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0章 牛皮糖

第50章 牛皮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钟姨现在就是那半个丈母娘。

    “来,小沈,这里坐这里坐。”没等刘瑕回话,一叠声就把人让进客厅,刚才还让刘瑕自己洗,这会自己收拾了一大盘沙棘果过来,“别和阿姨客气,虾米就和我闺女似的,都是一家人——一会留下来吃饭,可不许走啊。”

    沈钦在生人面前依然有点不自在,刚也不知道是怎么和钟姨沟通的,在钟姨的热情里,他红了脸,也没怎么说话,只是局促地点了点头,摘下一个沙棘果塞进嘴里含着。双手扶着膝盖,脊背挺直,小学生一样端端正正地坐着,一看就知道这人到底还有点不正常。

    “好,一看就知道这孩子腼腆内秀。”钟姨却是左看右看都透着满意,暗暗冲刘瑕竖大拇指,“哎哟,我锅里还炖着汤呢,景云你先招待着,别玩游戏了——”

    她拍了儿子一下,哼着歌进了厨房,客厅这块的气氛顿时就诡谲起来,连景云懒洋洋地甩手拖射,瞥沈钦一眼,“来了?”

    沈钦嘴里还含着那个沙棘果,眼神转向连景云,肢体语言仍不畏缩,他嗯一声,拿起茶几上另一把枪型手柄摆弄了几下,连景云‘哟’了声,切出游戏,打开了双人模式。两个人一句话没说,默默地就打了起来,吃弹药包、血药,你爆一个我爆一个,好像找到合适的交锋渠道,沈钦打死一个,连景云就必须也打一个。

    “准星不好。”他眼睛还黏在屏幕上,嘴巴里寸沈钦。

    “……没有战斗意识。”沈钦居然回敬得很自然。

    “屁。”

    “反弹。”

    “反弹加倍。”

    “反弹再反弹。”

    ……两个人居然还有模有样地对话起来了……

    刘瑕坐在边上,一脸黑线,想撵沈钦走,看厨房一眼又投鼠忌器,索性进去给钟姨帮忙。“他们俩玩起来了……我帮您炒几个菜吧。”早吃完饭早好。

    “还以为是景云开玩笑呢,没想到是真有情况。”钟姨喜滋滋的,站在客厅门口看着那两个斗枪的男人,一边擦手一边问,“他家里干嘛的?真是富二代啊?什么大学毕业的?做什么工作的,今年多大?婚房能提供吗?其实不提供也不要紧,你那么优秀,自己也有房……”

    刘瑕要不答,又怕钟姨把户口普查到饭桌上,逼得沈钦恐慌发作——要不是他们并非咨询关系,如果她是沈钦的咨询师……该死,总之,如果有人在督导沈钦的行动的话,那个人现在一定是吐血状态:两周前还不能正眼和别人对视,现在就闯进别人家里,和陌生人一起吃晚饭,开始高度社交,恐慌不发作才怪呢,他根本就没有应付这种高社交场景的能力。

    就算是为钟姨考虑,避免她受到惊吓好了……

    “他家里开公司的,确实挺有钱,不过他自己能力也不错。”她说,“但我们真没什么,钟姨,您别多想——”

    在钟姨意味深长的笑容里,她难得有点羞赧:这话太强辩了,简直是同时侮辱钟姨和她的智商,“他是在追我,但我没……”

    她要说,‘我没打算答应’,但想到钟姨几分钟前劝她的话,声音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知道自己那么说钟姨会是什么反应,知道钟姨的眼睛里会流露出怎么样的黯淡与悲伤……刘瑕承认,她心底对钟姨是有一块柔软之处的。“……但我还没答应呢。”

    多了一个‘还’字,语气就变了,钟姨喜笑颜开,连拍刘瑕,“矜持是对的,也别让人等太久……这孩子我看不错,该定就定下来,可别错过了缘分。”

    虽说在逼婚光环下,连显著残疾都能美化为‘一点小缺陷’,但钟姨应该还不至于吧?刘瑕忍不住说,“您真觉得他有这么好?——这才见了几分钟啊,钟姨。”

    “平头正脸,有哪里不好?”钟姨反唇相讥,“你倒是说说他哪不好?”

