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57章 不要逼婚,要逼爱

第57章 不要逼婚,要逼爱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欢迎回到娱乐大事件,”带着头套的主持人从幕后走出,摆了个搞怪的姿势,在粉丝们的欢呼中继续往下说,“除了珍妮弗.杰弗森再度来京引发的疯狂粉丝和路人的冲突事件,让我们开始审视在2016年,网络对现实的影响力之外,今天还有一则很有趣的新闻,也是关于网络的——就在昨天下午,微博、朋友圈忽然开始疯转一段手机视频,拍摄地点是昨天的魔都中环高架路,在中午这个小高峰时段,高架路却因为一起连环追尾事件堵成了狗,堵车嘛,大家谁的心情都不可能好,车主下车走走,一起骂骂娘,这也很正常,据我统计,路怒症的发作几率在堵车时是最高的,我自己本人就有点这个倾向,上回堵车的时候,正好铁柱给我打过电话——”

    讲了一个段子,在大家的笑声中,他继续往下说,“但这一次呢,虽然也遇到了堵车,但车主们的愤怒情绪却不高,原因就在由这段由叫做‘豆豆16年要减肥’的微博用户发布的一段视频,大家看看他原话是怎么说的——中环高架拥堵,老子郁闷得来……”

    一段有些晃动的手机视频被放到了大屏幕中,观众们配合地随着画面中的激.情进展发出了惊叹声,主持人几次要说话,都被女观众们的花痴声打断——他几次欲言又止的挫样,也引发了新的笑点,让观众们的笑声一浪接着一浪,当他再度开口时,语调也就更加强烈了,“‘豆豆16年要减肥’所发的原微博,已经有了接近1600万的点击,朋友圈疯转得最多的公众号推送,点击已经破了百万,短短一段视频,在24小时内取得的关注都快赶上三里屯试衣间了。没有露点,没有不雅场面,除了被喇叭声吵到的路人可能会有所不满以外,没有争议性,为什么这段视频会火成这样呢?是因为他们开的是奔驰的百万豪车?是因为激吻的双方是俊男美女?转发的群众那也是众说纷纭,我和小伙伴统计了一下,大概有50%以上的男性网友,是因为这对情侣中的女孩转发——很乐观的一个数据,至少让我们知道在这个宅腐当道的年代,异性恋还是有市场的,如果都是因为男孩转发那就糟了。”

    在观众的大笑声中,主持人继续说道,“女性网友就不好说了,有羡慕妒忌恨的,有喊虐狗的,主流的观点是,‘这个就和偶像剧一样啊,我去!’,‘妈妈,我又相信真爱了妈妈’,‘我也好想要个这样的男朋友,妈妈!’”

    他捏着嗓子,夸张地模仿了起来,观众们疯狂地大笑着,“还有一部分极端的女网友,仅仅是凭着这段不到两分钟的视频就已经爱上了这个看不清脸的男孩,连说按照自己的经验,这绝对是帅哥。在我们节目播放前开始,网友已经自发成立了人肉小分队,开始搜索这对情侣的真实身份。可以说,这对情侣是真的红了。”

    “为什么这段视频比明星恋情曝光、三里屯直接上演的禁片还要走红呢?我个人认为,这段视频恰好集中了网友们最关心的几个热点——豪车,有木有,网友扒出,这辆奔驰amg的售价,即使是低配也要达到200万以上,车主身份肯定非富即贵,其次,这对恋人都很年轻,而且长得很好看,虽然看不太清脸,但轮廓很好,至少穿着打扮体现出的气质不错,我们都知道,一般在中国,开豪车的都是老板,试想如果把男孩换成40岁以上的煤矿主,这段视频下的舆论声浪肯定和现在不一样,‘低俗!恋□□热!鲜花插在牛粪上!呵呵,*丝们来看看,这就是你们娶不到女神的原因’,所以,这对恋人的走红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颜值才是硬通货啊——”

    笑声更大了,主持人也笑了起来,“其次,还有女方主动亲吻的霸气!反正别人我不知道,我看了以后对这女孩特别的有好感,昨晚到现在,我坐地铁的时候都特留意邻座的女孩,遇到长得好看的,我就希望她也能在下个瞬间向我扑过来。”

