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86章 善意警告

第86章 善意警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和所有吻都不一样。

    她有一些比较对象,但那些吻就只是——就只是肢体的摩擦而已,常规的性.刺激,唤醒身体,为即将到来的□□活动做准备,会兴奋,会因此觉得对方比平时要顺眼,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那个超然的她依然存在,冷冷地审视着眼前的一切,分析着这个兴奋的男人心里的情绪、念头,本能地计算着他的过去与将来。对方也许已经忘我,但刘瑕永远都在。

    可这个吻,和所有的吻都不一样,就如同在车流中被困的、被反击的那个吻一样——就只是——这么的不一样。

    有人在吹口哨。

    刘瑕恍恍惚惚地想,她的意识从最深层慢慢回笼,像是因极致的刺激而收缩的触角,缓缓张开,外界的信息一点一点地回来,她的脚趾从蜷缩中恢复,烟花般的化学反应留下慵懒余韵,让她的反应比平时更慢,过了一会她才意识到,有人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挣扎——

    她后撤了一点,松开沈钦的手,止住他不自然的扭动,身边好几个病人家属发出善意的笑声,还有人对自己的朋友大声感慨,“是真爱啊……连残疾都阻止不了,这就是真爱啊。”

    “还好啦,没残疾到那部位不是?”

    指指点点中,刘瑕隐约还看到有人拿着手机,疑似正在拍摄,她赶忙为沈钦拉起兜帽——后者脸上的红潮足以染红千百个小学生脖子上的红领巾了,在轮椅上蠕动的样子也十分的痛苦,这多少解释了他主动叫停的原因:反应太大,*部位估计是传来了隐隐的疼痛了……

    “先生,你是在拍照吗?能不能删掉啊。”她过去干涉了下,拍照的人倒也配合,一边删除一边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啊,看你们接吻的画面实在太唯美了,忍不住——小姐,你好难得啊,男朋友残疾了你还这么不离不弃——真美丽。”

    “我没有残疾。”

    “他不是我男朋友。”

    两道澄清声同时响起,几个围观者脸上都亮起了八卦的光芒,刘瑕和沈钦对视一眼,沈钦双手捧心,满脸的‘我被始乱终弃’,“亲都亲了,还说人家不是你的男朋友……”

    周围响起同情的唏嘘,刘瑕有点咬牙切齿:很好,看来刚才亲一下是充能了是吧,现在长本事了,在一群陌生人跟前也敢卖萌了……

    她没搭理沈钦,确定周围人的照片都已经删光后,推着沈钦离开了围观的人群,在小径上缓缓前行——等到周围已经完全安静下来,她才说道,“在正式确立关系之前,你不是应该善意地警告所有风险吗?我可是把该警告的都给你警告过了——你呢?”

    沈钦看起来有点魂不守舍,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体内被撩起的洪荒之力,这是个很好的状态,被分心了,也就更好面对不堪的回忆,刘瑕垂下头看看他的表情,自顾自地往下分析,“在深网的那则留言,暗示了你有个相当难搞的敌人——这个敌人,有能力为威尔森弄到x公司的员工档案,截留公司内部往来的邮件,为他的身份披上一层最好的伪装。他有财力支付威尔森来往中国的费用,并且我想他应该还懂中文——他可以切入本地的交通监控网络,为威尔森提供完善的事前调查和踩点服务,规划出最大限度回避监控的路线。综合这些信息,我想,他应该是个相当厉害的黑客,能纵横全球的那种,而且还很博学,也许有华裔背景,也许在中国有过留学经历……更重要的是,我想他应该和你曾是意气相投的同志。”

