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21.第21章 鬼蛇拜月

21.第21章 鬼蛇拜月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死亡池浑浊不堪,到处都是腐烂的人肉。漂在水面的东西明明觉得是浮漂,拉近望远镜的镜头一看,却是一些没有完全腐烂的眼珠子;圆圆乎乎的,你觉得是莲蓬类的果实,实际上却是三三两两的人头;偶尔冒起几个大水泡,几幅死人骨架起起伏伏,有些像青蛙类的动物跳来跳去,仔细一看,它们却是一条条会跳跃的水蛇,正穿梭于头颅和骨架之间,冷不丁就会从一颗死人头里冒出来,吓得人心咯嘣一下,脚就抽筋了。

    死亡池名符其实,数百年来沉积了数以万计的尸体。死谷、死池、鬼林,这几种地形地貌合在一起就形成一个巨大的阴性磁场,长年累月地积聚着死亡之阴和不散之魂,久而久之,死亡池已成为另一座阴间地狱,这里没有阎王镇守,只有一把钟馗剑镇压和封印。

    就因为知道死亡池的来龙去脉,我们才心生胆怯之心,你想想看,一两个鬼还能勉强应付,要是来了一窝鬼,双拳难敌四手,那就只有等死的份。

    死亡池似乎觉察到来了一帮不速之客,水平如镜的水面脾气暴躁地跳起了一大片小水花,波纹四起,悠悠荡荡,像是一个人的满脸怒容,有点神圣不可侵犯的意思。

    地面轻微颤动了几下,像是什么庞然大物在走动。田教授摆手,示意我和李佳珠别发出动静。他拿出纸灯笼,点燃灯碗的油料,不大工夫,灯笼飞上了死亡池的空中,教授手里拽着一根绳子,防止灯笼随风而去。夜黑无月,灯笼向下发出一道道亮光,像月亮的影子一样投射在死亡池的水面之上。

    说也奇怪,只从升起了“月亮”,死亡池所有的狂躁和不安一下子烟消云散,犹如一个伟大母亲哄着孩子渐渐睡去。月色幽幽,黑暗的世界多了几许生机。

    湖面死寂一片,原先的水花也消失不见,就连脚下抖动的地面也随之恢复了平静。我和李佳珠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田教授在故弄什么玄虚,那盏漂浮的纸灯笼大有玄机,别的灯笼都是四面发光,而它却只向死亡池一个方向照射,光束不大不小,刚好覆盖死亡池。以前听说过井蛙观天的故事,田教授玩了一个“池中观月”。

    田教授看差不多了,就将绳索固定地上。神秘兮兮地小声说,这盏灯笼就是一个“月亮”,月光是天地之精华,一般到了月圆之夜,鬼神都要出来祭拜。钟馗剑乃千古神剑,长年躲藏在死亡池之内,只有月圆之夜才能出来吸取精华,当然这是我们抓住它的最佳时机。

    田教授还挺有门道的,脑子里不知藏了多少秘密,单凭这一招“苍空浮月”就不是泛泛之辈所能做到的。

    我说好倒是好,钟馗剑出来拜月,鬼神也出来拜月,自古神物都有鬼神镇守,那些鬼神岂能让我们轻而易举的拿走钟馗剑?再说了,就算如你所愿,宝剑一会出来拜月,我们三个空着双手就能抓到它?这太不靠谱了。

    李佳珠眨着眼睛,觉得教授所作所为俱都不可思议,于是满腹质疑说,鬼林小鬼只算是牛鬼蛇神的九牛一毛,别忘了,数以万计的鬼魂还躲在死亡池中呢,到它们老窝跟前了,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出来找我们麻烦呢?

    田教授观看了一下灯笼,摇头晃脑地测算了半天距离,大概时间还有富余,就低头解释说,你俩就是一脑袋浆糊。天地有阴阳,鬼神有正反,万物皆有灵,一物降一物。死亡池的亡灵就靠着钟馗剑镇守,否则早就跑出来祸国殃民了;钟馗剑是斩妖除魔之利器,却也被死亡池中的灵魂缠住,百年来相互制衡,倒是相安无事。

    我说,意思我明白了,钟馗剑封印着死亡池之亡灵。既然这样,我们拿走了钟馗剑岂不是天下大乱?死亡池千万鬼魂怎能放过我们?即便因为我们手中有钟馗剑,它们不敢乱来,但天下就不能太平了,我们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田教授蹙眉思索说,碑刻上的记载和你所说完全不同。钟馗剑和死亡池的关系就是唇亡齿寒,钟馗剑一旦离开,死亡池也就会毁灭,躲在里面的鬼怪自然一毁俱毁。就像一个蜂巢,拿走了蜂王,剩下的蜜蜂很快就会死去,道理是一样的。

    我和李佳珠总算听明白了,心想教授就是教授,果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没有古墓碑刻,你老头子在这里也就是一个老学究,又是纸灯笼又是孔明灯,你演什么诸葛亮?

