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83章 男女朋友

第83章 男女朋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诱饵?儿戏!”

    “不管说他本人意愿怎么样,现在有个重要的问题——威尔森是特警出身,反侦察能力极强,即使他本人还没有离境,还藏在s市,而且还和你们说的’这个雇主有联系,会被引诱出来,但想要这个计划奏效的话,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的人不能跟的太紧,被他看出来的话,毫无疑问,这个计划就’绝对会失败。但这跟着就是问题了——跟得不紧,你怎么保证沈先生的安全?沈先生能从威尔森这样的退役特种兵手下全身而退吗?他上来就是一刀,他能躲开吗?躲不开的话,怎么办?”

    “张局,电话……市里对这个案件现在非常重视……”

    “再重视也不能拿市民的人命开玩笑,这是现实,又不是黑帮仇杀,对方是冲沈先生来的,就让他们去了结恩怨?这简直闻所未闻……”

    “张局,电话那头是部长……”

    “那也不能干涉我们的办案决定,没听说那句老话吗?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有所不受!”

    “不是公.安部长,张局,是……国安部长……好像和威尔森假身份的那家公司有关……”

    “……总之,对这个威尔森,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你们的第一要务是必须全力保护沈先生的安全……景云,你小子,虽然不是警察,但我今天必须把你当警察看待了你知道吗,保护好沈先生的安全就是你的职责,记住,你在警校那些搏击课都不是白学的——如果你今天表现得好,有些事儿咱们可以含糊过去,如果表现不好的话——”

    “啊,什么?”

    “他连你也不带?!”

    “就他一个人的话,能行吗?”

    “噢噢,不是一个人,他自己聘请了保镖是吧?那也行,也行,还比派你上去好……”

    “什么?!不是保镖?!”

    “——是刘老师?!”

    #

    “你知道什么叫做监控静默吗?”

    春天已经快到尾声了,夜风中吹来的最后一丝冷意,都已快被全数消磨,刘瑕和沈钦肩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笑语声,街边小贩的叫卖声,商店招徕顾客的廉价音乐声,让沈钦只能拉开嗓子,仿佛叫骂一样地提问,将这话题的逼格丧失殆尽。

    “监控静默,就像是电子静默一样,是安保链条的一种,”他侧过身,做了个回避的动作,这让经过他身边的年轻白领投来怪异的眼神: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一米以上。“这也是高端黑客圈子里很热衷的概念……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就是这个概念的热门拥护者,高端黑客圈子的能量远超外界想象,但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所掌握的巨大权力比不值一提。黑色产业链比毒.品贸易更赚钱,但黑客却不像是毒.枭一样拥有自己的保镖队伍,大部分亿万富翁都在偏僻市区的一角过着自己的隐居生活,我们的财富来自于网络,也一样用网络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安全。黑客通常有个固定的活动范围,在这个范围内,我们能做到监控静默——这意思就是,我们永远不会出现在监控录像里。对于这天网社会来说,我们是不存在的隐形人。”

    “你就是监控静默的爱用人群。”刘瑕用总结的口吻,心平气和地说,“月湖山庄当然在你的势力范围里,我住的小区……办公楼……你喜欢用智能驾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主要是我也确实不喜欢接触阳光和人群……”沈钦嘀咕地说,谈技术时的酷劲消失了,他偷偷地看她的脸色,明显在琢磨刘瑕现在的心情:对他‘以身为饵’的决定,刘瑕并没有反对,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话,‘没有我的话,你能出现在人群里吗?’

    ——沈钦当时的表情,和张局答应他的表情一样,都是捏着鼻子往下咽shi……不过,和张局一样,捏着鼻子也只能咽下去了,再怎么注重她的安全,他也得承认,没有刘瑕的陪同,他连踏入芬兰型社交空间都做不到,更别说是晚上的南京路街头了。

    再再再次窥探了她的表情,但还是一无所获之后,沈钦怀着那有些心虚的语气继续说,“不过……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啦,这就像是那些间谍走路都喜欢低头、戴帽子是一个道理,做黑客这行的都有点职业病,越少曝光越安全。”

    刘瑕嗯了一声,并没有继续往下追问,甚至都没有注意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威尔森已经知道了她是靠步态破案的,他当然改不掉步态,但一个更简单的破解办法是不要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以他的反侦察意识来说,这一点肯定能带到。

    “所以,这就是你起网名的原因吗?暮色之王……因为你不喜欢在白天出门?”她换了个话题,“还是因为当时你很喜欢《暮光之城》?”

