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怂包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若有若无的小提琴声,并非是扩音器放的背景音乐,而是来自大厅中央乐手的指尖,刘瑕在侍者的带领下经过长长的廊道,走进熟悉的包间,她自己拉开椅子,流畅地坐下,“晚上好。”

    主人对她的穿着扬起一边眉毛——她的打扮算不上不得体,但依然配不上会所的档次,“今天的日程排得很满?”

    “确实有点漫长。”刘瑕对侍者说,“给我一份凯撒沙拉,酱汁——”

    “别用蛋黄酱,”侍者接下她的话,微笑起来,“知道了,刘小姐,今天的生蚝很不错,要不要来一份品尝?”

    “可以,再来一份今日主厨牛排,五分熟,苏打水,甜品和奶酪你推车过来吧。”

    点餐的纷扰持续数十秒,主人保持礼貌的沉默,等侍者离去才发表评论,“食量变大了——是心情不好吗?”

    刘瑕啜一口开胃酒,扯唇笑笑:确实,极为难得的,她现在的心海确实波澜重重,但她并无意透给任何人知道,这也意味着她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毕竟面前的这个人并不好应付。

    “我没吃中饭,景云那有了新案子,一直忙到刚才。”

    “最近还在给那边帮忙啊?景云是不是有点苛刻了,居然不管中饭?”

    “警情紧急,他自己也没吃。”刘瑕笑笑,把话题转移过去,“你呢,刚从国外回来,是去谈什么大单了?”

    “是谈业务就好了,去平事的,国外业务部出现一点纠纷,我们的重点领域,不亲自过去也不放心。”主人叹了口气,给刘瑕倒上水,“吃点点心填填肚子吧,早知道你也没吃晚饭就不来这了,先去吃碗耳光馄饨——这里的茶还可以喝喝,牛排真是一般。”

    他自己面前也是摆了成套餐具,可见回国路上亦没吃正餐,是自己吃,对付过去也就算了,搭上女伴就要额外吃碗私家美点,细微处足见体贴,刘瑕笑笑,“您有心了。”

    主人沉默片刻,并未受挫,至少未曾展现出来,“景云还住在老地方啊?搬家了没有?上次听你说他想换房子,他那个行业,收入要换套好的,是有点吃力的。”

    “收入现在也不错的样子,他改办大案了,提成会更多。”

    “但到底是有个天花板在的,公司给他的酬劳,不可能高过赔付金额的一定比例。”主人不以为然,“这种螺丝钉,不适合景云的个性,你也该劝劝他,该早点转行了,上次我和他说的事,让他好好考虑。”

    刘瑕只是笑,主人有些恼,“当我真缺他这个人才啊?虾米,要不是你一直不肯进爸爸的公司,我至于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吗?”

    “吴总,您的帕尔马火腿。”侍者敲门进来,上了菜,换了餐酒,又贴心地调亮灯光,吴总的脸终于清晰了起来——无疑,他是个非常迷人的中年男人,岁月沉淀了他的气质,但未夺走他的英俊,不论是鬓边几缕发灰的头发,还是眼角若隐若现的皱纹,都只能令他的笑容更有魅力,而让人赞颂基因神奇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他和女儿相当相似的长相,就连那种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显得从容不迫、智珠在握的气质,父女俩也有八成的相似——对服务人员,他一样不肯失去礼貌,道谢后把盘子推到中央,“没吃饭就快吃点,可惜西餐前菜都生冷——让他换杯热水来吧。”

    刘瑕从善如流,叉起一块火腿蜜瓜卷放进嘴里,让吃吃,让喝喝,吴总的笑容里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疼爱,“这孩子,只顾和我装聋作哑的……我听说你的工作室又要搬了,怎么,嫌爸爸给你租的地盘不好啊?”

    “挺好的,但现在找到更好的地方了。”

    “在哪里?”

    “国金。”

    现在的办公楼档次已够高了,但论租金,依然无法和国金相比,但吴总并不问为什么,就是伸手去掏支票簿,“钱够不够用?不够爸爸给你开支票。”

    刘瑕笑笑,“一直都是够的。”

    见吴总将信将疑地投过眼神,她加一句,“一直都是够的,但如果您要赠予,我也不反对。”

    吴总的手停下来,他有点气馁,“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带任何附加条件,不得追回的赠予?”

