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38章 家常菜家常菜

第38章 家常菜家常菜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我第一次吃到……”

    *让我搜索一下这个该怎么说,不是由专业人士给你提供,你不需要付钱的饭食叫做——*

    “家常菜,这是你第一次吃到家常菜?”

    “嗯。”沈钦还有点如梦似幻,没从high劲上下来。“以前从来没吃过这种——家、常、菜……”

    他咀嚼这个单词,就像是含着一枚糖,越舔越有味道,眼睛弯弯的,眼神追着刘瑕看,就好像她比那块糖还要甜,嘴里的话却是自言自语,“家常菜、家常菜……这个词怎么这么好听?家常菜、家常菜家常菜家常菜——”

    早知道他在网上是个话痨,但刘瑕也没料到这种无限loop的风格落到现实里会如此魔性,她对擦肩而过的小区住户投以抱歉的笑容,不过貌似在意的人不多——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沈钦并没带口罩,连鸭舌帽都被推高,而这又的确是个十分看脸的世界。

    “那你从小到大吃的都是什么?”刘瑕一路和他闲聊,走到车门口,她打开驾驶座先坐进去,沈钦继续往前走,先拉开后座门,犹豫一下又站定。“怎么了?”

    “坐在后座,我就看不到你了……”沈钦说,眼神还粘在她脸上,好像被502胶住,“……我想要看你。”

    “……喂,别这么恋爱脑啊……”

    刘瑕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她有过很多追求者,这话不假,但像沈钦这样直接的那还是第一个。话又说回来,一个不带口罩都不敢在白天现身人前的家伙,现在会为了她,从后座挪移到前座?

    恋爱这档子事的威力,也的确是有点太大了吧——虽然就只是一个座次的区别,但在心理学上,这已是个不大不小的进步。在这之前,沈钦选择的都是驾驶座背后的位置,配合上不透光的车膜,在那里他几乎看不到前窗,心理上和外界的隔绝也最强。而前座则不同,世界几乎是扑面而来,只有一层玻璃遮挡,这对于一个社交恐惧症、‘屋外’恐惧症的障碍者来说,并不是容易的挑战……

    不过从沈钦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根本都没注意到外界,眼神始终就胶在她身上,整个行车过程的挑战,仅仅给他造成了轻微的犹豫,片刻后,开门上车一气呵成,他就这样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幽亮真诚又热烈的双眼,继续对着刘瑕放电,把他的所有情感都坦白地诉说出来。

    刘瑕无奈,“我脸上有花吗?”

    她的声音不再平板,语调也多了几分……她不知该怎么去形容的感觉,但刘瑕并不把这视为一种失败——换做任何一个女生,恐怕都很难不融化在沈钦的眼神里。“哪有这样一直盯着人看的……你这样看,我怎么开车?”

    “没关系,有自动驾驶。”

    “那也没有这样看的,凝视是很大的压力源啊。”

    “不要紧,你自己说的,你不是一般人。”某人的嘴皮子现在可溜了。

    “……”确然,刘瑕不是一般人,若她是,现在可能已发生车祸,但她一样也有情绪,也一样会受到沈钦那澎湃而浓烈的感情影响……如果用想要逃跑,来形容她现在的感觉,那似乎很懦弱,但不管怎么说……“所以,没吃过家常菜,你从小到大都吃的什么,猪食吗?”

    “不是哦。”沈钦的情绪并未如她预料的一样,被过去的回忆影响,“小时候我爸妈几乎从不在家,每天保姆都带我去松月楼吃饭,如果不去,他们给我送来。”

    松月楼是沪上知名的富豪餐厅,一样也是滨海地产旗下的企业,看来也承包了沈家家庭聚餐的菜色。刘瑕只能点头。“那出国以后呢?”

    “靠外卖活。不过我不爱吃西餐,太油腻,后期就在网上定那种素食外卖。很想吃肉了,再定一份最大号的烤肋骨,一天一根,一份啃一周。感恩节定一份火鸡,一个人可以吃两周,有时候也挺想吃某道具体菜色的,但又没有朋友,不能去对方家里叨扰,就请外卖餐厅到家里来做。”

    沈钦说,语调没半点低沉,“说起来好像挺可怜的,但现在觉得是我的运气。”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就能把‘您已解锁家庭手制饭菜’的成就留给你啊。”

    沈钦就这样噙着大大的笑容,庆幸的、窃喜的看着她,这是甜言蜜语,但又不是——刘瑕熟知男女之间的交往密码,在追求期间的甜言蜜语,可视为是男方的一种礼貌性谎言,不论男女双方对此都是心中有数。但沈钦此时此刻只是在表达自己的心情而已,他和之前相比的种种异常,也只是因为这种喜悦冲破了他的情绪藩篱,占据了主导地位,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在表达真实的想法,“……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运。”

