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95章 婆媳大战

第95章 婆媳大战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女士,”门房的声音透过电话线路,嗡嗡响,“有人在小区门口找您,说是捡到了您的手机。请问是让她放在门房吗,还是放她进来找您?”

    叶女士放下手里的报纸,透过口罩,她的声音也很模糊,“手机?”

    ——s市的高级别墅小区大抵都是座落郊外、依山傍水,门禁系统也颇森严,和月湖别墅一样,如果没有住户的招呼,外来人口是很难突入别墅内部的。叶女士沉吟片刻,叫住了经过的阿姨,“少爷呢?还是老样子?早饭吃了没有?”

    阿姨摇摇头,满脸欲言又止,叶女士露出轻蔑的笑意,挥挥手让她下去做事——等到小餐厅里没有人了,她这才若有所思地摘下口罩,摸了摸双颊:刘瑕那两巴掌是用了狠劲的,即使伤药再好一两天内也消不掉,叶女士到底有了点年纪,牙根都被打松了两颗,昨天去包扎,医生还叮嘱她要小心用齿。

    “嘶——”触到口中伤处,她皱眉轻轻呼痛,思量了一会,重新拿起电话回拨,“那边走了没有?”

    “没有。”保安似乎也有点为难,“她不肯把手机放在保卫室,可能是不信任我们的专业素养吧。女士您看,要不要让私人管家出面呢?还是由您直接和她沟通?”

    “让我直接和她说吧。”叶女士小心地按了按唇角,“麻烦你把电话拿给她,谢谢。”

    别墅的安保做得不错,业主室内都配有监控屏幕,可看到住宅附近的监视摄像头,以及大门处的一个镜头,也是为了方便业主确认访客的身份。叶女士踱到屏幕前,注视着刘小姐把车辆停好,走进保卫室:她看起来是孤身过来,走路的姿态有些驼背,落足时经常瑟缩,想必是昨天丢鞋狂奔的后遗症。

    这点轻微的狼狈,当然不足以安慰她的愤怒,不过却成功取悦到了叶女士——是的,她现在双颊青肿,不过,从刘小姐的表现来看,想必她也意识到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叶女士,你好。”刘小姐暗弱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叶女士看不到她的表情了,这确实是个遗憾,不过,刘小姐的声音也足够让她想象到对方现在的表情:明知这一低头,后续跟着的就是羞辱,但人在屋檐下,再怎么不情愿,也一样要登门。

    “刘小姐。”叶女士说,刻意缓了一下,“找我有事?”

    “沈钦……在您那吗?”刘小姐的声音有些游移,和昨天比,多了一丝沙哑。

    叶女士笑了。“这和你有关系吗,刘小姐?”

    “叶女士,如果钦钦在的话,您能不能让我和他说几句话?”被她这么模棱两可,似认非认地一说,刘瑕的声音一下着急了起来,她几乎是恳求地说,“钦钦现在的精神状态一定不太好吧?叶女士,让我和他说几句话能有帮助的——请求您了——”

    “我有说过他现在在我这吗?”现在,叶女士的笑容真正地愉快了起来,她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道。

    “……您要怎么才能让我见沈钦一面?”刘瑕到底还没蠢到家,没问‘到底在没在’之类的问题,默然片刻后,低沉地问道,言下隐隐的决断,显然已经是想到了即将要付出的代价。

    叶女士多年来的教养,阻止她在此事露出太过得意的笑容——这样终究失之浅薄,她只会把痛快藏在心底——对着监视屏幕的反光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她的口吻是漫不经心的,“总得要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吧,刘小姐?”

    “……您说,我该怎么表现诚意?”

    “嗯……”叶女士素手轻叩桌面,一双眼看来看去,她有点太迫不及待了,就像是一道点心突然端来,怎么享用还真不好想。“刘小姐,负荆请罪,你听说过的吧?”

    “……昨天我是不该得罪了您,叶女士,您看,要我怎么赔罪好?”

    “这还真不好说……”叶女士拉长了声音,心念偶然一动。“这样吧,你先在大门口等一下吧,我这边稍后看方便再让你进来好了。”

    “……大概要等多久,叶女士?您知道钦钦现在这样,真的不好等的——”

    “你昨天扇人耳光的时候,不是这样想的吧,刘小姐?”叶女士的语气也严厉起来,“你这个样子,在老时候是要进祠堂请家法的——下跪磕头认错都应该的好吧,你年轻不懂事,我不和你计较,做事也别太过分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刘瑕的语气很艰涩,“好,我知道了,您要看诚意是吧,我可以……给您看。但,能不能请您让我先进来,否则,现在这样,我怎么给您看到诚意?”

