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1章 我很欣赏你

第51章 我很欣赏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小姐,早上好。”

    陌生的声音,让她从睡梦中自然醒来,清醇如小提琴的男声在她耳际逐渐清晰,她反射性地举手捂住额头,呻.吟了一声:这不是她的闹钟。

    “今天是2016年3月23日早上8点,你通常的闹钟时间,你该起床了,刘小姐。”

    “*……”

    “室外温度是8度,最近这几天,s市正处于倒春寒中,今天的体感温度,要比昨天更低,早晨要注意保暖,如果你许可的话,明天起我会在你醒来半小时前为你打开空调和新风机,我希望你能在合适的温度、清新的空气中醒来,愉快地开始新的一天。”

    “……*,你该不会一晚上都在偷听我睡觉吧?”

    “我猜,你现在肯定很想知道,我是不是又对你的手机实施了监听,但答案是没有,这是一段录音,录制在23日早上5点。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我还是不太喜欢说话,尤其不太喜欢隔着手机和别人用语音交流,所以,这是一段留言。”

    “也因为这点,我在早上4点擅自切入了你的手机系统,为你更换了早间闹铃。因为我想要叫你起床,但又不喜欢和人通电话。”

    “……”刘瑕只有这个反应了,是所有的黑客追女孩都这么无聊,还是只有沈钦特别……另辟蹊径?

    “我是不是一晚上都没睡?你现在想问我这个吧?我想,录完这段话后,我就会去休息了。我知道,你希望我作息规律,但我今晚确实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对不起,我说谎了,没有辗转反侧,因为我压根没有爬上.床,只要一想到,你没有拒绝我的追求,你也有一点点喜欢我,我就兴奋得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没有一点睡意。”

    “好奇怪,虽然我们分别不过几小时,但我已经很想见你了,我看了好多你的资料,你的音频,你在月湖别墅留下的监控资料……但这些东西,居然完全没法取代真实的你。”

    “今天我筹划着来一次对我很难得的白昼出行,我还是不喜欢白天,在白天出门,人形娃娃会被看破,我必须自己坐在驾驶座里。但只要一想到,如果要等到傍晚的话,我还有十几小时才能见到你,这种可怕的未来,就让我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勇气。”

    ……这是要来找她吗?刘瑕捂脸,“我还要工作啊……”

    “我现在要去睡了,想到起来后,我就能直接开车来见你,就连睡眠都让人期待了起来。忽然间,我连噩梦都不怕了。”

    “白昼也不怕,噩梦也不怕,刘小姐,你怎么这么了不起,为什么只要想到你,我就觉得我什么都不怕,我可以天下无敌……”

    #

    “刘姐早,今天好冷呀,我在家根本没感觉,一出门就打喷嚏,”张暖捧着一杯姜茶走过来,正好和她打了个照面,“——哎,刘姐,你今天心情不错啊?”

    刘瑕手指不自觉摸摸脸颊,“有吗?”

    “有啊,”张暖上上下下地看她,“你进来的时候在笑诶。”

    “我不是经常笑吗,这有什么稀奇的?”刘瑕脱掉大衣,也给自己倒了杯水,她今天喝了热豆浆,大衣挡风,一路上都暖和极了。

    “不一样,不一样,”张暖一下口拙,急得跺脚,半天才憋出来,“你今早笑得特漂亮,特开心,嘴角那么翘着,气色可好了,整张脸都是亮的——”

    她一边说一边端详刘瑕,都有点看进去了,语气也变得如梦似幻,“刘姐,我忽然发现,你长得好好看、好迷人噢,尤其是这么笑的时候,好像整个人都会被你的眼睛吸进去——”

    “说什么呢。”刘瑕又摸摸嘴角,她分明没感到自己在笑。“托马屁托出新意了啊暖暖?”

    “我说真的呢!”张暖又跺脚,“刘姐就知道笑我——啊,陈姐来啦。”

    “陈姐早上好。”刘瑕也转过去打招呼。

    工作室的另一位女性咨询师走了进来,“哎呀,早上好早上好,都来啦——正好,小刘,这有一封信你也看看。”

    “陈姐,这是——”

    “昨天早上我上班的时候,被两个彪形大汉送来的,言辞上倒是满客气。”陈姐的表情很平静,“听说最近工作室的租约也出了问题,估计是你的哪个客户或者家属有点失控了吧。”

    刘瑕捏着陈姐拿来的恐吓信,打量着简短的内容,嗯了一声,“应该是……给您添麻烦了。”

    “收费高就是这点不好。”陈姐也笑了,“付得起这个价格的案主啊,都觉得自己很有办法,找起麻烦来,创意层出不穷。小李和小高好像也收到了一样的信,怎么样,要不要来个群英荟萃,侧写一下发信人的身份?”

