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只因暮色难寻 > 第97章 悲喜剧

第97章 悲喜剧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真的不懂。”

    ‘碰’地一声,连景云把一大堆资料丢进置物筐里,力道是发泄式的大,惹得张暖在他激起的烟尘中连连咳嗽,“沈钦一开始就监视你出场,你不介意——”

    “我并没有不介意,”刘瑕说,木着脸收拾桌子,“只是介意也没有用,比起乱发脾气,更有建设性的做法当然是虚与委蛇,搞明白他到底想要什么。”

    “ok,你介意,但只是‘虚与委蛇’。”连景云翻了个白眼,在脸颊边比出双引号,“那之后呢,沈钦骚扰你的咨询,你不介意——好好好,不是不介意,只是比起发火,你觉得沟通是更好的办法。之后,沈钦越俎代庖来为你破案,你不介意,沈家人来骚扰你,你不介意,有那么多个你应该介意的点,可以让一个正常人操刀到月湖别墅去骂街——但你都选择了用沟通来解决,你甚至特么连生命因为沈钦受到威胁都不介意,然后,现在,好不容易沈钦走到这一步了,被你治疗得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了……这时候,你忽然间开始介意了?whatthe*?”

    刘瑕不理他,低头收拾桌面,连景云把手里的资料摔到桌上吸引她的注意力,盯着刘瑕,认认真真地问,“虾米?沟通呢?‘任何事情,沟通都是更好的办法’呢?——你怎么就忽然开始介意了?”

    刘瑕的动作顿住了,她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和连景云对视,过了一会,又低下头去拆电脑。连景云气得去扶脖子,张暖赶快上来,见缝插针地充当狗腿角色。“连哥哥,你先别说了,刘姐今天心情不好……”

    她偷瞄刘瑕几眼,吐吐舌头,小小声地说,“其实,我反而觉得,和别的那些比起来,这个……是真的没什么可介意的。叶女士和吴总……不早都离婚了吗,而且,人和人之间的结识,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只是沈先生认识你的理由比较奇怪而已,但……这并不能改变沈先生对你的感情啊,刘姐。感情和认识的理由是没有关系的啊,不然,叶女士情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的子女,沈先生都会喜欢吗……”

    刘瑕投去一瞥,她吐吐舌,赶快做个拉拉链的动作,“好好好,我自己闭嘴,我自己闭嘴……”

    环视办公室一圈,她又深深叹口气,“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办公室,都没满一个月,装修还花了不少钱呢……又要回老地方了。”

    “介意的话,你可以留下来。”刘瑕终于开口了,头也不抬,照旧忙忙碌碌,声音清冷,“沈先生肯定不会介意的……这不是他一直致力在做的事吗?把你拉到他的阵营。”

    张暖和刘瑕说笑惯了的,忽然被冲这么一句,一时适应有点不良,她捂住嘴,眼圈要红不红的,看了看连景云,又忍住了,勉强笑笑,钻到一边去干活。连景云不平地瞪刘瑕一眼,见她毫无反应,终究叹了口气,“唉……”

    他也不说话了,弯下腰把几个箱子垒在一起,抱起来往门外走。“暖暖,等等我……”

    “……到最后还是无法摆脱。”

    连景云的脚步停住了,他回头看向刘瑕。

    她还是没有抬头,归置着桌上乱滚的圆珠笔,手指灵巧地排列好,按长短一根一根——然后是颜色,然后是形状。

    “到最后,还是无法摆脱。”她重复了一遍,“我们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证明,我们是和父母不一样的人,直到有一天回头看,发现脚印排出的足迹,已经和宿命重合……泰坦尼克悖论,当你穿越到泰坦尼克号上时,你做的所有一切,都在无意中保证,那艘船最终会撞上冰山。”

    连景云的怒火忽然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深深的联系,他放下箱子,走过去把刘瑕拥进怀里,这一次不再犹豫,她也没有推拒。

    “我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为了向我父亲证明,我和他不一样,他影响不了我的命运,没有他,我也能好好地活,我一样能获得幸福。”刘瑕轻声说,她的声音里开始出现一点哽咽,“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真的接近了……我以为我真的做到了,然后……然后,原来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还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遇到了叶女士——如果不是他破坏了两个家庭,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罪恶,原来,我根本不会和沈钦认识,原来,我的幸福,是因为他的罪恶——因为这件事,我妈妈自杀了,我……我变成了杀人犯。”

    她抬起头,茫然地问,“你说,我怎么去接受,因为这件事而来的救赎和幸福?”

