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39章 坏学生和班长

第39章 坏学生和班长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问快答,在无法和对方交谈的情况下,想了解一个人,最直接的做法是什么?”刘瑕问,眼神依然锁着讯问室。

    一面玻璃隔开了两个热闹的世界,讯问室里,李金生和他的员工们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他们说的是苏北方言,和沪语有一定区别,村支书在讯问室门口小声地做着翻译,帮助他们和警员沟通。单向透视玻璃后,一帮警察手里拿着小本本,虔诚地听刘老师上课,祈年玉一开始就公然打开手机对准刘瑕,“张老师说让我录回去,他也跟着学。”

    “观察。”稀稀拉拉的回答声在房间各处响起,连景云声音最大,“冷读。”

    “错,是看档案。”刘瑕说,“其次是询问他的亲人,观察是最后的手段,如果对他的生活环境、成长经历有过了解,观察得出的所有信息都只是猜测,很难得到证实。”

    ‘学员’们不禁为她的回答发出轻笑,刘瑕回头看了墙角一眼,不易察觉地一皱眉——沈钦在角落里坐着,帽子又压低下来,但这仍无法阻止女警们川流不息地前来给他上茶、倒水、放果盘,这群中年内勤女警也许是全世界最彪悍的存在,任何人的皱眉和叹气都只能激起一阵饶有兴味的笑声。沈钦的肩膀被她们越看越塌,现在已经完全埋到了屏幕后,而这份羞怯惹来的当然是更高的兴趣。

    连景云冲她使了个眼色,刘瑕考虑一下,对他微微摇摇头。

    “话又说回来了,在任何时候,对话交流都是最好的沟通渠道。为什么在这个案子里要放弃对涉案人员的直接交流呢?因为交流得到的信息未必有效,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干扰。——对李金生和他的员工来说,电厂爆炸,如果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这是最有利的,因为保险能包赔很大一部分。如果是由仇人蓄意破坏产生的事故,保险赔付的金额会大幅下降,所以从金钱上来讲,他们并不希望警方调查出什么结果,反而更希望就按安全生产事故来定案,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害人反而成为了我们的阻力。所以这就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如果不能对话交流,那么观察什么最能观察出一个人的性格?表情?谈吐?走路的姿态?”

    “答案当然是三者皆是,但在这个案子里我们选择表情和步态结合,因为这个案子的目标相当明确,我们要筛选出一些易于和他人结仇的员工做重点调查。而步态分析在这样的情况里非常好用,这也是常见的冷读技巧之一,被fbi普遍应用于刑事侦破。”

    “什么样的人易于和他人结仇呢?”刘瑕指向玻璃,“3号显然不是,注意看他行走的姿势,左顾右盼,脚步拖沓,这样的人不讨喜,性格优柔,但并不凶狠,他会和人发生矛盾,但并不可能走到制造爆炸这一步,因为他身材瘦小,任何人和他产生矛盾都不会不敢于当面解决,而纵火、制造爆炸实际上是一种压力转嫁的行为,犯人受到极大的压力,但又无法面对面地讨回公道,所以只能选择纵火来释放心中的怨恨。”

    “那我们要找的是身材高大、性格强势的人。”连景云立刻说道,“比如说四号,他的站姿给我就留下很深的印象:站得很端正,给人感觉性格沉稳,现在走起路来也非常干净利索,这种人不好糊弄,做他的仇人肯定压力很大。”

    刘瑕对连景云当然特别客气——他也的确是个很好的学生,她冲他笑着点点头,“说得很对,四号应该有过军旅经历,步履整齐,双手摆动的幅度相当接近,这都是过去生活留下的痕迹。但他的个性依然和我们要找的人并不太接近,充其量也就是比三号更多些可能。——四号的意志力和组织力、自我约束能力都很强,这样的人在生活中很少会蛮不讲理地欺压平民,这也是军人的特征,可以想象军人之间存在欺凌现象,但很难看到军人和平民发生这种类型的冲突,这主要是因为军民关系一直都是重点,内部的打架事件影响还好啊,一旦牵扯到当地居民这就是大事了。”

    “但四号应该已经退伍了吧?”有人唱反调了——是临时被抽调来帮忙的新手。“退伍后就是平民了不是?”