    “没必要。”叶女士一口否决,她现在的心情明媚极了,“你就先等着吧,慢点我出门的时候,再看看,你诚意够了么,让你进来看钦钦……也不是不能考虑——诚意不够的话……”

    怎么样的处置,才能让人感到最大的羞辱?当然是让她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我羞辱——叶女士并不承认自己有点惧怕和刘瑕共处一室,不过她想到刘瑕等在小区门口的样子就忍不住嘴角上翘:诚意够的话,跪个半天也就好进来了,不够的话,那就慢慢等吧。让她见到钦钦之前,总要把她收拾一下的,否则,两个人一见面,还不是要生出事来?

    到底是聪明人,叶女士话没说完,刘瑕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当然是犹疑的——若果她马上答应,反而会减少叶女士的乐趣,“我……知道了。”

    叶女士笑笑,“你好好考虑吧,刘小姐。”

    挂掉电话,她踱回桌边坐下,抖抖报纸,过了一会,叫过阿姨,“你去大门口看看,是不是有个女孩子等在那里——远远看一眼,回来告诉我。”

    阿姨有些纳闷,确认了一遍才放下活出门,叶女士安安稳稳坐在桌边,不再因饥饿烦恼——她这一辈子,哪吃过这样的苦,口腔破皮了,怎么还能吃得下东西?

    至少让她跪四个小时吧……舔舔嘴角,想法又改了:要么,八个小时?半天?唉,最多也不能超过十二小时了,小孩子虽然不懂事,但做大人的也不能跟着瞎胡闹,总是要有个分寸,意思到了就行了——

    “叮咚——”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叶女士有点纳闷:阿姨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忘带钥匙?

    “哪位?”虽不太可能,但她有点小小的担心——再者,也因为伤口,不愿见人,她没走向门口,拿起无绳电话,向监控台走去。

    “是我呀,叶女士。”刘小姐淡然、甜美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一扫上一通电话的低沉、屈辱和犹豫,情绪沉潜得像是给叶女士的第二个耳光,“能麻烦你开开门吗?”

    她怎么进来的?叶女士惊得攥紧电话,心念电转:难道是她在警局的朋友帮忙?不可能吧,那点关系,能让警察带她进来?再说就是警察也不可能不打招呼就进来,她又不是嫌疑犯——虽然警察办案也经常不讲规矩,但对她这样的好市民,他们是最守规矩的……除此以外,还有谁能帮她?

    她不愿承认,但畏惧已经悄悄泛起,当叶女士看到漆黑一片的监控台时,她的呼吸真的停顿了那么一瞬间,一种纯粹的、纯粹的恐惧从心底冒起,好像……好像她是被困在森林中的小红帽,而大灰狼已经来到门外,一遍又一遍地敲着门,她根本避无可避——

    不会的!她一个女流之辈,还能翻天了?只要自己不开门,她能怎么样?

    “叶女士?”门铃还在响,刘瑕的声音很有节奏,淡然中含着笑意,“叶女士?”

    “我……我警告你,这是私人小区。”直到腮边传来微痛,她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把话筒压入了患处,叶女士急急地嚷起来,“你这是私闯民宅,你要坐牢的!我现在马上就叫保安过来——你有本事就别走!”

    ‘嘀’地一声,她摁掉了电话,慌乱地按着通往物业的号码,第一次后悔昨天没有立刻再买一部手机:那位一直是通过手机和她单线联系,所以他们现在的确是处在失联状态——该死,该死,她到底在怕什么?

    电话一挂,门铃声也停了下来,但这静谧声没能让叶女士放松,反而带来重重悬念,她摁错了一个号码,手抖得停不下来——

    ‘碰’地一声巨响,这瞬间整栋房子似乎都为之震动,过大的声音超越载荷,反而让她无法在瞬间做出反应,只能呆愣地站在门厅里,望着突如其来的光晕与烟尘——

    门,门、门被整个推倒了……

    一群穿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从门洞里涌进来,转眼控制了所有出入口,尘烟里,一道窈窕身影翩翩踱入,刘瑕的姿态,依然像是天鹅一样完美无瑕,她瞥过叶女士的眼神,就像是瞥过一缕微尘。

    “真以为我是杉菜啊?白痴。”

    丢下一句低吟,她左右张望一下,拾阶而上,虽然是首次造访,但对沈钦所在之处,似乎已了然于胸。

    居然连一句话都不屑于和叶女士多说……

    在电话里她是装的……她只是想要知道钦钦到底在不在她这里——还有现在精神状况怎么样,其余全都是装的……

    叶女士张张嘴,又张张嘴,终于喊出声,“你——你——”

    她要追上去,但又胆怯于刘瑕的身手,无绳电话抓在手里,冲着刘瑕的背影大喊,“我拨110了!”

