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驱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样?”

    几乎是刚走进24号别墅,大姑姑就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她对刘瑕的态度很古怪,说亲近不是亲近,说不亲近,又饱含了期许,恨不得刘瑕一举功成——不管是否继续在一起,沈钦反正距离1800亿已经越来越远,她还是更倾向两人成功分手,这样以后也不必看见刘瑕这惹人厌的脸。

    但,这期许后难免也有一点犹豫,两眼在刘瑕和沈钦之间扫来扫去,似是被他们出奇镇定的氛围迷惑,又生出疑虑:被刘瑕甩掉,沈钦多数是会陷入颓废,自动出局,和刘瑕在一起,老爷子那关过不了,对他们一样有利,唯一可虑的,就是两人暗通款曲,表面分手,实际上只是耐心地等待股份分配的时机……

    刘瑕对她甜甜地笑笑,把大姑姑吓得脸色丕变,她随后变脸,面无表情,昂然从她身边穿过,走进小会客厅,沈钦坠在她身后,不靠近,但也不肯远离。

    “怎么样?”老先生和大先生、四先生虽然没出声,但表情说明一切。刘瑕摇摇头,歉然对老先生,“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沈鸿脸色顿时一沉,眼神杀向儿子,沈钦就当没看到,忠心耿耿地站在刘瑕背后,下巴抬得很高,眼神坚定又闪亮,有点少年意气、锐不可当的意思,看得出来,他是已经豁出去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也阻挡不了他的决心——即使是刘瑕本人的意愿也不能。

    沈鸿可能还想再讲两句,但大姑姑和四先生的眼神,都转到老先生身上:人,是老先生要关起来的,多大年纪了,对家里的事情,还是说一不二,没人能改变什么,现在沈钦忤逆到这一步,是多少年来第二代就连最大胆的三先生都没敢踏足的禁区,接下来的风暴,会有多恐怖?

    老先生的脸色还是那样稳,但周身气压已低下来,他双眼望牢沈钦,一字一句,说得很慢,“打定主意了?”

    沈钦白眼向青天,不和老先生眼神相接,气势上弱了一筹,看得出来,在老先生的重压下,他的气势不是没受影响——即使已经大有改善,但以他的精神状态来说,这样短兵相接的对抗,尤其对象还是一个屡次伤害过他的人——

    刘瑕偏过头,冷眼旁观着沈钦的反应,他的肩膀渐渐僵硬,气势有崩溃的趋势,毕竟,不论他自己的谋生能力如何,沈家对他来说,始终提供着最基本的安全感,而老先生正是他和这个家庭的最后一点联系……

    “……嗯。”

    长达数十秒的无声角力后,沈钦低下头,很轻,但很坚定地轻轻嗯了一声,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双手紧握成拳,脚步不自觉向刘瑕身后挪移,怯懦仍在,这压力,依然让他承受不住,有逃跑的冲动,但……即使如此,在巨大的恐惧面前,他也还是做出了明白无误的表态。

    刘瑕挪开一步,不做他的荫庇,这表态,让沈钦的肩膀颤动了一下,也让沈鸿露出恼怒神色,大姑姑和四先生交换了几个眼神,又拧眉瞪向刘瑕,最看不起刘瑕的人是她,但这时候,她又多了几分不由分说的护短和慈爱。

    老先生的神色也冷冽了几分,空气浓厚到了让人喘不上气的程度,他闭上眼,似也在天人间挣扎。

    “……那,你走吧。”

    “爸!”

    “爸——”

    不同音色的惊呼同时传来,老先生全都置之不理,他重新睁开眼,表情威严无伦,似是皇帝在宣读他的诏书,“给你三天时间,从别墅搬走,你的那些设备,全都带走,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1800亿的梦想,转眼间成了泡影,沈鸿的脸色再也无法控制,沉得能拧出水来,他厌恶又排斥地扫了沈钦和刘瑕一眼,倒看不出讨厌谁更多,“爸!钦钦怎么说都是被你一手带大的——”

    “你也不必对他再寄予什么希望,沈家,没有他这样的子孙。”老先生的字扔在地上,都能砸出坑来,他闭闭眼,表情有轻微不舍,但更多的还是壮士断腕的痛楚,“断绝对他所有的经济供应,从今天起,滨海、沈家,都不再会是他的后盾。”

