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45章 没有男人活不了

第45章 没有男人活不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999年冬,西北小城,刘瑕踩着一地黑雪拐进大院,她的棉袄被校服、毛衣、绒衣撑得紧绷绷的,袖口露出很长一节校服,拢着通红的手腕——零下10多度,不戴手套就是这样,在风里没一会就冻得发肿,僵着指头勾着塑料袋,很快,红肿上又有一道泛白的勒痕。

    “虾米!”路边屋子里有人咚咚地敲窗户,不一会门就开了,“咋回事,你手套呢?”

    “钟姨,”刘瑕走过去,钟姨一把拉她进屋,“先别进里屋,这里搓搓手——你手套呢?”

    “丢了。”刘瑕说,她微微抿起唇。

    钟姨叹口气,她有点埋怨,“那你妈也不给你买新的?这是闹着玩的吗,冻伤了以后年年长冻疮,糊糊涂涂过的啥日子呢——你就该问她要去!”

    刘瑕没答话,钟姨看她一会,也有点感伤,又为她妈妈说话,“算了算了,她也不容易……又和你刘叔叔打架了?”

    “嗯。”

    “老刘这个人,就这个臭毛病改不掉,”钟姨气得一拍案板,“手暖过来了吧?走走,进屋坐会——今天就在我们家吃饭,阿姨煮了一大锅羊汤,正好你连叔叔又回不来——和你刘叔叔一起出差去了。你帮着阿姨把它都喝了,咱们一口都不留给老连。”

    她把刘瑕搡进屋里换鞋坐下,把她上下打量一通,看到刘瑕小腿上的青色,一口气忍不住叹出来——棉袄短了,棉毛裤也短了,和袜子中间那一节一样冻得通红。“小谢这也……唉,其实你刘叔叔没那么小气,她这又是何必呢,再怎么小心也别在这上头委屈……你又没弟弟,老刘和她也没孩子,在这上头就给你富裕点还怕老刘说什么?……她这就不是怕事,就是没心!”

    当着小女孩的面说她妈妈,就算说得在理也不好,钟阿姨不说下去了,唉声叹气一会,塞给她一个大白梨,想想又说,“你等会啊!我出去一下,就在这等景云,死小子也不知野哪去了,还没回来——给你妈打个电话,就说你不回去吃饭,被我留住了。”

    她穿上羽绒服,匆匆出去了,就像一阵风,“——不许不打!”

    刘瑕坐在暖融融的客厅里,左右看几眼,眼神在电视机背后放大的全家福上停留一下。她把大白梨捧在胸前,闻一会香味,拿起电话拨了家里的号码。——昨天家里又是一场大吵,男主人也不在,可以预料回去也是冷锅冷灶,钟阿姨是好心呵护,帮助她的同时,还想呵护她的尊严。

    ‘嘟——嘟——’听筒里响起了铃声。‘嘟——’

    “哟,虾米。”连景云开门进来,乐了,咋咋呼呼,“又被我妈逮来了?拿个梨干嘛呢,吃啊!”

    刘瑕的手还按在电话上,剪水双眸就像是两个小小的深潭,连景云有点纳闷,手在她跟前晃了晃,“想啥呢?”

    “……有点奇怪。”她的双眼落到连景云身上,但没焦点,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难道……”

    “景云?”大门又响了,钟姨的声音从门帘外头传来,“你又不关大门,和你说了多少次,最近街上治安不好——虾米,电话打了没,你妈怎么说?”

    “打了……没人接。”刘瑕还垂着眼看电话,声音近乎轻吟,满脸的沉思。

    “噢,那她说不定出门去了。”钟姨不太在乎,连景云倒忍不住,“这都饭点了,谢姨又折腾出去干啥啊,也不在家老实做饭,她咋老这样——”

    在母亲严厉的眼神中,他不再往下说了,“妈,搬这么一大包回来,都买啥了啊?”

    “你别管。”钟姨凶儿子,“去洗手去,你不玩电脑了?一天可就饭前这点时间许你玩。”

    她把刘瑕拉到自己卧室里,大塑料袋里一件件往外掏,棉毛裤、毛衣……半旧的秋冬衣物摊了一床,“刚好景云她表姐生得高,我记得三四年前她身高就和你差不多了,现在全穿不下。你试试——别担心,都是洗干净收起来的,景云二姨我了解,有洁癖,绝对干净。”

    刘瑕有些愕然,“钟姨……”

    “快试,试完了和景云一起玩电脑去。”钟姨催着,又变魔术从包底拉出两件羽绒服。“这个天还是羽绒好,你这哪翻出来的破棉袄啊,丢了吧——别难受啊,你妈那就是……那就是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唉!”

