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2.第2章 老爷爷的小人书

2.第2章 老爷爷的小人书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藏,指道教书籍的总称,包括周秦以下道家子书及六朝以来道教经典。青乌术《葬经》,又称堪舆术,为晋仙师郭璞所著,《青乌序》传说是赖布衣所编写,后来被窃取才流落到刘伯温手里,朱元璋就是靠着刘伯温才成就一代皇帝。”——

    我的老爷爷据说一百多岁了,具体多少岁数他也含糊其辞,反正谁问,他都说“一百多岁了”,我爷爷的身体都不一定有他强健。农村生活有规律也比较安静,老爷爷总喜欢穿一身洗得发白的黑布衣,几乎每天都端着一个磨得黑黝黝的皮马扎到南街头晒太阳,正襟危坐,一坐就是一天,老头子不太爱跟别人说话,有时候失魂落魄地看着夕阳发呆,时不时地嘴皮哆嗦,大概想说什么话,但谁也听不懂。偶尔村里熟人跟他热情打个招呼,他也是反应冷淡,跟年轻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大家伙都知道他老了的脾性,老头子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哪还有人跟他较劲。

    村子都是宫姓人家,一千来户唯独我们一家姓赖,小时候听爷爷说我们是外来户。

    原先有一个疯疯癫癫的丫头,平日里很正常,每逢月十五这天就扮成老太婆说话,过去谁家什么事说得有鼻子有眼,但老爷爷来的时候,丫头就疯了,见人就咬,也不穿衣服。老爷爷说这丫头八字太轻,阴气太重,村里游荡的鬼魂总爱找她附体,最近咬人是因为遇到了“疯鬼”。村民一听外乡人说得怪玄乎的,就试着让他给疯丫头治病。

    老爷爷用鸡血画了几道符,有的贴在丫头身上,有的烧成纸灰“化”到水里,给口服,等待病情慢慢好点,就将丫头捆起来绑树上,头顶悬空罩着一个塑料袋子,袋口拴着红绳子,老爷爷用糯米粒不断散在丫头身上,起先丫头脾气狂躁,龇牙咧嘴像是要吃了谁似的,后来竟然开始哭爹喊娘,疯鬼挺厉害的,就是不肯离开丫头的躯体。老爷爷最后使出杀手锏,围绕丫头周围的地上插上令旗,然后用红线圈起来,嘴里念着咒语,丫头这才原形毕露,村民都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仓皇离开人体,本想往外逃跑,但被发光的红线给逼了回来,迫不得已才乖乖钻进塑料袋,老爷爷命人将塑料袋的口子扎起来,捆绑在稻草人身上,一起烧掉了。

    据说丫头后来嫁人了,再也没有犯过病。

    村里人平日里很敬重老爷爷,谁家有什么红白喜事总是毕恭毕敬地请他主持,都说他挺神的,什么看怪病呀、风水呀、红白喜事的礼仪呀……都能应付,村民说他是一个半仙,“赖半仙”的外号大人小孩都知道。但是现在人老了,变得沉默寡言,一些爱嚼舌头的妇女背后议论说,老爷子是因为泄露了太多天机,仙人不让升天当神仙,三魂都被地狱小鬼活活勾走了,所以才变成现在痴痴呆呆的。

    村里的短途客运车刚停下,我落地的脚跟还没站稳,汽车一声长笛便窜出去老远,耳膜像是被针扎一样疼,这还不算完,迎面随之扬起飞舞的黄土,我紧紧捂住嘴鼻,心里略有几丝不痛快,低低地朝着车屁股后面嚷了一句,火急火燎的,你投胎还是奔丧啊你!

    司机反光镜里大概能看出我的窘迫和骂人口型,又是一声长笛,大概意思是“我就是赶着奔丧投胎,气死你”。

    大老远就看见街角坐着一个熟悉的孤独的身影。我疾步跑过去,“老爷爷——我回来了!我是你的重孙子赖天宁!”声音可谓惊天动地,我趴在老爷爷的耳朵边使劲地喊,生怕他听不清楚,要不然还要竭斯底里地再喊一遍,这种对话方式我已经有了经验,只要使出吃奶的劲,老爷爷一般都有反应。

    老爷爷虽然迟钝了点,但还是对于我的名字记忆犹新,毕竟我从小是跟着他长大的,说是爷孙俩,倒不如说“亲爷俩”更贴切,大概知道我回来了,老爷爷满脸堆满了笑容。

    老爷爷床底下有一个木箱子,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让打开,那里面全是一摞一摞的颜色发黄的小人书,码得整整齐齐,像是豆腐块。按照现在的市面收藏价值,估计价值不菲。从小到大,这些小人书我都是从上面一本一本看下去的,这次回来,我知道木箱底下还有一两本没看完,闲着也是闲着,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有始有终,再不赶紧看完这箱子小人书,真要是哪天老爷爷“成仙”了,说不定这箱子的宝贝就给带走了。

    一摞一摞地搬出来,箱子底下果然还藏着一本书,我偷偷看了老爷爷一眼,他却一如既往地瞅着我乐,这副神态不嗔不怒。这本书却不是小人书,而是一本很薄的书本,不能说是鹤立鸡群、脱颖而出,但却给我一种被电击的感觉。

    书本很旧,书皮贴着箱底,几乎跟箱底颜色合二为一,只能看到斑黄的背页。看老爷爷没有不让动的意思,我这才小心翼翼地端起来,心里多了一股冲动,直觉而言,这是一本与众不同的书。

    《青乌序-道藏合集》!书名虽然龙飞凤舞,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青乌序》大名鼎鼎甚至家喻户晓,它是堪舆术的精华;《道藏》更是名声在外,这是一本关于道教法术的记载,包含茅山术。书籍装订粗糙,应该是个人手抄本,类似于今天的笔记。

    爱看小人书是我成人的童话,小人书里藏着秘籍却是收藏者的大智若愚,老爷爷又是如何得来的呢?不知为何忽然灵光一闪,我恍然大悟,老爷爷年轻的时候无所不能,原来竟然是一个小隐隐于野的堪舆和法术高手。翻开快要褪没的蓝色书皮,扉页上赫然画了一个青灰色的乌鸦轮廓,我惊讶地大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个图案是那样的熟悉,这不正是我后背那个惹人讨厌的鸟状胎记吗?看得再仔细不过了,胎记和青乌图案如此相像,二者简直如出一辙。

    偶然还是巧合?这个答案或许问问老爷爷就清楚了,我兴高采烈地看了老爷子几眼,却欲言又止,心里彻底绝望了,老爷爷现在神志不清,问了都是白问,爷爷和爸爸也一定不知道原因,否则早就告诉我了。我是学过一些风水知识的,茅山术多少了解一点,至少在老爷爷身边耳濡目染过,如此说来,这本书所记载的内容已经超出了世俗,竟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惊天地而泣鬼神。《道藏》的部分内容是茅山道士的修学秘籍,降魔除妖、祛病救人、求雨祈福,这些可都是消失上千年的修道法宝。

    一百多岁的老爷爷,几乎朽烂裂开的木箱子,我后背的青乌胎记,还有这本藏匿于小人书堆的古书……我们一家都姓赖,难道这里面相互之间还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许书里面隐藏着我需要的答案,但书体内容是深奥的学术古文,没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来领悟,寻找到答案谈何容易?

    我捧着古书发呆,这眼神竟然莫名其妙地跟老爷爷晒太阳的眼神如此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