    ……刘瑕在心里叫停,有一万种理由让她不要做出更多的积极回应:沈钦的恋慕,就像是老房子着火,火势蔓延的速度几乎无法控制。而这还是在她几乎没给什么积极回应的情况下的速度,如果她给了积极回应呢?他若投入太多感情,只怕等到最终认知到事实的那天,会受到更大的伤害,现在有多喜悦,届时就会有多痛苦。

    沈钦根本没明白她心里的挣扎,也不在乎她迟延的回应,凝视依旧,笑容依旧。

    “……只是一碗面而已,”过了数十秒,车厢里响起了刘瑕的声音,几乎可说是有点狼狈。“喜欢的话,下次再做给你吃……”

    “yeah!家常菜家常菜家常菜~这世上最好吃,家常菜家常菜家常菜~”

    “……住嘴啦,这rap并不好听好吗!”

    “啊……真的不好听吗……”*失落*

    “……你唱你唱……随便唱……”

    #

    “来了啊。”

    已经是晚上八点,派出所内依然热闹非凡——散落在s市的上百处派出所要比什么剧场都精彩,随便一间接警室都浸透了这座国际大都市的缩影,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人的s市,这些投影唯一的交点也许就在派出所,落网的小偷、吵架的邻里、口角的夫妻,还有声称见鬼的市民与声称可以抓鬼的江湖大师,那一整条走廊就是人间烟火。在刘瑕眼里,这是一整条走廊的上好论文素材。

    当然,她和沈钦也是素材中的一份子——当他们推门而入时,一整条走廊有短暂的安静,小偷、妓.女,普通市民……都暂且停下了热烈讨论的话题,眼神全聚集过来,片刻后才恢复正常,到了办公室里这一切又重演一遍,连景云的眼神,都在沈钦脸上停留了好几秒,这才向刘瑕招呼,“晚饭吃了吧?”

    “刘小姐给我煮了面!”某个人今天表现得非常活跃,似乎压根没意识到办公室内几名女警都在或明或暗地盯着他看,竟还玩起抢答。

    连景云又看他几眼,嘴角抽抽,冲刘瑕递来一个眼神,刘瑕对他摊摊手,“虾米,这面里,你没加料吧?沈先生瞳孔放大,双颊绯红……我看,最好还是去做个尿检谨慎些。”

    “就加了金钩海米和春笋、蘑菇——说不定他是对笋过敏。”刘瑕分送连景云和沈钦两个大白眼。

    “也说不定是蘑菇里混杂了毒菇呢?”沈钦嘟起嘴,连景云哈哈笑,“好了好了,闲话不说,来这里过一下案情吧,年玉——”

    “来了来了。”祈年玉赶快恢复正常——刚他还微开着嘴,痴痴地盯着沈钦看呢。“咳咳,沈哥,先表达下我对你的崇拜之情,简直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您给我们的资料太管用了,刚我们分析了事发前好几个月的卫星图像——”

    事发突然,没什么ppt可用,派出所也没有投影仪,一行人都凑在电脑前听祈年玉介绍。“李金生经营的这个水电站,人员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因为对文化水平、沟通能力都有一定的要求,李金生本人又以说方言为主,所以聘用的基本都是十里八乡的住户,上班需要穿制服,从卫星图像来看,基本上水电站在这几个月内,除了员工以外并没有外人出入,当然这也正常,毕竟是电站,安全方面还是有讲究的。”

    “刚留在那边的几个兄弟打来电话,从配电箱附近的土地上提取到了多枚足印,所以从目前掌握到的情况来看,可以肯定的事实是,有人从小配电箱这里翻上了二楼,以及整个爆炸事故的起火点就在二楼的大配电箱上。两个事实之间似乎有一定的联系,但证据链还有所缺失。”

    “我们刚电话询问了李金生,根据他的回忆,起火那天没有员工无故缺勤,也没有员工上过二楼,所以几乎可以排除掉因劳资矛盾产生的内外勾结、放火报复的可能。毕竟电站起火极为危险,一旦爆炸,厂房里的员工生还可能极低。自然而然的,这也就扩大了我们的怀疑范围——不是内部矛盾导致的放火报复,那就肯定是外部矛盾了。而且这矛盾还不仅仅是李金生一个人的矛盾,这厂里的10名员工都有可能在外结仇,导致对方报复。”

    “但根据我们向乡派出所和村支书了解到的情况,不论是李金生还是他的员工都没有仇家,平时过着普通的生活,和乡邻基本没有太大的纷争——这也是这个案件的难点所在,调查范围极广阔,且没有什么有力的线索。”祈年玉关掉了卫星图像软件,看向刘瑕,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和他一起,落到了刘瑕身上。“刘姐,心理学在这个案件上,能不能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呢?”

    刘瑕不露难色。

    “除了那两个重伤号,剩下的员工都带过来。”她说。“让我看看他们的步态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