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9.第9章 祠堂抓黄皮子

9.第9章 祠堂抓黄皮子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庄基本都是依河傍水而建,根据堪舆学中藏风聚水的要求,村里的死人大多埋葬在河道的拐弯处,而且尽量靠着山跟的地方,经年累月,这一片坟场已是远近闻名,很多临近村落也纷纷迁坟于此。

    乡下河道没有堤坝,一到夏天汛期,河水一准泛滥,树林边的一些坟丘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很多尸骨被巨大的水流给冲走,直到河水慢慢地褪去,人们才去收拾未被冲走的残骨,没有记号,谁也不知道谁家的,大家一合计就将尸骨统一埋葬,上面建造一个祠堂,凡是找不到尸骸的人家,每到清明节都可以前来烧纸扫墓。

    以前村里出资专门请了一个孤寡老头看祠堂,可是这个老头偏偏是个酒鬼,经常酩酊大醉,一些买不起坟地的人总是偷偷地将一些令牌和骨灰放在里面,以便在公开祭祀的的时候能够沾点人气。老头去世后,再也没人愿意去看守,村委会干脆用一把铁锁拴上了门,清明时节前来祭拜的乡亲只好在门外烧点纸钱,再也没人进过堂祠。

    秋风萧瑟,乡下的空气真得比北京好。

    村里的大喇叭一反往常,忽然大清早急促地响起来,李书记气急败坏,语气显得不无焦虑喊道:“村民注意了,村民注意了,近期我村连续出现夜晚丢鸡状况,行为恶劣。请大家务必做好防盗准备,请村民们自愿报名参加村街道的巡防,杜绝偷鸡行为。”

    我刚洗完脸,一听广播大惊失色,村里最近不太平,难道又出现不干净东西了?为了乡亲们的安全,我决定报名参加夜间巡防,如果真是脏东西祸害老百姓,我至少还能为民除害,手无寸铁的乡亲一点都指望不上。

    李书记首先表扬我说,北京的大学生就是素质高。忽然语气凝重说,秋天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发现什么不对劲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能躲就躲,国家培养你们不容易。

    我连连点头答应,正好有几个胆大的村民前来报名,加上我一共五个人。主要负责从零时到凌晨五点半这一段时间的巡防,书记叮嘱大家巡防时间内不得脱岗和擅离职守,要是村民再丢了鸡,谁脸上也不好看。

    村里的街道分为东南西北四条主干道,一千多户的人家住房比较密集,五个人说说笑笑,五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当天晚上没出现任何异常情况。但大清早就有几家村民相继到村委会报案,说是昨晚鸡舍的鸡又少了好几只。

    不能不说这事挺邪门,五个人扪心自问整宿都没有眨一下眼睛,小偷竟然眼皮底下偷走了鸡,要是一家丢了还算百密一疏,可是好几家都丢了几只,这个窟窿可算有点大了。

    李书记详细问了一下几个村民丢鸡的经过,然后组织我们五个人开了秘密会议。书记本来满脸质疑,但我们五个人异口同声且信誓旦旦后,他一度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排除了人为偷盗,那么又是什么东西偷鸡呢?于是大家一致认为可能是黄鼠狼所为。李书记摇了摇头说,不太可能。以前村里没发生黄鼠狼偷鸡。

    我不了解村里的具体情况,说话也比较前卫。说,会不会是今年刚来了一窝黄鼠狼呢?都长着腿,保不齐外来的。

    书记和其他人一听有道理。都咬牙切齿要抓黄鼠狼替村民报仇。

    我提建议说,这个不太靠铺,黄鼠狼行动敏捷,刚发现行踪,就会警觉而逃窜;诱捕虽然可行,但代价过于昂贵,往往抓住一只黄鼠狼,它会咬死几只鸡,损失严重的还是村民。

    几个人将期待的眼神投向我,尤其李书记尤为热切地说,小赖,你是读过书的人,看看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没?

    我说有倒是有,就是“顺藤摸瓜”。只要盯住黄鼠狼的行踪,我们就能找到它的巢穴。把老窝给端了不是更省事吗?

    热烈的掌声四起,大家一致同意我的意见。找到丢失家鸡次数最多的村民一商量,一拍即合。当天夜里我们和书记一共六个人开始在周围蹲点。直到下半夜两点来钟,一只个头硕大的黄鼠狼窜到墙头上,观察了几分钟后溜进了鸡舍,里面一阵子挣扎就再无动静,过了半晌,它才从鸡舍里臃肿地爬出来,虽说吃饱了有点笨拙,但它窜墙的速度依然惊人,悄无声息,但跑到野地里或许觉得安全了,反而跑得到不快,这正好为我们追踪创造了条件。

    不敢跟得太紧,大老远看到黄鼠狼沿着河边跑到了祠堂,屋顶有一个风洞,这家伙从这里面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几个人担心黄鼠狼来个狡兔三窟,我们足足在外面等候了一个多小时,确定无误后,六个人才原路返回村里。

