您。”

    “我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沈鸿倒是笑了,“钦钦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那是他的福分——”

    他果然也选择性无视了她的申明,“再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又不是宫廷选秀,还要身家清白,有也好,没有也罢,总之,不管刘小姐你有什么秘密,对我来说都是一样,只要你能让钦钦幸福,我都祝福你们。就是老爷子那里,观念还有点传统,要是真有什么,还是能瞒则瞒吧。”

    刘瑕多看了沈鸿几眼,沈鸿满面微笑,坦然和她对视,浑身上下写满‘慈父’二字,甚至有隐隐的圣父光辉,普照众生。

    沈三先生和这个长兄比,确实是不如多矣:以沈鸿的衣着、谈吐等细节表现出的性格,他和开明的距离简直有十万八千里,也难为了他能演出这份真诚。

    刘瑕索性直捣黄龙,“沈先生,明人不说暗话,究竟你们在争的是什么,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已经到这一步了,不如就直接和我说明吧。”

    “刘小姐你自己,有没有过什么想法呢?”沈鸿反问。

    刘瑕不会不知道他在套她的话,但她忽然感到一丝厌倦,不愿再和沈鸿争锋——要和沈家人玩智力游戏,她有更好人选。

    “听说今年的股东大会,老先生会把手中的大部分股权释出,”她说着从沈铄那里得来的资讯,“从三先生登门造访的行为来看,我冒昧推测,老先生似乎有意指定沈钦先生为股权接收人,是吗?”

    沈鸿露出一丝模糊的微笑,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沈铄是这么和你说的吗?”

    刘瑕微愕:她一直没有暴.露沈铄,这样看来,不是沈鸿对于沈家人的动向,其实处处了如指掌,就是沈鸿和沈钦的父子互动,要比她想得更加密切。

    “他只说了前半段,”她没有挣扎,坦然承认,“后半段是我自己猜的。”

    “刘小姐真是快人快语。”沈鸿的笑意加深了,“你猜的不错——老爷子是有意把股份赠与给钦钦,或者至少说,表现出了这个倾向。”

    他的瞳仁转过来,牢牢地钉在刘瑕脸上,“刘小姐,我们现在在说的,是价值1800亿以上的金钱,你能想象到这笔财富的规模吗?”

    在和沈家人的交流中,迫力最强的,还属老先生,但沈鸿亦颇得其父真传,刘瑕在他的眼神里,确切地感受到1800亿这个数字的威力。

    ——但她也早习惯了在压力中求生存,老先生的段数都压不倒她,更遑论沈鸿?

    “事实上,对于普通人来说,1亿与1800亿,无非是数字上的差别,都太高不可攀,反而不如几十万能触动他们的心弦,”她从容说,“但,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董事长,就我接触到的种种案件来看,低如1200万,已足够买下大多数人的人性,在1800亿跟前,恐怕没有谁的底线坚不可摧。”

    沈鸿没有掩饰自己的欣赏,“刘小姐果然兰心蕙质——虽然这么说还有些冒昧,但知道了这点,你对沈汉也没那么恼火了吧?其实,他确实也没有太大恶意,只是头脑太过简单,终究还没有泯灭人性。”

    刘瑕笑了,“董事长,我原谅不原谅沈汉先生,有那么重要吗——你这是想让我在老先生跟前,为他美言一番?”

    沈鸿也笑,他对刘瑕的态度,越来越自然和亲近,“不好吗?再怎么说,三弟也为这个家立下了不少功劳,或者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老爷子心里对他,终归还是有点偏爱的,这一点,其实你应该也能看得出来。”

    他对她说话的口气有些不对,预估立场,已经悄然发生变化——像自家人的变化,刘瑕不禁自我审视:她是否不经意地流露出了拜金气息,以至于董事长以为,这1800亿的愿景一画,她就会把全副诚意投入,一心要做沈钦媳妇。

    “我——”她说,眼神不经意地划过窗外,“——不好意思,司机,麻烦你停车。”

    两人在车里,边开边说,已经到了刘瑕住的小区门口,一辆很眼熟的奔驰厢型车静静泊在暮色里,司机的车速本已很慢,被她一喝,本能在奔驰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刘瑕和沈鸿对视一眼——沈鸿顺着她的眼神,也把车认了出来,“董事长,您要和我一起下车吗?”

