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77章 苦涩的追求者

第77章 苦涩的追求者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还想不想破案?”

    两个经过压抑的声音同时响起,男声充斥着压抑的怒火,而女声却清凉如水,隐透冰寒,像是一把长矛,一下就刺破了连景云的防卫,他眼底闪过错愕,气势瞬间中断,但很快又被更盛的愤怒卷上,“不要强行制造对立——”

    他忽然顿住了,双眼扫视着她,像是最精密的x光,一分分、一寸寸,让刘瑕有些被窥视的不安——很快,连景云似乎发现了什么,他的怒火渐渐沉淀下来,化作更深层次的哀痛,他不再迫近刘瑕,往后退了一步,眼神看向了别的方向。

    “那天晚上,你是去见……吴总了吧?”

    他对她发火,并不出刘瑕的意料,以连景云的聪明,他肯定是能推理出来的,而以他的人品,看穿了以后也肯定会大为光火,她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看破这一点——她的手不禁抚上脸颊,像是在寻找面具的破绽:她是在哪里泄漏了线索,以至于被他发现了这本没打算提起的隐秘?

    “不用想了,”连景云眼光扫过,有些没好气,但语气也有隐隐的恋爱,“不是你突然变笨,在言语里泄漏了线索。”

    “?”那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每次去见过吴总之后,你总是这样,比平时更拒人千里之外,更有伤害想靠近你的人……也就是我的欲.望,”连景云的语调,是让人心痛的平常,他谈论着自己受到的挫折,仿佛就像是谈论今天的天气,“也就是说,你会变得比平时更无情……只是一点点,你自己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得出来。”

    ……还有她不知道,他却能感觉的线索?

    出于礼貌,刘瑕没让自己的诧异流露到表情上,这并不是她看不起连景云,只是客观地说,两人的智力——就仿佛她与世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确存在一定的差距……

    “并不是我突然变得比你聪明,”又是眼神一扫,连景云就似乎看穿了她的心声,他唇角流出一丝笑意,又好气又好笑,爱意里有些恨意,但恨意的背后,终究还是对她骄傲的宠溺,“我说过,只要对象是自己爱的人,每个人都会变成观察入微的神探……”

    话语的末尾,消失在丝丝喟叹之中,连景云自嘲地一笑,没给刘瑕发酵任何情绪的机会,又回归了正题,“我知道,这个警探追求者,肯定和沈钦有关,我也不怕承认,是的,即使这会引动他的心理阴影,也许会造成再一次的崩溃,为了破案,我也会主动和他谈论这个问题……你可以问我,我也可以这么回答你,但虾米……”

    他的眼神,倾注进了无尽的真诚和温暖,将自己敞开,似想要感动刘瑕,让她不再倔强,连景云的声音低沉又醇厚,情感复杂又苦涩,“哪怕注定要伤害,态度不一样,温柔不温柔,也改变这过程,你明明知道这道理,为什么还要欺骗自己?为什么……总要伤害那些爱你的人?”

    他的问题,如此赤.裸,这么动情,刘瑕一时,竟无法闪躲,被他的声音问入心底,仿佛雷霆,在永恒的冰墙上方阵阵咆哮回荡,激起阵阵破碎的涟漪,她轻轻地、毫无意义地摇着头,似乎在为自己辩解,又似乎是不堪承受这痛楚的感觉。

    “你这么恨吴总,还想让他对你的人生施加影响吗?”暗沉的疑问度入耳际,她本能地摇头。

    “不……我并不恨他。”

    “既然你不恨他,又为什么要学他一样,总是在伤害爱你的人?你可以用你的聪明寻找到一个接一个的借口为自己辩解,就像是他一样……”连景云低沉地说,这话语,似乎在他心底滚动酝酿了漫长时间,每个字都浸透了岁月中被推开的苦涩,“但谁是真正的傻瓜呢?善意与恶意,你当别人真的分不出来吗?你当我们就真的不会受到伤害吗?”

    “……”

    我当然知道你们会受到伤害,但这不就是我希望的吗,是你们从不吸取教训,听不懂回绝,是你们从来不懂得离开……

    在他失望的苛责中,她多想为自己辩解,但那预料中徒劳无益的争辩,又让刘瑕只能不断地摇头,用沉默去填充一切,连景云在她的眼神中渐渐地平静下来,愤怒终究为怜惜取代,他举起手,在触碰到她的肌肤之前,动作凝重得几乎停顿,但最终,仿佛突破了什么障碍,他抚了上去。

    微热的碰触,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抚摸下来,伴着坚定又不容置疑的吩咐,“把沈钦叫出来,和他好好聊聊,让他感受到你的温柔……我买了你的钟点,虾米,这是主顾的要求。”

    刘瑕别开脸,瞄向走廊角落,她有些不情愿——这抵触感并非是因为连景云的要求,更多的还是因为她自己的窃喜,就仿佛……不喜欢的家庭作业被老师豁免,考试当天被家长带走旅行,这种暗搓搓的心思,让她对自己燃起厌弃感:太过软弱……真没出息。

    “这有用吗?”也因此,她还在做徒劳无益的抵抗,“他恐怕已经猜出来了吧,如果那个杰克.威尔森真的是‘警探追求者’的话,即使他们没有真正接触过,凭借我的提示,他也应该能联想到自己在美国的破案经历才对吧……”

    连景云震了下,吃惊又愠怒,还有隐隐的自责:他应该想到这点才对——

    “呃,hello……”

    一个又低又弱的声音,忽然打碎了走廊角落的气氛,刘瑕和连景云都火速转过头,瞪向还有半身没在拐弯后的沈钦,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探出了头,把眼前这一幕尽收眼底:连景云一手撑在墙壁上,把刘瑕困在怀里,壁咚……

