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13.第13章 无人鬼座

13.第13章 无人鬼座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市还未开通快车和高铁,这列车停靠站点多,速度慢,老听说快要提速了,几年了还一直是个传说。

    秋天入学高峰期,人满为患,车箱里挤得满满的。我是无座车票,只能打游击般来回穿梭,看能不能赶上好运气,捡一个提前下站乘客的座位。

    运气不太好,站了好几个小时,腿麻得不行。总算有救了,第四节车厢靠厕所的位置有一个空位,但上面落了很多尘土,靠窗玻璃上贴了一行红字“严禁坐人”,时间太久了,字迹都花了,乍眼一看像斑斑血迹,有点瘆人,车座外面横着拉了一根红色的绳子,可能是遮挡乘客靠近这个座位的,但不知被谁手贱给弄断了。

    座位肯定是一直空着的,刚才人多拥挤,我未及时没发现。

    放下沉重的行李,我迫不及待地掀开屁股,刚想坐上去,旁边一位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及时制止了我,神神秘秘地小声说,这个座位是不能坐的,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坐这趟列车,老规矩了——千万不能坐。

    对方满脸和善,不像是奸诈之辈。我屁股欠在半空“顿”了一下,随即一幅不在意的样子说,多谢提醒。没事,虽然脏了点,擦一下就干净了,人这么多,我不坐别人也得坐。我甚至以为他不怀好意,想必想把这个位子留给需要的人。

    他似乎看出我的介意,本想再继续解释一番,但看到我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人家欲言又止,干脆转过头独自生闷气。

    我实在累得不行了,管他怎么说呢,座位不就是给人坐的吗?

    掏出纸巾,我细心擦起来。落尘太厚了,还有一层淡淡的油污,倒出半瓶矿泉水,沾着水反复擦拭几遍,倒是干净多了。还有点淡淡的污渍,看起来像是永远擦不掉的血迹,但我并没有多想。

    坐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有点坐不住了。来来往往的乘客无一例外地满脸惊讶,好像我身上有什么不干净东西似的。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盯着看总是不舒服,我身子顿时有点僵硬起来,只好使劲转过头看向窗外,余光和邻坐的中老年人不经意碰在了一起,因为先前的芥蒂,目光一触即分。

    还是窗外的风景好,眼不见为净,爱谁谁,只要挨到北京,我就算是熬到头了。

    剩下的半瓶子矿泉水端端正正地放在桌子上,为了喝水方便,我就开着盖子,渴了就喝一口。老火车就是差点事,晃来晃去,感觉脑袋有点发涨,一阵睡意渐渐涌上心头,眼皮子沉得不行。

    矿泉水突然上下翻滚起来,像是有人故意上下摇晃一般,起先以为是火车不稳造成的,当我用手去扶的时候,瓶子根本就不听我使唤,我这才毛骨悚然起来,一下子睡意全无。旁边的人也似乎看到了这一现象,都纷纷躲瘟疫般离我远远的。但只有那个中老年人不动,他的眼神一直犹犹豫豫。

    矿泉水冒完泡,变得浑浊不堪,再一阵子剧烈的摇晃,变得越发浑浊得像血一样,红色的液体粘稠起来,已经能闻到空气中散发而出的血腥味。

    我的水变成了血水。

    车厢死一般的沉寂,很多人似乎心知肚明,但又生怕惹祸上身,所以谁都不敢大声喘气。

    猝不及防,我的脖子忽然一紧,自己的双手竟然不听使唤,狠狠地捏住喉咙,除了双手,浑身上下居然动弹不得,鬼压床的感觉。

    十指并拢,像极了一把力大无比的钳子,喉结一上一下来回滚动,咕噜咕噜得打着可怕的声响,心脏像是受到了沉重的压迫,呼吸急促、血脉喷张,感觉刚刚爬了一座大山而累得气喘吁吁。我不停地翻着眼珠子,已是无助地挣扎,频死一刻,我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她的嘴里正在流淌着跟矿泉水里一样的血液。

    见到了鬼了,那就意味着我离死仅是一步之遥,迷迷糊糊中我想起了我的老爷爷,他正在站在奈何桥上,挥手向我召唤,“来了,天宁你来了。”