    照例,奔驰车的驾驶位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顶帽子歪挂椅背,暗示着充气假人的存在,沈鸿收回凝视目光,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你们年轻人好好接触。”

    中年男子热衷拉纤做媒时,简直是面目可憎,刘瑕无奈,索性真不去搭理,关上车门,凯迪拉克从她身后悄然滑走,擦过奔驰,直奔大道,果然没有丝毫留恋。

    她迎着奔驰走过去,眉毛不禁微皱:从前车窗看去,后排座位上似乎也没有人。

    沈钦跑哪去了?信息也不回,事实上,这几天他完全是音信全无,甚至连对她的监视?或者说保护?都完全停了——否则,她哪会一头撞进沈三先生的包围圈,沈钦自然早就为她把障碍清除了。

    是鼓起勇气‘告白’后,自我意识反弹,内心又焦虑,所以开始极端羞涩,不知如何面对她?还是他后悔了自己的一时冲动?不论如何,这在社交上都是极为大胆的一步,对沈钦的心理很容易造成冲击……

    刘瑕的眉毛忽然皱紧了——她好像从车里听到了轻微的声音,就像是有人正在……轻声的呻.吟。

    仔细听的话,好像还在自言自语呢,‘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仿佛这样不断的重复着。

    循声绕到车后,刘瑕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彻底无语了:在最后一排车位靠背后,有一只大虾米正蜷缩在那里,虽然看不到脸,但这个蹲坐的人是什么身份,应当是不用猜疑的了。

    为了躲她,都跑到后备箱里去了,沈钦他……至于吗……

    语言上那么大胆,但行动上,却是个彻底的矮子——不,甚至用矮子都不足以形容了,这完全就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微尘吧……

    为了不给沈钦带来更多迫力,更压迫他的神经,刘瑕退了几步,不再继续靠近车窗,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考虑以这句话为开场白:‘连面都不敢见的话,你打算怎么‘追’我?’

    但考虑片刻,她还是选择了更柔和的态度——对小动物,要爱护点。

    ‘喂,’她把之前在房门前键入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但语气更娇——当然,只是玩笑,‘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人家真正需要你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

    #

    *………………*

    *……对不起……【泫然欲泣的萌少女.gif】*

    *你现在一定很讨厌我吧……【眼泪.gif】*

    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沈钦接着发来了十好几个表情,刘瑕抬起头瞥了车后座一眼——他的头并没抬起来,还是维持着茧状姿势,从这一点来判断,沈钦现在的心情应该非常不佳,和她的对话,就像是那晚出发寻找老先生的决定一样,似乎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讨厌你?*她发回去,本想使用表情符号,但最终放弃这个决定:以沈钦的敏感,这时候最好维持原有的语气。*你的推测相当出人意料,我为什么要讨厌你?恰恰相反,我应该感激你才对。*

    沈钦没有马上回答,刘瑕有种自己在哄小孩的感觉,*如果不是你超群的电脑技术,我还有什么办法能这么快自救呢?你简直就是今天的大英雄,对吗?我现在好崇拜你哦。*

    虽然对白有些羞耻,但她输入文字时依然面不改色,这当然也是有考量的——

    虽然不是立刻,但过了一会,在视野的边缘,有人似乎飞快地抬起头,透过车窗看了她一眼,又更快地把低下了头。

    *屁,你这是在哄我。*

    看来某人的心情正在变好——刘瑕想着沈钦现在的表情,轻轻地笑了一声,*居然能看穿这点?你的睿智,让我的崇敬之情更加发酵,我已经忍不住要拜倒在你的牛仔裤之下了。*

    *……好了,不要闹了啦!【不悦的小s.jpg】*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委托,三叔叔也不可能会找上你,所以你的感激根本没有必要啊,让你免除因为委托而起的一切麻烦,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噢,所以,截断沈铄的电话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喽?*刘瑕戳他一下。

    …………沈钦又没话了,这让她有点紧张:她只是为了再开个玩笑,多少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不是,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在一段沉默过后,沈钦果断地回答——又有一颗头在车厢后窗边缘一闪而过。