    她也忍不住叹口气,“以前你小时候多可爱啊,你妈穿着那件黄底大花的连衣裙,就像宣传画里的人,抱着你和你爸从我们家门口走过去,一家人都那么好看,你妈妈脸上笑得呀……”

    说着,半强迫半催促,让刘瑕换了一身衣服,又关切她,“嗯,现在是还不需要,不过你都11岁了,明年就上初一……今年夏天让你妈给你买文胸去,或者背心——”

    连景云表姐的衣服,刘瑕穿着的确合身,钟姨后退一步,欣赏地看着她,“现在也漂亮,真是个小美女——比你爸爸妈妈都好看!去吧,玩电脑去。景云玩什么《仙剑奇侠传》,我是不懂,他说可好玩了……”

    在钟姨家吃了晚饭,肚子被羊汤煨得热热的,大袋子里塞满了衣服,还有钟姨放进去的梨子、苹果,连景云从厨房伸个头出来,“我送你回去吧,虾米。”

    “不用了——”

    “你又疯!给我老实在家做作业。”钟姨还在那给她收拾袋子。

    “不是说现在街面治安不好吗,天都黑了,您放心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连景云冲他母亲挤眉弄眼,钟姨被逗笑了。

    “随你吧随你吧。”她把袋子递给连景云,又拍拍大腿,“等等,都忘了。”

    从随身坤包里掏摸了一阵,掏出一双手套递给刘瑕,“拿着,这么冷的天,不戴手套怎么行?”

    衣服是旧的,但手套却是新的,连包装袋都没拆,刘瑕看着这双手套,眼神慢慢移到钟姨和连景云的笑脸,移到这一室温暖的灯光上,她说,“钟姨……”

    “好了好了。”戴好手套,大袋子连景云拿上,出门前钟姨又拉住儿子,“你过去好好看看,要是那边不好,还让她回来,知道不?”

    “用你说?”连景云抬杠一句,拉着刘瑕就跑。冬夜街上空荡荡的,窗户里透出的灯火,照亮路上两个孤单的影子。

    “虾米?”

    “嗯?”

    “你为什么要改姓刘啊?”

    “……我妈的意思。”

    “……噢。”连景云闷闷的,“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名字。”

    刘瑕只是笑,她的脚步和平时比有点急。

    “虾米,你妈妈为什么要再婚啊?”连景云长腿一迈,轻轻松松就跟上来,他的问题总是很多的。

    “……你不希望她再婚吗?”刘瑕随口应付。

    “她再婚不再婚和我有什么关系……”连景云先倔了一句,又软化,“我是不希望她再婚……她再婚了,你不就过不了好日子了吗?”

    “她再婚不再婚我都没好日子过,”刘瑕说,“你也不是没看到,再婚以前一样浑浑噩噩,所以再婚也许倒还是件好事,至少这样她会开心一些——我妈妈没有男人是活不下去的。”

    她看了连景云一眼,忽然回过神来,“……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说?”

    连景云拼命点头。

    他们不说话了。

    又走了一段,刘瑕住的单元楼已经在望,她站住脚不再往前走,“景云,你回去吧。”

    “哪能啊,”连景云愕然,“我肯定给你送到家啊——你生气啦?”

    刘瑕就站在路灯底下幽幽地看他,她知道连景云不喜欢她的这种表情,就像他不喜欢听她那么说话,她还知道——虽然连景云比她高,理所当然也比她壮实,甚至所有人都觉得他要比她更像是个大人,但……其实连景云……有一点怕她这样和他说话,怕她这么看他。

    在她的凝视里,他的自信淡去了,浑身像是长了毛刺。

    “真生气啦?”

    “我……我就想去看看不行吗?”

    “我不是瞧不起你,你别误会……我也不是同情你啊……我真的就想去看看,你别觉得不好意思……”

    过一会,连景云投降了,一跺脚有点赌气,“这都啥和啥啊,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把衣服包丢给她,一转身蹬蹬蹬跑远了,刘瑕站在原地看他走远了,这才转身上楼。

    她家门缝里黑洞洞的,和楼道里所有别家都不一样,刘瑕掏出钥匙开门进去,一阵轻微的臭气传来,门口还和她早上走的时候一样乱,洗衣机上乱糟糟堆满了衣服——她倒不是全没衣服穿,只是少,一身要穿一冬,今早母亲和继父吵架时,她的棉袄上泼满了菜汤,只能换上几年前的旧衣。

    刘瑕从摔碎的碗盘边上绕过去,她没说话,没开灯,脚步停在门口,仰头看向父母卧室的方向。

    一个人影在门框下挂着——老式木门,门框上方有一扇窗,窗被打开了,绳索从门梁上绕过去,吊着下方的人形,随刘瑕带进来的轻风微微晃,臭气变得浓重起来:上吊的人一般都会失禁的。

    这么说,刚才划过的直觉没错:虽然从她离婚以后起,母亲就一直是著名的不着调,只能勉强尽到照料责任,时常招呼也不打就消失三五天,或者随意外出,但今早刚吵过,按照她一贯的表现,这一整天应该都在家中饮泣……不,应该是花一个上午的时间哭泣,用半个下午自我欺骗,重新恢复常态,到了傍晚她打电话回去的那个点,应该已经恢复正常,不至于不接电话。

    这么说,她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母亲已经死了。

    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她真的自杀了。

    她没有开灯,就这样站在黑暗中仰视那个人形,双瞳就像是两个黑洞,反射不到一点点光。

    过了很久,刘瑕转身去打电话。

    “110吗?我要报警,”她的声音,静若止水。“我刚才回家,发现我妈妈上吊自杀……”

    #

    现在

    “110吗?我要报警,我刚才回家,发现我妈妈上吊自杀……”四先生说,他自然是得意的,瞥一眼沈钦刘瑕,又去看老先生,“爸,我真不是瞎讲噢,她当时报警就这样讲的,录音我都有,哦哟,小小年纪,亲妈吊死了,连一点眼泪都没有,声音死板板的,一听就知道有问题——”

    “够了。”老先生轻喝一声,打断四先生,他望向刘瑕,眼神已露阴霾,“刘小姐……老四说的,都是真的?”

