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23.第23章 龙珠驸马

23.第23章 龙珠驸马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来很顺利,热气球缓缓降落到终南山山顶。此时正是人多的时候,很多游人都前来围观,这年月有钱人多的是,还头一回见有人乘坐热气球观赏终南山风景的,有几个票贩子偷偷地把我拉到一边问道,哥们,坐这么一次得花多少钱?能不能介绍老板认识,大家合作赚钱,你我每次三七分怎么样?我顿时哭笑不得。招来了几个报社记者,问东问西,我们几个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和李佳珠的意思一致,想趁这次机会玩两天再走,但田教授却心急如焚,像是有什么事一刻都等不了,问他什么原因却什么都肯不说。我当时还心想,年龄大的人不爱游玩实属常情,学校有点急事不方便说而已。

    到了北京已是下午,三个人心身疲惫,各自回家休息。

    刚到小蜗居,我热水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接了一个陌生人电话,我以为是招聘公司的,忙不迭地接起来。

    对方是个很年轻的女孩,确定从未谋面。她开门见山说,听说你手里有颗龙珠,想卖吗?只要你出个价钱。

    我心里一愣,就我们三个人知道龙珠的事,不是李佳珠说的,就是田教授泄露出去的。我心里挺气愤,刚刚患难与共,转过眼就出卖朋友,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值得信任。

    糊弄肯定没戏了,我也直言不讳说,没错,龙珠是在我手里。卖不卖先不说,我就想问你要龙珠做什么用?

    女孩说话毫不客气,说你别问那么多,知道你缺钱,痛快点,你就说个数,钱你不用担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这个女人一点都不讲情面,在她眼里,只要钱货两清,拍拍屁股就走人。本来我动了心,有了钱至少能创业,哪怕凑点银子回家给父老乡亲修条路。龙珠虽说是我舍命得到的,总起来讲也是三个人的集体功劳,这个钱完全可以分三分。但对方一个丫头片子竟然想拿钱砸我,这有点仗势欺人了。嘿,我的小爆脾气一上来,心想我偏偏不卖了,有钱人怎么了?你要我偏不卖。

    于是我也毫不客气说,龙珠你就别指望了,我想拴根绳子当球踢,现在还不打算卖。

    对方沉默了一下,似乎口气略有缓和,说,你叫赖天宁吧,大学毕业应届生,眼下正是创业的好机会,我再强调一遍,只要你说个数——我买它绝对不做坏事。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一个大男人也不能出尔反尔,尽管我很后悔。牙关一咬说,我也再强调一遍,我的鱼缸正好缺个泡泡,放里面正合适。再见,还是不见吧。匆匆忙忙挂断电话,我怕忍不住再松口了。

    眼下工作还是没影子的事,有人愿意给一笔钱创业,想想倒是天赐良机。屁股还没坐热乎,心里却又盼着那个电话再打过来,大不了委曲求全,卖给她。

    “热得快”烧热水就是冲,等看到咕嘟咕嘟冒泡了,再断电什么都晚了,半暖瓶热水冒了一地。刚刚泡上袋方便面,我一想不对,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个女人开口闭口说个数,龙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这才想起龙珠还在口袋里,马上掏出来仔细端详。

    比弹力球更柔软和富有弹性,唯一不同的是里面好像有一个蛋黄的东西,无论龙球怎么滚动,里面的小蛋黄就是静止不动。我拉下灯绳,黑暗中的龙珠就是一颗夜明珠,发出冷森森的蓝色光芒,如果看得够仔细,球面散射着一寸多长的波段,这些波段还不是直线的,像是冒出的电火花,不但不电手,而且握在手里无比的舒服,这种舒服能传遍全身。

    当我打开电灯,龙珠的光芒顿时隐去,变成一颗普普通通的弹力球。玩了半天,始终无法猜透它的价值,不知道是不是我花眼了,龙珠里多了一张漂亮女人的脸,耳朵也不知是不是听错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召唤说,驸马爷——驸马爷。

    什么东西看得太久了,都会神经错乱。我自个先乐了,真是想媳妇想疯了,这明显是出现了幻觉。

    太困了,我竟然沉沉睡去。梦中我站在一个荒山野岭,狂风大作,到处飞沙走石,满天都是一望无际的黄土,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前面站着一个红衣女子,背对着我,只能看到一头乌黑长发,身姿婀娜,应该长得很漂亮。

    我警惕地问,你是谁?为何带我到这个地方?