    *噢……*

    *刘小姐,你真的……不讨厌我吗?*沈钦的语气又纠结了起来,刘瑕甚至都能感觉到车厢中辐射出的压力。

    *?*

    *为什么一再和我确定这一点,我已经重申过了,我并不讨厌你,恰恰相反,现在我还很感谢你。*

    *因为……*

    *因为……我忽然间意识到,如果一个个体的*被……嗯……窥探的话,这个个体对于窥探的另一方,好像不会有太多的好感……通常地说来,他们好像都不会太高兴……*

    如果她是个娴熟的闲聊者的话,刘瑕现在肯定会发出好几个表示无语的表情。*恭喜你啊,终于意识到了这点……*

    输入完这句吐槽之后,她顿了下,不禁对自己的本能反应有些吃惊:这一次,手指快过心,她打字时,罕见地没有考量到沈钦现在的情绪状态。连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意识,都是在之后浮现——会这么说,除了暗示沈钦本人的自我中心以外,也展现出了他的精神一角。

    沈钦并不是个偷窥狂,从前她就隐能肯定这一点,但现在证据更加充足——偷窥狂的快感来源,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被偷窥对象的激烈反应,一个人的*被侵犯时,当然会有挫折、反感的表现,而这就能给偷窥狂带来权力感与掌控感,即使他们没有暴.露,也可以通过对暴.露场面的想象来获得满足,而当这种想象无法满足他们时,就会进一步升级为骚扰信件和电话等等。但对沈钦来说,这个事实让他很吃惊和沮丧,也就是说,这种窥视并不能让他感到满足,只是他为了实现目的而被迫采取的一种手段——

    *这倒是解释了我的疑惑,所以,你停止监控我的周围了?*她一边键入回答,一边走上前敲敲后车窗。

    这一次,沈钦没有紧张地蜷缩起来——也许他终于肯定她确实没有生气。他缓缓解开了抱膝的姿势,把鸭舌帽压回原位,在后车窗条纹的贴膜,暮色中渐亮的霓虹所带来的环境光里,勇敢地和刘瑕对视了一会——大约一秒钟不到,便偏过头,又把帽檐压低了点,挪着坐到了后备箱一角。

    后车门缓缓上扬,刘瑕后退一步,审视了一下后备箱里的空间——在零散的电脑、键盘和充电线中,她可坐的地方并不多,她选了离沈钦最远的后备箱另一头坐下。

    *我……*沈钦先发来了一条信息,但又很快转为激昂的电子音,‘我……’

    片刻后,他忽然有声地叹了口气——当然,他戴了鸭舌帽,不过,这一次他没穿兜帽衫,所以刘瑕可以观察的部分多了很多,她可以看到,沈钦的下半张脸几乎就和他的薄唇一样红,这红潮甚至还往下延伸,染上了他的脖颈,直没入他的衣领。

    “我能看到你的楼梯间监控,”沈钦说道,仿若冷泉的降e调在压下了一半的后箱盖上跳动、回荡,“你的电梯监控、车库,从你的公寓开到工作室一路上的交通摄像头……一直到你在待客区的安保摄像头。”

    一开始,他的语速有些过慢,就像是不习惯开口说话,但片刻后就越说越顺,只是语调还有些古怪,最后收束得也很突然,“——平时是这样的。”

    “但你在……”刘瑕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整个‘因为我喜欢你呀刘小姐’事件,“嗯……那之后,停止了所有监视?”

    沈钦点点头,他忽然又把头埋进膝盖里,发出了刚才那种细而低的呻.吟,*如果是以前,我会在三叔叔出现的时候就直接通知祖父,你并不会受到骚扰的。但是……*

    “但是在……嗯……之后,你忽然间发现,一个人很可能不喜欢受到监视。”刘瑕帮他说完。

    鸭舌帽上下点了点,沈钦举起手——双手间还夹着手机——合掌对她拜了几下,但仍没抬头,*对不起……*

    “我没生气,”刘瑕再次重申,她有种感觉,如果不尽快把沈钦的愧疚驱散的话,她可能会看到史上第一例因羞愧而严重烧伤的*病患。“沈先生,就像我说的一样,恰恰相反,我很感谢你,现在也安心多了——”

    沈钦稍微移出一只眼睛——他的鸭舌帽因动作上翻,不再能遮蔽面孔,所以这让他的上半张脸暴.露在外——他当然是个英俊的青年男子,但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很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狗。“真的?”

