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火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姓名。”

    “林小玉。”

    “年龄。”

    “21岁。”

    “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

    “……没带。”

    “你这个职业能不带身份证吗?不带你怎么开房?钱包拿出来。”

    “林美霞,1987年生……你今年29岁了啊,真看不出来,和警察你也撒谎,挺本事的嘛。”

    “人……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习惯了呗……”

    “身份证上照片和你长得不是很像啊,整过容?”

    “嗯……那,那个……警官,您……您可得给我保密啊……这个,这个要传出去,影响我以后……”

    “影响你以后什么?”

    “影响我以后……谈恋爱呗……”

    “呵呵,谈恋爱……”审讯室里的祈年玉扶了扶耳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说你和死者的关系吧,这是你们第一次见面?”

    “哪能呢,人家又不是出来卖的,只要有钱,想睡就睡,做我们这行的还是讲点感情的,不然成什么了,小姐?”被识破身份以后,林小玉倒是放开了,她的声调里带上了乡音,“我和良叔都认识两三年了——”

    她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良叔真的对我很好,可惜了……昨晚他真是吓死我了,忽然间就……”

    “好了好了,要哭回去再哭——你和死者的关系,还有谁知道?”

    “就我们俩……”

    “没有别人能证明了?”

    “没有……瞧您说的,良叔自己是有家庭的,我们要到处去说,那成什么人了?那不是小三儿了吗,我不做小三,不破坏人家家庭,那太没良心了警察弟弟,我们就是……单纯的,低调的,朋友。”

    “行行行,朋友就朋友,你们微信聊天记录有吗?”

    “没记录,良叔聊完就清屏,你知道——”

    “有家庭嘛!那你呢?”

    “我也一样……我也有别的朋友啊,警察弟弟——”

    #

    “林美霞,女,29岁,高中肄业、农村户口。”连景云对着审讯室里的网红脸,又看了看身份档案里林小玉的照片,“这个案子真是什么红元素都齐全了啊,现在连外围女都出现了……怎么样,要不要亲自出马,会会这个林小玉?”

    “外围女服务的不就是公孙良这种人吗?在这出现也很正常,”刘瑕的眼神还专注在林小玉身上——就长相来说,这是个清纯中不乏妖艳的女人,但和所有外围女一样,在精致的妆容下是遮不住的土气,豹纹短裙、网格袜,当然少不了审讯桌上放着的粉红爱马仕傍身,这基本是个模版般的外围女,也就是在警察跟前,在如此特殊的环境下,才会露出原生环境的一点痕迹,只是看着她的脸,听着她的谈吐,她就能给林小玉做出个人小传和人生素描:高中肄业后打了两年工,爱慕虚荣、眼高手低,想把美貌变现,有一定的胆略和拼劲,博上一把成功地攀登上了社会阶梯,当然她现在的身份会被很多人鄙视,但经济条件天翻地覆的差别,应该能让林小玉自己相当满意了,“目前为止,没发现她说谎的迹象……也没有发现她杀人的动机。”

    “动机是可以隐藏的,谎言也可以。”连景云没有气馁,“时机上实在是太过巧合了,不能轻易打消对她的怀疑,再说,林小玉身上并不是没有疑点——她一直没有拿出和公孙良之间金钱往来的证据,也找不到第三人证明他们认识,她说公孙良都是拿现金给她,他们是在会所认识的——几年前的事,已经记不清当时还有谁在场,这一点很奇怪,按说男人猎艳,当然会瞒着家里人,但未必会对朋友讳莫如深,带上小蜜和几个狐朋狗友去郊外会所里玩乐,这应该不罕见吧?真的拿不出一点证据来吗?”

    “这就要看沈先生的本事了。”刘瑕把眼神转到了沈钦身上,他正在自己带来的电脑上飞快地操作着什么,表情专注又严肃,薄唇微抿,呆萌气息一扫而空,倒有了点专业严厉的禁欲感。“公孙良的妻子很强势,他要掩藏这段关系也不无道理,但在现在这个社会,真正的*,已经越来越少了,有什么秘密,能抵得过现代科技的挖掘?”