    “哈哈哈哈!”在观众们的笑声中,主持人继续说道,“面对这样的情况,‘豆豆16年要减肥’显然也是始料未及,今天上午九点钟,他删除了自己的始发微博,撤下秒拍视频,并且留言说‘大哥大姐们,视频看过就算了,别给人家的生活带来影响,大家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也放小弟一马’。看起来,这个视频在意外地火爆社交媒体的同时,也和之前珍妮弗.杰弗森的粉丝从网络约架变为现实斗殴事件一样,一次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的单纯分享,无预兆的成为了网络热点的同时,也影响到了当事人的个人生活。在2016年的现在,网络的界限到底在哪里?这是个发人深省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看来,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网络的重度使用者,但网络世界对我们来说似乎还很神秘。有人说三里屯事件一夕火爆各大朋友圈,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做了神秘的网络推手,甚至于有人说这是一次针对视频女主角的营销活动,只是无意间‘闹大了’。这是网络事件在我们网民未参与的时候擅自走红的一个例子,那么这一次的奔驰激吻事件呢,似乎就显示出了网络世界的另一条规矩——在我们的脱口秀开始前,微博、百度,都已经搜索不到那段视频了,同时朋友圈几大公众号的观看链接也纷纷失效,随着源微博的删除,这次事件的影响力还未发酵,似乎就已经匆匆平息,被激起讨论热情的网友也失去了根据地。是什么力量能在短短的24小时内,让这样一个网络热点事件销声匿迹?——我不能再说下去了,哈哈哈,我们大事件的未来不能因为一条新闻而受到影响。”

    “姑且把背景的事放到一边,从结果来看,我个人是赞成奔驰事件的结束方式的,让私人的事回归私人,这本该是社会中最自然的现象,但可惜的是,在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种奢侈。有很多事因为网络的介入有了光明的发展,但也有太多的事因为网络的介入而变味,不论这对奔驰情侣是谁,网民们对他们又有怎么样的美好祝愿,借用‘豆豆16年要减肥’的话,‘看过就算了,别给人家的生活带来影响,大家高抬贵手’。在此也真诚祝愿豆豆真的能在2016年减肥成功!好,我们来看下一则新闻——”

    ——

    高富帅还是要配白富美?奔驰情侣高架路激吻引众人艳羡,‘羡慕的不是豪车,是爱’

    ——

    奔驰情侣登上新浪热搜,网友感慨,‘别逼婚了,逼爱吧,看得我都想恋爱了’

    ——

    ‘比什么偶像剧都动人,真情流露的吻最美’,奔驰情侣真实身份成谜,但爱情已感动万千网友

    ——

    视频当晚

    浩辰萌萌哒:【我去,这看起来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心理咨询师姐姐啊!】

    赞:8967转发:19876评论:9907

    视频深夜

    浩辰萌萌哒:【越看越像,真想知道是不是……大家等我,我去查一下!还有,不要说什么富二代、黑木耳的话了,很可笑,如果真是这位姐姐的话,呵呵,人家优秀得你根本都想象不到,完全是人生赢家,*丝们别酸了好吗,承认世界上就是有些人比你们优秀和幸运有那么难吗?活得正能量点好不好![鄙视]】

    赞:19876转发:8765评论:6623

    翌日,视频开始神秘消失后

    浩辰萌萌哒:【……对不起,自抽,我昨晚傻逼了,呵呵,不是那位姐姐,呵呵呵,被教训了一顿……是我蠢,[闭嘴],我去好好学习了。大神,别再□□我了,我去好好学习了,一定吸取教训,以后绝不多嘴,绝不多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赞:2918转发:1102评论:0

    #

    “哟,奔驰情侣来啦。”

    虽然公孙太太拿出了开机密码,但她是在电话里转达的,密码字母有细小错误,一个耽搁人就上了飞机,再者专案组也必须取得公孙太太的搜查许可,先立案做好笔录,刘瑕还有自己的咨询工作要做,等到专案组组员再聚到一起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祁年玉一见面就兴奋地喊起来,“刘姐,你的男朋友呢,今天不来吗?”