    刘瑕被问住了,想说又忍住,钟姨看她表情变化,笑得更开心。

    “其实,人要挑怎么挑不出不好?”她打开高压锅,一股鲜香顿时盈满室内,“找对象,那还得看你自己的喜欢……就这么一面,我哪看得出小沈好不好,但我看得出来你的心思。”

    刘瑕抿抿唇,奇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还能被人看出来。“您看得出什么?”

    钟姨笑笑,“虾米,我是看你从小长大的,你经过那么多大风大浪,一般人早崩溃了,你呢?永远都是那么一张脸,什么事也没有多的表情,从来不恼……你自己说,今晚从小沈来到现在,你恼了几次了?”

    刘瑕被击中痛处,抿起嘴不发一言,暗自懊恼自己的失常:她怎么料不到钟姨会看出她的不妥?还自信满满地以为没人能发觉,事实上,她又何必否认这些不同,她自己又不是没意识到……

    都是沈钦的错。

    她忍不住瞪了客厅方向一眼,沙发上的人似乎有所感觉,缩了缩脖子,手里打枪动作倒是没停,“k.o。”

    “别抢我怪。”连景云的呵斥声传来。

    “谁手快算谁的。”沈钦的话居然还渐渐多起来。

    ……不得不承认,以他之前的障碍程度来说,沈钦的恢复速度,简直就是个奇迹,被她那样当面回绝后,还能找上门来,在他和连景云看似家常的唇枪舌剑后,不知藏着多少勇气,多少豁出命的决绝。

    沈钦他,其实真的很努力啊……

    钟姨看看刘瑕,脸上掠过一丝笑意,但不戳破,她加大声音,“吃饭了,游戏暂停一下,来小沈,要不你和景云喝两口——”

    #

    刘瑕的好厨艺都是和钟姨学的,钟姨这个大师傅手艺得多高?几个家常菜那是叱咤立办压根就不在话下,连景云和沈钦两个埋头苦吃,一大锅饭风卷残云,顷刻间就光了盘,沈钦坐上桌后就说了三次话,“好吃。”

    “这是你做的?”

    “好好吃。”

    余下时间都在认真苦吃,就这么三句话,说得钟姨眉开眼笑,“这孩子就是实在,用行动表示一切!”

    还给刘瑕使眼色,“这盘烩三鲜,怎么吃出来是你做的?难道咱们虾米做的菜就特别好吃?”

    刘瑕没说话,咬住嘴唇内侧,觉得脸颊被菜的温度烫得微红:她进厨房后就做了这么一个菜,看到有笋,不知不觉就拿了海米泡发,炒了个春笋烩菌菇海米……这就是她自己做得拿手,才不是特意为沈钦做的,更没让他看出来的意思。

    “他瞎猜的吧。”

    “以前做过。”

    两个人同时开口,说的话大相径庭,刘瑕瞪沈钦一眼,呵斥,“吃你的饭,不许说话。”

    沈钦又露出小动物眼神,湿漉漉的,楚楚可怜,他看看钟姨,又看看刘瑕,再示威式地看看连景云,乖乖地说声‘噢’,又埋下头去大吃。

    钟姨看看这看看那,唇边笑意更深,连景云翻个白眼,给刘瑕夹菜,“多吃点,瘦骨伶仃的看着多可怜……”

    #

    吃完饭,刘瑕没再小坐,她实在怕沈钦又给她搞出什么事来,拎着他直接告辞,沈钦弱气呜咽着无法反抗,还挣扎着和钟姨告别,“阿姨,你做的家常菜好好吃。”

    钟姨何曾见过沈小动物这样的阵仗,一顿饭下来早被征服,“那你就常来——虾米和景云都不是好货色,他们要欺负你了,你就来和我说,阿姨给你做主。”

    “钟姨!”

    “怎么又攀扯上我了?”

