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62章 爱情呼叫转移

第62章 爱情呼叫转移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最后一次和沈钦联系是什么时候?”关键时刻,连景云没有废话,刚上车他就问,手扣在手机上,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给宋队电话。

    “

    前天晚上,”刘瑕说,她仅仅只是稍作犹豫,“算到现在,已经36个小时了。”

    “平时他和你联系的间隔大约都有多久?”

    “几小时吧,”刘瑕说,在连景云诧异的眼神里,她有点轻微的不自在,但这尴尬很快为对沈钦的焦急取代,“别这样看我,你知道他有监控到我的办公室,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空,那时候他一般都会冒出来聊两句,并不是整天没事做就和我纠缠。”

    “不是吗……”连景云暗自嘀咕,但没再继续追问,“昨天他消失了一天,你有试图联系他吗?”

    “没有,我以为他在忙lucy的事,lucy配合调查的前提,是让沈钦帮她办出身份,让她摆脱国内这摊烂事,去国外生活。”刘瑕再度有一定的尴尬——这个理由当然很冠冕堂皇,但现在公孙良的笔记本电脑还下落不明,以连景云的能力,他很难不有所联想——

    果然,连景云剑眉微蹙,望着她的眼神也深邃了起来,“所以……那天你和lucy谈的,就是这件事吗?”

    隐约的指责与明悟,在言外流转:如果仅仅是这样,她有什么不好对连景云坦白的?她在瞒着他,他也知道,没有人提起,但生疏感已不其然向上涌动,在过去的那段时间,有一种变化正在发生,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比以前还要更远。

    连景云没有变,变的人是谁?

    “……并不止,还有公孙良的笔记本电脑,根据lucy的说法,公孙良的后手确实是储存在里面,在她这次出差前,公孙良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所以把电脑给她,如果出事的话,希望她能以此为筹码营救自己。”刘瑕硬着头皮说。说了尴尬,但再装糊涂,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她不信任警方,只相信沈钦和他背后的沈鸿派系,我也只是个传话人……在确定沈钦的想法,以及lucy本人的安全以前,我不便告诉你。”

    这是合理的考量,警方毕竟不是私人,无法通融,更很难说绝对可靠,检验科被渗透的那位虽然级别极低,也是个警示,不论沈钦意愿如何,为lucy的安全考虑,这个笔记本电脑的下落,显然不宜一开始就知会警方。

    连景云沉默下来,车内气氛从紧张逐渐回落,刘瑕把方向盘打上拐道,驶入环城高速,顺手戴上墨镜,意图游移于抵御阳光和连景云的目光之间。

    “为什么?”

    “?”她的手紧了紧,这对话的走向,她很不喜欢。

    “在你心里,不告诉我,不是为了lucy本人的安全,主要,还是为了沈钦的意愿吧。”连景云转过脸看她,表情认真而平板,就像是在办一桩切身案件,因为太牵扯情绪,所有外露的感觉反而都收了起来,“以往,你不是这样的。”

    以往,她的所有咨询案件,都是为连景云而接,以往她会把连景云的意愿,放在第一位考虑,以往,即使是要顾虑到lucy的安全,她也会先行告知连景云电脑的存在,这不仅仅是信任,还是亲近的象征。现在,信任还在,但更亲近的人,已把他取代,他不再是第一位,他一直没有变,是她变了。

    “……”刘瑕张张嘴,首次感到无言以对,她最终强拗地说,“如果你是在说我和沈钦……别想太多了,我对你说过的话,从没有改变。等这件事过去以后,他就不会再出现在我身边了。”

    她对他说过的话,是的,她对他说过,在西北难得的春日和阳之下,在那个长长的塑胶跑道上,漫步闲谈间,她曾那样平平常常又认认真真地对他说过。“我才不会早恋,你白费心了,我一辈子都不会恋爱结婚……这事,永远也不会有改变的。”

