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29.第29章 招魂扶乩

29.第29章 招魂扶乩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道沟属于六盘山独立开发的一个原始自然景区,山中草高林密,参天古树随处可见,奇珍异兽不胜枚举。

    我们到达二道沟时却是匪夷所思,空空荡荡的售票大厅门可罗雀。细细打听,我们才得知实情。一年前,山林出现了几只野狼的踪迹,有几个游客被意外被咬伤了,这件事情在当地弄得沸沸扬扬。听说有野狼出没,来这里游玩的游客数量顿时锐减,即使有三三两两前来游玩的,也大部分是外地不知情的游客,想想也是,为了游山玩水而被野狼开肠破肚,这太悲剧了。当地政府雇佣了几个狩猎的,偷偷地以打猎的名声捣毁了野狼窝,打那以后,才再也没发现野狼的行踪,这件事情慢慢地就烟消云散了。

    我们是实名买票进来的,这么大一个旅游景区,票价相当便宜,五个人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钱。检票的是个很负责任的大妈,嘱咐我们说天黑务必离开山顶。人多还好点,千万别放单……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我们有点不耐烦了,偷着跑了进去。

    都说爬山是一项最好的户外运动,危险、刺激和超负荷的体力都是对人极限的考验,对于意志力坚强的人往往乐此不疲。

    我是爬过泰山的,那个至少还有石阶可攀爬,这破山路都是临时刨出来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磕磕绊绊不说,也陡峭难行。我们是来寻找后山山路的,只好憋着劲继续往山顶爬。沿着曲折的山径走走停停,遇到危险的地方,只能人工披荆斩棘,就连吃饭喝水都得拴着保护绳索,否则一阵大风吹过来,人就粉身碎骨了。

    足足爬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山顶,几个人累得东倒西歪。地势原因,山顶野草丛生,风势强劲,要是张开双臂,有种乘风欲去的滋味。田甜想来个泰坦尼克号的姿势,猝不及防地来了一股风,丫头惊叫着怎么也刹不住车,眼瞅着就要往山下飞掠,千钧一发,被我拦腰一把给摁在地上,她不但不万分感激我的英雄壮举,反而赖我趁人之危。我哭笑不得,只好说要不然你再来一次,我保证欣赏你一掠而下的身姿。

    山顶长着一些矮小的野山松,虽然三五一簇,但分布似乎很规则。很多巨石风化严重,七零八落,倒显得怪石嶙峋,颇有情趣。

    田教授身兼百家之长,他将石头和松树的位置标注在地上,指着这些不规则图标说,独具匠心,奇思妙想,深思熟虑呀——小看了它们所起的作用了,看似杂乱无章,其实行家一看就是一个石头阵。

    古代阵法,还是高深莫测的石头阵?大家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田甜人小鬼大,显得尤为兴奋,说就这些破石头还是什么石头阵?你们别杯弓蛇影了,拉根绳子绑着我,不信我先走一圈给你们看看。

    山顶面积不大,视线比较清楚,倒是不用担心田甜走丢了。田甜拉着绳子小心翼翼地往草丛里面走过去,我们明明能看到她的背影,她却在前面嚷着到处是大雾,为了留下证据,她不停地用手机录像,她刚走了几步,死活就不动了,看意思想退回来。

    我不怀好意地怂恿说,喂,田甜你倒是走啊,巾帼英雄你放心吧,党和人民坚决支持你,必要的话会为你呐喊助威。

    田甜回头笑着骂了一句,去你大爷的。赖天宁同志,你告诉党和人民,小女子还不想当烈士。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一脚踩空,小命就玩完了。想当烈士的都向我这边靠拢,我给你们立英雄纪念碑。

    李佳珠嘴皮也没闲着,笑着揶揄说,喂,田甜大妹子你赶紧回来吧,别着急给别人立什么英雄纪念碑了,很多英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不小心就被人推下去的,烈士管用能吃饭吗?

    田教授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赶紧在外面拉动绳子,田甜顺着拉力退了出来。她打开手机录制的视频给我们看,我们才明白里面的感受。画面中迷雾重重,那些嶙峋怪石变成了一座座高山和悬崖,能看清那些石头相互交替和移动,一时间变幻莫测,乾坤逆转。

    我说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石头阵,如何才能破解?否则我们也到达不了后山的小路。

    田教授呵呵笑着说,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再仔细看看吧,石头所处的位置是不是很奇怪?周边的几株山松不偏不倚,为什么非要穿插其间?

    随着田教授的指点,我将山松和石头相互参照,惊诧地脱口而出说道,洛河图!竟然是一个八卦和九宫交替混杂的洛河图!

