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33.第33章 弯弓射雕

33.第33章 弯弓射雕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家相继从地上狼狈爬起来,脑袋疼痛欲裂不说,身子还左飘右晃、摇摆不定,脚跟死活站不稳。

    几次爆炸的冲击波差点将我们五个震成脑震荡。幸亏身上还穿着士兵盔甲,但厚厚的铜板被碎石砸得坑坑洼洼,田教授的头盔都变形了,所幸老头子脑瓜子结实,要是换个人早就开瓢了。

    大家纷纷卸去笨重的盔甲,霍然一身轻,我心想,要是坚持穿个三年五载的,我都能弹跳如飞了。李佳珠憋着嘴,大半天都不搭理我,大概还在责怪我压着她了。田甜倒是满脸通红,因为醒的时候,我对着她耳朵小声说,丫头,咱能不能不流行女上男下?

    大家商量如何杀死老金冠飞狐。走捷径当然是选择新发现的墓道石门,但老金冠飞狐躲在那边的入口,墓葬机关重重,能不能从背后偷袭成功或者能不能从古墓穿过去,这都是没影子的事情。再说,老东西这么重要,它的家族成员肯定层层设防保护,凭五个人的能力硬闯那是以卵击石,还没等靠近老金冠飞狐,它的爪牙就能将我们拦住,毒素瞬间能毁坏人体神经,不慎被咬一口,小命就玩完了,所以还是智取胜算大一些。

    就在大家热烈讨论的空当,我听到空中传来几声鸣叫,声音特别响亮的那一种,反正尾音特别长,不似一般飞禽所能发出来的。我比较警惕,顺口问田才说,上次到墓葬入口,这个路段还遇到什么危险?

    本来就是随便问问,也没当回事,但看到田才的怪异神色,我心里猛然一惊,心想这小子不会藏着什么秘密吧?

    田才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好像还有一只大雕,我们中的一个人被它活活叼走了,因为没伤到其他人,我也就忘了说了。

    其他人一听还有吃人的大雕,谁也坐不住了,都纷纷站起来张望。

    我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声说不好了,这只飞雕正在飞过来,那声音太特别了,绝对是它。

    田才深知这家伙的利害,心急如焚说,怎么办?赶紧跑到洞穴暂时躲避,那家伙飞行的速度快如闪电,说到就到。大家快点!否则来不及了。

    我追问田才说,那只飞雕能有多大,你被吓得魂不守舍?

    大家手忙脚乱地往岩石的洞穴跑过去,田才一边跑一边回应说,个头巨大,抓个人跟抓个兔子般容易,你就知道它有多大了。

    我气得直打哆嗦,这么重要的信息,你说忘了就忘了,真是拿大家的命不当回事。

    地面掀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旋风,卷起大量的飞沙走石飞舞在半空。我们五个人都被吹倒在地,半天都爬不起来,风势太大了,而且还带旋转的。

    我抬头一看,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雕正盘旋在上空,巨大的翅膀上下翻飞,地面的旋风都是风力回旋形成的,只要它不停地盘旋,地面的龙卷风就不会停止。我们的头发都是向上直立的,田甜和李佳珠的长发更是夸张,像是头上立着两根黑色的棍子。人体沉重,要是换成野兽什么的,早就顺着龙卷风飞上天了,大雕坐享其成,半空中就能擒获猎物。

    它一直在盘旋,始终不肯落下来,这种大型飞禽智商都不低,这是在观察我们的反应,这个时候大家要是乱成一锅粥,正好给它可乘之机。

    经过几次危险的考验,大家还算慌而不乱,即使摔倒在地,也都是仰面而卧,这样可以及时发现敌情,防止被突然偷袭。

    虽然离着洞穴不远,但来不及躲避了,强劲的风力使然,别说逃跑了,刚站起身子就接着摔个大跟头,趴在地上反而更安全。

    以静制动,也是兔子对付老鹰的招数。大雕逐次降低高度,每一次我们都要承受旋风所带来的巨大压迫力,浑身的肉都在不停地抖动,再这样无休止下去,铁打的身子都要散架。

    我喊道,手里没兵器的,就抓紧别人的大腿,手里还有鬼头刀的,刀口一律朝天防御,大雕只要敢飞下来,就砍它的爪子,它的爪子再坚硬也是肉长的。

    田才抱着田教授的大腿,老教授手里还端着一把刀。田甜抱着我的左大腿,李佳珠抱着右大腿,俩人倒是分工明确,我有点哭笑不得,说你俩抱大腿的姿势都这么干净利落,是不是以前练过?

