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93章 叶女士的筹码

第93章 叶女士的筹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女士,你好。”刘瑕在桌子对面坐下来,服务生帮她推好椅子,她转头微微一笑,“谢谢。”

    服务生微微欠身,为她们整理好餐巾,没有多余言语,返身退下。叶女士和刘瑕一起目送他踱出包厢,她冲刘瑕微微一笑,“吃来吃去,咖啡馆始终也就吃点情调了,也就只有这家的服务还有点老欧洲的感觉。”

    叶女士自己就给人以老欧洲的感觉——她的头发烫了大卷,用丝巾束在耳后,沈钦已经28岁,她至少是50岁以上,但望之如四十许人,她长得当然很漂亮,沈钦的好相貌里,传承了不少她的细节,但她夺人的地方不在于美貌,在于精致的妆容和得体的服饰——除了一条艳色丝巾以外,身上颜色不超过三种,以黑白灰为主,非常的巴黎风范,举手投足间让人想到塞纳河边的奢华酒店,不论价格、做派还是底蕴,都是绝对的五星,她的老欧洲当然和战火、暴恐无关,是个安闲、优雅的上流世界,不动声色间,高昂门槛就把未够班的客人排斥在外,自惭形秽。

    刘瑕坐下来定睛打量叶女士几秒,也不由被她的风情震慑,扬起眉若有所思,十数秒后终于回过神来,对她露出客气的笑意,“叶女士好品味,这家小店曲里拐弯,不是老住户,恐怕不容易找到。”

    “第一次来是几十年前,我妈妈来沪上开会,带我来探望一位世交阿姨,她讲这家的班底,原本在法国大使馆服务,难得历经风雨,还能凑足原班人马,”叶女士环顾周围,略露怅惘之色,“很得几位叔叔阿姨的喜欢,风风雨雨,开了这么多年,终于也俱乐部化,总算在那些小资探店风潮里,找到一点宁静——钦钦小时候就很喜欢这里,每次带他来,总要到花园乱跑,不摘两朵花是不会罢休的。”

    刘瑕依然报以耐人寻味的微笑,她坦然明净的双眸,从上到下,将叶女士拆开来吃进眼里,在心底再造出一个3d模型来:虽然她是在电话里才知道对方姓叶,但对叶女士,她的确是在意很久了。

    “可惜,他今天不能一起过来,否则刚好重温旧梦了。”她顺畅地应承着,为叶女士铺陈话口。

    叶女士露出意味深长地的微笑,“他要是会老实过来,就不是我儿子了……这会,正在家里闹吧?”

    “也说不上闹。”刘瑕说,“不过看得出来,对您,他是有些排斥的。”

    沈钦现在的确没有在闹——叶女士的出现,直接把他这段时间所有的改进,全数打回原型,从两人订约到现在,沈钦未进食水,始终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拒绝和任何人交流。刘瑕临走前给他留了一些食物,也在q.q上留了言。她当然没有逼问什么,只是交代了自己的去向,若无其事地粉饰着太平。

    “我这个儿子就是这样,”叶女士摇头叹口气,她的烦恼之色都是很得宜的,“真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和谁都不亲,孤僻得不像话,从小到大,不知给我惹来多少麻烦……刘小姐,这些日子,他给你添麻烦了吧?”

    “还好。”刘瑕惜语如金,像是一面镜子,叶女士在她身上,只能映照出另一个万事得体的自己,却看不出多少属于刘瑕的个性。

    叶女士的笑容依旧,刘瑕不给她铺垫了,她就自己接下去,“刘小姐,你也知道当母亲的不容易,我说句实话,离婚以后,谁要小孩,谁真是吃亏的。——小孩子不懂事,你在管着,他就不念你的好,反而会对另外一边产生亲情。我这辈子就钦钦一个孩子,对他真是掏心挖肺,但他说实在的,和我不亲,一年也不打一个电话,心都要被他伤透了。”