    意识逐渐模糊,没人理会我的乞求,尽管大家都在认真看着这一切,没人怜悯,没有感情,个个无动于衷。

    中老年人突然使劲拍了一下我的后背,下手很重,这一巴掌足足使出了全力。

    毫无征兆,在场的人过于意外,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

    我剧烈咳嗽了几声,一口浓痰被吐了出来,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我好像恢复了一些意识,眼神有了光泽。

    中老年人行为更为诡异,满脸虔诚对着我说,饶了他吧,年轻人什么都不懂,不知者不罪,惩罚了也惩罚了,罪不至死,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短暂愣了一下,但随即明白了大概的情形,中老年人这是在替我求情。

    桌子上的血水不但没有静止,反而变本加厉地沸腾起来,大量的血珠子喷出瓶口,溅得到处都是,我这才明白那些擦不掉的污渍就是这样形成的。

    中老年人大惊失色,顿时满脸绝望,看出自己今天也难以善终,弄不好也要被牵连。几乎同时,他一只手“啪啪”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另一只手则轻而易举地扭住了自己的咽喉。双脚悬空离地,他拼命地挣扎、反抗,一双恐惧而又愤怒的眼睛无奈地看着车厢的天花板,必死无疑了,因为再也没人愿意挺身而出,前来搭救。

    先前我不明所以,一时大意上了这东西的道道,要不是这个中老年人锲而不舍、心存善良地想救我一命,此刻我已经魂归九天,那一身所谓的本领只能带到阴曹地府了。

    “显形水”喷出那么一点,我已经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吊死鬼正附在中年人后背上,她脚跟踮着人的脚跟,身躯前后叠在一起,几乎浑然一体,说是中年人自己残害自己,还不如说女鬼在作祟。中老年人苦不堪言,依然不停地扇着耳光,一大半脸肿得像茄子,一只手死死掐住咽喉,眼瞅着快要翻了白眼。

    忙不迭地掷出一张黄色的“驱鬼符”,它像老鹰一样盘旋在女鬼头顶,只要瞅准机会,就会当头落下。无奈她用中年人的手左右开弓地抵挡,这张“符箓”始终贴不上,因为驱鬼符对人没用,只有对鬼才起作用,所以女鬼越发肆无忌惮。

    车厢的人只能看到“黄符”像鸟一样来回盘旋,中老年人满脸痛苦,一双手却上下翻飞,滑稽地抓那张符箓,当然最好笑得还是我,一个人“装神弄鬼”地对着中老年人伸着“剑指”,嘴皮从来没闲着“念咒语”,谁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不是俩骗子,就是两个疯子!”,有人或许觉得这是一般江湖术士的骗术,觉得没意思,顺口说了一句。

    人群传来一阵子嘲弄声,有人甚至津津有味地看起了鬼把戏。我无言以对,也说不清楚。

    女吊死鬼玩性大起,竟然控制着中老年人原地跳起舞来,可怜被折腾得半死不活,就那么一口气吊着。趁我一时无计可施的时候,女鬼张口喷出一口血污,猝不及防,我竟然弄得狼狈不堪,好在血液没有什么花样,否则我已经中招倒地了。

    忽然想起我还藏有一条打鬼鞭,刚才被女吊死鬼气晕了,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宝贝的存在。

    打鬼鞭快如闪电地抽了出去,威慑力的逼迫之下,中老年人被女鬼一把推开,踉踉跄跄地瘫坐在椅子上,去势如雷的一鞭也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身上,中老年人又气又急,愤怒地指着我,竟然说不话来,大概责怪我恩将仇报。

    我发起呆来,没想到女鬼来了一招“脱袍让位”。我来不及解释,甩开打鬼鞭又来了一鞭。

    女鬼飘起身子掠过我头顶,速度电光石火,于是第二鞭子又被她躲了过去。鬼影捉摸不定,来去飘忽,我一时很难捕捉到她。明明是锐不可当的打鬼鞭,一时竟奈何不了这个女鬼。鞭鞭落空,我累得气喘吁吁,最可气的是女鬼竟然拿着吊死的绳索勾我的脖子,有几次把我掉在空中,要不是我拼死挣扎,差点也成了吊死鬼。

    中老年人气得直瞪眼,说傻小子,你就不会连着抽鞭子吗?