    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来自咨询者和家属的恶意并不是那么罕见,有些咨询者在一时冲动,吐露出关键信息之后,情绪回潮以后,对咨询师会兴起敌意和提防心理,而咨询者家属则可能因为咨询过程中,咨询者的一些改变而对心理咨询师产生极强的敌意,甚至有上门手撕咨询师的,这么多年风风浪浪,处理惯了来自家属和咨询者本人的谩骂、恐吓和威胁,资深咨询师哪可能对一封匿名恐吓信反应过度?就算是他们的职业素养,也不容许自己这么做。

    不过,陈姐没第一时间就在微信告知她,而是明显和小高、小李私下沟通后,过来当面和她谈,多少也有点试探的意思,刘瑕的客户惹来的麻烦,她当然要想办法解决,至少也要拿出个解决的态度来。刘瑕摇了摇头,把恐吓信放回桌面,“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放心吧,陈姐,这个人做事还是挺有底线的,他这么做估计另有目的……不过,倒是也恰好解决了我们的一个问题——最近大家生意都旺,高哥新加入以后,咨询室的使用就有点紧张了,也不够地方做一些特殊咨询,我早就想换办公室,只是我们和这边的租约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期,正好现在有人愿意付违约金,我已经看好了国金里的一个单元,地方要比现在大,还有专用的游戏咨询室,如果陈姐你还有高哥他们对地点没意见的话,应该今天下午就能签约了。陈姐,你觉得怎么样?”

    陈姐笑,“能在国金做,那当然更好,咨询费不涨到2000都对不起这个地段——不然连租金都赚不回来,小刘,你考虑清楚了?”

    “放心吧,陈姐,”刘瑕嘴角抽了下,“业主开的租金并不高……在我承受范围以内。”

    不涨抽成,又能换到更高档的写字楼,地方更大,陈姐就有不满也被安抚了,她笑吟吟站起来,“那是最好,地方租下来以后大家一起去看看——先走了,下午见噢。”

    刘瑕露出亲切的笑容,挥手作别,等陈姐出门,转头对张暖说,“暖暖你也和物业主任确认下我们的搬迁时间——搬到国金去这件事,不需要对他隐瞒。”

    “噢。”张暖乖乖地应,“明白了,会怂恿他去四处八卦的……刘姐,我怎么觉得你这有点小挑衅的意思呀?真不怕陈姐他们受到的骚扰升级吗?”

    不管滨海房产的实力多么可怕,这毕竟已经不是民国时期的魔都沪上了,没有谁能一手遮天,会因为滨海一句话把刘瑕他们拒之门外的办公楼并不会太多,而像国金这样的办公楼,一天吞吐人流量极大,安保工作又好,即使想骚扰出入的客户和员工,这也不是一两个地痞流氓能做到的。但这并不是说搬到国金就能高枕无忧,毕竟要查到几个员工的住址并不难——刘瑕的工作室,是松散的合作关系,她主要靠较低的抽成和良好的办公环境招徕合作者,也的确因此,她起步就找到了陈姐和高哥这几个资深咨询师做搭档,只是像陈姐这样的咨询师,客源不是问题,抽成上的优势并不太能抵消生活中受到的骚扰,如果这样的恐吓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刘瑕又无法解决的话,恐怕即使是国金的光环也未必能把她安抚下来。

    “的确是有点挑衅的意思,”刘瑕半开玩笑地说,“所以你这几天出入也小心点,要是有人来给你发恐吓信,记得把对方的脸拍下来,我给你发奖金。”

    “要是被打,算工伤吗?”张暖缩缩脖子,笑嘻嘻地问。

    “算。”刘瑕说,看张暖虽然脸上在笑,但眼底难掩不安,知道她的确有点被恐吓信吓到,她略经考虑,多透露了一点细节。“有照片的话,沈钦可以直接拿去搜索,就不用再看监控来找线索了。”

    “对噢!”张暖自然完全不知道历时短暂的绝交事件,她整个人都亮起来,“都忘了还有沈彦祖先生在!沈先生威武,沈先生威武——有了沈先生,还怕个毛啊?”

    她对沈钦那深信不疑的态度,让刘瑕哭笑不得,她有点酸溜溜的,“他监视我们的时候,就是沪上第一变态,今年最极品客户,现在就变成‘沈先生威武’啦?”

    “哎,这怎么能一样?这么好用的技能,对我们的时候当然是变态,对敌人的时候那就是可爱。”张暖白刘瑕一眼,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几下,“沈先生一定要找到这几个坏蛋啊,沈先生武运昌隆!”

    一边胡闹,眼睛一边‘叮’地就是一亮,上上下下含笑看着刘瑕,“哎,刘姐?”

    “嗯?”刘瑕拿起今天的日程安排表看了起来,端起水杯呷了一口。

    “你今天心情好……是不是因为沈先生啊?”

    一口水差点没呛在喉咙里,刘瑕轻咳几声,“都和你说没有心情好了,闲着没事尽瞎猜。”

    “好吧……”张暖怀疑地瞥她,又过几秒,“刘姐?”

    “……嗯?”要不是还没签完字,刘瑕都想直接逃进办公室了。

    “你和沈先生,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咳咳咳’,这一次,她是真呛着了。“张暖,得了妄想症要及时医治,在我们工作室做了这么多年,怎么一点心理健康常识都没有,你这都出现谵妄现象了,现在介入治疗已经有点迟了啊!”