    她叹口气,精致妆容,也随之略微黯淡,“但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得继续为他操心?不管他心里是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我是他母亲啊,这就是母亲会做的事……”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刘瑕敏锐的微表情辨识功力,并未褪色,她可以看得出来,叶女士并没有在骗她——对沈钦那又爱又恨,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在那无奈又苦涩的笑容中已透出了十二分。她点点头,“沈先生和我说过一些小时候的事,他的确不是那种乖巧的孩子,让您操心了。”

    “这话说得,他是我儿子啊。”叶女士浅笑,那流露出的少少真情,又回到面具背后,偶然瞥来的一眼,轻笑中隐隐有些杀意,“我为他操心,刘小姐你谢我,这话听着可有些不对味哦。”

    刘瑕只是笑,言语上未做还击:叶女士本人的亮相至关重要,只是一眼,她大致已拼凑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对她的来意,也基本是心知肚明,她现在想要拿到的,是驱使叶女士回国的那封信件——滨海分配股份的消息,既然已经上了新闻,叶女士会知悉也是理所当然,不过,现在沈家上下人等,没有人会对叶女士闲话什么,就连沈钦的亲爹沈鸿,本来要和儿子分的股份变成独享,当然只有更好,也绝不会挑在现在多事,一回国就能精准地定位到工作室,更知道她和沈钦的关系,那就一定是‘亚当’的手笔。

    “明人跟前不说暗话,叶女士,我大概猜得到你是怎么想我的——沈先生本来和祖父住在一起,滨海的股权稳稳到手,就算不是全部,至少也有大半,”时间紧迫,她不愿玩‘老欧洲’那一套委婉曲折,打直说出来,“这个是沈先生身为长子嫡孙应有的权益,也是您让他回国争取的东西,但没想到,一切理想的时候,我忽然间出现在月湖别墅,而在那之后,沈先生被赶出沈家,和股份绝缘,现在滨海的股份分配已成定局,大好的机会从指尖逝去。对您来说,我恐怕是妲己那等级,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吧?我冒昧地猜猜——您今天想见我,是愿意给我提供一笔现金,让我离开沈先生——”

    不论她的语言多么的直白,叶女士本人都维持着得体的微笑,直到最后一句,她的笑意稍稍有所加深,眼神中那似有若无却始终萦绕不去,仿佛房中巨象的优越感更浓厚了一点——

    看到她这个样子,刘瑕也笑了:她是真的,真的很讨厌叶女士,虽然时势所迫,她不能和她翻脸,但□□她的时候,快.感确然是加倍的。

    “——开玩笑的。”她笑意加深,摊开双手,冲叶女士眨了眨眼睛,好像在开个两人心知肚明的玩笑,“以您的为人,怎么会如此要求呢……我想,您是来和我谈合作的吧:您承认我和沈钦的关系,并为我们提供便利。而我呢,就运用我对沈先生的影响力,催动他去讨好……叶女士,要不要来个即兴竞猜?让他去讨好谁?”

    她伸出手杵到叶女士前方,仿佛握着虚拟话筒在等候回答,语调很甜,但这甜,甜得很居高临下,那么的戏谑,“3、2、1——啊,不回答吗,好吧,正确答案——排除干扰项老爷子——沈鸿,做回沈鸿的乖儿子,从他的遗嘱里占到最多的份额,这才是您想让我去做的,是吗?不是为了羞辱我,也不是为了让我离开沈钦……您是为了利用我去驱策沈钦,达到您的目的,是不是?”

    初次接触刘瑕的人,很容易被她的思维速度镇住,又准又狠直挑痛处,让人产生她无所不知的错觉,从而丢掉所有主动权,在心理上被彻底击败。叶女士也不例外,她微微张口,惊异地望着刘瑕,似乎有感叹就要脱口而出,但仅仅是片刻后,那张面具又浮现出来,对刘瑕明显表露出的轻蔑和不屑,她没有丝毫的怒气,只是有几分疲倦地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啊,看事情总是太简单了。”

    “这件事实际上也并不复杂,”刘瑕盯住叶女士,轻声说道,“在美国,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是吗……沈先生当时在fbi做得很开心,对滨海的财产,他根本没有兴趣,是你硬逼着他回国争取股份,是不是?沈鸿告诉你,老爷子有意退休,想要分配股份,‘做母亲的要为儿子打算’嘛,虽然对沈钦这样的人来说,金钱只是数字,但你却不这么认为,‘年轻人看事情总是太简单’,你非得把他弄回国不可。”