    她也不说话,迈开步子就往前走。我有点生气说,你不说话我就不走,看你拿我有什么办法。女子突然脚步加快,像是小跑,我竟然身不由己跟着跑,一会来到一个大殿,女子闪身就不见了。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阴司第一殿”,心里一激灵,心想怎么稀里糊涂地跑到阴间来了?这里是阴界第一座衙门。

    我转身就想跑,大门忽然打开,一双手抓着我的后背给拽了进去。大殿空无一人,四面都是明晃晃的大镜子,足足有百面之多。镜子里也没别人,就我一个人东瞅瞅西望望,四面八方都是我自己,那些镜子幻象丛生,每幅画面都离不开我的影子。

    我心生恐惧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活人不是死人!青乌传人是人鬼神的使者,我也是你们的朋友,有这么对待朋友的吗?

    声音足够响亮,我都被震得耳膜发麻,所以我确定,只要有人就一定会听到我的话。

    死人的地界真够死寂的,别说来个人,就算来个猫狗我都阿弥陀佛。

    隐隐约约听到镜子后面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一个声音说,大哥,这个人是不是青乌传人先不说,孽镜台没有他的罪孽,说明是个好人,谁带他来的,是不是抓错了?

    另一个声音“嘘”了一声,小公主带来的,想驸马爷想疯了,这几天弄来好几个了,这个没记错的话是第五个。

    先前的声音问道,那四个呢?这两天我没带什么人进死牢?

    后头那人故意放低声音,悄声说道,听说都扔进油锅里了,服侍小公主的丫鬟说,那四个人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这第五个也够呛。这年头冤死鬼多了,你我职位卑微,哪还管得了是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我说先收了再说,一会问他有没有银子,穷鬼就发张草席,有银子就发他一套被褥,拘押一宿,摁个手印,明天领他走一趟黄泉路。

    先前那声音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听到了锁链拖地的声音。

    我心想索命小鬼黑白不分,就要是被套上了索命锁,我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于是义愤填膺地喝问,什么狗屁小公主,我看就是母夜叉,有本事照个面我瞧瞧。

    黑暗中果然传来一声冷哼,那个红衣女子飘到我跟前,指着我的鼻子说,到了这个地方你还敢耍横,信不信先油炸了你?

    红衣女子一定就是小公主了,面容蒙着一条红纱巾,所以看不清面容。声音清脆,如玉盘滚珠。我色厉内荏说,小公主就是你呀,有本事别蒙着面,长得难看还敢出来害人?你丫就是个泼妇,一个黄毛丫头不学学绣花刺绣什么的,动不动就油炸,你不知道老子最讨厌吃油条吗?

    小公主张开手掌,本想狠狠扇我一耳光,估计是这里没人敢跟她这么说话。我不是省油的灯,转过身子就想躲,动作大了点,口袋的龙珠不小心滚落在地上,幽暗的大殿顿时一阵光明。

    “龙珠?”小公主惊讶出声,闪烁其词的眼神反复看了我几眼,像是临时改变了主意。一只手掀开纱巾,露出真容。我眼前一亮,突然脱口而出说道,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镜子后面的两个人本来想捉拿我,此时躲在后面偷听我和公主说话,听我拍马屁如此登峰造极,都忍俊不住笑出声来。

    小公主似乎早就知道后面藏着人,忽然厉喝一声,“再不滚,信不信一会给你俩下油锅?”二人自然知道这个公主不好惹,吓得跑得没影了。她极力讨好我,忽然细雨和风地说道,没想到你还有几分文采。这颗龙珠是你的?是不是从一条大水蛇送你的?