    “确实。”一直期待地站在她身边的宋队,也是精神一振,他也是老警察了,很善于调节自己的情绪,纵使刘瑕一时半会没有发现,但东方不亮西方亮,这会儿他又把期望放到沈钦身上,“沈先生,需要什么权限您随时开口——”

    刘瑕和连景云都还站在窗前没动,刘瑕瞄宋队一眼,见他已走远,从牙齿缝里发声,“你说这事和滨海有关,指的,不仅仅是滨海同d租宝合作的项目吧。”

    宋队对这个案子很动感情,又视刘瑕为救世主,一直忠心耿耿追随左右,两人也是第一次找到机会说私话。连景云的眉毛动了动,他的声音一样很轻。

    “前阵子我在帮你查沈家的时候,无意发现,公孙副总和沈江一度走得很近,滨海不少工程的保险,都是由禄安来做,这个单子是公孙副总拉回来的,为他在集团内部争取了不少话事权。不过,从风言风语来看,大概就在d租宝崛起前后,两人逐渐减少了往来,只有在业务上还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联系。”

    沈家的那些污糟事,刘瑕没有特别瞒着连景云,他自然知道沈钦在家里举目皆敌的处境。——且不说这些,就事论事,时间点上如此巧合,让人很难不有所联想,一个公孙良能保着d租宝走到那个高度吗?滨海在这骗局背后扮演的角色,确实耐人寻味。

    “这件事……”

    “调查组里,就你我知道。”连景云也只有嘴唇轻轻翕动,“毕竟,这里是s市。”

    刘瑕点头不语,连景云看她一眼,竟仿佛看穿她的思绪。

    “告不告诉沈钦,你自己决定,”他微微偏头,气息吹拂在她耳侧,“我的意见,你最好和沈钦先做沟通,如果他不想要那1800亿,这件事,完全不必涉足太深。”

    这也正是刘瑕在衡量的问题:d租宝这样的案子,看似只是金融诈骗,但凶险处甚至不是一般凶杀案可比拟的,为宋队破解公孙良之死当然可以,要再往下趟浑水,是否有这个必要?目前来说,沈家的斗争还算友善,有点像是网游里在打竞技场,失败者无非丧失晋级资格,人身安全尚不会受到威胁,但如果在d租宝这几千亿的事情里,把沈江扯进来,那就把矛盾完全拉抬到另一层次了。在沈钦显然对家产毫无兴趣的前提下,这么结仇有些得不偿失。

    况且,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虽然沈江一直不断唆使兄弟姐妹来和沈钦过招,但对她这个人,却始终还保持着一种奇特的克制态度,都调查到了这一步,该知道的他恐怕早已知道,但,一直以来他抛出的所谓‘秘密’,却根本未曾伤筋动骨……

    “咳嗯。”响亮的咳嗽声忽然响了起来,沈钦从电脑后冒出头,眼神幽深盯着他们俩,幽幽地又咳嗽两声,“咳咳。”

    刘瑕和连景云瞬间分开,连景云行若无事,冲沈钦微微一笑,“沈他先生,查出什么没有?”

    ——虽然一心扑在案情上,但宋队也有点犯嘀咕,“沈他……这名字有点怪啊……”

    这还是沈钦第一次在这么多陌生人的环境里和连景云直接对话,刘瑕主动去拿手机,预备接收他的信息,她往前几步想要对他稍微做些遮挡,但沈钦却对她摇了摇头,他深吸一口气,好像要把蓝条蓄满,脸色凝重得仿佛要上战场,随后眼神一肃,扯了扯夹克下摆,从电脑后站了起来。

    “我刚才已经跑了搜寻程序,切进了s市近半年的监控数据库里,寻找公孙良的车牌号,”低沉清凉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电脑青白色的光照在沈钦身上,明明暗暗间,为他添上几分神秘的气息,他的语气稳定又冷冽,有些无机质的机器感,业界精英的范儿一下就出来了——虽然办公室里人并不少,其中也不乏宋队这样位高权重之辈,但在沈钦开始说话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而然都被吸引到了他身上:呆萌已经完全没有了,现在的沈钦,虽然他自己也许感觉不到,但真的好像在发光。“遗憾的是,在监控中没什么发现——公孙良的应酬很多,出入中常有女性跟随,由于监控像素太低,这些外围女的长相又都有些相似,所以很难确实分辨这些女性中是否有林小玉的存在。”

    “当然,除了监控以外,我们还拿到了公孙良的手机,公孙良是个很有保密意识的人——他用的是一款黑莓手机,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系统,当然,功能就现在来说也相当简陋,不过,不论如何,它都要比ios和安卓更难破解,目前我的软件还在运转。”沈钦看了看手表,“预计可能要数天后才会有结果。”

    他黑曜石一样的双眼,垂注到了宋队身上,宋队惊了下,讷讷想要说话,又不知说什么好。沈钦扯了下唇角,继续往下说,“但这不是说线索就到此中断,公孙良的身份证几乎没有在酒店的开房记录,从他的车牌活动来看,他基本都回家住宿,回到他的社区检查一下监控,也许会有别的发现——更重要的是,在他的家里还有一台电脑。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公孙良的脚印,肯定藏在他的电脑里。”

    “走吧。”刘瑕正好脱身出来,“我和你回去看看,公孙良有没有在家里藏了什么线索……像他这样的人,比李建军聪明不知几倍,总是会给自己留点保命符的。”

    沈钦的眼神落到她身上,所有的凛冽,瞬间全融化为一片赤诚,他有点小得意,又有点小询问地望着她,似是在问,‘我表现得怎么样?’