    田教授满意说,小子有两下嘛,这是古代高人设计的一个石头阵,先是八卦九宫包含其中,然后众星拱月般围绕着洛河图严阵以待,阵势一旦施展开,那便是大阵套小阵,小阵反过来包围大阵,层出不穷,源源不断。谁要是不慎落入里面,到死都出不来。

    我由衷佩服说,好厉害的布阵高手,一定是为了防止有人下后山找到墓葬入口,而在此地设下障碍,难道是成吉思汗的谋士所为?

    李佳珠忽然问道,石头阵法如此厉害,田才哥他们一行十人是怎么过去的?

    田才说道,这个石头阵我们也发现了问题,把几只受过培训的老鼠放了进去,等了好几个小时也没见出来过。墓穴考古受到了一个大企业家的支持,当时我们调度了一家直升飞机,直接顺着绳子落到了半山腰。

    他指着前面说,山顶后面有一条下山的险路,从来无人敢走,听说有人不信邪,刚到半山腰就摔死了。山底就是谈虎色变的“白死坑”,当年很多尸体都是从后山顶直接扔下去的。据野史记载,当时很多士兵受了重伤,也被当死人扔进了山涧,晚上睡在山顶能听到凄厉的哭喊,这也是检票大妈不让留宿的原因。

    我说直升飞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见招拆招,先破了这个石头阵再说。

    “八卦九宫洛河图”的破解颇费波折,好在田教授和我都是这方面的能手,在地上摆上一副虚拟的阵势,足一破解。集思广益,最后采用倒走天罡步的方法,大家用一根绳子彼此栓在腰上,学着田教授和我的步伐,一个跟着一个,这才顺利走出石头阵。我们不得不佩服石头阵的奥妙,区区几块石头和几株山松竟然布成一个迷魂阵。

    野草荒芜,藤萝已经蔓到了腰际,我们只好砍斫出一条通往后山的路来。整理期间发现泥土裸露出大量的头骨,奇怪之处在于头骨的砍切很工整,似乎被大刀一刀剁下。田教授用X光线检验这些头骨的年代,大致是元代早期的,于是大家断定这是当年成吉思汗时期留下的。

    挖开土层,里面堆满了密密麻麻的颅骨,却没发现其他人体部位的残骸。田才说这是一个断头坑,是当年杀害俘虏专门存放头颅的坑,身子就被扔到山下的百士坑。古时候的人比较迷信,相信死人会变鬼来索命,但只要人头和躯体分离,鬼魂就无法借尸还魂,也无法向杀害他们的人报仇。

    经过测量,坑的宽度不大,但深度极深,差不多有十多米,里面至少容纳了上千人的头骨,如此一个大规模屠杀俘虏的秘密差点掩藏进了历史长河中,如果不是我们发现,从此无人知晓。

    正在大家替这些俘虏悲伤的时候,李佳珠发现这些头颅在轻微地跳动,虽然只是一点动静,但如果不是李佳珠心细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看着狰狞恐怖的嶙嶙白骨,想象着上千人捆绑着绳索,跪在坑道边,一声令下,数不尽的头颅滚滚而落,大家的心无比的凄凉。

    田教授说大家不要惊慌,头骨如此密集地堆放土坑中,一旦遇到大量的空气就会加速腐化,最下层的头骨就会受力而坍塌,所以外面看起来像是跳动。

    大家注目一看,人头坑果然陷落了一个尺寸,最下面的头骨已经化为齑粉。田甜忽然双目圆睁,嘘声说,不对劲,你们听,是不是下面传来一阵阵哭声,仿佛是一位老人的哭叫?

    说得怪吓人的,尤其眼前这个氛围,这个时候谁要是敢讲一个鬼故事,吓死人都有可能。我们几个信以为真,个个竖着耳朵听,只有呼啸而过的山风,所谓的哭声是没影子的事。

    我想田甜有可能发生了错觉,想象往往能左右人的神经,你脑子想什么,眼耳口鼻就会反映什么相应的事物。正在我偷笑田甜胆小如鼠的时候,我的耳朵也听到了轻微的哭声,时断时续,似乎跟她说的一模一样。

    我突然紧张起来,说你们都围到我这来,我也听到哭声了。“鬼哭狼嚎”是形容凄惨的意思,但也是鬼魂借着哭声向我们述说他的冤情。如果听明白了,人和鬼能进一步交换条件,彼此达成一致,可保相安无事。如果听不明白可就遭殃了,闯入禁地,它会以为我们是故意的,而且会有性命之忧。

    他们四个在这方面完全听我的,因为我是青乌传人。所以我决定跟鬼谈条件。

    我在坑边西北方向踏平了一块土层,上面洒了一层细细的沙子,点了一根招魂香,然后在沙子上插了一根像笔一样的小树枝。准备妥当,我说你们四个人只准看不准说话,尤其是我招魂的时候,它出来的时候异常谨慎,一点动静都会令其逃之夭夭。如果它被吓跑了,我的下场就是死亡。