    两个坏货色同时抗议,沈钦忽闪着眼说,“谢谢阿姨——”

    等电梯门关上了他才停止对钟姨卖萌,把火力重新转向刘瑕,刘瑕扫他一眼,盘起手不说话,沈钦谄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恭恭敬敬鞠着躬双手呈上。“请笑纳。”

    “这什么?”刘瑕白他一眼,把黑色的卡片拿起来端详,“国金的门卡?”

    “嗯……”沈钦双手合十,拿她当佛拜,拜几下,手稍微移开,从后头看她脸色,发射强劲卖萌光波,脸上写四个大字,‘别生我气’,“我给你在那里买了半层……”

    好嘛,看来她之前的猜测根本完全跑偏了,他虽然没联系她,却根本没放松对她的关注,之前的沉默,恐怕也是没找到接触的借口。好不容易找到个话头,立刻就凑上来了……甚至于都有胆子跑来敲门,而不是在楼下等着……

    “你的胆子真的越来越大了。”她把卡在手指间滑来滑去,淡淡说。

    沈钦把她没说出口的推理也领悟得清清楚楚,他点头哈腰、奴颜婢膝地说,“我看到你和他有说有笑……”

    ……吃醋都承认得这么坦然,让人说什么好?刘瑕白他一眼,“又窃听?”

    沈钦摸头,笑容讪讪的,一双眼却灿如星辰。“嘿嘿嘿……”

    正常人被侵犯*会是什么感觉,生气、不安?虽然她从来说不上多正常,但防范心只有更强,之前和沈钦初次接触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抵触,仅仅是因为那起不到任何作用。但现在,沈钦根本是监控、窃听、定位全来了,她却是什么感觉?刘瑕叹口气,这人实在是三观崩坏者,和他在一起久了,她根本是变得越来越不正常。

    “既然你有在窃听,没听我和暖暖是怎么说的吗?这件事,我自己可以搞定,不用别人帮忙。”她还捏着门卡,没还给沈钦,但示意他站直。

    沈钦不肯站起来,又摸后脑勺傻笑——他真是幸在生得好,这表情换个路人甲来做就是猥琐,他就是逗趣又可爱,死皮赖脸也不让人觉得可憎,“但这件事,是沈家给你带来的麻烦,我必须对你负责……”

    “但我不想要你负责!”刘瑕烦得不行。

    “不行,必须负责,”沈钦不依不饶,牛皮糖一样赖在她身边,两人一起出了电梯,刘瑕站住脚,他也站住,“不负责我不答应……不负责我觉都睡不好!”

    他的声音低下去,有点委屈,像是撒娇……不,摆明了就是撒娇,“刘小姐,人家这一周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刘瑕那口气再忍不住,她长叹出来,以手加额,彻底被打败,“沈先生……”

    “刘小姐……”沈钦模仿她动作,只是多加十二万分可怜,学着学着,自己hold不住笑起来,低沉动听的笑声在停车场里回荡,借着结构回声更响,像是个共振器,声音更好听,刘瑕捂着脸,肩膀渐渐也轻颤起来,沈钦弯着腰去凑刘瑕的视线,观察她低垂的脸,“笑了没有,笑了没有?”

    刘瑕的手不再捂脸,挪开来去拍他,“你欠打!”

    手到了沈钦脸边上,到底是顿住了,在沈钦满脸期待受刑的表情里,她慢慢放下手,别开头不和他对视,沈钦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收去。

    “刘小姐,”他说,语调认真又肯定,“我知道,让我离开,你是真的为了我好,你怕,如果和我在一起,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受到你的伤害。”

    “我知道,你的过去和我一样,都隐藏在重重阴霾之中,我们都还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给彼此知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像我们这样的人,对于怎么给与别人幸福,根本没有一点心得……就像是我,我也会怕,我怕我伤害你,我怕我根本就不配得到任何一个人的爱情。”

    刘瑕动了一下,视线回过来望向他一瞬,唇角翕动,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

    “当然,你那么坚强,我怎么可能伤害到你……这么说,好像有点自作多情。”沈钦却自以为领会她的意思,又摸摸头傻笑,“但……如果不考虑你,只考虑我的话……我愿意承担那份风险。”