    刘瑕耸耸肩,“您的律师手里还有模版合同吧,要送的话,让他拟个合同就行了。”

    “那,这次餐叙,就是你上次请求的价格了?”吴总的声音慢了下来,表情还是那么若有所思,不露丝毫伤痛。“你觉得,这样足以偿还我付出的人情吗?”

    刘瑕的沙拉来了,她的牙齿陷进脆而多汁的生菜里,“您觉得不够吗?”

    吴总的笑很含蓄,“瑕瑕,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第一时间联系到我的,接到你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主持一项跨国会议,我丢下了至少三个跨国集团的vp,给国内的好几个好朋友打了电话,才辗转请托到一位给你开门,为此,我也用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那您觉得怎么才够呢?”刘瑕问,虾子在她口中迸出鲜甜,她享受地眯了眯眼,喝口水换换味道,又去尝火腿蜜瓜。

    吴总叹口气,面上自然浮现少许慈父的失落与歉疚,“你知道,爸爸一直以来想要的就只有一件事……”

    “就只是一件事吗?”刘瑕问,火腿的微咸与蜜瓜的清甜在口中融合,烹饪都是七分材料三分工,在国内而言,这间餐厅的材料也算是顶尖了。

    “这件事又何尝不是包涵了所有事呢?”吴总反问,他的声音苦涩少少,就像是杯糖加得不够的咖啡。“虾米,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爸爸愿意付出所有来补偿你,真的,只求你给爸爸一个机会……我不会要求你融入现在这个家庭,我知道,这是对你的伤害,但是……但是我真的想听你再叫我一声爸爸……”

    多少愧悔,都藏在这句话里,浓得化不开,像是从心里呕出来的血,凝聚了对自己无能的痛楚,对时间难回的无奈,纵使现在业已功成名就,但造成的伤害也难追回,不论吴总多有权有势,在这一刻他依然是个卑微的弱者,甘愿献出所有给她践踏,以此来偿还自己的罪,换取到的不论是一丝温情,少许宽恕,还是无穷无尽的愤怒与仇恨,他也都甘之如饴——只要刘瑕还能将他当作父亲看待,这都是他愿付出的代价。

    刘瑕叉起一个生蚝送进嘴里,来自海洋的鲜味迸发开来,带了一丝微涩的海盐味道,这样新鲜的生蚝仿佛都在呼唤一杯好酒来配。她回味地抿了抿唇,抬眼看向吴总,露出了解的笑容,“这次去美国,你不是去平事……或者,至少不是平公司的事吧。吴瑜的抑郁症,又复发了?”

    吴总脸色微微一僵,刘瑕喝口水,摄入食物以后,血糖渐渐恢复,她精神多了,“吴总,十二年前,我读大一的时候,你第一次来找我,让我把名字改回去,搬到你在北京的房子里住,等着我扑到你怀里哭诉,理所当然的恢复我们’正常‘的父女关系,供给你你需要的天伦和宽恕,那时候,你的姿态是很高的,从没觉得自己会被拒绝。”

    “八年前,我要出国留学的时候,你来给我提供奖学金,给我提供在剑桥的住所,条件是我为你打理在美国的分部,每年寒暑假要进你的公司实习,那时候,你有点拿腔拿调的意思——耐着性子陪我玩游戏,以为我还是在你的掌控之中,虽然一时叛逆,但终究会按照你的剧本演出。”

    “等到我毕业回国的时候,你送我房子,送我办公室,想让我和你在一个别墅区里住,这时候,你的姿态软下来了,开始打年龄牌了,不再提公司继承的事情,你觉得那会激起我的仇恨,毕竟,你是为了你的事业才抛妻弃子,一去不回那么多年……你开始低姿态地求我原谅,用点怀柔手段,这大概是……三年前的事,对吗?”