    我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鬼叫门,大着胆子说,抢钟馗剑的时候,一条飞蛇为了救我们,不幸遇难,临死送给我的,这颗就是它嘴里修炼的龙珠。

    小公主抿嘴一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继续说道,但是你可知道这颗龙珠的来历?

    我被问得哭笑不得。心想,水蛇修炼的珠子还会有什么来历,小公主故弄玄虚罢了。我对着她摇了摇头。

    小公主捧着龙珠满脸羞涩,像个出嫁的新娘子。她说,死亡池亡灵太多,阴曹地府人满为患,根本无法接纳。父王就让它们在死亡谷自立山头,担心以后养虎为患,就用钟馗剑镇守。这颗龙珠原为阴界所有,我父王将它送给水蛇修炼,让灵蛇保护钟馗剑,“剑在蛇在,剑毁蛇亡”。父王还立下誓言,谁将来得到龙珠和钟馗剑,谁就是下一任阴司殿主,而且,而且还要做我的新郎。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公主前后判若两人,也没想到一个龙珠竟然会引出这么多故事。

    我喜忧参半,又当大官又娶漂亮媳妇,这是好事成双,但我尘世未了,不可能为了一时安逸而当什么阴司殿主,也不能贪图荣华富贵而取小公主。我鼓起勇气说,对不起小公主,虽然我有钟馗剑和龙珠,但我是青乌传人,几百年才有我这么一个,不能辜负前辈的心血和期望。

    小公主善解人意地说,我知道一时半会你不会同意的,但我可以慢慢等。本来我不想带你来此地,只因一群刁民恶鬼来投诉,我不得不带你回来问问,没想到阴差阳错,发现你是我的驸马爷。按照规矩,孽镜台前无孽缘,你的阳寿就不到。其他四个人都是被我油炸了,那是因为他们罪孽深重,那个丫鬟是我后娘派过来监视我的,故意说我坏话,最后以讹传讹,倒是我变成了十恶不赦之辈。

    这个女人清秀脱俗,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言行举止颇有大家闺秀之风,不像那两个人口中的大恶之人。

    我这才释然,定眼一看,这个小公主更漂亮了,心想娶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死了都算值了,这个驸马爷当得不冤。我说既然是一场误会,冰释前嫌,还请你把我送回去吧,连个女朋友还没谈,我还不想死,再说你也不能谋害亲夫,我是你的驸马爷。

    小公主娇美如花,扑哧一笑说,我的好相公你放心就好了,我先暂时瞒着父王,依他的脾气,怎会轻易放你离去?孽镜台就是大殿里的镜子,那里面都是你一生的影像,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是个好人,我这就送你走出去。

    小公主婀娜多姿,绝色倾城,刚才赞美之词是由衷而发,倒不是无的放矢。她前面走,我后面依依不舍地跟着,再漫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很快来到那个荒凉的地方。她说,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晚了你的魂魄就回不去了。往前就是阳界。她突然眼神黯然神伤说,你说我长得漂亮是真心话吗?

    我笑着说,娘子别伤心,你等着,我死了以后就来娶你,到时候你别记不住我。

    小公主破涕为笑,说,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但我还是听着舒服,如果有缘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一朵红云远远飞去,只留下几许清香。

    睡得正香,突然被房东大姐猛烈摇醒,一看我醒了,她赶紧说对不起,说昨夜刮大风,你的屋子墙倒了,幸好发现及时,大伙从里面把你扒出来。阿弥陀佛。

    我慢慢恢复意识,这才意识到已是第二天上午了,估计睡到半夜后就一直昏死到现在。

    为了赎罪,房东给我换了间大房子,既然无大碍,我也就没继续追究。我知道小公主有意放回了我的魂魄,否则这个时候正在黄泉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