    “在叶楚浩辰的案子里,你说过,叶楚浩辰是你的崇拜者和copycat,考虑到你说你曾在深网为所欲为,我的猜测是,这个黑客所说的‘背叛者’,并不是说你背叛了这个警察憎恶者组织,你背叛的是深网的基本准则:让深网发生的一切留在深网。你并不是那种以捕猎警察为乐的变态,而曾是深网纵横裨阖的顶级黑客,像叶楚浩辰所崇拜的超级英雄一样,和那些无良的大公司作对,拯救着那些被文明遗忘之人的生活。但后来,从你透露的信息来看,你离开了深网,和fbi合作,并且逮捕了好几个深网知名的黑客。你不是警察憎恶这个论坛的背叛者……你是深网公敌,而尽管你一直以来都精心地掩藏着自己的下落,但还是被这名黑客捕捉到了蛛丝马迹,他强烈怀疑你就住在s市,所以派出威尔森把你从安全区里引出来,通过监控录像,切实地确认你的住处。”

    刘瑕停下轮椅,在一张新的长凳上坐了下来,“现在,威尔森落网了,但你也因此暴/露在公共摄像头中,以两条人命为代价,他已经确认了你就是twilightking,并且可以方便地查到你的住址和身世。我想,这名黑客应该在策划后续的报复行动,而身为你的女朋友,要面对的危险……难道不是超乎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范围?”

    粗听起来,这很合理,不过刘瑕其实是跳掉了最大的bug:如果仅仅是这么一回事的话,沈钦早在看到深网那个帖子的时候——甚至更早,在大家怀疑他有‘追求者’的时候,就会说明来龙去脉了。他越沉默,也就说明这件事的隐衷越是私人。

    有时候,头头是道地阐述错误事实,也是审讯中相当好用的手段,刘瑕打量着沈钦俊秀的容颜,垂下眼,不动声色地继续往下编造,“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不过……即使我不在意,程序也得履行吧,不尽善意告知职责,怎么签订合约啊?”

    “……”沈钦从长长的睫毛底下瞥了她一眼,他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样子,“即使在搞笑调节,也不能改变‘这是一件沉重的事’的事实啊……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他翻过手,拉高了袖子,不再避讳地把伤疤亮到刘瑕跟前,刘瑕垂眸看过去,手指不自觉被吸引,抚上沈钦的手腕,这一处伤疤的皮肤微微凸起,要比健康的部分更厚实柔软,让她禁不住再三摩挲。

    “——嘶!”沈钦忽然抽回手,一脸的欲言又止,他又蠕动起来,哭丧着脸,“刘小姐,别逗我……”

    “对不起对不起。”刘瑕赶快收回手,有点尴尬地扶着膝盖笔直坐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沈钦一言难尽了半天,松了口气,肩膀松弛下来,和刘瑕对视一眼,两个人忽然都笑了起来。

    “确实,我从没有杀过警察,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参加过针对警察的仇恨犯罪。”沈钦就这样,在阳光下轻松地说起来——也许他的语调用轻松来形容,还有些过分夸张,但无论如何,从前的艰难,却也的确在这阳光下冰消雪融,滞涩不再。“但并不能说我和这个组织完全没有关联,我曾经扫荡过他们的上一个论坛……这就是我和他们的全部交集。至于我离开深网,转投fbi的事,在深网根本从未引起过波澜。最顶尖的黑客,就是籍籍无名的黑客,twilightking只是我的一个马甲,之后在为fbi做事的时候,我用的是全新的身份,没人知道我曾在深网有过一定的名气。”

    “但这个发帖人明确指出你之后到了fbi那边,且把你扫荡论坛,逮捕罪犯的行为形容为背叛。”刘瑕说,她还没来得及为沈钦的改变欣喜,就已为推理出的信息紧锁起眉头,“这也就说明……”

    “是的,这也就说明……他对我的了解非常的深,甚至可以说,他有很大可能,就是我在现实中为fbi工作时认识的人。”沈钦点了点头,他的态度,出人意料的平静。“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在fbi的具体工作内容?”

    “?”