    连景云的一群小伙伴立刻齐刷刷扭过头,怜悯地望着他,就连沈钦都从屏幕后面露出脸,赏他一个同情的白眼。

    “对,但他受过的训练还在影响他的步态,是不是?”刘瑕笑笑,“人类是一种富有表达性的动物,我们在非洲草原上需要靠协作来活下去。在语言没被发明出来的漫长时间里,我们靠各种各样的方式来传递信息、表达自我,体味、表情、肢体语言、步态,这些沟通渠道几乎比语言更重要,因为人类几乎从学会语言的那天起就学会了说谎,这是文明进步的标志。但这些本能还留存在野蛮时代,那时候信息流通的低效和谬误就可能造成种族的灭绝,所以,这些无声的语言几乎从不说谎。”

    “说回四号,他走路像个军人,那么做事也就还会像个军人,即使是做坏事都会做成军人的样子,你可以想象一群军人有组织地去和当地的黑.社.会打群架,甚至说和一群精壮乡民争水,甚至是屠杀平民,但你很难想象他们殴打毫无反抗能力的老弱病残,对不对?这就是军人的社会角色,像四号这样的人,他即使结仇也只会和一些旗鼓相当的人结仇,而不会欺压式地去虐待什么弱势群体,给对方施压,而我们要找的是一个会这样做的人。”

    “这样的人应该身材高大,走起路来昂首阔步,肩膀动作很大,有较明显的扭胯动作,但脚又抬得比一般人稍高。”刘瑕一边说一边走近玻璃窗,双眼仿若红外摄像机,扫视着室内轮流来回走动的受害人,“不必符合全部特征,只要大部分合得上就可以了……笑声洪亮,但眼神稍有闪烁……8号、10号,他们俩是最符合的人选。”

    一群趴在玻璃上的警察循声都望了过去,“是有点像,不过个子都不高啊……”

    “江浙人,谅解一下。”刘瑕说,“注意脚步动作和眼神,还有,在刚才的对话里,8号和10号表现得最为活跃,和老板李金生的互动也最多——这位女士。”

    她转身走向沈钦,对第三次端来茶杯的女警扬起眉毛,“你对这个案子也有兴趣吗?”

    一屋子人顿时又都分神,跟着刘瑕一起看向女警,营造出无声的压力——

    “没有啊。”女警察明显是个90后,现在的小姑娘多厉害?受千夫所指也丝毫不落下风,针锋相对,也挑了挑右边眉毛,“我对办案人员有兴趣,看不出来吗?”

    “要看不出来还挺难。”刘瑕扫视她:长相不错,内勤警,自尊心、好胜心强,家境应该蛮好,幼稚,好胜心掩盖的是自卑感,对工作状况不满,对自己的能力怀有疑虑……

    她轻摇头,遏制住这几乎是本能的分析,暗自告诫自己:人是很脆弱的生物,很容易就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必须小心一些。

    “我也相信,你确实表露了自己的兴趣——但现在我们正在办案,所以——”她对小姑娘露出歉意的笑容,压制住语气中原本隐隐可闻的轻蔑。“方便的话,您可以等稍后再来表达情绪吗?”

    她和小女警对视片刻,门口传来响亮的咳嗽声,终于有人在门外喊,“肖静,你组撒啊?办公室来人了!”

    肖静的眼神落到沈钦身上,后者忙于把自己伪装成墙纸,她跺跺脚,哼了一声,甩手走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帮了他们一个忙——把门给摔上了。刘瑕对沈钦说,“8号和10号的资料给我看看——”

    十多个人要轮流走一周,耗费时间不小,每一轮能观察到的东西也不够多,警察们见八卦已经结束,又转头回去做作业,刘瑕递给沈钦一张纸,让他擦擦额前汗迹,她放轻声音,“要不要回车上?反正你也能远程办公。”

    沈钦仿若刚跑过马拉松,一身都是被蒸出的皂香味道,脸通红的,但手很稳定,没有颤抖,精神状态也不错,他摇摇头,*我要在这里。*

    *这是李家村的帮扶派出所,景云没什么人脉,维护不了你,慢点门一开,你照样要被围观。*

    *我知道,*沈钦也转为打字,不再是电子音,*但没关系……她们没有恶意,我可以慢慢习惯。——我们这样是在说悄悄话吗?好好玩,有点回到学校的感觉。*

    两个人眼神交错,又看看玻璃那面热闹的巡回□□,这边贴在玻璃上大呼小叫的一帮好学生,再看看彼此,都笑了。沈钦的笑兴奋窃喜,刘瑕的笑无奈又有点被逗乐,*这是什么,学生和老师说悄悄话?即使在学校也没有这种事吧。*

    *不是学生和老师,*沈钦的脸忽然又红了——他就像是浪尖的弄潮儿,受汹涌澎湃的情绪支配,在喝high了的大无畏,眼里只有一个你,以及自我意识强烈,重新害羞和畏缩之间来回飘忽,很难说下一刻的落脚点在哪。就象现在,憋红了脸,眼神飘忽,鼓了半天的劲,最后憋出来的大招和之前high起来时随口的剖白压根都没法相比,*是……是偷偷……恋爱的班长和坏学生。*

    谁是坏学生,谁是班长,谁在偷偷恋爱啦,刘瑕涌起一阵强烈的无奈:沈钦说完了就羞得又变成墙纸,只敢从长长的睫毛下偷窥她——他的特殊情况,让她实在很难拿捏好和他相处的分寸。

    “……总之,先把8号和10号的资料给我。”她不再打字,转开话题。

    沈钦从墙上一点点把自己剥下来,盘起手,眼神主动来找刘瑕,刘瑕和他对视一会,先闪开眼神,她有点不舒服,轻轻咳嗽两声,“沈先生?”