    “真的。”刘瑕忍住笑,庄严地说,“至少,我现在已经肯定了你的意图,只是为了在沈家人可能带来的莫测危险——比如说,沈汉先生中——保护我,不是吗?”

    再者,这也确实解开了一些疑惑,沈钦对她的个人行踪一直很关心,在她第一次戏耍他时失联的那晚,直接导致他次日入侵了她的工作时段,还有她和连景云开车去警局咨询李建军案时他的连续追问,现在都有了很好的解答。看起来,沈钦对沈家内部的局势,有相当清醒的认识。

    不过,这还是不能解释他控制她手机的行为——

    刘瑕瞟了沈钦一眼,对她在反问中给的下台阶,他的反应有些迟钝,也许暗示了幕后更多的考量,但从这个茧上,她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但是,你说得也没错,”她继续往下说,“一般人对于这种窥视行为,反应恐怕不会这么镇定,我觉得我不是你监视过的第一个人,那在此之前,你就从没有这么想过吗?”

    她在套话,刘瑕知道自己正在赌运气——她为沈钦预设了立场,沈钦的聪明绝对足以看穿这点,不过,他现在要比以往更心慌意乱。

    “没有……”她的镇定让沈钦又渐渐回复了‘说人话’的勇气,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再度回荡在车内,脊背也直了起来,但依然无法直视刘瑕,“呃,或者说,也许有模糊地意识到这点,但我从没有认真考虑过……我从来不在乎那些坏人的想法——但……”

    他又快速瞟了刘瑕一眼,几乎有些羞愧,他说,“但……”

    一个事实是,沈钦的鸭舌帽已经被他来回扑膝的动作给顶歪了,失去了大部分遮蔽作用,这也让他第一次暴.露在了刘瑕的近景中。另一个事实是,他长得实在很好,他的声音好听,他的手指修长而白皙,他的脸庞有东方人罕见的雕塑美感,鼻梁挺直,他的嘴唇天然微翘,好像有个含糊的微笑引而未发——在他能容许别人窥探他的容貌时,这是个很大的优势,而他的眼睛,这当然是最重要的部分,刘瑕发现,在那忧郁的眼神中,又有一种天真的闪亮,这是让他的气质卓尔于所有血亲的重要原因。

    在这初降的夜色中,这个实在很好看的男孩子——男人?——糅合了两种魅力的综合体,斜靠在车厢里壁,修长的双腿交叠在胸前,幽深双眸时不时地捉住她的眼神,这一切当然异常动人,任何一个当龄的女孩都会被这一幕蕴含的美感打动,但这还远远不是全部:比他的长相更动人的,是沈钦的表情,他的挣扎——不论是和刘瑕对视,还是用自己的声音说话,对他来说都是很艰难的一件事,刘瑕可以清楚地从他的每一个微表情上看到他的努力,他脸上蔓延的红潮,他握紧的双手,他紧绷的脊背——

    幽黑的双眼,终于转到了她脸上,这是沈钦和她的第一次目光交流,他的目光似乎蕴含一种特别的热力,聚焦之处能让人感到异样高温。刘瑕压制住吞咽的冲动,露出坦然笑意。

    “但……”沈钦专注地望着她,如冷泉的声音,在低吟中似乎也有了暖意,“但你不一样。”

    这句话,从这样的男人嘴里,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就像是耶和华赐予天使的火剑,真诚至可烧熔万里关山,“但你不一样。”

    刘瑕吞咽了一下,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指绞在一起——而这无疑是个紧张的表现。

    “嗯,”她说,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般感谢多年的咨询师经验,用无意义的动作、话语调节气氛,几乎已成她的第二本能,“是的,我不一样。”

    神智随着时间回涌,无数思绪毫无逻辑地冲了上来:好吧,和他的堂兄弟不一样,沈钦对自己的魅力似乎毫无概念,而从她的反应来看,她对于这种表达更没抵抗力,ok,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任何一个未盲眼的人都能在沈钦和沈铄中做出选择——对沈钦的表达,她该怎么回答才好?消极应对?但他对她的好感,本就让他在她跟前更容易紧张,如果善意表现受挫,这很容易过度反弹,倒退回之前更封闭的状态……