    “严格地说,我并不属于fbi的雇员,我加入的是我的导师领导的外援小组,这个小组和fbi合作开发人脸模糊识别与智能搜索,你看过《疑犯追踪》吗?基本上,我们在开发的就是那台‘’。”沈钦的语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平和,显然,这番话已经在他心里千锤百炼,也许在过往有无数个已逝去的契机,他都只差一步便会脱口而出,“斯诺登爆出的棱镜计划,就有我导师的身影。这个小组,是我的老师一手组建起来的,其中的人员都是怪咖,有他的学生,也有他在业内认识的伙伴——但不是说学生就会比伙伴更单纯,安迪的学生几乎都是怪人,我就是他的得意门生,所以,你可以想见小组成员的性格都有多奇葩。”

    他垂下头,短促地微笑了一下,之前那精心准备的平和稍微失色,深沉的感情蔓延上来,“但我们磨合得相当地好,因为……有他的存在。安迪这个人,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我是被他拉进mit的。你可以想象到他有多厉害吧?”

    刘瑕想了一下沈钦在十几岁时会有的状态:校园霸凌、被抛弃的童年、自闭、自残倾向,在深网大杀特杀……她点点头,由衷地说,“他一定非常厉害。”

    “他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沈钦说,他短暂地停了一下,双眼有些失焦,胸口起伏的程度渐渐加大——但最终,在恐慌抓住他之前,他控制住了自己,“抱歉,我以为我能稳住的,但是……”

    但是,情感的潮涌依然无法控制。刘瑕没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住他的。沈钦紧紧地反握住,他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但依然坚持在阳光下露出逞强的微笑。

    “我没事的。”他低声说,“我没事的,我可以办到……”

    他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紧张与抽搐,但刘瑕却只是无法抑制地为他骄傲——仅仅是三个月以前,他还是那个被外出的可能吓到精神崩溃的黑夜生物,但现在,沈钦已经能和她一起坐在阳光底下,直面自己最大的心结。

    是安迪让他拥有这样不屈的生命力的吗?是安迪让他全黑的世界第一次出现光亮的吗?安迪就是他所说过的那个‘拯救者’,那个取代了父母角色的人吗?

    “他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沈钦突兀地说,将她从思绪中惊醒,他攥着她的手慢慢地收紧,紧到几乎疼痛的地步。“他从世界上最阴暗的角落集合了我们——你知道美国的校园环境,大部分极客都有个不快乐的童年,是他把我们聚在一起,变成了更好的人。”

    “那么……”刘瑕低声说,不好的预感逐渐浮现:当然,这并不难猜,考量到他崩溃的表现,只是,投入感情以后,这一切变得更为残忍,痛楚也更真实,当然,安迪应该是……“你认为威尔森的雇主,就是你曾经的同事或同窗?”

    “但现在,小组已经解散了。”沈钦自顾自地往下说,仿佛没听到刘瑕的疑问。“因为……安迪自杀了。”

    他顿了一下,唇角忽然勾起来,形成一个呆板的、扭曲的、强迫的笑容,“是我害的。”

    即使已预料到安迪现在的状态不会太好,刘瑕也依然被这句话震得猝不及防,这是她的推理罕见没有预先探及的可能。大脑因此疯狂运转,沈钦在当时的反应,这件事对他带来的影响……在疯狂的计算中,连他的话都有些模糊。

    “……所以,敌人不是来自深网,刘小姐,对不起,其实我早该告诉你,”他还维持着那僵硬的笑,仿佛这样就能遮掩掉面具后无声、无声的痛哭,掩去他失去了一切的空虚,他好不容易结交的伙伴,他用尽全世界幸运才遇见的导师,他所拥有的,却又把他抛弃的所有的一切——“我的敌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群黑客……他们,就来自我的身边。”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害了安迪’?不过,所以他崩溃自杀,整个病情倒退的现象也就可以理解了……这也解释了他在事发后回国……不,等等。

    许许多多的征兆忽然联系在了一起,沈钦和她初次接触时的诡异表现,他对她安全的超常在意,他许久以前就买下了她楼上的公寓——

    刘瑕眨眨眼,忽然间,最后一块拼图找到了,迷雾在一瞬间完全散去,真相是如此的清晰,仅仅只剩下一些细枝末节,还未分明。她张开口想说话,但在看清沈钦的表情后,又闭上了嘴,仅仅是握紧了他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