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35章 口香糖

第35章 口香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沈汉昨天真的飞去澳大利亚了。”

    cbd这一带路况一向复杂,连景云把车开上环城高速才腾出神来和刘瑕闲聊,“出入境的弟兄给我查的——虾米,看来你是真在沈老先生心里挂上号了,嫁入名门,指日可待,一眨眼你就是人生赢家啦。”

    他故意把话说得酸溜溜的,反而真只是在开玩笑,刘瑕嗤了声,“你觉得和沈钦结婚,会让我变成人生赢家吗?”

    这问题成功地让连景云默思三秒。

    “问得好,问得好。”他对刘瑕晃了晃大拇指,“你猜沈老爷子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想要把大部分股份都留给他?其实说实话,也难怪沈老三有意见,以我对沈他先生的浅薄了解来看,股份在他手上,犹如三岁小儿持金过闹市,根本起不到保证他后半生的作用,反而可能适得其反,招来祸患。”

    对这件事,刘瑕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只是——

    连景云瞥她一眼,视线和她一起落到她的手机上,他撇撇嘴,显然对于刘瑕的放任态度很有看法,“算了,不管怎么说,沈老爷子的处置对你还是有利的,至少沈家人不再会危及你的人身安全,你只要做好准备,迎接他们的银弹攻势就够了。”

    对此,刘瑕其实也还有一定的不同看法,只是她不想加剧沈钦的穷紧张,“我还指望多来几个美男计呢,沈铄那天带的酒真的不错喝——谈谈案子吧,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出城吗?”

    “谁说我找你就是为了案子的?”连景云这个梗玩得很乐,“不是都说好了,绑架你出来约会的吗?我都定好地方了,就在嘉兴附近的农家乐——”

    在刘瑕的白眼中,他笑了几声,故弄玄虚,“还是保密吧,等下了高速再和你说。”

    “连——景——云——”刘瑕难得地抬高了语调,声线也不像平时那样温和,带了些尖俏,尾音扬起来,就像是所有的高中女生会发出的那种娇嗔。——这声音让两个人都有点诧异,一股奇怪的氛围顿时卷过车内,仿若旧事烟云袭来,他们两人都感觉到了这一点。

    连景云把住方向盘的手有一丝轻颤,很细微,数秒后便被他控制住,他吸了一口气,又笑起来,“好多年没听到咱们课代表的奥义怒吼了——”

    刘瑕和他从小到大都是同学,连景云小时候淘气,永远赖交作业,还爱和刘瑕斗嘴,刘瑕最沉默的一个人,经常被他死皮赖脸、嬉皮笑脸地逗得跺脚,“连景云——你再这样我告老师了。”

    连景云当时总是回她一个憨笑,“你叫我名字真好听,再叫一声好不好?”

    “女孩子就是应该活泼点嘛,整天板着脸一点也不好看,你现在多漂亮啊是不是。”

    “哎,你看你老爱弓着腰,我叫你虾米好不好——”

    他们的少年时代和影视剧一点不像,内陆城市穷,污染也大,天色总是一片烟灰,人们的衣服也灰,连景云穿爸爸淘汰下来的衬衫,大得袖子要折三折,刘瑕成天就是那两套校服,换洗太多次,领口补过再补,但这妨碍不了惨绿年华的浪漫,大冬天早上,连景云堵在她家门口,从怀里掏出保温杯塞给她,“快喝,我妈早上打的豆浆,还热乎。”

    他没说,但她知道他看出来了,连景云和他爸爸很像,天生的警察眼,他知道她没吃早饭。有那么多次,课本下面盖的就是写好的作业,他说,‘我告诉你人世间最大的实话,没带就是没写——’,就是为了从她脸上逗出一点别的表情。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当不知道,转头把他报上去,他被罚到教室背后站着——他明知道是她在出气,回头的时候还冲她嬉皮笑脸地做鬼脸,一点没生她的气……

    刘瑕也吸一口气,她垂下眼笑起来,“你这个人就是欠吼,我告诉你连景云,我是把你看透了,你是吃硬不吃软,天生的s.m爱好者。”

    不期然想到安小姐,她噗嗤一声,自己又笑了,拿起手机看几眼——果然是沈钦对连景云的连番吐槽,以及央求她拒绝的言语,刘瑕把随身携带的小木盒拿出来,手机装进去,“好啦好啦,是什么大案子,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

    “喝,连屏蔽装置都有了,”连景云大笑,“服了你了虾米,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但这也不是个办法啊,难道你在家的时候就不用手机?否则你吃饭上厕所他都能听见,这是不是有点可怕啊、”

    “这只是为了让你安心,沈钦并不是偷窥狂好吗。”刘瑕不自觉地又白了他一眼,多余为沈钦解释几句,“他的确有监控我的办公室和住处的安保摄像,主要是为了安全起见。后来如果不是出了沈三那事,他应该早中断监视了。”

    “你敢说他刚才没在听?”

