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欺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送,当然得送!”

    宋队永远都是那么乐呵,在一群东奔西跑准备执行抓捕任务的干警中,他更显得安闲,喜气洋洋地拍着大肚子,“都送,都送——刘老师您这也得送,还有小连,你是我们的福星啊!今年咱们经侦大队的奖金就靠你了,这样的案子多找几个来嘛,我们一定是全力配合!”

    叶楚浩辰的文件夹里足足列了六个诈骗团队的罪证,从人员身份到联络方式、赃款去向都一应俱全,整理整理立刻就可以移交检察院准备起诉,联系银行冻结赃款也完全不是问题——一般的金融诈骗,赃款执行难,就是因为赃款转移次数多,追踪难,证据不全通不过银行审核。像叶楚浩辰这样,什么证据都给提供出来,饭喂到嘴边的案子,宋队会不愿意多办?除了张局开会不在,全队都是喜气洋洋,宋队刚才亲自礼送叶楚浩辰出门,一回头把住连景云肩膀就和他定晚上的饭局,当然不可能不拉上刘瑕,“刘老师也来,也来,我必须得给您敬杯酒表达谢意!”

    “我傍晚还有个咨询预约,宋队,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宋队是新关系,刘瑕没让连景云挡驾,自己握手寒暄客气一番,连景云送她出去,身后祈年玉还追上来一定要和她加微信,“我们都老崇拜你了刘姐,必须得加到群里来,不然他们不放过我。”

    有这么小一千万的赃款刺激,办公室里热热闹闹一片欢喜,连景云和刘瑕在楼梯间却走得很沉默,从刘瑕出门,连景云就没和她说话,现在出了办公室,应酬的笑意也收起来,双手插袋、神色阴郁,一望即知,他是有情绪了。

    他不说话,刘瑕也不说,轻轻松松地和连景云一道走出大楼——看到那辆眼熟的奔驰出现在停车场一角,她这才吃了一惊:沈钦现在,白天也能出门了?

    仔细看看车身,她才发现不同:奔驰的车窗本来只是正常的防晒膜,但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膜,这样沈钦在后座就获得了完美的遮蔽——他还是不喜欢白天,不过,和之前比又有了进步,此时天色向晚,后车门就开了一条缝,她的手机也震动了一下,*刘小姐^o^*

    “你们这也太嚣张了吧。”刘瑕还没回复,连景云就侧身挡在她行进的路上,他比了比奔驰一下,“有必要吗,虾米?”

    连景云的脾气一直很好,对她更是基本从未发过脾气,刘瑕注视着他并不答话,但连景云没有在她沉静的眼神里退缩。

    “叶楚浩辰的文件夹,不能复制也不能剪切,只有一份孤本存在他的笔记本里,为了预防沈先生捣乱,那天你和叶楚浩辰的第一次对话之后,我就让人拆掉了笔记本的网卡。”他的语气也沉了下来,“这也就是说,文件在你审叶楚浩辰的当天早上就换了过来……你和沈先生之间,并不存在矛盾,恰恰相反,这整个计划,都是你们两人共同的决策。”

    也许在犯罪心理学上,连景云和她无法比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是个好警察,刘瑕点头承认,“我知道瞒不过你——中午你一来我就明白了。”

    “当然,我早就知道,你怎么可能会那样利用沈先生。”连景云说,他的脸色更冷肃——这时候,他不再是那个笑口常开、世故中带了一丝真诚的大男人,他的那份严厉和精明,锐利得就像是一把尖刀,让人望而生畏,即使是好话,被他说出来都像鞭挞。“我只是很纳闷,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多种复杂的伤痛,在他的声音里透出蛛丝马迹,连景云被她的这个决定伤害到了,不必是心理专家也能看出这点。远处传来响动,在暮色中,沈钦钻出车门,他站在那里,似乎犹豫着不知应不应该举步,刘瑕看了他一眼,决定免去他的自我挣扎与可能的自我谴责:道义上来说,沈钦有过来一同面对的责任,但此刻要他直面连景云的怒火还有些强人所难。

    她对手机说,“你别过来,在那里等我。”

    连景云的眼神,和她一起落到沈钦身上,当两人再度转回头时,他脸上的怒火已有所收敛。这一丝变化,没有瞒过刘瑕的双眼——这一缕温柔就像是一把尖刀戳在她身上,激起了难得的酸楚与甜蜜:是的,连景云就是这样的人,即使是在盛怒里,他也要照顾到沈钦的心疾。

    “沈钦这几天,的确没有联系我,我没有撒谎。”她说,“只是保持了沉默。”

    但这并不能回答连景云的问题,他不再肆无忌惮地散发嚣张怒焰,然而怒火并未消失,只是更加沉潜,沉潜进他的眼里,就像是燃烧的冰——像连景云这样的男人,不容易受伤,矛盾能放则放,豁达大气,但一旦被触犯底线,三两句话绝无可能糊弄过去,一句交代不上,当断则断,也不会有半点含糊。

    “就事论事,”刘瑕对此,其实也早有准备,她安静地说,“现在的结果,不好吗?宋队他们,躺着破了连环案,保险公司能拿到追回的赃款,被叶楚浩辰卖掉的淘宝id,那些主人的身份信息也得到了保护,一时行差踏错的小孩得到了一次机会,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也许有轻微的讽刺——如果叶楚浩辰有勇气承担责任,他就不再需要负责,如果他没有,沈钦会出现为你们破解密码,给出原始档案……没有重大立功,没有积极交代,他最少也会被判十年,而即使用原始资料追到了犯罪团伙,你们也很难追回全部赃款。如果用结果论来判断,现在是最好的结果,需要被惩罚的人被惩罚了,需要被挽回的损失挽回了,需要被帮助的人——叶楚浩辰捐赠到的那些人——得到了帮助,景云,如果你是保险公司的调查员,以你豁达的性格,这样的结果,你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呢?”

