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16.第16章 钟馗剑法

16.第16章 钟馗剑法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教授的办公室在一个独栋两层教学楼内,小楼雕梁画栋,掩映在一片绿色之中,远远地看,根本就不知道里面藏着一座楼。这个楼是专门提供考古研究生学习的场所,或许跟考古文化有关系吧,琼楼玉宇般的建筑风格,别有一番古典韵味。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隐隐约约听到“钟馗剑什么的”,先前作弄我的女学生正在跟田教授汇报什么情况,挣得面红耳赤,好像为一件事情发生了什么争执,一看我来了,两个人立刻缄口不语,神色不一。

    顾不上客套,我刚想提奖金的事,田教授已经抢先一步,咧着大嘴,挺高兴说,来来来,你是拿钱来得吧?不急,先喝杯茶压压惊。常满意已经苏醒,但行动有所不便,所以特委托我对你致谢,说是改日定当登门拜访。

    我表里不一,嘴里说不急,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钱包里的钱都印着“中国人民银行”,花出去了才是自己的,花不出去还是银行的。这年月拿到手里的钱才是自己的,放别人那,指不定是谁的呢。

    丫头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嗔怒说道,田老师你怎么还给他钱?这类江湖术士净是坑蒙拐骗,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老师不能助纣为虐啊。

    我肺快要气炸了,一听就火冒三丈说,你说谁是骗子?你老师请我来的,钱也是主动答应的,怎么过河拆桥,就成了我坑蒙拐骗了?我坑你了还是骗你了?

    这丫头就是一只好斗的母鸡,立刻还以颜色说道,说你捉到鬼了,别说本小姐没能亲眼目睹,就是看了也是不信。人好了,你居功要赏,人要是不好,你还跑了呢。本小姐爱吃辣,别人带香水,我带辣椒油,今天要不是赏给你喝了一口辣椒水,你早就不省人事了。像你这类骗子多了去了,太能装了。

    我说两句,她扔回来十句。我甘拜下风地想,一流高等学府连这个也培训?

    办公室眼看就要硝烟弥漫。田教授很世故,赶紧打圆场说道:“李佳珠同学,这要批评你了,对待客人要谦让,不能动不动就摔脾气。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要懂得谆谆善诱。”转过头又对我说,“小赖同志,就你那三瓜俩枣的奖金,就是九牛一毛。校长对我说了,就这点毛毛雨也值得张回嘴?从考古系的奖学金拿就行,但需要写个申请。小赖,你再等等,绝对不耽误你穿棉裤,少则几日,多则半个月,一准批下来。”

    软硬兼施,指桑骂槐,缓兵之计,招数还挺多,老教授分明话里有话。奖金的事,听意思还得拖段时间,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能死皮赖脸地蹬鼻子上脸,人家给钱就行,说几句风凉话,本少爷还是有点抗压能力的。

    知道丫头就是李书记的女儿李佳珠,我就不跟她计较了。李书记毕竟对我不薄,不看僧面看佛面。

    李佳珠听说要把钱给我,气得鼻子翘得老高,但碍于田教授不太好意思发作,时不时地对我横眉冷对,在他眼里我就是爱财如命的江湖骗子。

    我对教授笑嘻嘻说:“多谢了,能快则快,快过冬了,裤子里就套着一条秋裤,天冷了还打哆嗦——没钱过冬了。你这么大教授肯定是讲信用的,否则我也不会舍命打死梳头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学生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最后还是忘不了得意洋洋地瞟了李佳珠一眼,轻飘飘地挑衅说,哎呀,你就是李佳珠呀,太一般了。李书记说你是他的掌上明珠,捧手里怕碎了,含嘴里怕化了。哎呀——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李佳珠气得一跺脚,刚想以牙还牙,却被田教授的眼神给制止住了,只好躲在一旁愤怒地盯着我,就像警察盯小偷一样,弄得心里怪不舒服的。满是火药味的眼神,恨不得一把就把我撕碎了。

    我心想,这丫头挺狠,以后有事千万别落在她手里,那叫羊入虎口。

    田教授笑呵呵地给我泡了一杯茶,转头对赌气的李佳珠亲切地说,那边有茶杯,你也自己倒水喝吧。我忘了介绍了,跟你是邻村,你爸是他村的书记,小伙子火车上还委托我找你呢。赖天宁这孩子还是潜力无限的,很多优点你没看到,以后慢慢了解。

