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锦旗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姐,话说,你是不是有情况了?”张暖从外卖塑料袋里往外掏饭盒,“居然不老实交代,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啊?说这什么话?”刘瑕把休闲区的桌椅排开。“又有谁送东西来了吗?”

    “没,不过,刚你在咨询的时候,滨海房产那个特助周小姐又打电话来了。”张暖笑嘻嘻地冲她丢眼色,“说是老先生请你今晚过去一趟,大先生和三先生都会在——这不就是见家长了吗?哎,不对,说起来,那个沈铄先生,是沈家二房的公子吧。怎么沈二先生没来?难道你这个情况,是和沪上吴彦祖出的?”

    张暖一直惦记沈钦的照片,这个梗拿来打趣过好几次,刘瑕呿了一声,“这才几周,有这么早见家长的吗?瞎猜也要讲基本法啊你。”

    “感情的事,很难说的!”张暖嘿嘿笑,“刘姐,那你去不去?周小姐说一点会找我要个回复。”

    “去啊,怎么不去。”刘瑕说,看到张暖表情变化,她笑了,“别问,我承认了,就是去见家长的。”

    “刘姐你!”张暖做气急败坏状,刚要继续往下开玩笑,门口风铃一响,她赶快放下筷子跑去门口,“连大哥,你怎么来了?”

    “没事我就不能上来看看?”连景云左顾右盼地走进来,“嗯?你们这内装,变化很大啊?”

    “下午有个偷窃癖的小案主过来。”张暖跟在连景云背后,就像是小鸡雏一样崇慕,“所以把小零碎都收拾了一下——连大哥你吃过了吗?就这里吃一口吧,等我给你倒杯水啊。”

    她在接待区团团乱转,又忙里偷闲跑进洗手间,估计是去补妆,连景云就在几个房间里上下左右地看,刘瑕看两团旋风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也是好笑,“你在干嘛?”

    “寻找蛛丝马迹呗。”连景云走过来,“这几天,工作室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张暖捧着几杯水过来,正好接上话,“啊,什么麻烦?”

    “你们两个可以组团去说相声了。”刘瑕评论,她和张暖一人分一半的饭给连景云,“先吃饭吧,你从公司里过来的?”

    连景云端详她一阵,仍然没有释疑,“这几天,沈先生真没找你麻烦?他联系你没有?”

    “到底哪个沈先生?”张暖混乱了,“老先生小先生,大先生二先生的,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作为一个捧哏,张暖人娇娇小小,长得很可爱,相当符合连景云的审美观,两人之前也已经很熟,逗哏没嫌她八卦,“沈钦呀,就是你们的委托人……”

    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张暖听得双眼放光,只是关注点和连景云截然不同,“那你有看到他正脸吗?这个s市吴彦祖到底帅不帅啊?”

    连景云绝倒,“没怎么看过正脸……不过气质应该很不错吧,就那样口罩、墨镜的带着,专案组里我两个师姐还对他留上心了,问我他有没有女朋友。”

    他把汤匙指向刘瑕,“喂,刘医生,沪上吴彦祖有没有女朋友?”

    “应该是没有。”刘瑕不动声色地回答,“要我帮忙牵线介绍吗?”

    “好啊。”连景云打哈哈,眼睛就粘着刘瑕的手机不放,过了一乍乍舌,“这都不抗议……看来,这几天他真没找你?”

    “故事还没说完呢,”张暖催促,“嘶——说起来,这个沈他先生是有点小变态的啊,他不会现在就看着我们吧?”

    “即使有监控,应该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吧。”虽然连景云不无刺激沈钦出声的意思,但该表态的时候还是很中肯,“豪门争产,有些麻烦是想不到的。沈三先生闹上门那次,还多亏了他,不然说不定,你就见不到你刘姐了。”

    “不感谢好吗!”张暖吐槽,“长得再帅也不喜欢了,快快快,往下往下的,那你们在这个案子上有什么矛盾?搞得你这么担心。”

    刘瑕站起来收拾饭桌,等她洗完手回来,连景云差不多也讲完了,张暖听得晕乎乎的,不知道该找什么立场了。“啊,那……我也理解吴彦祖,那个叶楚浩辰才十七岁,就要被判无期徒刑,这……是不是太残忍了?”