    沈钦脸有点红:行走在人群中,对他来说依然是很值得紧张的一件事,但注意力更集中于对话之后,他渐渐放松下来了,现在已经不再提早夸张地做出闪避,躲避和他擦肩而过的每一个路人。“……是因为我当时很喜欢《暮光之城》。”

    他是用破釜沉舟的沉痛语气承认的,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承认的后果:在美国,喜欢《暮光之城》基本可以和脑残少女画上等号,就像是喜欢justin.bieber一样,承认这一点会让一个成年人迅速沦落到社交生物链的底层,招致各种理直气壮的鄙视和嘲笑。

    刘瑕没有免俗,她的眼睛眯了起来,沈钦发射过一个可怜的狗狗眼神,像是在央求她嘴下留情,他已经完全不在乎迎面而来的外地游客们了。一个追逐荧光竹蜻蜓的小贩差点撞到他,都未能引起他的畏缩。和刘瑕在一起的时候,他越来越容易放松和快乐了。

    刘瑕的眼睛继续眯成两弯好看的月牙,沈钦显得更可怜巴巴的,他举起双手,把她当佛祖求饶地拜拜,惹来路边人善意的笑声——不少人早就注意到了这对漂亮的小情侣,好几个孩子甚至好奇地跟着他们好几步路,来来回回地看着这对‘比模特还漂亮’的大哥哥大姐姐。

    “好啦好啦,其实喜欢《暮光之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起码对你来说应该很自然。”刘瑕最终也绷不住了,她笑开了摆摆手,“爱德华不就从来不出现在阳光下吗,你不喜欢阳光和人群,很容易就能把自己投射到他身上,再说,《暮光之城》发行的时候你几岁?16、17?正是很适合这种小说的脑残年纪。只要喜欢的不是《五十度灰》都还ok——如果你喜欢五十度灰,一定要先告诉我,让我做好准备。”

    沈钦的脸一下烧得通红,他结结巴巴,不肯被刘瑕的暗示吓倒,“为……为什么要先告诉你,你你……你要做什么准备?”

    “噢,这样当我在你家随便打开一扇门,看到一屋子皮鞭的时候才不会被吓到啊。”刘瑕对他无辜地眨眨眼,“不然呢?你以为是做什么准备?”

    “你你你……”沈钦结巴得更厉害了,他一跺脚,“你欺负人!”

    “哈哈……”刘瑕笑,看到沈钦毫不在意地分开人群,穿过一群外地游客团,同时回头和她争辩,她的笑容更明亮,放慢脚步等他赶上来:抛开最终目的的风险不谈,这个任务其实对沈钦的治疗很有帮助,有个明确的目标在,他的自我意识降低了不少,融入人群也变得更简单,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就是这里了,走吧。”

    “真的要去吗?”沈钦有点畏难。

    刘瑕干脆推着他往前走,“多运动对你有好处。”

    “但是……”沈钦脚下生根,磨磨蹭蹭,“但是……”

    “没有但是。”刘瑕把他推进前方的羽毛球馆,不由分说,语气已带上点娇嗔。“少年,动起来!”

    #

    每一次追凶行动,实际上都是警察和匪徒之间的心理博弈,双方的信息都不透明,在博弈中互相猜度,彼此误导,需要的心力并不比大国间的重要谈判更少:在警方对威尔森的追击行动中,威尔森方面很可能渗透了警方的通信网络,他们知道的是,到目前为止,警方的调查都还没有掌握方向,威尔森逃走了,不知去向,因没有方向,后续追凶已经暂停。

    但真正的行动组来说,威尔森的后台雇主聘请威尔森来玩这个游戏,目的是为了获犬照片证据’,打破他身边的黑暗光环,也就是所谓的监控静默,获取他的下落。至于获取到他的下落以后想做什么……从措辞来看,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即使不考虑他的意图,暮色之王在深网显然很有名气,作为深网的背叛者(不管背叛的是什么),前任的明星fbi(也不管追击的是什么),在威尔森这个胆大包天的警察憎恶者眼里,他都是一枚闪亮亮的勋章,如果他主动走出自己的黑暗光环,暴露在‘阳光’之下,成为一个易被追击的目标,即使幕后主使者还保持谨慎,威尔森也很有可能会受不了这诱惑,想要扩大自己的战果,更别说,他身边还跟了一个买一送一的刘瑕,她和他交锋过,并破解了他的游戏,一样是个厉害的警察,也属于他会感兴趣的目标。

    但,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出现才必须合情合理,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沈钦拒绝任何一个警察,甚至是连景云跟随,却只能捏着鼻子认下刘瑕的陪伴,也正是因为这点:沈钦对论坛的浏览并未留下什么痕迹,对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目前来说,他们就是一对已经把威尔森案视为过去,重新开始日常生活的小情侣,刘瑕作为心理医生,正在努力治愈沈钦的心理障碍。运动就是她开出的又一张药方,每天晚上,他们都会从自己家出发,穿过最热闹的南京西路步行街,走到附近的一间羽毛球馆打一个小时的羽毛球,然后再步行回家。

    南京西路步行街上老外不少,很有利于威尔森进行观察,也是他下手的好地方,这个区域是旅游热区,有些便衣警察巡视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尽管沈钦本人非常不情愿,但南京西路附近的这处羽毛球馆还是被挑出来做运动场所,且,不管他多么热切地表示,整个任务的重点就在于来回那两段路,在没有监控的羽毛球馆,他们完全可以坐着聊聊天、玩玩手机,不必下场真打,刘瑕还是毫不留情地把他拖进场地,在明亮的灯光下,发出欢快地笑声,一次又一次的——

    “杀!”

    “扣!”