    “那么,你也的确足够幸运,”最终她说,决定一次先解决一个问题——沈钦显然很介意‘一般人都会为偷窥生气’这一点,就她来看,这也是今天他畏缩表现的主要原因,他真的很怕她生他的气。“沈钦,因为我确实‘和他们不一样’。”

    她无所畏惧地注视着他,由得他的眼神在她脸上游荡,搜索着她的微表情——她说的本就是真话,“当然,我不喜欢被监视,但这种事,不足以挑起我的感情,我从没有因为这件事厌恶过你。”

    “……可你说过,‘沈先生,原来你也没那么讨厌’……”某人似乎没被说服,他脸上的男性魅力(姑且不论他有无自觉)缓缓退却,稚气的一面浮现出来。

    刘瑕笑容不变,“那是形容词。”

    “真的吗?”还有些碎碎念。

    “当然真的,”刘瑕说,“世上有很多人都很讨厌,有些人有时候的表现,几乎是在尖叫着乞讨别人的厌恶——”

    她扫沈钦一眼,沈钦缩缩脖子,但他眼睛里有笑意浮现,很好,他的情绪在往上走,已经恢复到足以意识到玩笑的地步了,“——但厌恶是一种强烈的情感,我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地把它交给任何人。”

    沈钦依然以怀疑的神态瞄她,他似乎已习惯了和刘瑕的眼神接触,这也许是因为她一直缩在最角落里,没有任何肢体动作,尽量让自己的威胁感降到最低。“真的?”

    “真的。”刘瑕说,没有再开玩笑,而是肯定、柔和地说。“我保证。”

    她的语气,似乎终于取信于沈钦,他的肩膀松懈了下来,放松地叹出一口长气,似乎解决了一个困扰已久的大难题——

    “你真的解决了困扰我好久的大难题。”他说,那个话痨的沈钦似乎短暂地从手机里附上了肉身,“天啊,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抓狂,如果你讨厌我我该怎么办?我根本连一点头绪也没有,所有的资料都没教这个,我去知乎提问,又被骂个狗血淋头,在quora也一样,他们还说要去报警,听起来这件事简直就罪大恶极——”

    刘瑕轻轻咳嗽一声,在心里记上一笔:回家以后,要用沈钦不偷窥的那台电脑搜索知乎。

    “所以,这就是你停止监控,这几天也不和我联系的原因?”她说。

    “是,但不是全部——”沈钦答得口滑,不假思索地说,随后表情僵住,举手抚唇,大祸临头般缓缓看向刘瑕。

    刘瑕忍住笑意(这真的越来越难!),对他无辜地摊开手——这可是他自己开的话题——不是全部,所以,余下的原因是?

    在她无言的询问中,沈钦的表情阴晴不定,显然在经历激烈的心理斗争,就连刘瑕,也很难预测到结果,只能维持着这轻松的表情,希望别把他吓跑——

    从她们第一次见面以来,刘瑕总是避免和他发生激烈冲突,她一直以来执行的策略,总算有所小成,现在的沈钦,在她面前终于有了足够的安全感,在片刻的犹豫后,他往前扑到膝盖上,又发出了一声苦恼的叹息。

    “我……”他说,又出现口吃现象,但这一次,不是羞愧自责,而是——更像是难以启齿——

    *刘小姐!*他到底换成了电子音,*我从没有恋爱的经验!*

    “呃?”刘瑕情不自禁,微微一怔。

    *这几天我看了成兆的资料,电影——小说——勾女宝典!没有一样能给我带来思路,*激昂的电子音,以朗诵革命经典的觉悟喊道,*对于怎么追求你,我真的灵感全无!*

    “啊……”

    *你能不能帮帮我,刘小姐?*沈钦的手机说道,“你说你想帮我的,现在,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他本人,则搂住膝盖,可怜兮兮地抬起头,配合着电子音,又露出了那小狗狗般的璀璨眼神——如果他有一个湿漉漉的,可爱的黑鼻头的话,现在说不定就已经抽动起来了,“——你能不能,帮我追你啊,刘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