    刘瑕嘴角抽搐了下,“他今天有点忙……”

    能不忙吗?删视频也是体力活。连景云站在会议室边上,看起来很想笑的样子,但终究没继续调侃,“好了好了,先看下监控录像吧。——根据昨天沈先生的反馈,物业的监控录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然后书房的那台电脑,公孙太太说平时都是她在用,公孙良自己用笔记本,连账户密码都不知道,所以这台电脑的取证价值并不高,沈先生不过来也不碍事——你先来看看这段监控录像,能不能看出什么。”

    由于是针孔摄像机,角度固定,只能看到客厅和门口的一角,所以事实上可看的内容并不多,不过也足够进一步澄清林小玉的嫌疑了:公孙良进房门的时候,明显喝大了,但还不到人事不省的地步,他和林小玉的肢体语言也很熟稔,虽然没有声音,但可看出,他们两人的关系绝对不差。

    “凌晨1点左右,公孙良和林小玉进门,在门口稍作逗留,之后走进事发的副卧,这里只能勉强看到门口,1点半和2点,两次有人出来去洗手间方向,从衣饰来看应该是林小玉……3点半,林小玉冲出来开门,警察进来了,可以看到她是哭着出来的,这和接警回报上的汇报相符合。”连景云操纵着播放速度,在有人出现时才按下播放键,其余时间都保持快进。“公孙良在进门时步伐还比较稳当,只是略有虚浮,醉了,但不是很醉……”

    宋队有些沮丧,“这么看,林小玉真的是他的情人,现在只剩下唯一一个疑点:为什么公孙良如此防备妻子,却唯独在那一天把她带回了自己家。如果她能把这点解释清楚的话,那……也许这真的就只是个倒霉的意外事件,这条线索就真的断了。”

    如果不是谋杀,只是意外,那么公孙良有意投诚被灭口的推断也跟着被否定了,但宋队还没完全放弃希望,“不过,公孙良失踪的笔记本电脑,也许对我们也还会有一定的帮助……不管他有没有打算向警方自首,操作这样的事,他肯定得给自己留点后手。刘老师,我听说过您当时找账本的事,简直神了!您看,能不能——”

    刘瑕看了连景云一眼,连景云也意味深长地回视她。

    查证公孙良死亡的真相和凶手是一回事,寻找他和d租宝合作骗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不论她多不愿意承认,她和沈钦现在的关系,确实不同常人,如果她贸然卷入,等于是在还没有征得沈钦同意的情况下,就把他给扯进了这漩涡里。

    这个漩涡的能量多强,她和连景云心里都有数,足以让普通人粉身碎骨。对她来说,不考虑沈钦,最佳的选择,当然是置身事外——

    但……

    刘瑕端详着连景云的表情:他没有更多的情绪表示,只是宽和地注视着,等待着,就像是明白她所有的顾虑——他毕竟是了解她的,她的考量,都写在他心底,即使她退缩,他也真的能体谅,甚至也许还十分乐见——

    但,连景云的脊背是挺直的,双手背在身后,两脚不丁不八,站得笃笃定定……即使已经明白了这个漩涡有多恐怖,即使他也清楚,破获这个案件,对他的职业前景恐怕多数没什么好处,即使他已经仁至义尽,对这个凶杀案尽到了自己的努力……他的身形,也还是没有半点动摇。

    “……公孙良已经死了,侧写难度,肯定比和活人对话更高,”她没把话说死,“我先试试吧……公孙良的太太已经到警局了吗?我先和她谈谈,再说。”

    #

    “公孙太太,你好。”

    “你好——叫我lucy就可以了。”公孙太太lucy抬起头看她,眼神凝实片刻,仿佛有些走神,过了一会,才对刘瑕笑笑。

    她的笑容是公式化的,有些疲倦,更不乏冷淡和锐利,就像是她在一句话中展现出的精明与强势一样,她的笑容无疑是职业女性的笑容——极成功的那种,“我不习惯人家这样叫我某某人太太。”

    “lucy,你好。”刘瑕从善如流,她在lucy的表情里寻找着悲伤的蛛丝马迹,它是存在的,在她下垂的嘴角,浮肿的眼皮里,但像lucy这样的女人,总是设法维持自己的体面,绝不会在陌生人跟前哭哭啼啼,“很抱歉,在这种时候还要耽误你的时间,但我们确实有几个问题想要和你交流一下……”

    “是的,我放摄像头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公孙良。”

