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3605章 至暗时刻(3)

第3605章 至暗时刻(3)

作者:实验小白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金盟那里的气氛远比神教联盟这里混乱。

    无论是天国,还是轮回、魔风、血海,他们都是独立组织,并不完全听命于秦念,他们能追随秦念插手神教战争,一是受到秦念的蛊惑,二是秦念的战绩给了他们信心。

    太皇盟、翻天盟更是想要豪赌一场。最开始就做了约定,成功自然最好,一有危险就果断撤离。

    他们插手神教战场的主要目的,还是期待着将来获得足够的利益。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他们很清楚他们完了,是真的完了,现在躲在幽冥地狱,将来可能永远成为幽冥的鬼族,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他们激烈争吵,情绪非常激动,到处寻找着秦念,要秦念为他们的损失负责。

    “葬念没在你们那里?”天国薛天野他们刚要到神教联盟这边,竟然碰到了气势汹汹过来的联盟强者们。

    “萧玉堂也没在你们那里?”

    “他们去哪了?”

    各方四处眺望,最后都望向了远处的黑暗迷雾,那里是幽冥鬼族盘踞的地方。

    都是些恐怖的幽冥鬼主。

    虽然之前在战场上帮助了他们,可想起那些狰狞恐怖的模样,以及可怕的实力,他们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犹豫再三后,他们一起走了过去。

    “葬念和萧玉堂在里面?”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金乌战族的强者们早就到了,只是表情都有些怪异。

    “在里面很一阵了,不知道商量什么。”聂天成虚弱的像是随时可能昏迷,但还是硬撑着站在前面。

    “等等吧,很快就出来了。”聂战隐约觉着葬念他们跟幽冥鬼族有某种特殊关系,这或许能给他们此刻的绝望带来哪怕一丝的希望。

    “有多少把握?”黑暗的死气里,秦念和秦昊都皱眉看着面前的骷髅老二。

    “一半一半。我把该说的都说了,如何决定就看太阴幽冥山了。”

    骷髅老二没有了在秦命面前的混蛋模样,粗壮的骸骨涌动着浓烈的死气,头颅里面冥火跳动,邪恶却又弥漫着一股威严之势。

    秦昊和秦念交换了下目光,却还是轻松不下来。想要左右神山的决定,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这群活了几十万年的老东西并不是以自己意志去考虑事情,而是站在世界层面,围绕着自己的法则范畴,绝不是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骷髅说的那番话确实有些道理。

    但最终神山作何选择,只能听天由命了。

    “可惜啊,没能坚持到父亲过来。”

    秦昊摇了摇头,如果天幕那群仙武不自爆,他还能硬抗十天半月。

    “我们其实还可以做到更好。”秦念也很遗憾,如果自己当时拜访一下藏海禁区,说不定能说动那里的海兽。虽然也会面临它们叛变的危险,可如果控制好了局面,说不定在它们想到叛变之前,就已经击溃天幕了。

    “你们已经做的很好,短短三年不到,掀起如此风潮,不比秦焱差。秦命、葬花、玥晴,都会为你们骄傲。”

    骷髅老二浑身死气涌动,消失在了黑暗里:“你们的人都来了。”

    秦昊和秦念收拾好情绪,联袂来到各方联盟强者们前面。

    “玉堂,联盟里的情绪很不稳定,你跟鬼族商量了些什么,能改变我们现在的局面吗?”苏紫萱第一个开口,免得各方上来就责难。

    神教联盟里的人们都皱着眉头,除了神情凝重些,还算能克制住情绪,但黄金盟、太皇盟、翻天盟的强者们却都脸色阴沉,呼吸粗重,如果萧玉堂和葬念说不出合理的建议,他们绝不会客气。

    “我们还有希望。”秦昊点头,恢复了往常的沉稳和风度。

    “什么希望,快说。”他们还以为萧玉堂会先安抚,没想到真的有办法,可是情况已经糟糕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希望,希望又有多大?天幕是绝不会饶了他们,一旦乾元帝君完全掌控世界,他们必死无疑,甚至可能是生不如死。

    “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下去。”

    “等?等什么!等着天幕原谅吗?”一个太皇盟的强者当即怒斥,其他荒海的强者也情绪激动的怒斥,他们都不是三岁小孩儿,不那么好糊弄。

    “等太阴幽冥山做出选择,等待修罗天帝过来。如果不幸,我们都会死,如果幸运,我们非但都会活着,还能好好地活着。”

    “太阴幽冥山什么选择?你们跟幽冥鬼族做了什么交易?”

    “幽冥鬼族为什么会帮助我们,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都这时候了,就不要留着了。”

    “为什么要等修罗天帝,他会亲自杀过来?”

    “修罗天帝如果降临,肯定会屠杀这个世界,我们有什么希望好好活着?”

    他们都情绪激动的喝问着。

    秦念抬手制止了他们,说道:“因为,我们都姓秦。”

    “姓秦?什么意思。”

    “我不叫萧玉堂,我叫秦昊。”

    “我不叫葬念,我姓秦名念。”

    秦昊和秦念异口同声:“家父,秦命!”

    所有人的表情都僵在脸上,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秦命?

    家父!

    他们对秦命这个名字太熟悉了,那是霍乱了世界的疯子,更是原始世界的天帝。

    可是……家父?

    难道……他们是秦命的儿子?

    他们是修罗天帝的孩子!

    他们是神子?

    苏紫萱强作笑颜:“玉堂,这个开不得玩笑,还是说说你的办法。我们要求不高,只要不是死在这幽冥地狱就好。”

    秦昊说道:“父亲撤离这里之前,把我们留在了这里,希望我们能在必要的时刻发挥作用,向全世界发出声音,引导世界风向。我们虽然没能做到最好,但是……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父亲过来,接引我们离开。”

    秦念也道:“你们可以回去歇歇了。如果父亲能及时过来,我们都能活着,我也能保证你们能在原始世界获得足够的地位和尊重,如果来不到,我们兄弟陪着你们一起死。”

    他们错愕着,恍惚着,还是没能从震惊里恢复过来。

    这两位名动天下的枭雄,竟然全部都是神子?

    他们陪伴了这么久的人,竟然是神的孩子?

    这一下,他们彻彻底底没有重回世界的希望了,永远不可能得到乾元帝君谅解了。

    这一下,他们真的只能等待来自原始世界的希望了。

    秦昊注意到了苏紫萱晃动目光里渐渐涌出的朦胧,但是此时此刻,他实在无暇顾及了。就算父亲杀过来,他都不确定能有多少胜算,如果太阴幽冥山执意坚守世界,他们更可能被全部祭献。

    他们的生死存亡,在于太阴幽冥山的一念之间,也在于父亲到来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