    “我知道你在担心的是什么,你怕我承受不了未来可能的伤害,你怕我失去现在的一切,倒退回最糟的状态……这些伤害,真真切切的存在,我能想象,因为我有过体会,我真的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并不是无知者无畏,我知道,我也无畏。”

    真烦扰,她不想听,沈钦的话就像是沉重的攻城槌,每一记都让她的防线天摇地动,刘瑕轻轻摇着头,但她躲不开他,他的声音,他的脸,他认真诚恳的表情,他传递了所有情绪的眼睛。

    “我是真的无畏……假如有一天,你真的伤害到了我,我也情愿,我不要为了未来的风险,现在就裹足不前。就算未来是一片黑暗,那又怎么样?”沈钦说,语气就那样平平常常,这不是甜言蜜语,不需要强迫推销,他每一句每一字都是真的,“在你出现以前,我的世界本来就是黑暗……你就是我的眼,没有你,我怎么能看到别的色彩?和你在一起,多一天就是赚一天,就算有一天要再回去黑暗里,至少我也还拥有回忆。”

    一切都乱套了,刘瑕想,他真的是那个不敢说话的沈钦吗?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怕的刘瑕吗?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理有据,让人无法辩驳,她又是什么时候失去了逻辑的宝座,成了不讲理的那个?

    乱糟糟的思绪飞过脑海,论文题目,《多巴胺与爱情的关系》,心跳加速,一首熟悉的曲调,什么时候听过的流行歌曲,泰戈尔的诗句,‘真爱让怯懦的人勇敢,勇敢的人怯懦’——

    刘瑕忽然又捂住脸,垂下头一动不动。

    “所以,刘小姐,你明白吗?我不是不听劝,我不是不知道风险,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不会离开你……”沈钦说,他又弯下腰来看她的表情,“我不会走的,我是牛皮糖……我黏上你了,我是跟在你脚边的小狼狗,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

    他还唱起来了,“我是不停追逐你的小狼狗,咬住你绝不松口——”

    “住口……”刘瑕雷得都笑了,她抬起来又要揍沈钦,“你要死啊,这么三俗的歌!都哪听来的?”

    “网络神曲,听过一次就洗脑了,忘都忘不掉……”沈钦说,他期待地望着刘瑕。

    刘瑕没说话,也没动,一手叉腰,就那样上上下下打量着沈钦,不说话。沈钦的头跟着她的表情动来动去,她往前走几步,他也亦步亦趋跟上去,她停下来,他也停下来。

    “怎么停了?”刘瑕问。

    “那你怎么停了?”他理直气壮地反问。

    “……停车场这么大,我知道你车停在哪吗,大哥?”刘瑕的声音有点抓狂。

    “哦哦。”某人懵懵懂懂,赶快拿出手机按几下,停车场远处有辆车亮起来,倒车滑行过来。“——等等!”

    他忽然回过神,惊喜地大叫起来,“刘小姐,你——”

    “……别这么一张脸,”刘瑕冷漠地说,别过头,不去看那张惊喜的笑脸,“腿长你身上,你要去哪里,做什么,我管不了……但我可没答应你什么。”

    “是是是。”沈钦的嘴唇,快咧到耳根,刘瑕的头转到哪里,他就一个箭步站到哪里。“好好好。”

    “——你站好啦,不要围着我转圈圈。”车停了过来,两人都是习惯成自然,一个往驾驶座走,一个去拉副驾驶座的门,“不许再偷听我的手机,干扰我的社交生活。”

    “好好好,您说什么都是极对的。”

    “这本来就是基本原则——还有,之前约定过的办案守则,持续有效,还要多加几条,第一,不许吃我和景云的醋,第二,办案时也要保证正常作息……”

    门一声砰响,把这段对口相声锁在车里,捧哏和逗哏开出了停车场——电梯间里,连景云慢慢地走出来。

    假如有一天,你真的伤害到了我,我也情愿,我不要为了未来的风险,现在就裹足不前……

    我并不是无知者无畏,我知道,我也无畏……

    他垂下眼,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装的是刘瑕爱吃的醉枣,钟姨特意给她带的。

    “……下次再给她送过去吧。”他说,又自嘲地笑了笑,转过身,走进了电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