    “每一次,我都严肃地拒绝你,每一次拒绝以后,你都很久没有出现,这一转眼,又是三年没有联系,这一次我有事找到你头上,我以为,你的姿态会高一点的,毕竟,我求你嘛,这是十二年来的第一次。”刘瑕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不说出来,她都没意识到,为了沈钦,她居然连十二年没低的头都低了,“但这一次,你的姿态比上一次还要更软,这个线索,令我很难不陷入思考——每一次你来找我,都是你的情感有需求的时候,第一次,你的公司上市了,你想要和你人生的一部分——最失意的一部分分享你的成功,证明你的能力,所以你派人回去接我,打算用钱来弥补前妻和女儿的情感,你渴望的是抱头痛哭式的宣泄,彻底告别你的失败,迎来全新的人生。”

    “第二次你来找我,是因为你选定的继承人吴瑜抑郁症发作,丧失了继承公司的能力,你意识到你需要再栽培一个后代,把你的意志和事业传承下去。所以,在我的申请已经通过,去往美国的机票业已买好,奖学金已拿到的情况下,你找到我,打算展示你权威的一面,折服到一个心甘情愿的学徒,权势、野心、金钱,你自忖可拿出手的筹码很多,失败的可能性,不大。”

    “第三次你来找我,是意识到自己已经老迈,很难说是什么唤起了你的认识,如果要我猜测的话,也许是你在性上有些力不从心了,男人往往是从这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衰老的——性驱力消失了,你难以继续在环肥燕瘦中得到满足,开始渴望后代的陪伴和亲情,但你诸多的情妇和前妻们,难以满足你的需求,对你来说,她们都过于愚蠢,吴瑜又有情感障碍,其余的孩子,还太小,也许,按我的猜测,也太笨,只会激起你的不耐。”

    “但,不论如何,每一次你试图操纵我未果后,总会消失,这就是你,你并不真正关心我,你给我钱,只是为了满足你自己,吴总,你的所有感情都以自己为中心——当然,我们谁不是呢,只是你的这个倾向,有点过于严重了。你就像个活力充沛的小孩,注意力总是无法维持十分钟以上,在这里得不到满足,你就会去别处,直到你有别的需求,回来再做一次尝试。”她叉起一片菜叶,送入口中,“但我知道,即使是一条狗,巴甫洛夫也能训练出反射性,所以,只要我重复够多遍,你总是能明白的——更别提你真的还很聪明——吴总,你可以去耍那些蠢人,可以去操纵他们,就像是傀儡师摆弄舞台前的木偶,但你操纵不了我,也许这对你来说,是个新闻,但事实是,你真的影响不到我——”

    “如果我不打那个电话——”吴总反射性地说,他脸上并未有任何迷蒙之色,仿佛这些术语,这些冒犯的言谈,根本无法造成理解上的障碍。

    “我也有得是办法进去。”刘瑕说,“总之,试着去想象一下,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摆脱你的魅力、权势和金钱而生活,并且过得很好,我对你没有什么需求,但,当然……”

    “‘如果你要给我钱,我也不反对’……”吴总喃喃地说,“‘只要这种赠予不附带任何条件,我就接受……’”

    “是啊,我说的不附带任何条件,就是不附带任何条件,”刘瑕甜甜地笑了,笑容居然还有点俏皮,“没有亲情勒索,没有人情往来,就只是把钱给我花——这样的好事谁能拒绝?说真的,吴总,请别以为我恨你,这种昂贵的情感我负担不起,也别认为这顿饭支付不起你的人情,想想看,你这么想见的女人,一个电话就抛下一切赶到你身边,用她每小时价值千金的智慧陪伴着你,无私地分析着你……这实在也是一笔很大的人情呀。”

    “如果你不恨我,为什么不把姓改回来?”吴总反问,他的痛悔不见了,肩膀重新挺直了,表情流转着兴味——这种斗智对他来说似乎很有意思,“我以为这正是一种恨的表现,你保留着那个人渣的姓,以此作为但对自己的提醒,以及对我的羞辱,提醒你保持着对我的恨意……如果你真的不恨我,为什么一定强调,我的赠予不能附带任何条件,一个只要开心就会供给你大量金钱的男人——我以为,付出一点陪伴和哄骗,拿到更多的钱,对你来说是合理的选择。”

    是的,吴总的确是很聪明的——这也当然,能白手起家,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人,哪个简单?刘瑕笑了,她又吃掉一个生蚝,大海的馈赠滑下喉咙,被她咽下,“因为我明知你想要的东西,我不会支付,保持距离可以看作一种操守——这也应该正是你最缺乏的东西。”

    小小的讥刺,吴总不以为然,刘瑕看在眼里,笑容加深,“至于为什么不改姓,也不是出于对你的憎恨,上大学的时候,我已经年满18岁,改姓在操作上非常麻烦,日后的生活还会有诸多不便。再说,我也看不出有什么改姓的理由——确实,从生理来说,你是我的父亲,确实,他虐待我,还筹划着对我做点别的什么……但,客观地看,刘叔叔供养我的时间,比你长,他给我的关心,虽然稀薄……但不夸张地说,比你多。我以为,继续保持刘姓,也是很自然的事,你说呢,吴总?”