    叶女士的笑容没有丝毫褪色,她甚至很宽容,拍拍刘瑕的手,“都还小,我这也是为了他好——以后长大了,你们就会明白的。”

    刘瑕没有嫌恶地缩回手,恰恰相反,她反手一把握住了叶女士,身形倾前,轻声细语,“也许我们还小,但……安迪教授呢?他的年纪,总比你大吧。他对沈钦来说,总是个重要人物吧,他几乎就是沈钦的第二个爸爸,对他也只有一片护犊之心……叶女士,他赞成你的意见吗?”

    “安迪也不赞成,是不是?”刘瑕笑了,她是真的能想象到场面的荒谬:和cs领域的大牛,顶尖黑客,mit的终身教授谈钱?“你是怎么说的?‘为了这1800亿的股份,我现在需要沈钦离开他如鱼得水的工作,好不容易迈上正轨的生活,回到祖国和一大群讨人厌的、伤害过他的亲戚勾心斗角若干年不等,然后,他可能会拿到市值几十亿美元的股份(但当然不可能全数变现),但恐怕以后也没法回美国了,因为为了保住股票的市值,他得留在中国无止尽地继续勾心斗角下去’?安迪又是怎么回答你的?‘这不可能?’,他有没有问你,沈钦自我封闭的时候你在哪里,沈钦遭受校园暴力的时候你在哪里,沈钦刚搬到美国,最需要母亲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安迪,沈钦可能早就自杀成功了?”

    叶女士的笑容,终于失色,她的眼神中第一次闪过几许凌厉和怒气,她想要抽回手,但刘瑕不让。

    “但,您要做的事,总是能办到的,叶女士……如果沈钦的人生,因安迪而失轨,那么,你就要把这块挡路的石头搬开,”她的声音幽幽的,像是从地底问出来,带了墓地的凉气,“叶女士,你对安迪做了什么,又打算对我,做些什么呢?”

    叶女士的手开始发潮,又低又沉的言语脱口而出,“这也能怪我?他是自杀的呀——”

    她轻呼一声,回过神捂住嘴,复杂地望了刘瑕一眼,抽出了洁白的柔荑——即使在这个时候,她的举动依然很优雅,不曾失去自己的淑女风范。

    但,凌厉,是因为她的处处进犯,终究让她生理上有了被冒犯的不适,怒火,是因为她挖掘到了她的伤疤,对这件事,叶女士终究是有几分介意的——但,也只是介意而已。

    没有愧疚,她看不到一丝丝的愧疚,不论是沈钦的自闭、自杀,还是安迪的悲剧,都因叶女士而起,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她虽有不适,但却终究理直气壮,不认为自己该背负什么道德枷锁。

    刘瑕靠到椅背上,不再释放压迫感,她的第一条策略失效了:任何一个母亲,在听到儿子曾孤立无援,想过用自杀来结束一切的时候,都会本能地感到愧疚,性格固执强硬的,会把愧疚外化为怒火,反而抵触对话,柔软开明一些的则会改变态度,开始认真对话,但不论怎么说,心扉都会因此打开缺口,在愧疚感的压迫下,她们也会因此开始懂得聆听。这正是进谏的大好时机——不管亚当蛊惑了叶女士什么,只要她肯听,有沈钦的生命为筹码,刘瑕都有信心把她争取到自己这边。

    但现在,她开始怀疑了,即使告诉叶女士,再度试图操控沈钦的人生,可能会让他再度自杀或是完全精神崩溃,叶女士也不会有所动摇。对叶女士来说,事情一直都非常的清楚简单——她要沈钦去争取滨海的财产,安迪肯合作,就是伙伴,不肯合作,就要消灭,刘瑕也一样,肯合作,她就承认两人的关系,不肯合作……她就也要把她消除,至于沈钦能不能熬过之后的打击,这并不关她的事,沈钦能熬过,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okay,很好,如果熬不过的话,她也就当没这个儿子,反正之前那个脱离她意志的儿子,对她来说也和没有差不多。