    沈钦脸色一下煞白,他退后几步,大姑姑站起身做了个安抚的姿势,但很快又意识到两人的矛盾已表面化,尴尬地放下手,沈鸿错愕地望着儿子,又看看父亲,深思之色从脸上掠过,几次要开口,但都收住,显然,对现在的他来说,沈钦的利用价值已经大减,即使有抚慰,也不会在老爷子跟前。

    “爸,那股份的事——”四先生最急切,刚开口就被老先生瞪了一眼,讪讪地坐回原位。

    老先生不再去看孙子,目光落到刘瑕身上,似乎看穿了她事不关己下的讽笑,他的眼神锐利了起来。

    “这段时间内,家丑外扬,让你见笑了,刘小姐。”他的语气,重新回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淡然,“以后,相信不会再麻烦到你,这期间的辛苦,滨海会有合适的表示,也希望你能为客户保守秘密。”

    “当然。”刘瑕淡然说,“我也无需物质报酬,大家桥归桥、路归路,滨海不要再和我为难,就足感盛情了。”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了。”老先生说,但刘瑕不为所动,只是扬眉冲他一笑,眼神带过沈鸿、大姑姑和四先生——

    目光扫过几个儿女,令他们都不适地蠕动起来,老先生唇边露出一缕森然笑意,似是看透他们的心意,“我沈均廷说出去的话,就从没有不算数的,这个家有人敢不听的话,沈钦就是他的前车之鉴,刘小姐,你尽管放心。”

    他和刘瑕眼神短暂交织片刻,“——阿霞,送客!”

    #

    刘瑕走到停车位时,连景云还真的就坐在副驾驶座上等她,他双眼是放空的,直视前方,脸上常见的英气与幽默不见了,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的茫然。

    她坐上车,点火,开走,一路顺畅地开出别墅区大门,注意到保安们正在忙碌地处理着监控设施,之前还是被人力拉动的横杆,现在已经又成了电动——看来,老先生的动作也很快,现在就把电力给恢复了,就不知道网络恢复了没有,应该也恢复了吧,不过无所谓,只要信号解除屏蔽,沈钦也不难找到住处……

    “……所以,他们当时把我送到市里。”

    车子开上高速后,连景云忽然说,他还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声调微弱,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和记忆中的自己对答,“他们说要帮你处理刘叔叔的后事,没精力带我……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一点风声?”

    “未成年人保护法,审讯和侦破过程是要保密的,”刘瑕说,手下的方向盘依然稳稳的,“这个案件,又不足以吸引什么媒体的目光,连叔叔始终是独立侦破,县里甚至市里都没有儿童法庭,经过连叔叔的努力,这个案件,是在省城审理的,圆桌会议就那么几人,检察院那边负责的是实习生,我猜也是他努力的结果……如果,不是这几年档案电子化的话,也许知情人一直都不会超过十个吧。”

    “但我妈知道。”连景云说,他转头看向刘瑕,“我妈一直都知道,这就是你那么说的原因……这就是你从前回绝我的原因?”

    “嗯。”刘瑕说,她扫了连景云一眼,叹了口气,“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我说过,我没有答应你,原因和连叔叔、钟姨都无关。”

    “无关?”

    “嗯,我并不怪他们啊——他们对我有这么多的恩情,给了这么多帮助,我为什么要怪他们呢?”刘瑕说,并入进城车道,“其实,说开了也好,这样连叔叔以后也可以来s市和你团聚了,这么多年,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现在能解开也是好事。”

    连所和钟姨都已退休,但连景云在s市工作的这些年,连所从未过来探亲,连景云的双唇紧抿起来,“所以他们都不赞成我当警察……我妈担惊受怕了一辈子,再不想为儿子担心,我爸……我爸是因为……”

    “是因为我的案子,”刘瑕点点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立案侦查、调查移送……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我,辜负了我对他的信任,害怕我因此恨他。”

    “你难道不恨吗?”连景云紧接着问,几乎把她的话尾打断,他的眼角突突地跳,一根血管浮现出来,这是痛苦到极致的表现——这个男人的情绪不像是沈钦那样外露,几乎是个模版式的北方男人,真正心疼爱护的是母亲,但崇拜的是父亲,连景云想当警察,因为他爸爸就是警察,她知道,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父亲挺拔威武的身影,接受表彰时的荣耀,维护正义、侦破案件时的魅力……这些形象,在小小的连景云心里,都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但今天,梦想开始有了裂痕,“他……一直知道刘叔叔打你,但还……”

    嗯,看来她一直没猜错,连叔和钟姨从没有告诉连景云,刘叔叔除了对她经济上有点克扣以外,还会打她。

    “你对你父亲太苛责了,”刘瑕说,“想想吧,那是世纪之交的西北小镇,那地方的开化程度大约要落后s市三十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景云,不要陷入常见的心理陷阱,为坏人的一个闪光点感动,对好人求全责备,你不能对人有超越时代的期待……”

    “但是!”连景云的声调高了起来,“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立案起诉——”

    “你是太激动了,”刘瑕摇摇头,轻柔地打断了连景云的发泄,“景云,你想想,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起诉吗?”