    嘿,我这笨脑袋,鬼影快过我的鞭子,那是因为一对一,要是我对着女鬼的方向快刀斩乱麻,总会有一鞭子打上的。

    我收回鞭尾,鞭身便弹出去,夹裹着尖啸声,空中开花,反复几下抽过去,“啪啪啪”三鞭子一个组合,这一次女鬼没能如愿逃脱,最后一鞭子分毫不差地抽打在她身上,冒出了一股浓重的烧灼味道,这鞭子打得不轻,但女鬼负隅顽抗,并没有逃跑的意思。

    鞭梢收回来,我准备再接再厉,再来一个三鞭组合。女吊死鬼也有杀手锏,旋转身躯形成一股龙卷风,当头罩在我身上。天昏地暗,什么都看不见,我像是被人扔进了漆黑的山洞,失去了目标,我的打鬼鞭又成了摆设。一股巨大的托力自下而上,我双脚已经缓缓离开了地面,悬挂半空,足不着地,就算我力大无比,也根本使不出力量,像极了屠夫架子上的一头羊,只要女鬼不放手,我只能任人宰割。

    中老年人此时已经恢复体力,看我情形不容乐观,一把死死抱住我的双脚,他的意思想把我拽下来。鞭子属于长形兵器,打远不打近,尽管打鬼鞭威力无比,可是一旦鬼魂缠身格斗,根本施展不开。我将鞭子抛在地上,对中老年人喊道,快!用它抽我!

    中年人惊愕了一下,好在能听明白我的意思,他拎着打鬼鞭“劈头盖脸”抽过来,我的脸一凉,敢情这鞭子打在我的脸上。这不怪中年人,龙卷风盘旋在我头上,不打脸的话也没地方打。

    这鞭子其实正好落在女吊死鬼的后背,强弩之末的力道才落在我脸上。刺鼻的烧灼味道更大了,女鬼先前已是重伤,这次又挨了一下,估计快要形神俱灭了。

    龙卷风的力道果然正在减弱,女鬼依然缠缚在我身上,死活不肯离开,想必恨我到骨头里了,只要有机会就会弄死我。

    时机稍纵即逝,我连连催促,让中年人继续抽打。中老年人怔怔地看着我,始终难以下手,也不知道往哪抽,一急眼,一鞭子便抽打在我的屁股上,即使这样,鞭子的威力还是存在的,我疼得龇牙咧嘴半天。女鬼疼痛难忍,不得不放弃我的肉身,于是被扔到了地面。

    顾不上疼了,趁着显形水的作用,我夺过鞭子猛然挥了过去,这一鞭子排山倒海而势不可挡,女吊死鬼根本无力承受,凄惨一声,被打得烟消云散了。

    虽说好汉不跟女斗,但我不能心慈手软,不除却这个鬼魂,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其控制而掐死自己。

    我疲惫地坐在原先的座位,闻讯而来的乘警简单维护了一下治安,大家这才散去。乘警尽管觉得我是在讲鬼故事,但还是半信半疑说,这个座位以前吊死过人,一个女乘客想不开,就用绳子拴在货架上,自己上吊自杀了。以后坐在这个座位的乘客莫名其妙的发疯,有的神志不清,有几个自己把自己掐个半死。我们这才封起了这个座位,这次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我们也不追究你的责任。

    那个中老年人看出我不像普通人,有意跟我套近乎。人家毕竟拼死救过我,我自然心存感激,彼此寒暄亲热起来,这才得知,这个人姓田,是北大考古系的一个教授,因为参与考古浙江出土一个墓葬,前前后后往返多次,这次是要回北京开个会,火车人多嘴杂,他也是无意听说这个无人鬼座,所以才及时告诫了我,没想到我就是不听,所以才惹来祸端。而且我还第一次得知“打鬼鞭”的来历,田教授说,当年钟馗用自己的须髯亲手辫成一柄打鬼鞭,但不知道怎么流落到你手上。

    不出所料,李佳珠果然是他的学生,于是彼此留了个电话,希望李佳珠能及时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