    “残忍也不能不破案啊。”连景云说,张暖剥了一个桔子递给他,白色的橘络都被她挑下来,“你这就属于虾米说的人性弱点,不把法人当人看——好吧,虽然法人的确没人权,但叶楚浩辰是实实在在地给数百万人造成了身份盗用危机,要是你的信用卡被盗刷了,你肯定不同情他。”

    “哎,对了,虾米。”他漫不经心地摘着小黄球一样的干净的橘子瓣,望向刘瑕的眼神却是灼灼,“说到这里,这几天我们去统计了一下s市最近的信用卡盗刷案,还真有不少是和淘宝id失窃有关——你骗叶楚浩辰还骗得很符合逻辑啊。”

    “不是说了吗。”刘瑕自如地一笑,随口说,“瞎猜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连景云使劲挑眉毛,看着刘瑕不说话,刘瑕泰然自若,张暖看来看去,若有所思,她开口岔开话题,“那你是在担心沈钦先生妨碍破案吗?这个,应该不至于吧……虽然他可能不希望叶楚浩辰被判刑,但也不至于蓄意破坏啊?”

    连景云没提刘瑕是怎么在一夜之间‘发掘’出灵感的,张暖的判断也因此有所偏差,他收回眼神,笑笑,“既然你们这里没什么事,那是我低估沈他先生了——还以为以他的心智成熟度,肯定会想办法表达意见的。”

    “表达意见也不能折腾我们吧。”张暖说,“更有可能是破坏你们的办案进度啊,这几天警局那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什么事也没发生。”连景云说,“所以我过来看看——”

    他环顾了室内一周,眼神最终落到刘瑕身上,和她对视片刻,又移去看她的手机,盯着它慢慢地说。“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生……那看起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刘瑕只是微笑。

    “那,那个叶楚浩辰现在怎么样了?”张暖的眼睛在他们两中间看来看去,又出面打圆场,“他被关好几天了吧,态度有软化吗?要是他一直不说,是不是最后只能无罪释放?”

    “我们已经在找高手来破解文件夹了——s市没有,部里总有,部里没有,实在不行,大公司的技术储备团队里,应该也有人才能借用。毕竟是s市,市局面子还是有点的。”连景云说,“不过,当然啦,要是37天的刑事侦查期内还没什么眉目,他又能一直挺住不说,最后当然也只能放他出去了,毕竟,证据还是不足啊。”

    他转头对刘瑕,半是交代半是询问,“已经晾了五天了,按你吩咐,没人审他,就让他自己想清楚——你觉得,是不是已经到火候了?”

    “难说。”刘瑕摇摇头,“毕竟面临的是牢狱之灾,他肯定需要一点时间想清楚,这时候不能逼,一逼适得其反。注意也不要让家属和律师探望——有点违反规定,但这时候确实不能让他想到自己的家庭。得让他沉浸在自己的英雄情结里,自然发酵。”

    “如果见了家里人会怎样?”张暖禁不住问。

    “他家里人不是已经聘请律师了?”刘瑕说,“经济类犯罪,一定伴随没收非法所得,叶楚浩辰的钱全被他捐了,想要少判刑,只能家里人来赔钱,五百多万的赃款,对叶家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了。律师肯定得对他说明这点,他现在就靠英雄情结在撑着,为了维持道德上的优势地位,他只能承担自己的责任,这样他的良心才能平静,不过,中国人的文化特色——亲亲相隐不为罪,为了亲人,违背自身行事准则是会受到豁免的,站在警方的角度,这时候当然要尽量避免他和家人的接触。”

    张暖听得目瞪口呆,想了半天,嘘了一口冷气。

    “说我庸俗吧。”她说,“这个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这句话也是常听的,以前就觉得警察不容易,希望犯罪分子能蠢点,但怎么看刘姐你对付叶楚浩辰,这让我感觉……感觉你这么可怕呢?就和满级*oss折磨一级勇者似的,我怎么觉得有点残忍啊!”

    刘瑕对她笑笑,做了个猛虎扑人的姿势,“没听过那句话,要和贪官斗,得比贪官更奸!”

    张暖尖叫一声,大笑起来,连景云微笑看着眼前一幕,眼神又落到刘瑕的手机上,若有所思的神色再次泛起,始终不去。

    他自己的手机动了一下,打断了他的沉思,连景云看了一眼就站起身。

    “下午有预约没有?”他招呼刘瑕,“没有就走——也是巧,叶楚浩辰刚提出要见你。”

    #

    “刘老师。”

    “叶同学。”

    还是上回那被布置得像老师办公室的房间,不过叶楚浩辰已经换下了蜘蛛侠t恤,穿上了橘红色的看守服,他的下巴明显尖了,眼袋从无到有,青青的吊在丹凤眼下方,看起来又青涩又可怜,‘一级勇者’气质更重,而且是被□□过的勇者——这五天内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上次见面时的那股精气神,那股年少轻狂、无法无天的气质,已经完全没有了,缩着背低着头,就像是个小老头一样忧心忡忡。

    “刘老师,我……”

    前十几分钟都是沉默,叶楚浩辰数次欲言又止,‘我’了好几次,终于一咬牙,把话说完了,“如果我认罪的话,大概……大概会被判几年啊?”