    我刚喝一口茶,一听教授说以后还要慢慢了解。不知道是不是茶水太烫,我反正全给喷了出来,着急说话,还差点咬了舌头,我有点急眼说道,田教授,我郑重申明我的立场,跟她也没什么可了解的,刚认识就说我是个骗子,再这么危险地了解下去,我就成了拐卖妇女儿童了。

    “噗嗤”一声笑,李佳珠忽然笑得很妩媚说,你敢拐卖我,我就打断你的腿。

    明明板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忽然之间梨花绽放,甜甜的酒窝,小巧的嘴巴,招人喜欢的双眼皮……真是美人胚子,我赶紧收捏住心神,故意惊讶说道,哎呀,李佳珠同学,原来你会笑呀。笑得多好,跟你奶奶走时笑得一模一样。别整天一脸板整,好像别人差你二百五似的。

    天气说变就变,李佳珠粉脸“唰”地变青了,咬牙切齿说,赖天宁同志,你再敢调戏良家妇女,信不信我现在就吃了你?

    田教授呵呵看了半天,说道,行了,都严肃点行不行?我这是办公室,你们俩要是觉得谁都不服气,就到外面死掐——我说点正事。小赖,我见过你两次斗鬼,使用的都是茅山术,桃木剑对付普通的鬼尚能勉强应对,要是遇上厉害的,没有称手兵器是不行的。成气候的鬼大都诞生于冷兵器时代,而且大多武艺非凡,你不精通技击,到时候只能被戏耍,所以我有一套剑法想传给你。

    剑法?不知道是不是八大门派的独门绝技。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的装饰画,我差点笑喷了。工笔画很到位,人物和招式也是栩栩如生。田教授一看我有点兴致,撅着屁股一一给我介绍,说这是华山剑法,剑势轻灵;这个呢,是恒山剑法,女人练的,大多剑走偏锋;你看这个,这是嵩山剑法,这个就有点浑厚有力了,一招一式俱都开山裂石……有点钟馗剑法的影子。

    我笑得肚子疼,这老头子挺可爱的,教学生习惯了,把谁都想当徒弟,第一次听说有老教授教人剑法的。

    我觉得好笑地说道,教授你传我哪一套剑法对付鬼呢?这不会也是一套葵花宝典吧?

    或许看在老乡的份上,李佳珠倒是没有先前的盛气凌人,此时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说,老师,找到你要找的人了?教他钟馗剑法,他行吗?

    看着田教授一脸的庄重,再看李佳珠煞有介事地询问。我收敛了玩世不恭,他俩一问一答不像不是信口开河。

    教授如获至宝般满脸兴奋说,不错,就是这套钟馗剑法,剑法虽然流传江湖数百年了,但大多人只能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从来没人能够练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不是说剑法有多高深,这套剑法不光所练之人是奇人异士,而且还必须配合钟馗剑施展才能大放异彩。

    我又笑着打趣说,那我还是别练了。按照你说的,没有钟馗剑,学了剑法也白搭,你等于送了一台大花轿,里面却没新娘。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还不如回家睡大觉。

    田教授笑而不语,拿起一根扫把棍,对李佳珠说,你练过钟馗剑法,使那招“降魔伏鬼”给他看看。

    李佳珠二话没说就接过来,一气呵成,棍子当剑竟然虎虎生威。除了气势和姿势外,这一招平平淡淡,强身健体倒是挺不错的,要是打鬼就差远了。

    田教授说,这招口诀比较简单,招法没有什么花架子,以你的天赋,想必已经看懂了。小赖,你以相同的剑法使出来看看。

    我犹豫地接过扫把棍子,简单回忆了一下李佳珠的招法,重复了一遍教授说的口诀。也是一气呵成,虽说第一次演练不熟悉,但从李佳珠的惊讶表情来说,我练得不是很丢人。

    田教授点头说不错,仅这一招剑法而言,你是葫芦画瓢,形似而神不似。钟馗剑法的精髓是一种意念。意念,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的意识能克制鬼魂,剑法的威力自然就不一样,按照我说的你再试一遍,关键是融会贯通“意念”和招式。

    我竟然言听计从,虽然觉得半信半疑,但玩心大起,于是凝神屏气,心无杂念,眼神空明。说也奇怪,刚才普普通通的招式突然发生了变化,扫把棍子包裹了一层金黄色的光环,棍子挥到哪里,光环就跟到哪里,如影随行,原先虎虎生风的气势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安静。

    或许收尾动作不怎么熟练,棍头不小心磕到办公桌的一个角,也没听到什么响声,木头碎屑却是雨落纷纷,竟然化为一堆齑粉,这要是打在躯体上,人还不得成肉饼?