    怎么去?怎么该?怎么能?空洞的双眼与其说是质问,不如说是自问,连景云只能不断摇头——他收紧怀抱,但仍挥不去无力。

    “你会再遇到的。”他几乎是惭愧地说——此时此刻,他能提供的也只有这廉价的安慰。“你会再遇到的……一定会,再遇到的……”

    刘瑕把脸藏在他怀里,肩膀轻轻地抽搐,偶尔传出一两声抽泣,张暖拉开门探头进来看看,吐吐舌,要慢慢合上门,但已被刘瑕发现。她挣开连景云怀抱,摇头笑笑,擦着眼泪,“已经没事了——好了,来收办公室吧,最后一间了。”

    “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连景云的语气格外轻快,双掌一合,忙忙碌碌四处拾掇杂物。他抓起桌上的手提包,哐啷一声,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嗯?这是谁的手机?”

    “啊……叶女士的。”刘瑕还在揩眼睛,看到手机,她不由失笑,“那天太乱了,没来得及还给她,可能就带回来了……这几天包一直撂在这边——事太多,真的忘了。”

    她摁了摁电源键,“居然还有电……”

    连景云和她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无奈地拿过手机,“好好好,我帮你拿去还她……我去调查她现在的住址,好吧?”

    他随意地把手机塞进兜里,转身抱着箱子,再度走到门口——再度停住了脚步。

    “你知道……沈钦现在没回沈家吗?”他没回头,语气是小心翼翼的平静,“你说,他有没有可能,还和叶女士在一起?”

    刘瑕的动作顿了一下,她背对着连景云,让人看不清表情,“不论如何,那已经和我无关了……不是吗?”

    连景云欲言又止,自失地摇摇头,用肩膀撞开门,‘碰!’地一声走了出去。门在他背后被风带上,又撞出另一声碰响,灰尘扬起小小的旋风,刘瑕回头看了一眼,踱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层叠的楼宇,轻轻嘘了一口气。

    连景云放弃了,接下来呢,还有谁?谁会为了沈钦来劝?

    除了她以外,这世上还有谁,对沈钦有一点点的关心?

    沈钦现在,又在哪里做什么呢?

    她的掌心,贴上了窗外铁灰色的苍穹: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呢……

    #

    “他现在并不好。”

    第二个上门的人是老爷子,“他妈妈已经回欧洲去了,但钦钦还住在她原来的那间别墅里……连门都没有去修。”

    以沈钦注重安保的性格,连破损的房门都不管,他的精神状况如何,也是可以想见的了。刘瑕专注地望着面前的咖啡杯,老先生的絮语就像是涓涓细流,从她耳边慢慢流过。“我已经让阿姨过去照顾他的饮食了,不过,和以前一样,钦钦现在吃得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少。”

    “颍川科技的吴总,确实是没想到。我不会瞒你,这件事,在家族里,是惹起了一点风波。”

    “像我们这样的家族,对婚姻的理解可能和一般人不同,虽然沈鸿和小叶一直都是各玩各的,但公开场合,还是很照顾对方的面子,不会让彼此太难堪。当时小叶为吴总提出离婚,上海滩是沸沸扬扬了几个月,这件事,也的确影响到了沈、叶两家人的关系,也令当时的我很恼怒。这些都是真的,我也不会否认。”

    “但,那已经是接近20年前的事了……20年前的观念,在今天就未必适用,人总是在变化的,时代也是一样,曾经很在意的事,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说真的,那又有什么呢?何必为了过去的事,阻碍了今天的幸福呢?”