    虽然她不是法学专家,还是和上次一样,屋子里就只有刘瑕和他两个人,这个问题也只有她来回答,没法寻求警察们的场外帮助——当然,她也不想和人分享同叶楚浩辰交流的渠道。

    “你这个定性应该是盗窃罪,数额超过50万的都属于特别巨大,应该要判10年以上,最严重可以判到无期徒刑。”她说,叶楚浩辰的脸刷一下就白了。“不过,你没成年,一般不会重判,只要家里人能退回赃款,肯定是卡着下限来判,这就是10年。如果你能协助警方,为下游团伙定罪提供决定性证据的话,由于他们的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万,也是数额特别巨大,可以判到无期,那你就有重大立功表现,量刑时会纳入考虑,减轻一档刑罚,也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认罪态度良好,请个好律师,看在年龄份上,争取判个三年到五年之间,应该不是问题。”

    三年时间,对青少年其实已经是一段长到可怕的时间,退回五百万以上的赃款,更可以轻易地摧毁一个小康之家的经济环境,不过,把话反着说,又重到轻时,这一切又不是那样难以接受了。其实刘瑕还没把话说完:毕竟是虚拟财产,除了保险公司以外,又没有造成个人重大的财产损失,如果能够走到关系,又拿出卷款证据的话,判三缓三也不是不能想。——她肯定,如果知道自己可以不用坐牢,叶楚浩辰肯定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下来,对于钱他倒不会太在乎,这个年纪的青少年黑客,家境又好,自己能力也强,很少有人会把钱当回事。

    叶楚浩辰的脸色果然恢复了一点,但仍可见清晰的迟疑,他低下头,指甲神经质地在桌面上划来划去,过了一会,水滴落到桌面上,又过一会,哭声也出来了。

    刘瑕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叶楚浩辰被拍到桌子上,哭声闷闷的,肩膀一抖一抖,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幼儿园小孩,他哭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抓了一大把纸巾在脸上团,“刘老师……你、你说,我、我、我出来以后……我妈还会要我吗……”

    “我看不出有什么不要的理由。”刘瑕说,她给叶楚浩辰递过一杯水,“你觉得这件事,会毁掉你的一生吗?”

    叶楚浩辰点点头,擦眼泪的动作又快又急,眼泪把黏在脸上的纸巾屑冲出一条沟。

    “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不会。”刘瑕说,“就算你被判五年,五年以后,你22岁——很多贫困山区的复读生,本来上学就晚,复读两年,也才刚上大学,你知道我没骗你,你去过青海支教的。如果才三年,那就更无所谓了,20岁上大学,再正常不过。我不是在淡化这件事的严重性,它会是你人生中的一个坎坷,但绝对不会是个结束。叶同学,你见过这个世界的底层,你清楚这点,和你见到的那些艰难比,这几年的刑期,不会是结束。”

    她的语调,温和又肯定,叶楚浩辰听得入神了,他的指甲深深地抠到木头里,过一会,响亮地吸了吸鼻子,又去擤鼻涕。

    “我想明白了,刘老师,”他说,坐直身子,无畏地看向刘瑕,“我……我愿意交代。”

    刘瑕几乎能听到门外传来的欢呼声,她也坐直了身子——眼下的每一步都很重要。“你肯定?”

    叶楚良辰咬住下唇,他呼吸得很用力,鼻孔随之一张一合,“我肯定……我做出来的事,我愿意承担责任。”

    “你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吧?三年刑期,在时间上不会是一生的结束,但这三年里,你会发现高三生活,不是你一辈子最难熬的时间,你甚至会渴望回到高三,那对你来说都像是天堂——叶同学,你确定你已经都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叶楚良辰说,“我必须承担责任——我没法不承担。”

    虽然眼圈还泛红,气质也还稚嫩得可笑,使劲挺着胸膛的样子,有点像是一只小斗鸡,但叶楚浩辰的眼神确实很坚定,下巴也抬得很高——虽然他即将沦为阶下囚,但不知怎地,看起来却像是个赢家,甚至在刘瑕这个满级boss面前,也找回了主动权。

    刘瑕唇边,泛起一丝微笑,“为什么?”