    田教授果然有备而来,取出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箔纸,一一铺开,在背后涂上一层黑漆,然后用树枝撑开箔纸,做成镜子的形状,估摸着方位,分几个方向摆放着,准备妥当,他又拉扯着绳子,灯笼忽高忽低,不断调整射光的角度,直到地面的“镜子”也能相互反射出光亮,最后在我们脚下形成一个“假月亮”倒影。田教授似乎不太满意,走来走去,反复摆弄“镜子”的角度和位置,直到感觉脚下的月亮完美无暇。

    我们来不及问,田教授也没机会解释。

    水面“哗啦”掀了一层巨浪,足足半米高的浪花轰然回落,池边的草丛被冲向岸边的浪花震得瑟瑟发抖,称得上惊涛骇浪,一时间场面蔚为壮观。

    难道钟馗剑要出世了?

    三个人猫着腰趴着,大气不敢喘,波涛汹涌,谁也不知道死亡池会冒出什么鬼神和妖怪。

    田教授的额头冒着冷汗,他只是根据古墓碑刻而布置这一切,死亡池到底有什么,能不能抓住钟馗剑都是未知之数。

    轰然一声巨响,一条巨型水蛇逆天而上,空中扭曲着龙的形状,冲着空中的灯笼飞过去,好在田教授故意升高高度,蛇头离着月亮还有好几米远就停了下来,它像是会飞的龙,利用蛇身扭曲的力量,竟然生生地停顿在半空中。

    我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飞蛇,要不是亲眼目睹,打死都不信世上还有如此神物。三张嘴巴俱都惊愕着张开着,时间太久了,田教授都忍不住流出了口水,大概不好意思,他尴尬地用手一抹,笑了笑,然后继续看向空中。

    蛇嘴张开,扬头吐出一颗蓝色的珠子,像鸡蛋大小,在“月光”下发出冷森森的光泽,反反覆覆吐了好几回珠子,总感觉不尽人意,于是兴趣大减,轰然一声落到水中,水花四溅,好久再也没上来。

    田教授不无得意说,巨蛇以为那是月亮,利用蛇珠吸收月光,然后禅修道行。看蛇头下面都长胡须了,应该几百年的气候了,用不了多久就变成一条真龙,当然,能不能成龙还要看天机,很多这样的蛇往往“渡劫”失败,都被雷公活活劈死。

    我心想,这快成精的水蛇也不怎么样,一个纸灯笼就被骗上了空中玩了半天,说明智商一般般。

    李佳珠大概就怕蛇,一听说蛇都快成精了,更是吓得半天不敢吱声,一张脸煞白煞白。

    地面又颤动起来,抬头一看,我们吓得目瞪口呆。水面冒起了一个山一样的大泡泡,一大堆黑乌乌的东西缓缓升起,太密集看不清是什么,但感觉那些东西会动,而且紧紧靠拢在“月光之下”沐浴,过了一小会,最里面的东西开始挤到外面来,像是一窝蚂蚁源源不断地从洞穴里冒出来。

    我们慢慢才看清那是一些沾满淤泥的尸体,它们相互拥挤成一个滚动的大球,像地球自转一样,沐浴在月光下,似乎超级享受。

    田教授做的这个纸灯笼挺有水平的,估计“里子”都是反射面,否则不会发出这样的亮光。

    圆球围绕着月亮转了几圈后,就像花瓣一样散开来,中央突起一个肉乎乎的肉体,蠢蠢欲动,粉红粉红的鲜肉,血管清晰可见。它慢慢地抬起头,我们吓得紧紧捂住嘴巴,它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大脑袋,圆得像个皮球,上面没有五官模样,除了一张大嘴,其他部位排列着象征性的小洞洞,分别代表“眼耳鼻”。它寄生在一堆“蛇”中,其实也不是蛇,它们虽有蛇的身体,却也没有脑袋和尾巴,整个身子大小一样粗,像是绳子被砍成无数段,每一段就是一条。

    数不清的蛇缓缓地爬过肉体的身上、头上,蛇从鼻子里爬出来,再从耳朵钻进去,然后又从眼睛冒出来。肉团忽然一张嘴,几百条蛇竟然从嘴里争先恐后地跑出来。蛇纷纷举起“脑袋”吸取月光,远远地看,就像是举着无数条手臂,过了不大一会,肉体好像发出一声“嘶鸣”,数不清的蛇这才扭动着身子,顺着眼耳口鼻钻进了肉体。

    随后一条蛇被肉团大嘴咬住,挣扎两下就不动了,肉团一甩头,那条蛇被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恰好落在我们的脚下。

    田教授用棍子巴拉死蛇,头和身子浑然一体,前面长满了触须,锋利的小牙齿裸露出来,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浑身细腻光滑,几乎看不清蛇鳞的模样。田教授悄悄说,这不是蛇,是血鳗,很古老的一个物种,常年生活在淤泥中,所以没有眼睛,没有嗅觉,主要依赖吸血为生,一口咬在人身上,触角就会形成吸盘,锋利的牙齿一边啃食肉,一边过滤血液。肉团怪物无形中控制着血鳗,刚才就是把它体内的血液吸干净了。

    花瓣样的尸体缓缓靠拢,纷纷伸开四肢相互缠绕,最后再次形成一个大圆球。又是轰然巨响,如日落西山,一下子沉到了死亡池中。

    我紧紧捂住李佳珠的嘴巴,怕她发出尖叫,她全身痉挛,竟然死死咬住我的手背,我不得不咬紧牙关,尽量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