    另一只手还抚着她的脸颊……摸脸杀……

    彼此互望一眼,意识到此刻暧昧的姿势,下一瞬间,他们已经分开站好,又交换眼色,确认两人的音量低到不可能为沈钦听到——

    沈钦好像也没表现出什么妒忌或是受到刺激的情绪,甚至没对这一幕做出什么吃醋的反应,他的态度奇怪的克制,甚至可以说是心不在焉,仿佛大半心神都被另一个难题牵引,“嗯……是这样的,在你们私聊期间,张局长已经独立做出研究,判断在如今的推理前提下,‘杰克.威尔森’的嫌疑最大……”

    刘瑕和连景云再度交换一个眼神,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吃惊:沈钦的语气,这么事不关己,难道……这件事真的和他无关?

    “嗯,如果是变态杀手的无差别杀人的话,报案者往往相当可疑,”连景云先恢复正常,他若无其事,举步和沈钦会合,“这就和纵火案的报案人、灭火人都有相当嫌疑一样,杀手总想和侦破方产生一定的联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博取更多的关注,以及智力上的优越感,当然,这也能很好地掩盖他在现场留下的线索。”

    “是啊,所以他已经联系威尔森,准备让刘小姐借口寻找线索,以目击证人的身份对他进行询问了。”沈钦说,他摸了摸鼻子,眼神在刘瑕和连景云之间来回游移,“还有一个点,他没有提到,不过我看现在人人都在想:既然刘小姐说,他是‘警探追求者’,也就是那种迷恋负责侦破自己制造的案件,不断追求他们注意力的凶手,那么就他选择的目标来说,他追求的侦探,与其说是市局里的某个人,还不如说是……”

    连景云看看刘瑕,愕然指向自己,“我?”

    “这就得看你之前侦破的案件里,和外国人有没有接触了,或者你和他有过接触,但并非是杰克.威尔森这个名字……”沈钦似乎也在研究他的表情,但很快就确定不是连景云,他转向刘瑕,语调不可思议,“刘小姐?”

    ……真不是沈钦?

    他之前有过配合美国警方办案的经验,这一点她和连景云都看出来了,她是听到过沈钦说漏嘴,连景云估计是蛛丝马迹的观察——虽然在他们合作侦破的案件里,因为条件的极度特殊,连景云的发挥余地总是不大,但他其实是个相当出色的警察——这一点应该是不会有假,那么杰克.威尔森是沈钦的‘追求者’,这完全是11=2的简单推理,如果沈钦有处理过类似的案件,哪怕是没见过威尔森的人也好,都会去核实一下,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完全没有任何异样吧。

    难道推理出错了?威尔森不是那个追求者,追求者另有其人,现在还潜伏在阴影中?

    对刘瑕来说,这世上的秘密实在不多,就如同她的推理实在很少出错,这是极为罕见的时刻:对案件,她似乎完全失去了掌控,前所未有地茫然与不确定。

    “……刘小姐?”沈钦的双眼上上下下地扫着她,“你在哈佛读心理学博士的时候,肯定经过大量的咨询培训吧,这个威尔森,会不会是你的一个病人——”

    从他的语调可以听出来,沈钦非常不喜欢自己的猜测,毕竟这也意味着刘瑕将直接面临一个变态杀手的爱慕,这也和他一直以来呵护她远离任何危险的愿景背道而驰,但这也更肯定了刘瑕的观察:别提‘伯仁之死’的心结了,她和连景云刚才那架吵得极没意义,沈钦就没有一秒怀疑过自己是那个导致两个无辜伯仁死亡的人。

    ……就像是她也没有一秒怀疑过自己是那个人一样,威尔森绝不是她的病人,她完全可以肯定,在这个案件以前,她从没接触过他——就算他整过容,她也能从步态把他认出来……

    “刘老师——”张局也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冲她遥遥招手,刘瑕梦游一样地飘过去,完全忽略了沈钦的问题,只是含糊匆忙的摇摇头。

    “……这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沈钦嘀咕了一句,又回头看看连景云:他没有走的意思,还站在原地瞪着自己,表情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他站得很近,身高对他造成压迫感,沈钦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连景云似乎意识到这点,他退后一步,但这呵护又惹怒了沈钦,他努力地站直,迫近一步,想要直视连景云的眼神,但终究没这个勇气,只好看向窗外。

    这对峙,气氛微妙,敌意与戒备又混合了来自案情的共同疑惑和深思,因为用力过度,沈钦的眼眶肌肉有丝颤动,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声音里的共鸣,努力祭出和对方相当的气势,“你知道……我喜欢她。”

    “啊?噢……”对方反应过来了,显然,久远——其实也不是很远以前,两人上次交锋时的对话,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这个高大俊朗,充满爷们味儿,曾令他妒忌又忌惮,自惭形秽的情敌先是露出哂笑,似乎想要嘲笑他的缓慢进步,但随后,那笑里又带上了一丝苦涩,从各个方面来说,他都比他要好,他是……正常的,开朗的,他就像是那些幸福长大的孩子一样,好像一枚小太阳,即使见识过无穷黑暗,也从不畏惧散发自己的光与热,任何挫折,都打不倒他的正能量,他对她的爱慕,也丝毫不比他浅,他们之间的历史他永远也无法去比,这是一场他占尽了优势的对决,可眼下,他笑容中苦涩与疲倦,却仿佛诉说着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

    “那……挺好啊。”连景云说,他拍了拍沈钦的肩膀,“那就……祝你成功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