    “如果说这一切有错的话,错也在我。”几天的时间,沈老先生看起来苍老了好多岁,也许这一辈子,他都没有用这种祈求的语气对人说过话,“子不教,父之过,这个家每个人都有问题,归根结底,要归到我这个根身上,是我胡乱安排他们的人生,给他们灌输错误的思想,提供扭曲的教育,才让我的子女都变成这样的人,把问题带入在各自的家庭中,又造成了更坏的结果。如果,如果你对沈钦还有一点点感情的话,刘小姐,能不能请你把所有的怨恨,都对准该对的人——你可以恨我,刘小姐,你要我怎么赎罪,我都答应你。”

    老爷子的嘴唇有些微颤抖,他闭闭眼,努力地维系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但可不可以,请你再给沈钦一次机会?”

    刘瑕终于抬起头,她的眼神,锋利冷锐,就像是一片春冰,直直刺入老先生的双眼里。

    老先生的祈求,在这样的双眼里渐渐沉默,他瞪大眼,仔细审视着她的表情,似乎要在刘瑕脸上找到软化的蛛丝马迹,刘瑕摇摇头,她的语气,幽然又冷涩。

    “第二代的悲剧,就是因为你插手他们的人生,老先生,你确定,你还要重蹈覆辙,来干涉第三代的生活?”

    “可……”老先生猝不及防,“我这是基于关心——”

    “你插手第二代的生活时,难道就是基于不关心?”刘瑕反问,老先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她再度摇摇头,“老先生,你已经老了……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来处理吧。”

    老先生目注刘瑕,刘瑕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似乎擦出了无形的火花,空气变得渐渐紧绷,老爷子的手掌,不知不觉地按到桌上——

    “……好。”但最终,他还是退却了,他的脚步显得前所未有的虚弱,几乎是全靠着拐杖才站起来,转向门口的每一步,都走得虚浮又孱弱,一声幽然长叹,像是最终服老的宣言,缠绕门边,久久不肯散去。

    “唉……”

    #

    有沈铄的帮忙,她很顺利地把工作室迁回了原来的办公楼。再也没有人闯上门来,劝她回心转意,去拯救沈钦,但她还是能听到他的消息,多个源头,有意无意。

    “沈钦最近好像真的不太好……昨天晚上,阿姨起来喝水,忽然发现他在厨房里看着刀发呆,阿姨吓得差点心脏病发作……赶快上去把他抱住,闹到最后,警察都跑来了,真是……唉……”这是来治疗的沈铄。

    “那个,刘姐,沈先生最近是不是……不太好啊?他忽然给我转了一大笔钱,附言写的太……太不祥了,什么‘感谢你的帮助,一直以来,麻烦你了’……听起来好像自杀的遗言啊,刘姐,你能不能……要不要……去看看啊?”这是被巨款和临别留言吓到泪涟涟的张暖。“还有顺便帮我把钱还他,这钱我真的不敢收……”

    “刘小姐!你看到这则消息吗?深网名人twilightking数年后再现江湖,又上传了十几g的资料,声称这是自己的‘临别礼物’,其中不乏敏感信息,或可激起另一次棱镜风暴。”这是被家人狂揍一顿后没收所有电脑,好容易才偷偷摸摸给她打来电话的叶楚浩辰。“天啊,我去论坛看了,twilight这一次甚至没有用代理ip,谁都知道他的地址来自s市,他……他是不是疯了?你知道他有多少仇家吗?天啊,天啊,你们快躲起来吧!你快阻止他吧,你们是要急死我吗——”

    “那个……刘小姐,我是老三——嗐,其实打这个电话挺不好意思的——不过,现在这个事情弄得有点不太好啊,你看,这个,最近老爷子受够了,带人去了那边的别墅,要强行把钦钦送到医院里接受治疗,但是这一次闹得比上一次更厉害……反正,反正……”嘟嘟囔囔的是沈三叔,“最后钦钦是真的被送到医院去了……”