    刘瑕转上二楼,在楼梯间和她对个正脸,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来,眼神依旧清冷,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叶女士茫然四顾,真的要去拨电话时,一个打手上来,一把就拿走电话,丢到了垃圾桶里。

    “你们……你们这是犯罪!”她挣扎,但无果。“电话还给我——救命啊,救命啊!”

    她的嘴被捂住了,牙齿再度撞上伤口,痛得让她沁出生理性泪水,叶女士闷声挣扎踢腾,但比身体被控制更让她恐慌的是茫然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瑕是从哪里——

    她的挣扎渐渐缓了下来,盯着从门外走近的中年男人,捂嘴的手也移开了。

    “是你……沈汉。”

    沈三叔摸摸后脑勺,笑得很无奈,“是啊,当然是我了,叶姐,你在我们滨海的地头,控制了我们沈家的长子嫡孙,你还指望是谁?——可别说我对你不好,叶姐,老爷子知道钦钦出事,可是恼火得很,你是知道他性格的,这要是按他的脾气,恐怕你还没那么容易走出s市呢……”

    怎么进的小区,怎么破门而入,对叶女士来说已都不再是疑惑:即使自己已经特意挑选了非滨海的楼盘,在s市,还没有多少沈家办不了的事。大意了,如果知道她背后有沈家撑腰,自己根本就不会多说……

    只是……沈家各房之间早就明争暗斗多年,沈汉他提到钦钦,从来没好话,钦钦见弃于老爷子,他不落井下石?怎么今天长子嫡孙叫得这么响亮?而且,老爷子不就是为了刘瑕才把钦钦逐出沈家的吗……这么看重钦钦,却不给股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沈汉私下给了刘瑕什么好处,让她勾引钦钦——

    以她自己的标准来说,叶女士的确很有母爱,都被整成这样了,还在一门心思为儿子宫心计,她拨算盘的声音,几乎都传到了楼上——刘瑕听到了,但并不在意,楼下的尖叫声、对话声,在她耳朵里都被自动模糊,现在她能听到的,只有一扇门后的动静。

    “沈先生。”她敲了敲门,低声地说,“是我。”

    “门没锁,我知道,是你母亲,她不允许你锁门——但我不会进来。”

    “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不想和人说话,”无需刻意,她的声音已经温柔低沉得像深夜里吹来的春风,像是沈钦给她送来夜宵的那夜,吹过她心头的那阵风,刘瑕把额头抵在门板上,唇畔浮起模糊的笑意,她渐渐明白,为什么沈钦老是谈着她花痴地笑,想到喜欢的人,这笑意是如此自然,从心底生发出来,不是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没关系,你慢慢调整,别给自己压力,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了,你再出来。”

    “——反正,我就在这里,不会走开。”

    “沈先生,我会一直在门外陪着你。”她转过身,靠着门板滑坐下来,“一直在这里陪你。”

    掏出手机,高举起手,她给自己来了一张自拍,存到昨天新建的相册里,一边微笑,一边为它加上了名字。

    【刘小姐第一次等沈先生.jpg】

    楼下传来笑声,重物搬动声,叶女士发现不可力敌,于是能屈能伸了吗?嗯,沈三不会和她闹太僵的,虽然叶女士的父母已经退居二线,滨海的靠山也早已和他们无关,但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叶家烂船也有三斤钉……接下来,她会怎么样呢?

    刘瑕心不在焉地想,她侧过脸,望着走廊尽头那透窗而入的□□:在这一时这一刻,她实在并不关心这个,她和沈钦在一面墙的两侧,在向彼此靠拢,这才是整个春天最值得关注的大事,颠覆她世界的大事,全心全意地等待沈钦,才是她想要关注的大事——

    门后传来轻微的声响,她背后忽然一空,刘瑕向后倒去,倒进了及时俯下的臂弯里,她抬起头,从下而上地观察沈钦:他的双眼是通红的,神情很疲倦,看来状态并不好——奇怪,按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这么快就能恢复到能开门的地步——

    啊,她这是怎么回事,刘瑕笑了,自嘲地——她的大脑转速忽然变慢了——道理不是明摆着的吗?

    “我就知道。”她轻声说,“你不会让我等太久的。”

    是的,沈钦从来不会让她等太久的,他从深渊里爬出,从崩溃中醒来,奔跑过了大半个世界,就为了追逐她的身影。

    现在,最后一片拼图已就位,事实前所未有的明朗:她,刘瑕,确确实实,是沈钦的希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