    吴总沉默下去,对她的指责,似乎无言分辨,看着她的眼神中,依稀还有欣赏,刘瑕能读懂他的心理活动:到底,她是不同的,和吴瑜比,和他那些名字都不为人知晓的其余子女比,她是最聪明的,在智力上,可和他分庭抗礼。他知道,对她来说,所有的狡辩和操纵,都没有用。

    “那……称呼呢?”片刻后他说,身体倾前,像是牌手在喊‘□□’。“户口本上,只能有一个姓,但你可以喊很多人爸爸——生父、继父、养父、干爹……这个称呼,并不是唯一的。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这么叫我?”

    他的眼神盯着她,半含笑意,从容不迫,似乎是隐隐的挑战——这是他的杀手锏,不论刘瑕怎么回答,吴总都会赢。拒绝回答,则承认还有恨意,她的一切疏远表示,都会沦为女儿的任性,答应他,那么他至少也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能给他的亲情带来一定的满足……深心里,吴总正为自己问出这个问题,而有轻微的得意。

    而刘瑕呢,她看着吴总笑起来——她又怎么能没料到吴总的这个问题?这种操纵伎俩,又怎么能不为她熟悉?

    “啊,牛排到了。”她说,低下头切割丰润多汁的牛排,粉红色的肉在刀锋下渗出一点点汁水,主厨细节做得好,静置五分钟后,纤维膨胀,所有美味的肉汁都被锁住,她咬上一口,再次加强心理准备,早料到了会有这一刻,但多点时间也好。

    等侍者退出去以后,她才继续说,“不答应,只是为了不鼓励你的幻觉,误以为你还能有努力的空间——不过,今天情况特殊,你觉得,我叫你一声以后,月湖山庄的事就算是完了?”

    她的语调有点硬撑,像是个诈唬的牌手,想要虚张声势,用高要价把对手吓走,这一点示弱的表现,成功激起吴总的兴趣,他眼也不眨就跟着加价,“当然——还有,你不是想搬去国金吗?只要你肯叫我一声爸,那个单位,我送给你了。”

    “好啊。”刘瑕蓦然一笑,容颜绽放,容光焕发,她毫无芥蒂,甜甜地、顺畅地,甚至是带了几分戏谑地叫,“那就谢谢爸了。”

    “……”

    吴总再度沉默下来,眼神在刘瑕脸上游移着寻找破绽,片刻后闪过失落:这一局,是他输了。

    两个聪明人之间,没必要胡搅蛮缠,他叹口气,抓起刀叉,却终究失去胃口,又放下来呷一口茶,望着刘瑕优雅专心的吃相发怔。

    “像我。”但不旋踵,又找到精神胜利法,他脸上又出现了盈盈的笑意,“你可以不喊我爸爸,不认我爸爸,但你心里清楚,你身上流淌着我的血,你继承了我的基因,你终究是我的女儿,虾米,这一点,你永远也不能不认……”

    “我没有不认啊。”刘瑕把整小块牛肉吞下去,她扯出个微笑,语调宜人,“我一直都认的,我遗传了你很多——很多很多,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怎么会不认呢?”

    #

    紫红色的葡萄沉甸甸的悬在指尖,很快被洁白的牙齿咬下,迸出芬芳的果汁,深红色的西瓜肉紧实透沙,在唇角染红一片,气味芬芳的薰衣草玫瑰冰淇淋、山羊奶酪配正宗法国面包,美食一道接一道地上,一道接一道坠入胃袋里,简短的对话偶尔被交换。

    “你去月湖山庄见谁?”

    “我的一个客户。”

    “他的身份?”

    “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

    “景云那边的案子,会对你的安全造成影响吗?”

    “劳您关心了,应该不会。”

    “有没有兴趣来给集团做一次心理培训?”