    他说过,永远不放弃的希望,是安迪传承的信念,是他得到的礼物,可少了她,他一点点地崩坏,曾经坚持的信念,就像是风中远去的蝶。刘瑕垂头紧了紧包带,和门房笑着打过招呼,走进一片蒸腾的热意里。

    “刘小姐,最近瘦了啊。”

    “虾米,你该多吃点……”

    所有的招呼声,在耳边模糊成背景音乐,夜晚的灯火汇聚成辉煌的河,她的眼光,漫无目的地在车河中游曳。——不知不觉间,春变成了夏,可她的手好像还在冬天,依然是一片冰凉。

    “是不是该出国走走了呢?”她无意识地喃喃低语,又摇摇头自失地一笑,重新迈开脚步——

    ‘滴滴滴滴’,手机忽然大响,她凝睇屏幕片刻,深深地叹口气,还是把它接了起来。

    “三先生,我——”电话一接通她就说,但对面气急败坏的大嚷比她更快。

    “刘小姐,刘小姐,你这次必须听我说——我还瞒着老爷子,不能让他知道——钦钦他,钦钦他忽然——忽然从医院跑了!你知不知道他可能去了哪里?天啊,如果老爷子知道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插播电话的嘟嘟声又响了起来,是叶楚浩辰。

    “刘姐!”他听起来比之前更惊慌,“天啊刘姐,他在你身边吗?你快问问他那贴是不是他发的——刚才丝路3.0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帖子!发帖者标注是twilight,发帖ip也是s市!他说,他说……‘你已经拿走了我的一切,我认输了。为什么不来取走最后剩下的?’”

    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一分钟也撑不下去了,我会等你两小时,如果你没有来的话,我只好收走留给你的礼物了。

    我想要见你一面,在一切结束之前,你知道我在哪里。

    “——你知道我在哪里。”叶楚浩辰勉强按捺着语气读完,“刘姐,那是他吗?他是不是要——要——要……”

    哇地一声,他终于哭了出来,“到底出什么事了,他在哪里,刘姐,求求你告诉我,他在你身边,他就在你身边……”

    “……别哭,”刘瑕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不许哭!”

    她严厉的语气,让叶楚浩辰吓得马上停止了哭泣,但抽噎仍是难免。“现在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刘姐?”

    “先告诉我,这是什么时候发的贴?”刘瑕的声音依然稳定,但握电话的手却紧得泛白,她只等了几秒就吼,“告诉我!”

    “7点半!”叶楚浩辰嚷起来,“七点半——就、就、就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零五十九分以……以前……”

    他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我看到的时候已经七点二十五了,你又,你又一直不接电话,哇……你又一直不接电话……”

    刘瑕没有说话,她茫然地握着电话,仰头望向那轮圆月,它高挂天边,照耀这城市的每个角落,也许,只有它才能知道,沈钦究竟在哪,他身边的人,又是谁。

    时间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意志力而停止,腕表秒针咔嗒咔嗒,分针缓缓一动一格:现在时间,九点半整。

    #

    ‘嘀嘀嘀’,手机闹钟轻响,硕大的数字在屏幕上闪烁,9:30这几个字分外醒目,沈钦收回望着月亮的眼神,垂头关掉闹钟,扭头看看空荡荡的楼道门,他消瘦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含糊的微笑,双眼如死寂的恒星,再也燃不起一丝星火。

    “还是没有来吗……”他说,转过身,俯视着身下小小的都市,登高一步,让强劲的夜风,吹拂过他的衣襟,“这也没办法……还好,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

    他闭上眼,双手慢慢地,慢慢地松开,展开手做出飞翔的姿态——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低沉的嗓音,从楼道门后响起,楼顶的照明很有限,在楼门附近的阴影里,有人轻声问,他的语气,玄妙无比,似乎有些无奈,似乎又有一点点痛惜,还有一些些古怪的生涩腔调,“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king?”

    沈钦的手重新扶上了栏杆,他回过头,“你来了吗?”