    刘瑕默然,她可以肯定,沈钦刚才绝对在听,而且理由也和她的安全无关。

    “他那是为了监视假想中的情敌。”她只好认输,“理解一下大龄中二患者吧,初恋对他来说肯定很不容易。”

    “是不是假想还不好说噢。”连景云的语气又贱起来,有点像当年的少年,满脸黑道道,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一股汗味夹着肥皂香,对她咧嘴笑得没心没肺,一口白牙亮着,又讨人嫌又讨人喜欢——

    刘瑕作势要打他,连景云直嚷,“开车呢开车呢,好好开车啊!”

    好一会才安静下来说话,“说真的,虾米,我觉得……你有点太……宠着他了。”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有点艰难,不断观察刘瑕的表情,“刚接触的时候,谨慎点是正常的,沈家那能量确实不能小觑,但以你的能耐,都接触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不能让他放弃对你的监听?”

    “你想说什么?”刘瑕怔了下,她有点本能的反感,像是被触到了什么痛点,“这只是很单纯的安全考虑——沈三虽然走了,但你不会以为他就是终极boss了吧,他也只是沈二先生手里的一杆枪而已。”

    她想到沈铄在车内发怒的片段,沈二先生和儿子十分相似的眉眼……“沈家这种地产商,通吃黑白两道,手里要干净根本不可能做到如今这规模,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沈三这个人,有口无脑,有眼无珠,只有一点市井的小聪明傍身,顶多也就充当打手,做不了keyman……1800亿的漩涡,既然卷进来了,不等余波散去,麻烦哪有那么容易完呢?沈钦就是想停止监视,我也不会答应。”

    连景云听得一愣一愣,琢磨了半天,眉宇越来越暗,刘瑕不禁一阵头疼。

    “别怪沈钦。”她确实不希望连景云和沈钦的关系继续恶化,“这不是他的问题,真正把我扯进来的,另有其人。”

    沈老先生和沈鸿都有份,但她并不打算继续阐述,没理由让连景云也跟着在这个漩涡里越陷越深。

    “还说不宠……”连景云很轻很轻地嘀咕了一声,很快在刘瑕的凝视里搔头朗笑,“哈哈哈,不怪不怪,你说不怪就不怪,你知道我的,我最听话了——”

    他把车开进出口,又过了数分钟,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可以把手机拿出来了,在这里,他应该监听不到的。”

    “啊?”刘瑕打开木盒,“我们才刚下高速公路没几分钟吧,怎么连一格信号都没了?”

    “常见的信号塔争端。”连景云耸耸肩,“信号塔本来在村子附近,但后来有过几次不幸的流产和意外死亡,所以现在本村方圆数公里都没信号,包括我们要去的案发地。”

    他把方向打入一条机耕道,刘瑕打量周围,“所以,当你的某个师弟会在现场等你?”

    “说实话?”连景云冲她眨眨眼,“这一次没有警察。”

    “ok,没有信号,没有警察。”刘瑕说,“这有点像是鬼片的开头,我们要查什么,多年前的命案,寻常村落中隐藏的罪恶?就像是黑死蝶杀人事件那样,隐居在乡下的科学家——”

    “我就知道你租过二中那家书店的《金田一》!”连景云拍了下方向盘,“你还和我说你没有——”

    他开过村内主干道,路过一群和日漫当然没有任何关系的寻常男女,继续开进村中的一条岔路,最后弯弯绕绕,在村尾河边的一间工厂前停下脚步,“不过遗憾的是,本次事故没有任何人死亡啦——我怀疑这是一起工伤骗保事件。”

    #

    刘瑕并不是第一次跟连景云出来赚钟点,就像是她不是一开始就把钟点费收到千元一样,连景云一开始也是从小案子查起——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接触工伤骗保事件,因为这种案子的证据一般很容易掌握,并不需要她出面帮忙。

    “你是说哪种模式?”她跟着连景云一起走进空无一人的厂区,“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工伤骗保有好几种模式——”

    “第一种是最简单的,社会闲散人员进工厂做事,一段时间以后因为误操作而受伤,伤势还都比较重,这样既能拿到社会保险的工伤赔偿、自己投保的商业保险中的工伤理赔,还能闹得工厂老板赔出一笔,花钱消灾。”连景云说,“这种的查证难度不大不小,最重口供。”

    “还有就是,老板只给一部分员工买了社保,然后非投保员工受伤,按道理老板应该负责全部医药费,所以就让伤者冒名就诊,走工伤理赔。”刘瑕说,“这个的侦查难度几乎是零,一个dna测试就能解决了,基本上,被注意到的那天就是失败的时间。我想……这应该不是这种吧?”