    连景云不禁微微愕然,他眼中怒火褪去,渐露深思,但嘴角仍倔强地抿成一条线。

    “但——”他说。

    “但我知道你是接受不了的,”刘瑕轻声说,“也许你也同情叶楚浩辰,但你并不会因此接受针对他的私堂审判。谁能决定他是否有罪?只有法律,警察要做的只是调查出一切真实。我们能跨越这条红线吗?我们能代替法律的威严吗?你不能,我也不能,当然,沈钦也不能。当我们因为他很讨喜,他很有未来,他本是好意而放弃对真相的执着时,我们就已不再是合格的侦探。”

    “你从不看超级英雄电影,因为你接受不了义警,这是个很有趣的辩题,你和叶楚浩辰,也许还有沈钦之间的对立,就像是《□□》里的l和月,在争辩的永远只有一个问题:‘个人的正义,能否成为群体的正义,当我们失去对法律的敬畏时,我们会变成什么?’”

    “这就是我对你保持沉默的原因,景云,能看出破绽的人,不止你一个,沈钦的拒绝,我阻止叶楚浩辰口供认罪,让他先输入密码,叶楚浩辰看到二级密码时的惊讶表现——落在有心人眼里都是线索。宋队看出来了,但他不在乎,也许还有人也看出来了,但,不管是出于对叶楚浩辰的同情,还是对于现状的满意,对沈钦的忌惮,他们都没有在乎……”

    “但我知道,你会在乎,景云,和他们比,虽然你没有那一身警服,但其实,你才是那间屋子里真正的警察——在你心里,你一直都是警察。”

    连景云的肩膀震动了一下,他别过头,不让刘瑕看到他的表情,过了几秒,他抹把脸转过身,声音还有些发沉。

    “所以,你选择了保持沉默?”他说,“你也认为,叶楚浩辰不应该为自己的犯罪事实受到审判?”

    “我根本不在乎叶楚浩辰的死活。”刘瑕如实说,她似乎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一声抽气——但连景云的脸色没变,就像是他原本就知道这点,他的眼神在问另一个问题,这是一种失落感的来源:他早知道她不会在乎叶楚浩辰,在这样的事上她从不会有看法,对连景云来说,这件事的解释很简单——在沈钦和他之间,刘瑕选了沈钦。

    “对于这种事,我不会有任何看法,”刘瑕说出两人的共识,她注视着连景云,往事历历,快速卷动,仿佛在他身后翻成了模糊的光影,“但我必须处理一个矛盾——如果不利用沈钦帮助我得到的知识,我就无法帮你,但如果要照顾他的情绪,这个案子就永远不会有个结果。我擅自做主,让你们都各退一步,沈钦必须接受叶楚浩辰接受惩罚的风险,不管他心里多么不认可‘一时行差踏错换来无期徒刑’的等式,而你也只能接受叶楚浩辰逃脱审判的风险,景云,这是个不完美的世界,不是每个触犯法律的人,都会受到惩罚,你和我都知道这一点。”

    连景云凝视着她,他几乎有些哽住,过了很长的很长的一段时间——也许是十几秒后,他才喃喃地说,“是的,我们都知道这点。”

    有那么一瞬间,他伸出手想要碰她,但手在半途中停了下来,过一会才落到刘瑕脸颊上,化作一个轻盈的抚触。他的眼神里似乎含着千言万语,最终随着深深的吸气,又全都化成一笑。

    “作为一个现实的警察,我也只能接受这点。”他又笑了起来,“就像是宋队——其实他是个好警察,我想,张老师如果在……他会失落一阵子,但最终,也会为你鼓掌。”

    刘瑕不否认连景云的看法,“张局确实是个有弹性的现实主义者。”

    “你这是夸是贬?”连景云和她一起往奔驰走,“既然沈他先生来,那我就不送你了——不过,那什么,后续还有一些信息需要支援,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好哦——”刘瑕说,她的注意力转向车边的沈钦,“你怎么来了?”

    *我来……*沈钦靠在车门上,帽檐压得低低的,低下头不看连景云,*接你。*

    “啊?”刘瑕说,“接我?”

    沈钦飞快地瞄了连景云一眼,*我想见你。*

    “呃……”刘瑕说,连景云退后一步,举起手微笑起来,她瞥他一眼,对他笑一笑,“ok,但我一会还有个咨询,得做完了再去月湖。”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刘瑕和连景云对视一眼,她举起手无声地道了再见,绕过去开车门——连景云冲她耸耸肩。

    他没有马上离开,沈钦也没有转身上车,两个男人在车前形成短暂的对峙,或者又可说是一种沉默的、紧张的交流。沈钦弓着身子靠在车门上,双手环抱腰身,帽檐压低,眼神落在连景云鞋上——但连景云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眼神的热度。

    *你知道。*刘瑕绕到车头那边时,沈钦突然说,他别过头不看连景云,浑身透着执拗,转眼间换上了另一种低沉的电子音,而不是常用的广播腔。*我喜欢她。*

    有一瞬间,连景云想笑,但他又一直还有点生气——他不愿意承认,也许那瞬间,他还有那么一丝恐慌,只有一点点,但确实有。

    你喜欢她?你凭什么?你又知道什么?你……

    所有的回话,全都压住不说——按照连景云往日的风度,他什么都不会说,只会说声‘加油’。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看看刘瑕的身影,弯下腰稍微凑近沈钦,看到对方本能的一缩,咧嘴一笑,又退回来。

    “等你能用自己的声音告诉我,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