    “嗯,我来了。”那个声音回答,“我来取走最后的礼物。”

    “就像是你对米歇尔做的那样?”沈钦问,他定定地望着阴影,“清空她的银行账户,让她被查出学术造假,被mit退学,她的家庭失去唯一一套住房,未婚夫和她分手,然后……在她患上抑郁症,自杀未遂之后,再在一场雨夜制造一起车祸,亲手收割她的生命……现在,轮到我了吗?”

    “现在轮到你了。”声音肯定地回答。

    “接下来是谁?”沈钦的声音反而出奇的放松,他甚至还笑了,“我母亲?我的死,也是对她打击的一环,所以我比她前?”

    “接下来当然是你母亲。”声音也同意,“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让你的死成为打击的一环,不过,现在看来,我的预估有些小错误,也许,你的死讯并不能对她造成太大的打击,不过那无所谓,反正,她当然也逃不掉。”

    “……很公平。”沈钦评论,他回过身,又看看下方的万丈灯火,“所以,现在是结束的时候了,你打算怎么取走最后的礼物?如果——如果我现在翻身跳下去的话会怎么样?你会把它视作我最后的尝试和反抗吗?”

    “我想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那个人慢慢移动脚步,从黑暗中走出,“嗨,king。”

    “……嗨,霍德。”沈钦无奈地举起双手,慢慢地从栏杆上下来,“我没想到真的是你。”

    霍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甚至连话都是从齿缝中含糊不清地传出,但他端着枪的动作却很平稳,“啊,这么说,你真的怀疑我了,你把怀疑范围缩减到几个人?”

    “四个,你,茱莉亚、安德烈、陈。”沈钦说,“后来我又把你排除了,因为你之前不在中国,我觉得你没有远程指导威尔森的本事……抱歉,一直低估你。”

    “没关系。”霍德从牙缝中挤出回复,“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沈钦在他摆手的动作中慢慢跪到地上,他抬起头望着霍德,缓缓露出一丝苦笑。

    “……刘小姐,我很想念你?”他以商量的口吻问。

    “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是吗?”霍德问,他的眼皮痉挛般地眨动,那是一种奇怪的眼神,滑稽又可笑,但也不无悲哀,像是他真心为沈钦的结局感到惋惜,“很可惜,她还是离开了你,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我们谁也无法阻止重要的人离去。”

    “……是啊……”沈钦低下头,“但,心是不能控制的,是吗?即使她已经离开,即使她不可能听到,那也无法阻止我把最后一句话用来对着天空大喊——刘小姐,我真的他.妈的,很想念你——”

    忽然爆出的声音,吓得霍德后退了一步,沈钦忽然变换姿势,低空鱼跃,咕噜噜地滚进一边的排水阳沟,周围忽然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和枪械声,“警察!”

    “不许动!”

    “放下枪!”

    “你已经被包围了!”

    一队特警冲出,在数秒内完成了对霍德的包围圈,“手举起来!举起来!”

    ——而沈钦呢,他瘫着最近一段时间饿瘦的身体,掏出电话迫不及待地拨打了过去,才一接通,就迫不及待,炫耀又遗憾地说道,“刘小姐,好可惜,你刚才居然没有听到,我大喊想你的声音有多嘹亮,鱼跃的英姿又有多么俊帅……好啦好啦,闲话不说,总之,我们终于抓到他啦,叶楚浩辰没来找你吗?我真希望没有,这样就不会把你吓到……”

    嗡嗡的背景杂音中,刘瑕尚未来得及回答,包围圈处的人群忽然爆出嘈杂声响。

    “炸弹!”

    “炸弹!散开!炸弹!”

    “发现危险物品,散开,散开!”

    沈钦把电话按在心口,探出半边身子看过去,正好和霍德的眼神碰个正着——他已经掀开风衣,露出了藏在下头的一卷卷c4,高举的右手中,不知何时已捏上了一枚遥控器。

    “so……”他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却再流露出了那滑稽而悲哀的眼神,霍德从牙缝中嘶声问,“圈套?”

    沈钦左右看看,耸耸肩,初步判断,这些炸药绝对够把在场所有人送上西天。

    “yes?”他试探性地回答。

    霍德果断说,“让刘小姐连线——我要和她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