    刘瑕觉得很好玩,她先安抚地对沈钦虚按一下。

    “如果都是真的,又怎么样呢?”她反问老先生,“我的事,和贵府有任何关系吗?”

    以沈钦和她上次公开认证的‘追求与被追求’关系来讲,刘瑕的私事,似乎还轮不到沈家过问。老先生气势稍稍一滞,大姑姑顶上为老父发声,“刘小姐,你这么说就是都承认了?”

    “我母亲的确是上吊自杀没错。”刘瑕痛快地承认,她不再搭理老先生那边,双眼盯牢四先生,“但我想问问四先生,你的消息来源是谁——连我报警的110录音都有拿到,还真够神通广大的……我想弄到消息的人,应该不是你自己吧。”

    四先生眼神微一闪烁,刘瑕跟上盯问,“冒昧猜一句,是不是你的某个兄弟姐妹在和你闲谈时,无意告诉你的呢?”

    “你什么意思,现在倒想来挑拨离间了?”四先生说——答案是‘是’。“钦钦,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人家都承认自己是疯子了,还不快过来。”

    “你、你、你……”沈钦气得结巴起来,“她不是疯子!你……你……you*ingbastard!不许这么说她!”

    “钦钦,钦钦!”

    “老四!”

    大姑姑和保姆都被沈钦吓得连声呼喝,连老爷子都开声,刘瑕也说,“好了,好了。沈钦,你被他气到就输了。”

    像她当然就完全没生气,只是在欣赏一场好戏——不过,她也没全心全意安抚沈钦,大多心力都在思考沈四先生透露出的信息:能拿到2000年左右的110报警录音,甚至说得出母亲是‘间歇性精神病’,可见不管是由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这个查她的人,肯定动用了不少资源,基本把她在老家的生活翻了个底朝天。——110录音,只能从上层官方渠道去拿,而间歇性精神病,是母亲自杀后邻里间的流言,总结的是她自离婚后的表现,实际上并未获得官方认可,当然也不是资料上登记的死因,只有从下层民间渠道去打听,才能收集到这样的资料。

    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沈二的能量,有这么大吗?

    既然如此……他能拿出来最大的爆点,就仅仅只是母亲自杀吗?沈二先生对她似乎有点太心慈手软了吧,从三先生开始,就一直在放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看来,沈四先生也还是他手里的枪——不过,这一次刘瑕并不打算顺应他的安排去做,她决定把四先生的指控都认下来,看看幕后的主使者,对此会是什么反应。

    对侄子的挑衅,四先生一直展现出长辈的‘包容’,被骂了脏话也不反驳,乱局经过片刻才平息下来,刘瑕露出笑容准备开口时,他才轻轻地嘟囔了一句,“到底是疯的,喜欢的也是疯子……”

    这话不中听,但对在场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实话,所有人的反应,瞒不过刘瑕无所不知的双眼,四先生情绪上头抱怨了一句,老先生没再大为动怒,只是面露黯然,大姑姑左看看右看看,保姆欲言又止——

    沈钦瑟缩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他的肩膀,又弓起了一点。

    一声尖锐的‘嗡’,忽然在耳旁响起,就像是什么线一下崩断,蓄势待发的笑容僵在唇边,过一会才重新绽放,但要比预想得更艳丽——她几乎从来也没有这么张扬地笑过。

    “疯子?”她轻声说,“好有意思的称呼,四先生,道德高地,待得爽吗?要不要下来暖和暖和?”

    “你——你什么意思——”四先生露出戒备之意,退后一小步,但不乏窃喜:啊,是的,要开始争吵了,吵得越凶,她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就越危险,一旦她被禁足24号别墅,沈钦或者重回自我禁闭,或者追着她出去,不管怎么样,对于1800亿的归属战来说都是好事——

    “我什么意思?”刘瑕说,她的双眼掠过沈四先生的一切,发型、面部、衣饰、鞋子。“在你心里,钦钦的心理障碍,是一种疯狂,他出于自我意志的选择,个性的体现,仅仅只是因为和常人不太一样,对你来说,就全都是疯子的证明……”

    她看向老先生,大姑姑,甚至还有不在这里的所有人——是的,沈家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

    “但,事实是不是真的如此呢?”她的眼神,最后回到四先生脸上,刘瑕微微一笑,“如果仅仅是和常人不太一样,就叫做疯狂的话,四先生……你又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性癖呢?把衬衫袖口解开,告诉我,你右手的皮护腕,是不是你身为施虐者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