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6.第6章 守灵

6.第6章 守灵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吹吹打打热闹了整整一天的丧事。夜晚来临,炊烟四起,村里又恢复往日的平静,乡下就这样,什么热闹起来都是来得快走得更快,大白天的还是人头攒动,晚上就冷冷清清。

    沾点亲带点故,我晚上被邀请到办丧事家吃“半夜丧宴”,具体这个风俗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懂,大概白天忙碌丧事,安排晚上丧宴就图打个时间差,农村吃宴席都是分拨的,妇女和孩子在大宴席上不能上台面,大多被安排到最后一波。辈分大些的人十点之前就退宴了,辈分小的就只能安排到半夜吃宴,不管时间早与晚,吃完了事。

    半夜宴比较特殊,如果你吃完饭愿意继续凑热闹,可以跟着主事家人一起守灵,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明天一大早,主事就会悄悄给你塞赏钱,一百、两百不等,反正就是个意思。乡下人爱财者居多,但大多人不肯留下来,因为守灵是不太吉利的,有些人觉得为点小钱惹出点倒霉事不太划算。

    红白喜事在村里是大事,丧事邀请宾客尤为重要,农村人比较看重“患难朋友”,被邀者来了而且递上一份薄礼就是“给脸”,实在没钱拎一包“烧纸”,人家也欢迎;不来就是“打脸”,这等于种下了血海深仇,发狠的人家因为这个,相互之间都能闹出人命。

    丧事主家邀请的都是关系亲近之人,由于担心被“打脸”,可请可不请的一般都不请,这个一般没人挑理,喜事不被邀请或许感觉脸上无光,丧事能不去就不去,躲还来不及呢。本来我真不想去,但又实在不想无缘无故变成“仇敌”。说实话,我就是来凑合事的,大半夜的不睡觉,就等着时辰吃碗饭,而且还必须非吃不可,搁谁谁心里都不痛快。

    说是半夜丧宴,其实就是每人一碗粗面条,甭想好事,这面条吃下去可不容易,不带菜卤不加盐,就是煮熟了给你吃而已,而且必须吃干净,有人专门监督来收碗,如果发现你没吃完,嘿嘿,小子,你甭想“直”着走出他家大门,这是“打脸”,你想人家能愿意吗?规矩就是死规矩,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立”的,反正死活都得挺过去,丫,我算弄明白了,人家死了人不好过,能让咱们这帮小辈好过了吗?

    吃完所谓的“饭”已经是下半夜了,我倒不是因为害怕不敢回家,这粗不垃圾的面条确实不好消化,闭着眼睛一口气吞下去,估计三天都不用吃饭了。老感觉肚子里“盘”了几根老藤条,回家也睡不着,索性陪人家一起守灵,一方面有助于消化,另一方面明天说不定真能多给点钱,看这家人赏钱挺大方的。

    人咽气后,尸体摆放可是有讲究,家人拆下一扇门板,东西横着摆在堂屋窗下,窗户用黑油纸蒙着,下面垫俩木凳,这叫“挺尸”,老社会的时候还需要在尸体旁安放一盏油灯,请道士或者家人“观灯”,一夜下来,灯不灭就是安然无事,要是灯灭了就是大凶,死者家属必须请道士做一场法事来“超度”,挺尸三天才能下葬,其间需要家人守灵。

    过世老太“挺”在一扇门板上,身上盖着一块大黄布,据说盖黄布来生富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门板下面密密麻麻烧了不少的黄纸,灰烬都堆在一个瓷实的旧脸盆里,明天一大早要在门口摔碎,否则尸体是不能出这个门的,老人说这是乡下一个古老的规矩;挺尸板的上方悬挂着一盏黄灯泡,不知真有钱假有钱,这个灯泡最多十五瓦,尸体周围显得比较暗,半夜气温巨冷,更增加了几分阴森和寒气。

    女婿辈分的几个人白天爬灵爬累了,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睡觉,半夜守灵是大事,因为后半夜猫和黄鼠狼最容易引起“诈尸”,乡下到处都是野猫和黄鼠狼,可不能有半点马虎。几乎快要天亮了,几个人又困又累,眼瞅着都顶不住了,一个个呵欠连连,有几个悄悄地掐大腿借以消除睡意。

    除了我一个外人,他们都是自家人,反正快天亮了,几个“胆大包天”一商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副扑克,几个人玩起了“跑得快”,谁输了就在脑门上贴白纸,几把牌过去,倒霉的人满脸都糊满了。

    我就是看热闹的,没权力说三道四。守灵玩扑克,这要是传出去“丢人就丢大了”,好在其中一个人还不太糊涂,小声说,小子,别乱嚼舌头。明天我准给你个大红包。

    也不关我什么事,我连连点头说,不说,不说。

    关上堂屋的门,几个人大概知道停尸房玩牌不吉利,就齐刷刷地爬到炕头上。我靠在窗边看了一会就迷迷糊糊了,心想守灵的人都玩牌,我一个外人还较什么劲,一歪头就打起了鼾声。

    炕头的灯比较亮,是雪白的那种,恍恍忽忽间,发现灯泡突然暗了许多,好像电压不稳般一会亮,一会暗。弄得大家玩牌情绪不好,摔牌的动静有点大,于是我也醒了。

    不知谁嘟囔一句,这破电灯!什么鬼玩意儿,见鬼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大家突然心有灵犀般一起回头看向挺尸板。一只灰黑色的野猫“哧溜”一声落在地上,随即像是被什么人狠狠踢了一脚,惨叫着窜了出去,从木门上方的烟洞子爬了出去,显然也是从这进来的。

    闯了大祸了。过世老太诈尸后直愣愣地站了起来,一对猫眼射出幽幽的光芒,像是有多大仇似地狠狠盯着炕头这边,我们几个人惊魂未定,都忘记了逃跑。“哗啦啦”几声清亮的水流声,低头一看,炕头湿了一片,敢情哪位受不了惊吓而尿了裤子。

    屋内阴风四起,黄色的灯泡像秋天的落叶般来来回回地打着秋千,襂人的光晕倒映墙壁之上,犹如群魔乱舞,一个接一个的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瓷盘内的灰烬盘旋而起,连带着没有烧尽的黄纸漫天飞舞,一时间遮天蔽日,房间内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因为紧挨着窗户,所以我是第一个跑到院子里去的,其他几个人根本就没机会跑出来,只听见屋内打斗声、撕扯声混杂在一起,“哭爹喊娘”哭喊一片,惨叫声太凄厉,以至于惊醒了村里的几户人家。

    大家伙一开始谁都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都堵在大门外,前面的人不敢进,后面的人想进却进不来。我使劲巴拉了半天,这帮人硬是谁也不让我出去,急地火急火燎,只能气得干瞪眼,等死的滋味不好受。

    里面的人估计够呛,不是我见死不救,我此时跟普通人没多大区别,元神气若游丝,哪还有什么力气跟鬼斗,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天朦朦亮的光景,屋里才渐渐趋于平静,就在大家以为松了一口气的空当,“咣噹”“哗啦”,窗户玻璃被人从里面砸得稀巴烂,一个人大概死里逃生,刚刚探出半个头来,耳朵和脸皮被啃去了好几块,就连眼珠子都丢了一只,张着大嘴想喊救命,但只有口形没声音,看得仔细一些,原来舌头被连根拔掉了。

    几乎快要爬出来了,后面却又被人使劲给拖了进去,末了发出一阵唔唔呀呀的挣扎,以后再也无动静。或许都吓傻了,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吓跑的,个个目瞪口呆,腿脚不好使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清早空气清新,但浓浓的臊腥味直钻鼻子,很多人都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