    沈钦在键盘上按了几下,两份电子档案出现在屏幕上,但在刘瑕能看清楚之前,又被他按掉,他从鸭舌帽底下斜飞着眉毛看她,嘴角勾起一点,一手按在键盘上不松。刘瑕冲他拧起眉,但攻势未奏效,便伸手作势要拍掉沈钦作怪的手。

    沈钦冲她亮出白牙——现在她终于能把他每次在网上烦她时的表情具象化了,他松开手,档案回到页面上——但在最终清晰的瞬间,又被流窜到键盘另一端的手指按住冻结,沈钦的笑容变得更大,坏丝丝的神烦欠揍落实到表情上就是这样,就差没和表情包一样附注几个大字:我就是喜欢你不爽我又不得不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刘瑕发出低吼,其实有点笑场的危险,手又追过去打,沈钦偷偷摸摸地发出轻笑——

    “虾米,8号和10号的资料看了没有?”连景云的声音忽然出现,“我们都觉得3号也挺接近你说的那种步态的,你要不要再看看?”

    两个人都跳了一下,有点开小差被抓包的惶然,沈钦手指松开,刘瑕匆匆扫一眼,把两人的资料尽收眼底——这分析推理的部分其实半点不复杂,耗费心力的程度,远远低于和沈钦的过招。

    “3号那么走路是因为腿有问题,”她走到玻璃前,“刚才进门以前他在揉膝盖,高抬脚是韧带扭伤后的自然表现……这应该是在爆炸中受的轻伤。”

    她点点8号,“李云生,从他开始问吧,10号吴满福可以押后。”

    “为什么?”刚那名干警又有问题了。“吴满福体型相对更大,按说他的‘嫌疑’应该更高啊?”

    “郑警,不知道你想过没有,其实这个案件,除了私仇报复以外,还有一种更有可能的动机——仇富,想必你也知道,这是一种在农村高发的案件类型,一家发家之后,招致其余村民的眼红,养鱼的被人在鱼塘下毒,开农家乐的门口被人倒垃圾……李金生靠这个电站,家境也算是殷实,仇富其实并不是个荒谬的理由,但郑警,你猜,为什么没人把这个可能拿到台面上考虑?”刘瑕瞥他一眼,语气轻飘飘的,祈年玉给连景云龇牙咧嘴地做表情,一帮小伙伴面现os:‘终于’,‘刚运气好,被你逃掉了,现在又来取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郑警察后退一步,期期艾艾,刘瑕没提高声音,但他已被她无形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呃,这,这个……”

    刘瑕注视郑警察片刻:她知道,自己多少有点拿他撒气的味道,但并不是太在乎,“因为这个村叫李家村,村里80%以上的村民都姓李,李金生就是村支书的侄子,在李家村,谁敢弄姓李的产业?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吴满福的嫌疑更低了吧?”

    郑警察还在吭吭哧哧,连景云出来缓颊,“因为吴满福是村里的外来户?”

    “李家村有80%以上的住户姓李,余下的20%住户里,15%姓赵,5%才是杂姓。”刘瑕说,她还不放过郑警察,“其实,郑警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李家村是你们派出所帮扶的对象啊。”

    连景云响亮地咳嗽一声,冲她夸张地使眼色,刘瑕撇一下嘴角,“同样道理,4号梁安也因此被排除,他和吴满福一样,都是迁来不满20年的杂户。按照我国农村的普遍生态,属于金字塔的最底层,即使个体再优秀,最多也仅能保持自己不受欺负,想要欺负别人,纯属痴人说梦。”

    她的眼神重新回到镜子上,“而虽然村支书表示过,这十多名村民都是‘普通人’,而且他并没说谎,但要看到的是,李家村是个能把信号基站打出存的村子,考虑到该村从解放初年延续到今,多次频发的械斗传统,李姓占绝对优势的事实,我想,村支书的普通标准,恐怕和我们大有不同……有很大可能,李云生,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屋内一片寂静,镜子后,一群人还在来回绕圈,让场面有丝滑稽——郑警察不再是压力的中心,他大松一口气,情绪又有些复杂,羞辱、怨恨中参杂着放松、后怕、自愧不如……他退一步想往角落里站站,但刘瑕忽然又看了他一眼,他情不自禁,猛地立正站好,力图从她的眼神中捉摸出进一步指示。——左看右看一番,忽然明白过来,快步走到门边,把肖静的小脑袋塞出去,低声呵斥几句,把门关好,回来忐忑迎上刘瑕眼神——

    刘瑕没搭理他,但唇边飘渺浮上一点笑意,肩线悄然松弛。郑警察这才彻底放松下来,左看看右看看,自觉融入感增强,也不再计较门户之见,上前几步和连景云攀谈起来,“小连,久仰久仰,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这一次过来给我们送功劳,必须得请你吃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