    厂房的大门虚掩着,门上有明显的烧焦痕迹,连景云从包里掏出两个鞋套递给刘瑕,“显然不是这么简单——再说我也不负责社保理赔的调查。”

    “这是一间私人小电站的厂房,总装机量不大,但在前几年盈利能力还可以,厂长李金生也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年以来遇到了一定的经营困难。”

    连景云自己也笑了,他戴上手套,“基本所有的可疑情况都要有这句话——最近经营比较困难,有了资金缺口……总之,上个月因为设备老化,水电站发生了一起爆炸,大约两名员工在此次事故中受重伤,六名员工受轻伤,目前都在s市治疗。李金生是个很有保险意识的人,前几年他为水电站和员工都买了商业保险,事发后产生的赔款大约累计在300万元左右,如果最后水电站设备完全损毁的话,还会更多。”

    从厂房的情况来看,这场爆炸应该是比较严重,设备基本都烧黑了,处处都是凌乱的痕迹,让厂房显得像是个垃圾堆,刘瑕游目四顾,“而你怀疑这是李金生的套现之举?300万能填补上他的亏损吗?”

    “这很难说,毕竟有两个员工是重伤了,如果是外地人那还好,是本地人的话,就是社会关系和宗族的博弈了。”连景云带着刘瑕上了二楼,“我也不肯定李金生有没有骗保的动机,因为事故发生时他也在厂房内,也因此受了轻伤,如果他运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因此挂掉。事实上,公司也并没把这个案子划入骗保红色警戒区,都没有正式递交给我。是我偶然间看到案卷,主动接过来的。”

    “当地警方是怎么定性的,安全生产事故吗?”刘瑕跟他一起走到楼梯,她发现连景云也是初次造访这里,他一样在四处找路。

    “当然是生产事故。”连景云说,“你对乡村警力的素质是不是有些误解?知道为什么所有恐怖片都喜欢把场所设在乡村吗?乡村警力不足这是世界性问题,这里的警察平时最经常就是排解乡民纠纷,这样的案子,没死人也没塌楼,所有人都供述是配电箱着火引发的爆炸,连理由都想好了,应该是机器老化,断路后没有及时跳闸……他们能来拍点照片已经是很尽职尽责了,你还指望他们能发现什么宝贵线索吗?”

    “呃,但这也极有可能啊,既然是经营不善的小电站,检修上有漏洞也是人之常情,连员工都第一时间这么想,”刘瑕说,她望着满目疮痍的二楼厂房,实在不觉得这里能发现什么线索,连景云四处张望一番,也是无功而返,她又跟着连景云走下来,“到底是哪个细节,让你认定这个案件大有疑点?还有你到底在逛什么。”

    “看这张图。”连景云从手机里找到一张照片,“我在找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

    刘瑕端详片刻——这是一张从室外拍摄的图片,展示了厂房侧面的全景,也揭露火灾的波及范围——由于电站的特殊性,配电箱一着火,热能便顺着电路四处蔓延,所以连室外的配电箱都被烧黑了,除此以外,她没发现任何不对。

    “呃,然后呢?”

    连景云显然已经在二楼定过位了,此时目标明确地带着刘瑕穿过厂房,走进后院。来到照片中拍摄的地点。

    “不要再往前走了。”他拉住刘瑕,从院子边上绕到了墙边,抬头打量一下厂房,“看出什么不对了吗?”

    “什么不对?”刘瑕扮演捧哏。

    “草。”连景云指点给她看,“看到了吗,这一块杂草的高度,要比周围区域更低。再看照片,更加明显,注意左下角,这明显有个洼地,这一块的草长势低伏,如果不是营养、光照特殊,那就是被人踩过。”

    从现场来看,这块草地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光照不被遮挡,也没有什么垃圾堆放点在其周围,刘瑕明白了,“拍照时更低,因为经过频繁踩踏,现在已经恢复不少,这块草正前方是厂房的配电箱……你怀疑有人在配电箱上动了手脚?”