    原来所有冷冽,只是在掩藏自己的胆怯,刘瑕咬住唇,辛苦地把笑意咽下去,她轻轻点点头。“走?”

    在众人面前,沈钦不动声色,转过身和刘瑕并肩而行,扬长而去,直到进入空无一人的走廊,他的世界一下花就都全开了,“我刚才棒不棒,我刚才棒——”

    有人从前面的办公室里开门出来,他一下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双手插袋,目视前方快速走了过去,刘瑕和有点莫名的警察点头示意——她忍不住失笑了几声,要去追沈钦,又停住了,竖起耳朵听审讯室那边的动静。

    “哎,你们觉不觉得,那个小伙子,就那个沈先生……他长得特别好啊?我原来一直都没怎么注意,哎哟,刚才那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形容,觉得他长得真好,真有气派——”

    她抿抿嘴,加快脚步走到楼梯口,沈钦站在那等她——出了经侦大队这一层,上上下下的人群就多起来了,个个都多看他几眼,他有些不舒服,肩膀又佝偻下去,看到她连忙挺起来,但脚步仍然匆忙僵硬。

    “怎么样怎么样!我今天棒吗!”一坐进车里,沈钦就又雀跃起来,“棒不棒,刘刘,棒不棒?”

    刘瑕也觉得他实在已经够努力了,这种进步的速度堪称奇迹——但她不愿用太肉麻的话夸他。

    “挺棒的——你知道吗,刚才那一瞬,宋队都被你帅到了。”她笑瞥沈钦一眼,轻声说。

    沈钦整个人绽放开来,“宋队……是好人!”

    “可不许给他打钱,人家职业特殊,说不清的。”刘瑕发动车子,开出停车场。

    沈钦把手机放下,“嘿嘿,不会不会……”

    公孙良案件,似乎让他成功地走出了春梦先生带来的余韵,【恭喜您成功完成‘在陌生人跟前侃侃而谈’成就】的沈钦,显然还在回味着刚才的英雄时刻,他比平时要更多话,也更有热情讨论案件。“那个林小玉,你真不觉得可疑吗?我怎么觉得,宋队他们的怀疑挺有道理的,她完全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派来的杀手啊。”

    “杀手?”刘瑕重复,她忍不住轻笑起来——这个怀疑其实挺合理的,但沈钦的语气那么铿锵,感觉一下这个词就二次元了起来。“你的论据在哪?因为林小玉太过低俗,不像是公孙良会喜欢的对象?”

    “当然,”沈钦理直气壮,“难道不是?我们都看到公孙良家里的装修了,还有他的照片……这个人,挺有品位,很高雅的,进出一些风月场所,因为生意需要逢场作戏,这我能理解。像林小玉说的那样长期包养她,还把她带到家里来?”

    他摇摇头,“我不信。再加上林小玉又拿不出一点切实的证据——我看,更像是这么个模式,林小玉背后的雇主,早就想把公孙良灭口,最近这段时间,林小玉都在公孙良常去的会所等待机会,只要灌醉了公孙良,把迷迷糊糊的他载回家……接下来,无非就是他怎么死的问题了,给他服用一些亢奋的药物,再促使他和自己啪啪啪,是手段a,如果这都不死,那也还有计划b等着,反正夜还很长,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公孙良,让他活不到天亮。”

    他信口胡柴边说边想,推理得兴致勃勃,粗听也算头头是道,刘瑕不禁含笑看他一眼,再度意识到沈钦对于凶杀案的态度和一般人迥然不同——

    “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她说,“就是有个问题没说明白——你所有的推理,都建立在林小玉和公孙良的关系是伪造的这一点上,也就是说,你认为林小玉这样伧俗的女人,不可能对公孙良产生性吸引力……”

    正好遇到红灯,刘瑕可以转过头直视沈钦,“那我就想问你了,沈先生——请问你对性,知道多少呢?”

    沈钦仿佛被高能武器直射面部,表情一下冻结了,他惊恐地直视刘瑕,嘴唇轻微颤抖,“啊……嗯……啊?”

    刘瑕抿抿唇,(越来越辛苦地)忍住笑,她索性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形成一个圈——“初吻是肯定还在,初夜也不用说……那,这件事呢?”

    随着她的话,余下三指翘成兰花样,上下拉动了几下,刘瑕斜飞沈钦一眼,恶劣地刻意妩媚,她吐气如丝,“这件事……有对自己做过吗?”

    ……

    ‘轰!’

    ——如果精神世界能具象化的话,现在的沈钦,肯定已经变成了一个爆燃的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