    她还小,才刚上高中,身量刚拔高,像柳条一样婀娜多姿,吸引着少年的视线,那是个升学导向的高中,集合了全市精英学生,但即使如此,她的情书也从来都收个没完。连景云半开玩笑,要她注意早恋风波——这其中或多或少,蕴含了醋意,随年岁的增长,慢慢发酵出的欢喜爱慕,到了快开花的时候。

    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才那样说,她知道,连景云总能分辨出,她的话是不是认真,她知道他足够灵敏,总能领会到她言外的拒绝。她也知道,他知道自己有充足的理由这么想……这句话她从来没重复过,他也没有再试着做过改变,不是不想,和她一样,他怕求不得,最终什么都失去。

    那时候,她确实曾有那么一点……喜爱他,他是她和正常世界联系的唯一纽带,那情感对她来说,已无限地接近于爱,虽稀薄,但对她来说是那么罕见,曾以为会铭记一辈子……但没想到,这么快就为时间冲淡,他的地位,已被另一个人取代。

    即使是她,也应该有点感慨,这很不应该,她不能这么做,应当马上得到纠正,刘瑕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连景云此时的心情,只是……她已完全无法再被触动,她现在所考虑的只有沈钦与他的下落不明,是的,他的安危应当暂时不是问题,但……

    ——原来,感情这种事,比所有金钱往来都残忍,一旦转移,就再没有痕迹,甚至连转账明细,都会模糊,不知时地,发展得好快,刘瑕也不禁暗暗心惊,原来,现在的沈钦,已经真真切切,成为了她生命中有史以来最靠近爱的存在。

    “……你以为,我会那么狭隘吗?”

    连景云似乎也梗了一下,再开口时,隐隐有点怒火,“你以为我是在妒忌?”

    难道你不是?

    刘瑕没说话,只是望着前方关注车况,侧颜绷紧,柳眉微蹙,这样看,她身形更加单薄。

    连景云望着她,眼底的怒气渐渐消散,感情没有遮掩,渐渐加温,这姑娘,他从小就被吸引,一路呵护长大,尽他所能,即使……即使最终仍然不是他的,但又怎么不希望她好?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不是我……你为自己划了一条线,划出线那天起,再也没有人能突围一步。”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他能去到线里面,哪怕只是一点点,为什么我却不行。”

    “是因为我妈吗?还是因为我自己?是什么让你否定掉我。”

    他的声音,是千吨痛锻成的凛然,但连景云没有逃避,没有哽咽,没有责问,只是这样平平淡淡地提起来,坦然地索求一个答案。

    对此时的他,对豁出去到这步的他,谎言是侮辱。刘瑕收回眼光,慢下油门,渐渐把车切入蛇山出口,在高速外的青翠芳草里,隐隐能看到一对小儿女牵着手走路,如她和连景云,青葱时光,不管在江南漠北,回忆里来看,都是一样悠然。

    “是因为你。”

    她迸出回答,“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不是因为钟姨,是因为你。”

    连景云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像是超新星爆发前的弧线,所有的疑问、压抑与痛苦都汇聚成一点,是因为他?他有哪里不好?没开始就已经出局?

    “……明白了。”

    几秒后,他把头扭向窗外,声线闷闷的,但态度已恢复专业。“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来讨论沈钦的事情,这里距离月湖山庄,还有多远?”

    #

    “抱歉,刘小姐。我们不能让您进去。”十数分钟后,月湖小区的岗亭前,保安有些尴尬地说道——他还是那天提议用电瓶车把刘瑕送到24号别墅门口的熟面孔,“这个,上头有指令,您的通行权,几天前就被收回了。”

    连景云想要争执,但被刘瑕拦住,“我是来找沈钦先生的,你知道他是谁吗?老先生的孙子,上次送我出来那个。”

    保安在她的眼神里,有点不自在,像是一切都被看穿(事实也的确如此,本地人,好钻营,有两个儿子,经济压力大——也因此很容易被打动),他嗫嚅一下,眼神飘飘岗亭,只是笑笑。“这个……”

    “沈先生前天回来以后,有没有出去过——我知道你不方便回答,你别说话,不用说话,只听着就好,我现在问你,沈先生回来以后,有没有出去过?”刘瑕紧盯保安,慢慢地问,“很好,我明白了,这几天,沈家还有谁来过?大先生?大姑姑?二先生、四先生?二姑姑?”