    能和鬼谈判讲条件,别说看,就是听也是一种千古奇闻,大家顿时沉默不语。

    我举着一柄小的招魂幡,对着人头坑下面左右摆动,像是在打一种神秘的旗语。起先招魂幡还能平稳摆动,一会功夫,下面就盘旋而起一阵风,几颗骷髅像秋风卷起的树叶飘在眼前,这股风只是吹向招魂幡,别人丝毫感觉不到一点风声降临。旗帜猎猎作响,招魂幡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小鸟,要不是我死死抓住旗杆,它就会挣脱束缚而飞上天空。

    我汗如雨下,胳膊有点发酸,招魂幡的力道很猛,似乎成心跟我僵持。我用尽力道将招魂幡的旗杆下压,一点一点地落向地面。

    看着差不多了,我就将招魂幡插在招魂香旁边。我嘴里哆嗦着,飞快念道:拜请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太上老君,张赵二郎,岳王祖师,李公真人,东山老人,南山小妹,南海观音,伏羲神农,轩辕皇帝,雷神大帝,盘古圣王,地母元君,玉皇大帝,横山七郎,罗山九郎,三天开皇,五岳大地,神霄王府,龙虎玄坛赵元帅,三茅真君,五星二十八宿,诸神仙手持符咒法术,降魔除邪,避却奸恶,愿魁罡护体威灵显著,千叫千应,万叫万灵,不叫自灵。

    田甜和李佳珠看我一副婆婆妈妈的样子,都憋着嘴不敢笑,但眼神却充满了嬉笑,她俩觉得我是在故弄玄虚,无非就是吊足大家的胃口。

    招魂幡突然嘎然而止,旗幡诡异地停止了剧烈摆动。招魂香的烟雾本来是袅袅飞烟。此时竟然升得笔直如线,像是连接到了遥远的天际。

    我垂首凝目,正襟危坐,此时也住口停止了咒语,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沙盘上那段树枝。眼神所保持的意念清澈浑厚,死死盯住树枝,连眼皮都不敢眨动。外人觉得我是王八看绿豆——跟树枝对上眼了。

    无风而动,大家的衣角微微向上鼓起,里面像是装满了风,脸皮被吹得生疼。忽然风走衣落,毫无察觉。李佳珠几个被惊吓的噤若寒蝉,连吐纳的呼吸都变得轻若鸿毛。

    田甜和李佳珠死死蹦着脸,她俩此时吓得花容失色,哪还敢显露半分不敬之色。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树枝从从沙堆里拔出来,停顿了一炷香时间,突然奋笔狂书地在细纱上写着字:焚烧百士坑,还魂我躯体;护送下后山,避粉身碎骨之祸。若同意就点头,如若不同意就摇头。”

    我赶紧使劲点了一下头,心想你丫这是逗闷子,我要是这个时候摇头,你能让我们活着离开?鬼才相信你呢。

    见我点头,树枝也朝我点了一下头,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沙滩上。招魂幡先是迎风招展,然后肃然不动。倾刻间,一切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我们几个粗大的喘息声,还有彼此心有余悸的眼神。

    我抹了一把冷汗说,它走了,平安无事了。这个无头鬼好厉害,要不是我们努力把持意念,险些被其“煞气”伤了经脉。先把这个断头坑填好如初,下山就不用担心了,鬼都是说一不二的,既然答应护送我们下山,就不会失言。

    李佳珠捂着胸口,忐忑不安说,写的字都看到了,大意比较清楚。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烧了“百士坑”,这算是跟我们交换条件吗?

    我说这你就不懂了。俘虏的躯体被埋在了百士坑,被那些元兵的鬼魂死死看守。虽然死了数百年,可是在阴曹地府却一直是孤魂野鬼,无头鬼身份低微,根本就没有合法身份,只能卑躬屈膝地沿街乞讨,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时不时地还需提防被衙役拘役或者收容。如果一把火烧了百士坑,俘虏的躯体就会下落到阴间,人头和躯体合而为一,有头有脸、鬼模鬼样,阎王爷才能给他们发放身份证,登记在册后它们才能投胎。

    田教授老谋深算说,一把大火烧了百士坑,驻守元兵的魂魄会放过我们吗?别到时候刚逃虎口又落狼口,下场还是一样的。

    我说,这倒不至于。其实元兵也是受到诅咒而迫不得已,魂魄和俘虏一样都不能如愿以偿地转世投胎。我们火烧百士坑就相当于打开了地狱人间的一扇门,所有受困的鬼魂都能逃离苦难而转世为人。焚烧了尸体,就等于帮它们解脱了诅咒,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