    叶女士是真的面如其人——她其实没有面具,她就是那张面具。老欧洲的,贵族的……活得无视世事变迁并非一种夸奖,在心理学上也可看作是一种偏执,注意力胶着于自我,没有余裕分给别人。

    做她的儿子,沈钦有那些心理疾病,并不让人诧异。

    “安迪的事,终究属于美国。”她立刻换了个策略,似笑非笑地看向叶女士,不露丝毫挫败,“就说回现在吧,叶女士,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搬走了安迪——希望你不至于天真到认为,我也会被同样的手段打倒。”

    “是吗?”叶女士端起水杯,微微歪头,“刘小姐听起来对自己似乎很有信心?”

    刘瑕回以恬静的微笑,但她的心情远没有表情这么乐观:叶女士到目前都还完全没有失去镇定,她还有筹码。

    两个女人对视一段时间,无形的火花在眼神相接处不断闪烁迸发:虽然交谈得有限,但大量的信息已被交换,许多未被谈及的事情,双方都已心知肚明。这种对峙,可说是两个女人最原始、最无法罢休的斗争——母亲和情人之间,围绕着男人的斗争。主宰世界的未必是男人,但主宰男人的一定是女人,叶女士和刘瑕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都领悟到了如今这种抗衡的本质:谁能夺得沈钦,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从现有的条件来看,刘瑕其实并不明白叶女士为什么这么镇定——沈钦本人的意愿已经非常清晰并强烈了,叶女士也终究不可能嚣张到□□,直接从*上把她消灭,想要从心灵上击溃她,逼她自杀……

    呵,安迪自杀的细节,她终究没法全凭猜测,不过,她的心灵被击溃?这个笑话……还真的蛮好笑的,任何一个对她稍稍有些了解的人,都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判断,而她刚才也的确确保自己对叶女士好好地展示了一番。

    这样看来,‘亚当’的信里,应该的确给了叶女士一个能扭转局势的筹码,能让她改变主意,宁可离开沈钦的筹码……

    刘瑕忙碌地思索着亚当可能的招数,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被怎么动摇,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比沈钦更重要——当然,并不是说沈钦就非常重要,只是这世界其余的部分对她而言更不重要……

    “呵呵。”叶女士率先打破了对视——依然没失去沉稳,她呷了一口水,仪态万千地把水杯放回去,“刘小姐,其实你是有所误会了,今天请你来见面,只是想要见见你这个人,另外,也对你说声抱歉——我知道,你其实并不情愿和钦钦一起,一直是钦钦在勉强……我听说,你在很多场合表达过这个意愿,是钦钦给你添麻烦,打破了你本来平静的世界。”

    这阐述,的确是事实,迄今为止,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即使有改变,多少也带了点不情愿,一般情况下,刘瑕不会予以否认,只是,这话由叶女士说出口,令她多少感到不祥,她想要含糊其辞地表示反对——但叶女士没给她这个机会。

    “小孩子做错事,最后还是大人来擦屁股,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请刘小姐放心的——钦钦以后就由我来管,你的世界,可以回复原样了。”她语调悠然,伸手拢拢发鬓,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刘瑕眯起眼,她静默了一会才说,“叶女士,沈先生是成年人了,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是成年人了呀,刘小姐,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坏嘛——小孩子就是容易偏激,热血一上涌,什么都想太坏。”叶女士喟叹一声,清丽如云的面容上浮现一缕苦笑,她摇摇头,照顾大局地说,“我是不会勉强钦钦做什么得到——肯定会让他自己选择。”

    她从精致的坤包中取出手机,望着刘瑕摁下了几个号码。

    电话开着免提,音乐声响了起来,并一直响了下去——沈钦没接。叶女士也不狼狈,含笑听到铃声响尽,转为语音信箱的那一刻。

    “钦钦。”她的声音是亲近的——埋怨,有点火气,终究带上了人间烟火的情绪,“接电话,我知道你一直在听,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再这样妈妈生气了我和你说,你以为妈妈真拿你没有办法?不要逼妈妈,听话啊,妈妈现在还给你留面子呢——我是下最后通牒了噢,三小时内,我要听到你回家的消息,不然的话……”

    她的声音提了起来,“妈妈就真的生气啦!”