    “恐怕没有空档。”

    “吴瑜那边,你能提供什么帮助吗?”

    “遗憾的是,不太能。”

    “真的不能?”

    “你肯定已经约了最好的医生,既然如此,我又能给什么帮助呢?”

    “国金那套盘,你有什么要求?”

    “没什么特殊要求,准备好法律文件,找我签署就可以了。”

    “好吧……唉,这是我做过最亏本的生意了,一个字,一套办公室就没了……虾米,真忍心看我这么亏本?”

    “觉得亏本,您可以别送,没关系的,字没落下去都没有法律效应,我当然不会追究您的责任。”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交替的对话犹在耳边,刘瑕打开房门,漆黑一片——沈钦已经走了。

    他今晚会住哪?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冒上来,他已经不会回月湖山庄了吧,新家在哪?楼上楼下没看到什么搬家的动静啊……她还不知道他的新家在哪呢。

    他还会再出现吗?这荒谬的问题不知为何,越升越上,好像她应该多在意这件事一样,不再出现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过段时间,再深的感情都该忘了,少了个人来烦她,难道不好吗?

    也许是这黑暗,给了她被抛弃的错觉,刘瑕反手关上门,慢慢地走到沙发前,毛毯凌乱地堆在那里,营造出诱惑的氛围,和饱食过度的胃部一起发出信号,诱惑她好好躺下休息,仔细闻闻,这里似乎还留有沈钦的味道,他独家的海盐香皂味,微咸,带了些干净的海腥,像一阵海风一样清新。

    画面在她眼前交叠,她吃下的生蚝,沈钦慢慢靠近的拥抱,那一瞬间几乎崩溃的防备,吴总自信的英俊笑脸。‘刘小姐,如果你问,我就会说’、‘你可以不喊我爸爸,不认我爸爸,但你心里清楚,你身上流淌着我的血,你继承了我的基因,你终究是我的女儿’……

    她突然弯下腰,反胃地捂住嘴,冲到流理台前,在呕吐声中,所有鲜美的、被恩赐的材料,化作酸味食糜反冲出来,刘瑕一直吐,一直吐到胃里只剩下酸水,一阵眩晕攫住她,她虚弱地滑坐下来,在地板上蜷成一团,过许久,才伸出手,按下食物处理机的按钮。

    旋转搅打的嗡嗡声中,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微不足道,它很快——也许是很慢地停了,似乎又接连响了几次,然后,她的手机又亮了起来。

    【虾米】,是连景云。

    【找到3年前的保姆了】

    【她愿意配合调查,不过前提是对她现在的雇主保密】

    【明早9点半,长岛路娄山关路交界口的菜市场,她在那里等我们】

    【你会来吗?】

    【你和沈钦在一起吗?】

    【不方便回话?】

    数分钟后,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刘小姐?你没事吧。】

    【刘小姐?刘小姐?】

    【求求你,就算心情不好也回我一句吧,刘小姐,回我一句我就不缠着你了!】

    【比卡丘可爱表情】

    【如果你不回答的话,我就过来了哦,我就过来了哦,我真的要过来了哦!】

    【……我马上过来。】

    很快,门被小心翼翼地敲响了,几次之后,门卡嘀地一声,一个高挑英俊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检查了一下四周,循着灯光走向厨房。

    “刘小姐!刘小姐!”

    在一团昏茫中,有人紧握住她的手,那熟悉的海盐味又回来了,极度的虚弱里,她听到几乎哭一样的声音,“刘小姐,刘小姐你别吓我……喂,120吗,我女朋友忽然昏倒了,我们在……刘小姐!”

    她似乎被抱了起来,头被安置在谁的膝盖上,有点硬,挺疼,她想摆脱,但没力气,声音带着恐惧,与其说是安慰她,不如说是安慰自己。“我在这里,刘小姐,我在这里,别怕,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别怕……呜……别怕……”

    哭个屁啊,傻瓜,在难得松弛的自制力后,她暴躁地想,努力伸手想把他推开,但对方就是不肯放手,他的体温把她牢牢地包住,怎么挣都没用,一点点渗透进来,热热的液体滴在脸上,靠,这笨蛋居然真哭了,“呜呜,别……别怕,有我陪着你……有我陪你……我会一直陪着你,刘小姐,我会一直……呜呜……一直一直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