    “你们不是想要抓信用诈骗团队吗,”叶楚良辰说,“想要抓住信用诈骗团队,就要抓住骗保师……抓住骗保师的证据,就在那个加密文件夹里……”

    他苦笑了一下,情绪已经彻底平静下来,“能给我定罪的证据也在……自食其果,想要挽回我造成的伤害,我没有别的选择。我觉得我是个高尚的人,我想要拯救别人的生活……那我就得证明自己,不然我……我就全毁了。”

    刘瑕上下打量他一会,唇边的微笑,渐渐扩大。

    “我很少这么说,”她说,站起身去开门,两个技术科的干警拎着电脑进来,但没有把它交给叶楚浩辰,而是把电脑在他身边放下,打开屏幕,做洗耳恭听状——为了保险起见,叶楚浩辰当然不能亲自操作,只能目视指导。“但我真的还满欣赏你的,叶同学,都说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虽然是黑色的,但你这样的花朵,确实会让人对祖国的未来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

    叶楚浩辰回她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即将亲自葬送自己的锦绣前程,即使他已经下了决心,但情绪依然不可避免地有些沮丧。

    “dowhile(1){leavesfly;yangtzeriverflows,”他吐出一串复杂的密码。干警依次输入,电脑屏幕闪动一下,没弹出错误提示,但也没进入文件夹视图,而是跳出一个新的视窗,并自动全屏化——视窗上方有一排排数字,页面最下方依然提示密码。

    “二层加密,你这个小同学,防范意识怎么那么强?”两个干警都被折服了。“第二个密码是什么,说慢点,别输错了。”

    “这是……”叶楚浩辰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就像是着了魔,语句如柳絮,从他微开的双唇中轻盈地飘出来。“由ascii码组成的随机密码验证系统,两分钟切换一次密码……为了考验破解者的编程功底,在他们能破译以前谜面就会换掉,但对于懂得的人来说,密码其实就写在谜面里……”

    “啊,确实是ascii码,”两个干警虽然水平有限,但也不是吃干饭的,叶楚浩辰一提他们就看出来了,“等等,这么多数,两分钟能翻译得出来吗?”

    “一般的废柴?不能,但我可以,”叶楚浩辰的瞳仁在屏幕上飞快转动,他的语速也随之加快,“这是我的专长——”

    “我靠,老陈,这怎么搞——哎哎哎,你干嘛!”

    叶楚浩辰本来就没戴手铐,他猛地把电脑拉到自己面前,手指飞舞,极为迅捷地输入了一行字母和数字,敲下enter键,屏幕又是一变,一个个子文件夹的视窗图出现在人们面前,“这就是你们要找的证据,和icyking交易的骗保团队数据都在里面,你们可以轻易地定位到他们的居住地和常用账户,包括整个组织的脉络网……还有,我要认罪。”

    “啊?”

    “我认罪,我入侵了骗保团队的电脑,偷取了他们的重要资料——我听说有个叫icyking的黑客,在网络上贩卖淘宝id,这个黑客和我的网名相同。”叶楚浩辰的语速快得让人几乎跟不上,他的双眼灼灼发亮,失意一扫而空,整个人兴奋得就快飞起来,“所以我非常的好奇,我想要抓到这个同名人士,于是我就入侵了他下线的电脑进行实时监视,想要抓到他们和另一个icyking交易的现场——同时也顺便复制了他们的所有犯罪证据,打算在抓到另一个icyking后一起向警方举报,噢,顺便,我同时还抓了数据包二手买家,那些信用诈骗团队的资料,都存在这里——刘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样的罪行,大概要判多久?”

    刘瑕和他眼神相接,不免为叶楚浩辰此时的快乐微露笑意,但她很快收敛了这些许放纵,用眼神警告他尽快冷静。

    “我不知道啊。”她说,尽力做出吃惊的表情,“这样的进展,挺出人意料的——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她的惊吓宣言,使她和两名吃惊到极点的干警多了些共同点,这两人正在疯狂地翻找着文件夹,似乎是想要找出叶楚浩辰说谎的证据,但均都一无所获。叶楚浩辰做出沮丧的样子,但整张脸都在发光,刘瑕的眼神飘向摄像头,猜测着连景云此时的表情。

    “不过,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话,”她说,“你好像不但没有犯罪,甚至还有可能,获得一面,由专案组送出的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