    “……”

    “你也会选择起诉的,d租宝的案件,即使查到最后,追回了赃款,受害人能得到多少赔偿?银行拿走一部分,禄安拿走一部分,经办中拖拖拉拉,散失一部分,最后回到受害人头上的钱,能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吗?但你还是会去追查,即使那会赔上你的前途,让你陷入不可测的风险,你还是会去做……所以连叔叔也会选择继续查下去,选择上报,选择立案,即使这辜负了我的信任,因为他是警察,正义也许愚钝、苍白、扭曲又艰难,但他也还是会一直坚持。”

    连景云没有说话,胸膛剧烈起伏,望着刘瑕的眼神,深邃又伤痛。

    “所以,这也是你拒绝我的理由,你觉得我是个真正的警察,我……不会和一个杀人犯在一起,不管她有什么理由?我不会理解你,一旦知道真相,我会接受不了,和你分手……这就是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的理由?你以为你够聪明了,谁都在你的掌握里,你的猜测就是事实,你觉得我不愿意,我就真的会不愿意?”

    ……其实并不完全是,但……

    刘瑕扫了连景云一眼,决定今天说出的真相实在已经太多了,这并不是什么诚实节,没有这样的节日。

    “那,你愿意吗?”她问。“你愿意和真正的我在一起吗?”

    连景云张口就要回答,被她止住,“不要冲动,好好想想,再回答我,所有的前因后果,你大体也了解了——这不是冲动杀人,这是一场谋杀。景云,你想一想,你真的愿意和一个谋杀犯——和一个冷酷到对亲生母亲的死都没有感觉的谋杀犯,在一起吗?”

    连景云望着她,眼神中的怒火渐渐冷却,挣扎浮现,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他的嘴张开又闭,始终无法给出一个答案。

    刘瑕发动车辆,往城里开去,她在连景云公司门口把他放下来,自己直接开回家里,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窗外下起雨,大雨敲打着窗棂,声音让人平静,吃完饭,健身、洗漱,换上睡衣,靠在床头打开笔记本电脑,她犹豫了一下,鼠标还是指向了租房网站。

    三天后就要搬离了,沈钦现在估计还在反应期内吧,以他对私有空间的眷恋来说,如果三天内不能办妥搬家事宜,老先生有过激行动的话,恐怕他的精神又有崩溃风险了。为他租一套房子,一起把lucy这个案子收尾,差不多也可以分道扬镳了。当然,他恐怕还会缠上来……

    她揉揉额角,头疼地发觉自己居然没有太好的办法对付沈钦的纠缠,当然,击溃他的精神,让他回退到那种无法和外界正常交流的阶段会是个办法,不过那似乎有些太过残酷和恶毒……

    “叮咚、叮咚。”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刘瑕看看电脑下方,已经十点半了,她嘀咕着起身去开门。

    “景云,你——”

    连景云还是两人分手时的西装,只是全被淋得透湿,贴在身上,露出雄健的身材,湿发一样贴在脸颊上,更显得眼神锐利英挺。

    “我愿意。”刘瑕一开门,他就说,嘴唇抿紧,目光像要把她刺破,声调低得几乎是在生闷气。“你猜错了,我愿意。”

    刘瑕皱起眉,双眼从他脸上爬过,一寸寸、一分分,连景云任由她去看,对自己极有信心,他是认真想过,他也是真的愿意,这些事,她的自我,家人的反对,这么多阻碍——即使都和他的道德相左,也无法阻碍他的钟情。

    她从心底叹一口气,要说话,但最终仍不忍心,他的反应绝不会好的,她能肯定。

    “好啊,”她说,心念漂浮,转眼下了个决定,“那……”

    她倚在门框边,挑眉看他,妩媚在眉间偶然散逸,声音轻轻的,有些戏谑,“那——你现在想吻我吗?”

    连景云吃惊得瞪住她,显然思想上全没反应过来,也许他还在为即将到来的争执运气准备。但,他的身体有自己的意识,几乎是才听到她的话,便自动自发上前一步,高高的影子投下来,一下就将她完全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