    夜间是它们的天下,白天就是它们的死期。

    怕个别村民意气用事,书记决定还是由我们六个人发动“捣窝”行动,弄了一杆土枪,将黄豆大的钢珠子填得满满的,这一枪放出去,十个黄鼠狼都得回姥姥家。

    防止惊动的黄鼠狼从风洞口跑出来,我们事先用东西给堵住了。祠堂的锁早就锈死了,书记手里的钥匙就是一把废铁,捯饬半天就是捅不开。

    铁锁是被撬开的。铁门开启的瞬间,六七只黄鼠狼夺门而出,我们的土枪火花四射,这些家伙全部命中,有几个挣扎半死的,黄鼠狼和狐狸差不多都有九条命,这些东西还爱装死,死的活的都被几个村民活活摔死了好几遍,。

    担心屋内还藏有黄鼠狼崽子,斩草除根,我们大着胆子进到祠堂。

    里面散发着发霉的味道,黑白遗像散落了一地,形形色色的骨灰盒东一个西一个,摆放得很狼藉。虽说大白天的,六个人也是胆战心惊。

    我心想黄鼠狼真会给自己找窝,藏在这么一个地,要不是仗着人多,谁敢到这个地方来?

    祠堂没有窗户,屋内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借着书记手里的一只手电筒,电池用了很久了,灯光微微发黄。光亮顺着墙壁逐寸移动,令牌、骨灰盒、遗像、老鼠……确实有点瘆人,几个人情不自禁挤在了一起,算是相互告慰吧。有个人舌头打着卷说,反正——黄鼠狼给打死了几只,小崽子——成不了气候,我们还是回——吧?

    不知道黑暗中被谁拍了一脑袋,刚才说话这人吓得连声喊妈,要不是被大家伙死死拉着手,这家伙早就逃之夭夭了。弄点小插曲,大家笑得有点开心,阴影才慢慢淡了些。

    “咔嚓”一声脆香,像是玻璃碎裂的声音,书记的手电迅速一晃,虽然手有点抖,但基本还能看清方向,原来是屋顶一个骨灰盒的玻璃罩碎了。一张发白的黑白照片像一页纸片般忽忽悠悠飘落了下来,手电筒的光亮紧紧盯着它落下来,原来是一张三十多岁的女同志遗像,本来是固定在玻璃上的,碎了就只能飘落外面。穿一身军绿衣裤,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有精神,脖子上很自然地盘着两条乌黑油光的大辫子,微笑着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真得很漂亮,可惜英年早逝。

    本来没什么,可是此时此地,心突然抓闹起来,落针可闻的死寂里,大家彼此能听到剧烈的心跳声。这个时候谁要嚷着跑,我会毫不迟疑得跟着。

    “血!”不知谁这么喊了这么一嗓子。女同志照片竟然有了变化,好像眼睛下边有血的痕迹,刚才明明是没有的!

    不怕鬼吓人,就怕人吓人,大家嗓子眼都快冒出来了。

    书记的脚跟都有点发软,看意思想着退回去。我说,别害怕,这是偶然现象。照片本来是被玻璃封闭的,裸露空气中,颜色就开始瞬间褪色,于是恰好看到了“血迹”。

    大家将信将疑,仔细观察起来,果然一会功夫,这张照片就变成灰白色,清晰的人影越来越模糊,漂亮的姑娘像是一枝凋落的花朵,只剩下残破不全的容貌。

    乡下人都挺倔的,几个人的腿肚子都在打着波浪鼓。刚进门哪会谁害怕,那是胆小,现在谁要是再提害怕两个字,就算怂,老爷们好面子,谁打死都不会说怕字,这要是说出去,就连村里的妇女都瞧不起。所以,尽管个顶个怕得要死,但没有一个领头落荒而逃。

    脚下踩着枯树枝,偶尔咯嘣一下不小心踩碎一根骨头,大家的心都赶着鼓点,“咕咚咕咚”上下起伏,这个祠堂闷得喘不上气来,我满头冒着汗。

    最里面靠墙摆着一个奇大无比的香案,上面除了数不清的令牌和骨灰盒外,再也找不出多余的东西。香案铺了一层漆黑的油纸,很大一块挡住了桌肚子。

    顺着手电光,我轻轻地翻开耷拉着油纸,其他几个人凝神屏气,害怕得大气不敢喘一声。随着油纸一点一点地上撩,里面裸露出一个冒着冷气的大洞,同时挤下去俩人绝对不成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黄鼠狼洞穴?

    看着不像,但又实在找不出其他能藏东西的地方。这个洞不大像黄鼠狼打的洞,看起来更像一个陷阱。

    我大着胆子,趴着头,小心翼翼地看下去,果然冷艘艘得深不见底,里面忽然刮起了风,油纸情不自禁地随风荡起来。我们确实害怕了,于是摆着手相互示意,然后悄悄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