    “漂亮!”

    球鞋和地板摩擦出‘滋滋’的声音,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在球网两侧闪动,更映照出球场这一角的不堪,刘瑕姿势标准地发出一球,球速又慢,落点又正,沈钦如临大敌地耸起肩膀,左右迈步地等着,看到球飞出来,眼前一亮,立刻闪出去一挥拍——

    ‘噗’的一声轻响,小球……没过网,又没过网。

    隔场的大妈忍不住笑起来,“小伙子,你是不是不太会打啊,你这个姿势不对的。”

    沈钦的脸一片殷红,说不上是因为陌生人靠近的紧张,无法自如对谈的窘迫,还是在心上人跟前出丑的郁闷,又或者干脆就是急出来的一身大汗。求助的眼神闪向刘瑕,刘瑕笑着说,“嗯,他以前没打过,我教他呢。”

    “噢噢,我说啊。”大妈心好,教沈钦,“那你们不应该上来就打呀,你先学发球姿势,来,跟着我——球拎起来挥一下——好!”

    沈钦平时一直有锻炼体能,其实基础不差,被刘瑕虐了十几个回合以后,虽然依然很烂,但也渐渐找到感觉,可以形成来往,不至于专职捡球,大妈很欣慰,自己钟点打完了也不走,和球伴一起七嘴八舌地指导沈钦,“你要先预判落点,对对,就是这样——”

    沈钦脸上的红潮一直没散去,但肩膀已不再绷紧,他不怎么回应,但大妈也不介意,因为他学得很快,再说长得好总是占便宜的,大妈不嫌他不礼貌,停下来喝水时还兴致盎然地问,“我昨天就看到你们了,昨天更惨啊,小伙子除了捡球以外什么也干不了……你们是男女朋友啊?”

    沈钦的眼睛噌地就亮了,望向大妈的眼神充满好感,刘瑕看了直笑,她没撇清,但也不肯定,“您觉得是?”

    眼睛黯淡下来,鼻子抽抽,又露出小狗样,委屈光波发射,没击倒刘瑕,倒是把大妈萌化了,“难道不是?——也有可能的,你们都长这么好看,讲不定是亲戚来的——是亲戚啊?普通朋友啊?男女朋友啊?”

    沈钦急得要命,左看右看,刘瑕也看看他,拿球拍做枪,举起来biu了他一枪,笑得露出两颗虎牙,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当然,她应该表现出开心,这是合理且谨慎的选择,虽然羽毛球馆没有监视,但很难说威尔森会不会想办法过来查看,而一个会带男友来打羽毛球的女孩当然应该很开心,但……她没法蒙骗自己,这情绪并不是表演出来的,她自己知道,是从她心底冒上来的泡泡,现在她真的很开心,看到沈钦受窘,看到他着急发汗的样子,一次次捡球的样子,甚至是他渐渐学会诀窍,眼里冒出小小野心,想要反虐她的样子,都让她感到开心——

    “您问他啊,”她说,吹吹球拍,就像是吹枪口,“他说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喽。”

    “噢——”大妈自以为懂了,会意地笑起来,和刘瑕打配合,“小伙子,光做不说,不来塞的噢,女孩子态度很明显了嘛,你说,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沈钦脸垂下去,不给别人看,但这没什么用——他长得太高了,大妈稍稍一弯腰就看见,低声和刘瑕通报:“脸红了脸红了……”

    她的声音里,充满笑意,笑意里充满了善意,沈钦偷看她一眼,又看看刘瑕,肩膀上有一条肌肉鼓起来,“男……男女朋友关系……”

    “哈哈哈哈。”大妈和球伴一起笑起来,空气里充满喜闻乐见的快活氛围,“好好好,男女朋友关系,小姑娘,你这个男朋友,有点内向的噢?这样好,老实!要把握住呀!”

    刘瑕抿抿嘴,没忍住,笑了,她挑起眉毛看沈钦,“老实吗?喂,问你呀,老实不老实?”

    “老实。”第一句说出口,第二句就更容易说了,沈钦点点头,脖子慢慢直起来,斜睨着她,也引述大妈的话,“要把握住呀,听到没有?”

    刘瑕和他隔网相对,视线交融在一起,她看见沈钦唇角的笑意,看到那张英俊的,英俊的脸上更动人的表情:她在沈钦脸上看到过那么多触动她的情绪,悲伤的,痛苦的,勇敢的,畏惧的,焦虑的,同情的,温柔的,深情的……可没有一种表情,比现在的情绪更适合他,装点得他更好看——他的眼神里有笑,他的唇边有笑,这张脸是如此的年轻,如此的幸福,眉间毫无沧桑痕迹,就像是一株小草刚刚探头,这整个世界,都对他温柔以待。

    她听到怦怦的声音,像是她的心跳,春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过来,吹得她唇角上扬,冰河似乎正在渐渐融化,各式各样的欲念如鱼,悄然上浮,她想要,她想要……这一辈子,她从来都没有同时想要过这么多东西,这么多事情。

    一个念头浮起,明知不该,但她还是情不自禁地想:如果威尔森迟点再来,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