    她是在和张暖抬杠呢,小女孩听说自己谵妄,倒被逗笑了,一点也不生气,上下看着刘瑕,反而更笃定,她双眼闪着八卦的晶亮,“我可不是胡说啊刘姐,和谵妄一点都不沾边——人家是有证据的!”

    “你看,这件事吧,背后肯定是有人在对付你,对吧?这个对付你的人,也留下了一条线索,那就是今早他们和陈姐在办公楼门口说话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拍下来了,对吧?”

    “这个线索呢,沈先生的确是可以用来破案,但连大哥也可以啊,他上回和我说,看监控破案,是警察和保险员这几年的工作重心,他还说,一个区的地痞流氓其实都是警察心里挂了号的,那几个人总归不是正经行当,如果让连大哥找他的警察小伙伴来帮忙的话,破案速度应该也不慢吧?”

    “刘姐你呢,性格又是那种不爱麻烦别人的,最讨厌欠人情,如果有事要找人帮忙的话,你都尽量会找亲近的朋友。”

    ‘女友的怀疑’,是这世上最敏锐的侦探力量,其次则是‘八卦中的女人’,正处于这种超神状态中的张暖,分析得头头是道,两只手指比来比去,“以前连大哥就是你最亲近的朋友,你们就和亲人一样,这是你自己告诉我的,那现在,你没找连大哥,找了沈先生,语气还那么自然……是不是说明,沈先生在你心里,比连大哥更亲近?——比亲人更亲的是什么,那不就是——爱人喽?”

    顶着刘瑕杀人的眼神,她硬是把话说完,自己笑成一团,“刘姐,我猜的对不对啊?你和沈先生,那个,那个,嗯,嗯?”

    看她猛挑眉,对手指的样子,刘瑕手指发痒,真想敲她几下,“张神探,你就没想过,我刚那么说,可能只是因为,我知道沈钦一直在监视我们的接待区,他刚是和我们同时听陈姐说的恐吓信事件……所以我猜,按照他的性格,他肯定已经展开调查了。”

    张暖是知道这件事的,不然也不会说沈钦变态,她愀然不乐,被刘瑕说得无可反驳,刘瑕欣赏她的沮丧,又落井下石,“没找景云,也有可能并不是因为他在我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过了景云——说到这,你觉得他在我心里真有地位可言吗?——而很可能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小事,既然有他出面,我也就不需要再去烦景云了……你觉得,这条思路会不会更合理一些呢?”

    张暖嘟起嘴,恹恹地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思路……”

    她的手机响了一下,张暖低头看一眼,先脱口而出,“这什——噢!”

    她看看手机,又看看刘瑕,忽然捂着嘴笑弯了腰,“哈哈哈哈,这真的——哈哈哈,这实在——”

    刘瑕大为狐疑,一个猜想浮上心头,“怎么了?”

    张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手也是软的,努力半天才把手机举给刘瑕看——屏幕是支付宝页面,有个人给张暖连续转了三笔钱,都是一千元整,附言分别是:

    “说得好,我也比较喜欢你的思路!”

    “你这个小姑娘,很有前途,真知灼见,我很欣赏你!”

    “继续保持!”

    最后,还附了个暴漫的‘我很看好你’表情……

    刘瑕整个人趴在接待台上,捂住脸不说话——这个动作她现在越来越常做了。耳边还响起张暖的问话,“刘姐,这算不算收受职务贿赂啊?”

    “刘姐,以后你多和我骂骂沈先生好不好,我一穷你就和我说说沈先生的不好,让我来劝解你,世道这么艰难,你是我姐,得给我创收才对啊。”

    “哎,姐,你什么时候再把沈先生带来玩啊?我现在忽然好喜欢他噢!”

    这才叫落井下石呢——刘瑕缓缓把自己撑起来,幽怨地白了张暖一眼,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开手机,找到沈钦,手指猛戳到屏幕上,满腔无名火盘旋呼啸,气势汹汹,就等着找个出口发泄——

    “不是说好了保证休息时间吗?现在才九点,你就已经醒了,你的睡眠时间,有超过五个小时吗???”

    ……唉……信息发出去之后,刘瑕越看越觉得心酸,越看越觉得悲凉,简直有种小人得志、祸乱朝纲的憋屈感,她看看还在为三千块横财欢呼雀跃的张暖,再看看手机,眼一闭,又趴到了接待台上……

    “哈哈,刘姐,你别这样嘛!”张暖来推她了,“刘姐——”

    “让我自怨自艾一会……”刘瑕气息奄奄地说,她心里忽然一动;唔,说起来,这好像是沈钦第一次,直接主动地和除了她以外的另一个人交流呢……

    当然,他之前和连景云交流过,但那种交流,并不积极,是他逼迫自己的产物,从对话内容来看,也并不能说很正面……和今天这样,主动和张暖开玩笑的举动,当然有本质区别……

    “刘姐。”张暖的语气忽然正经了起来,她推了刘瑕一下,“电梯那边有动静——时间快到,应该是你的案主,就是那个春.梦先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