    她逐个逐个,把沈家人的名字念出来,片刻后点点头,“谢谢你,沈先生不会亏待你的——我们回去。”

    连景云默不作声,和她一起回到车里才说,“怎么样?”

    “情况比我想得好一点,”刘瑕不避讳,长出一口气,心跳这才平复下来。“不是d租宝事件,是别的事……他人还在别墅群里。沈二和沈铄这几天也没来过。”

    还在别墅群,就是和老爷子在一起,不管老先生怎么把孙子当枪,总不可能危害到他的性命安全,沈江要为了d租宝事件来收拾沈钦,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带走,不可能还留在这里。他不亲自过来,也很难不为人知地骗出沈钦,这些推理环节,连景云也是一眨眼就能反应过来,“那沈钦怎么会忽然失联?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一向是老爷子的宠儿吗,怎么现在忽然间失去通行权——现在,我们该怎么接触到沈钦?”

    “失去通行权,可能是上次事件的结果,”刘瑕一边说一边推理,“不对的,时间点是几天前,和沈钦回来的时间几乎重合……这几天沈二基本都不过来,大姑姑和沈鸿现在都还在……我大概明白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还是和沈二有关,包括沈钦现在失联,也是如此。沈二手里,果然不止握着那么一点消息……”

    她顿了一下,瞥连景云一眼:看起来,也无法继续瞒下去了,他总是需要一个解答的。“沈二每一次想破坏沈钦和老爷子的联系,都会拿我开刀,我的学费和包养传言、我妈自杀的事,每一次爆料都会逐渐升级——这其实是个极大的疑点,但现在先不说什么……我估计,这一次他是又做升级,把另一个更大的秘密说出来,这一次,连老爷子都被他打动了……当然,表面上,他还是利用了大姑姑来当枪……”

    ?

    连景云没说话,但表情很明显:过去的事情,挖到母亲那一步已经差不多了,再要往下,还有什么好挖的?

    “一会进去当面对质就知道了。”刘瑕说,她已经下了决心,就不会再被干扰,再者,现在连景云的变化,已非她的优先考虑,情绪集中在另外的焦点上,“这一招虽然已经用烂了,但其实还挺奏效,他们肯定是把沈钦关起来了……双方说不定爆发了很严重的冲突,我们最好马上进去找他。”

    “怎么进?月湖这边的安保当然是最高级的,”连景云疑问,“想要闯进去,不太可能,即使我能帮你放倒一个保安,我估计你也很难跑到24号别墅——”

    “不需要。”刘瑕说,“我有办法。”

    连景云吃惊地望着她,片刻后若有所悟,眼神微沉,但没开口反对。

    刘瑕拿出手机,吸口气,拨通了一个号码。

    “是我。”对面一接起来,她就说,“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现在在蛇山月湖小区门外,我需要进去办点事,你在这里有产业吗?”

    “没有的话,你能找到朋友帮我这个忙吗?”

    “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满足的。”刘瑕把手机拿开,冲连景云点了点头,轻声说。“办妥了。”

    大约五分钟后,保安亭接到了电话,保安拿着电话,吃惊地望着堵在入口处的大众,刘瑕冲他肯定地点点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犹豫一下,手握着电话,和同事略微商讨了几句——

    门杆冉冉升了起来,刘瑕把车开进小区,立刻挂掉了电话。

    这很不礼貌,不过,从头到尾,坐在一边的连景云,都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