    “他没把女人带到家里过,但我知道他在外面有人。”

    “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他把人带到家里,夜不归宿超过三晚,我就离婚。”

    “是,林小玉是他的情人,大概是从……两年前开始的吧,他们的关系,或者一年半以前?公孙良和她经常在xx会所见面。就我知道的,过去半年里公孙良只和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保持联系。”

    “我不知道另外那个人的联系方式,不过我知道她经常在oo会所逗留。”

    “公孙良死前有感冒,确实在吃药。”

    “我不奇怪他喝酒,做保险的哪有不陪吃陪喝的,尤其是做企业保险的,想要在这行混下去,就得把客户伺候舒服……他早就习惯了,任何事在酒桌跟前都得让步,喝进医院也不是第一次,吃了感冒药就不喝酒?他没这个概念的。”

    “也许知道不能喝,会有双硫仑反应的危险,但他肯定觉得自己能逃过……他一直都是很自信的。”

    “描述他的性格?嗯……事业心很强,有幽默感,很好色。我们都是很平凡的人,刘小姐,我只能总结出这么几点。”

    “有没有人要杀他?!”

    “……我不知道,他没和我说过,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刘小姐,我经常出差在外,我们夫妻的感情……并不亲近。”

    刘瑕的眼仁缩了一下,慢慢地从lucy身上收回眼神,她说,“好的,lucy,我明白了。”

    lucy也在打量她——看到刘瑕的反应,她也顿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刘小姐,我认识你。”她忽然说,“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就是网上很红的那对奔驰情侣?”

    耳机里似乎传来了轻轻的笑声,刘瑕的手按住额头,她有些咬牙切齿,“lucy——跑题了。”

    #

    lucy对询问,不能说不配合,但吐露的信息,对案情显然没有太大的帮助,这一点,无需刘瑕解说,宋队自己都有所感觉。

    “这女人和她老公早就貌合神离了吧。”他直摇头,“倒是能侧写出她的个性,但她老公的个性……实在是有点难,唉!”

    刘瑕睁大眼看着他,宋队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从老张那拷了您几次传功的音频,没事常听,自己也结合一些教材看看,呵呵呵,活到老,学到老嘛——来来来,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您再和林小玉聊聊,看看她能不能说点什么……唉,恐怕林小玉眼里,也就是看到公孙良的钱,一样说不出别的什么。”

    他不禁有些抱怨,“你说这公孙良,还是成功人士呢,日子真活到狗身上去了!老婆情人,没有一个是真爱他的,钱用了,遗产给继承了,他自己落着什么了吗?死了都没人念他的好……唉,这活得也真是太失败了!他就是要找外遇,也找个真爱型的嘛!搞得现在连个笔记本都找不到,真是失败中的失败!”

    一边说,一边摇着头就走了,还念叨着,‘失败!失败!’。

    刘瑕看着他的背影,倒有丝浅笑,她去外头专案组办公室拿了个外卖饭盒,溜达到大院里,找了个凳子坐下,一边晒太阳,一边慢慢挑着盒饭里的醋溜土豆丝配饭。

    “刘小姐。”有人在她身边站住脚。

    “噢,lucy小姐。”刘瑕抬起头,“手续办完了?”

    “还没有,不过警察要吃饭,我出来抽根烟。”lucy说,她仔细地打量着刘瑕,单手拿出烟盒抽了一根,“介意吗?”

    事实上,刘瑕很介意,她并不喜欢抽二手烟。

    “您自便。”她说,给lucy让出一个空位,“请坐。”

    lucy碍着她坐下来,点燃纤长的女士香烟,贪婪地吸了一口。

    “我知道……”她的声音很低,刘瑕第一遍都没听明白,只能做个侧耳聆听的姿势。

    lucy又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公孙良的笔记本在哪。”

    她吐出一口烟,在烟圈里迷离地看着刘瑕,但语气极冷静清晰,“奔驰小姐,只要你能保证滨海不找我的后账,笔记本电脑,就是你的了。”

    即使以刘瑕之能,也不由愕然一秒,才想通前因后果——纵使以她的冷静,一时间,也不禁为这荒唐的现实,兴起强烈的愕然感。

    难怪她刚才会说,‘刘小姐,我认识你,你就是奔驰情侣’……这个误会,可是真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