    “当然不是,这顶多只能让厂房断电而已,从输电末端不可能危害到产电机器,就如同你家台灯烧掉影响不了你们的总电闸一样。”连景云轻敲了她额头一下,“不要只是在人心上聪明——配电箱是线索不错,但不是这么用的。注意配电箱的高度。”

    “你是说——”刘瑕恍然大悟。

    “嗯。”连景云点点头,“我刚从二楼看过了,顺着水管爬上去,踩着小配电箱完全可以够到窗台。”

    “这场事故就是从二楼的配电箱组——”刘瑕说。

    “——开始起火的。”连景云点了点头,“对,所以,如果我在这个区域提取到脚印,那就说明这很有可能是一起人为的纵火案件,有很高的骗保嫌疑。”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排刷子和林林总总一大堆取证工具,“在这等我一会。”

    他首先就选了配电箱,过几分钟便拿了一个塑封袋回来,“配电箱顶上确实有半个鞋印。遗憾的是,二楼基本被毁完了,窗口全是火焰吹出的尘痕——还有后来灭火器的吹痕,那种强度的火势,不可能留有什么线索。”

    “这鞋印……”刘瑕看了一眼,有点无语。

    “嗯……”连景云点点头,“确实比较残缺,特征不多——但也足够引起重视了。”

    他把塑胶袋封好,“走。”

    “去哪?”

    “去个有信号的地方。”连景云扬扬手机,笑得像个狐狸,“把照片发给小伙伴们看看——我说这事有鬼没人相信,纷纷和我赌,现在证据都有了,全都得愿赌服输,滚过来给我干活——泥地上的鞋印应该会保存得更好,不过那范围就太大了,我一个人取,取到什么时候去?”

    刘瑕鄙视眼看他,连景云大笑,过一会自己说了实话,“再说……我取出来的那也不能当线索啊,脚印是很脆弱的线索,有时候只能提取一次,也没这个必要去平白破坏痕迹。”

    按刘瑕的理解,警方不太会介意证据是由谁来提取——尤其是连景云这样的关系户,但她没说穿。“厂房里有任何东西是没烧掉的吗,比如说,安保摄像头什么的,如果有的话,几乎就可以直接破案了。”

    “这是一个认为信号塔会导致孕妇流产的村子,”连景云提醒她,“虾米,你得好好想想这句话——没有摄像头,整个村子都没有,天网根本不会部署到这里,就像是手机信号一样,这基本上就是个距离s市半小时车程的孤岛——距离文明很近,但还活在上个世纪。如果我要隐居,我就会来这里,车子一开出市区,五分钟以后,你就消失了,所有人都找不你,这也是我为什么说这个案子不需要沈他先生的原因,他的超能力,在这里根本就——”

    他们边走边说,说话间,已绕过弯角,回到正门,连景云的话,塞在了喉咙里,刘瑕顺着他的眼神往前看,她小小地呃了一声。

    ——戴个鸭舌帽靠在车边,双手抱臂微微低头,在夕阳中显得非常有型有款,简直仿若夕阳武士的男人……不是沈钦,又是谁?

    他也太神了吧,这里连信号都没有,怎么定位到她的?

    只是出来工作而已,这也要黏上来吗?他就这么忌惮连景云?

    多个想法,从她心中一闪而过,刘瑕和连景云交换了几个眼神,在他微妙的笑容里迎了上去,她还没想好开场白——又一次,非常的罕见,发挥失常——

    所有的杂念,在看清沈钦后全都挥发,刘瑕加快脚步,放柔了声音,“出什么事了吗?”

    沈钦摇了摇头——他依然在颤抖,那有型的姿势,并非是刻意装逼,只是单纯地在抑制自己的抖动,他的声音也因此破碎而断裂,从口罩后闷闷地传出来,“你,你没事就好……”

    用专业眼光判断,这是一次典型的轻微恐慌发作,很可能出自情绪紧绷后的过度反弹——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之前压制的所有担忧全都爆发出来。刘瑕立刻把声音放得更柔,她想把手放到沈钦肩上,但又怕这会加剧他的紧张:他很可能不喜欢他人的肢体接触。“我当然没事了,你——”

    沈钦明显没听进去,也许是受到情绪的推动,他一把抓住刘瑕的手,紧紧攥住。“再、再也不要离、离开我的、保、保、保护范围……”

    “不会,我不会。”她马上回答,把另一只手放到沈钦肩上,低下头直视沈钦的双眼,“我不会的,我保证。”

    在诚恳的表情之下,她不禁为沈钦流露出的恐惧暗暗皱眉:不是吃醋,不是控制欲发作,这确实是纯粹的、极度的恐惧……

    虽然沈三的出国,并不是一切的结束,但沈钦的情绪,也的确让刘瑕不无诧异:在他心里,沈二、沈四乃至是沈家那两位出嫁了的姑姑,还有他们的子女,竟然有这么丧心病狂吗?——可怕到,连她步出他的世界一步,都不能让沈钦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