    教授、李佳珠和我顿时鸦雀无声,似乎远远超出想象,就连见多识广的田教授一时也觉得不可思议。窥一斑而知全豹,“降魔伏鬼”是起手招式,尚且如此威力,后面的绝招岂不是更厉害?

    田教授看着难以置信的我,说道,怎么样?一根普通的棍子这么厉害,要是再得到钟馗剑,试问天下厉鬼谁还是你的对手?这也是为何找你学习钟馗剑法的原因,我和李佳珠同学施展的剑法跟你完全两回事,这就是意念的博大精深。

    我还未来得及答复,李佳珠抢先替我问道,钟馗剑失传数百年,赖天宁若想得到也是大海捞针,说了跟没说一样。

    田教授不以为然说,钟馗当年游历终南山才不慎遗失宝剑,世人都称谓钟馗剑为“青锋七星剑”,其实这把剑并不是什么削铁如泥的兵器,而是一把千年沉木做的木剑,普通兵器保养很繁琐,唯独钟馗剑很简单,就是泡在粪池里,泡得越久威力就越大,邪恶鬼魂大多畏惧这把剑的威力,气味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法宝。

    天方夜谭,简直闻所未闻,我觉得可笑,心想,这样的剑臭气熏天,别说鬼了,就是神仙也受不了,整天拿着它即使熏不死自己,别人也得望而远之,剑的主人岂不成了天下最孤独的人?

    “啊?不会吧?这样的剑哪是什么宝贝,谁要是成了它的主人,非要遭八辈子霉运不可。”李佳珠说这话,嘴角抽搐了一下,差一点呕吐出来。想想泡在粪池的东西,我都想吐。我又摆手又摇头,对田教授说,教授大人,宝贝还是你自己慢慢享用吧,我赖天宁没那个福气。你懂钟馗剑法,如果得到钟馗剑,假以时日,你就是历史第二个钟馗。

    田教授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俩的感受可以理解,也在意料之中。钟馗除鬼的故事天下人皆知,钟馗剑要是臭气熏天的话,天下人会没有一人知道?到今天为止,知道剑秘密的人干脆没有,要不是我精通古文,在一个墓葬碑刻中无意看到,这个秘密就再也无人知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钟馗剑的主人携带此剑不但不臭,而且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对付鬼怪时,越是厉害的鬼魂,钟馗剑越是散发臭不可闻的味道,生死瞬间,只要克敌制胜,谁还顾及这些。

    这样说还好点,至少我还能接受,鬼尸奇臭无比,钟馗剑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一物降一物。

    心有灵犀一点通,李佳珠和我异口同声地问田教授说,钟馗剑藏在哪里?你不是看到碑刻记载了吗?

    田教授神秘一笑说,当然在终南山了。无人能找到它,是因为不知道它的来历。这种东西跟苍蝇一样,哪里最臭,它就躲在哪里。终南山有片山谷叫死亡谷,那里是死人乱葬岗,里面有一个很深的大池子,过去很多得瘟疫死的人或者无人认领的尸体都会扔到里面,百年积累下来,池底腐尸如山高,当地人称之为“死亡池”,方圆百里无人敢居住,据说谁都忍受不了恶臭。

    冒险寻宝本身就趣味无穷,英雄爱宝剑,我于是试探说道,宝剑留给有缘人,既然知道所藏之处,我们不如结伴同行,如果能得到自然如愿以偿,如果得不到也是不虚此行,终南山景色幽然,天下绝无雷同。

    田教授和李佳珠神秘一笑,不假思索回答说,马上出发!

    看他俩配合的这么默契,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落入了他俩提前设好的圈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说去了,再要反悔,岂是大丈夫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