    电话那头忽然接通了,但没有人声,而是一连串几乎窒息的声响。刘瑕握住椅把的那只手,关节处隐隐泛白,她用尽努力才在表面上保持若无其事——但叶女士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拿起手机,望紧刘瑕,声音柔和下来,耐心得像哄幼稚园小孩,“乖,这才听话——来,和刘小姐说‘对不起’——”

    窒息声更强了,像是有人在电话那头竭尽全力,想要呼吸却未能如愿——

    刘瑕站起来,一巴掌干净利落地甩过去,正中叶女士脸颊,叶女士猝不及防,半边身子被她打得转过去,手机也随之飞出——她练过不少防身术,手劲和如今那些弱不禁风的宅男比,只大不小。

    “你——”叶女士的镇静第一次露出裂痕,她捂住脸颊,又惊又怒,“你——”

    刘瑕不和她废话,又送上全力一巴掌,叶女士差点没被打背过气去,所有的优雅都被蛮力击碎,狼狈的模样,令刘瑕体内涌动的戾气大为满意——连被刘叔叔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时都没有过,生平第一次,她险些克制不住自己暴力伤人的欲.望。

    “bitch。”居高临下地望着叶女士,她轻蔑地说,“再给他打一个电话,我要了你的命。”

    没有再多一句废话,她从老式石楼里快步走出,窄小的弄堂,让她心底郁怒更深:狗屁正宗咖啡馆,叶茜肯定是故意的,这里不好停车也不好叫车,距离地铁又远,就是让她不能快速回去。

    没时间多想了,她踢掉脚上的,丝袜很快被石板路磨破,青苔、污水和凹凸不平的地面,都止不住刘瑕狂奔的脚步,沈钦现在肯定已经恐慌到听不进别人说的话了,更别说是网络留言,她必须马上回去,立刻!

    “出租车!”她上了一辆车,说了地址,“走最快速度飙过去。”

    “啊,小姐,这里有限速的,不是你说多快就能多快——”司机一开始还回不过神,刘瑕抓出一把钞票撒过去,他收声了,“有急事对吧,那我尽量试试看——哦哟!小姐,你脚流血了!”

    “快点!”刘瑕怒喊,司机被吓坏了,“好好好,你别急,你别急啊小姐,要不要先处理一下你的脚啊,还有我这个脚垫都被你弄脏了……”

    他确实发挥出最佳水平,出租车在车海里左腾右挪,踩线几个红灯,比平时要快了几倍,车刚一停稳,刘瑕就推门冲出去,她的脚可能真的划伤了,钻心的痛,但她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些……刚才她在车上给沈钦发了一连串消息,沈钦完全没有回复。

    ‘叮’的一声,电梯门刚一打开,她就闪身出来,但在看到敞开大门的那一刻,刘瑕的脚步停住了,她怔然地看着那扇木门,好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

    一阵风从楼梯间里吹来,门板撞上墙壁,更加大敞,客厅内的景象一览无余:什么都在,连沈钦惯用的电脑都在,她发来的消息还在屏幕上跳动不休。只是这间屋子,已没有了人气。

    身后再度传来叮响,有人出了电梯,刘瑕没有动,很快,连景云的声音响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他的表情很凝重,“沈钦刚突然发了个信息给我——”

    刘瑕茫然地转头面对他,连景云把自己的手机递到她面前,她努力地眨眨眼、再眨眨眼,视线终于慢慢聚焦到屏幕上。

    【我走了,照顾好她。】

    这就是沈钦的临别留言——他把她托付给了连景云。

    刘瑕闭上眼,像一株灌木,不言不动,所有的生命迹象都收敛,连景云看看手机,再看看她,看看空无一人的屋子,脸上忧色更重。

    “虾米——”在一段难熬的、死寂的沉默后,他轻声说。

    “*!”但,话还没说完,刘瑕就忽然打破了沉默,她把包包狠狠掼到地上,“情景复现——叶茜,你这个该死的贱人!——沈钦,你这个该死的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