    李佳珠和田甜吓得脸色铁青,哪还有心情跟我斗嘴。大雕虎视眈眈地盘旋头顶,每次试探性地飞掠而过,地上都是飞沙走石,我们几个看得清清楚楚,一双爪子尖如钢叉,一张利嘴弯如镰刀,这要是抓在身上就是一片血筛子,要是啄在身上就是一个血窟窿。弱小的人体在它面前就是一张“肉饼卷大葱”,根本不堪一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不好受。

    动物都是弱肉强食的,你越是胆小如鼠,它越是锐不可当。大雕打了个旋转,乍然扑向慌乱的田教授父子俩,它的主要攻击对象是田才,因为这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一声长鸣划过长空,它伸直两个钢爪铁臂,像山一样砸过去。

    我和两位美女鞭长莫及,只能发出接连不断的惊呼,不知道田教授能不能从容应付这个庞然大物,只要有一个闪失,田才根本逃脱不掉它的雷霆一击。

    大雕来个泰山压顶,巨大的身子如狂风骤雨般落下来,虽然岌岌可危,但田教授双手握刀,使劲拨打着大雕的爪子,看着像个疯子一样乱砍乱刺,这幅模样反而令大雕猝不及防,它受了点皮肉伤,不敢恋战,一对翅膀忽上忽下地拍打,一次又一次地发动袭击,每一次都誓不罢休而来,但每一次都铩羽而归。田才的胳膊和大腿都有不同程度的抓伤,好在并无大碍。老教授护犊心切,流露着一股杀身成仁的气概,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穿鞋的就怕不要命的,田教授这是豁出去了,一双怒目圆睁的大眼比大雕的还恐怖,大雕一时半会竟然奈何不了这父子俩。

    大雕虽英勇无敌但不是傻子,一看在那边讨不到任何好处,调转屁股飞到我们这边来。要保护田甜和李佳珠两个人,我有点自顾不暇,大雕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时张开身子扑向了李佳珠,我刚对着它的爪子大刀一挥,大雕反过身就抓向田甜,我只好用刀尖反撩它的肚子,大雕身子往上一抬就轻易躲过去,接着来个神龙摆尾,张着嘴啄向我的眼珠子,我嘴里骂道,鬼儿子,你敢挖我眼珠子,你看我怎么弄死你!

    鬼头刀从它的屁股后面反砍过来,锋利的刀刃正好伤了它的屁股,“哗啦”掉了一地的羽毛,畜生一声尖叫,打着晃飞上了空中,它没想到我比那个老头子更难缠,一刀过来差点削掉屁股,大雕心存畏惧,盘旋我们的头顶,一时间无从下口。

    地面的风稍微少了一点,我说李佳珠同志,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穿甲箭在岩石那边,一会我们翻滚着冲到那边去,大雕肯定要趁机反扑,鬼头刀交给你来使用,你只管保护好田甜和你自己,我抢着穿甲箭就能射死它。

    李佳珠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说那你怎么办?没拿到穿甲箭之前,你可是手无寸铁。

    我嘿嘿一笑说,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再说我的命大,老天爷会眷顾我的,真要是被你乌鸦嘴说中了,你俩别忘了多给我烧点纸钱,这辈子是个穷鬼,下辈子怎么也要当个有钱的大爷。

    壁画岩石其实离我们十几米远,要不是大雕追得紧,我们有把握跳进洞穴。现在它盯地紧,万一发现我们的企图,它只要封锁洞口,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三个人一起滚动,像个转动的车轮。用力方向要一致,需要彼此配合默契,我嘴里小声喊着口号,一二三——走,一二三——走……,每一个口号就翻一个圆圈。大雕俯冲而下,它对我们三个发起了第二轮袭击,知道吃柿子找软得捏,三个人目标大,躲闪自然比较困难。

    我把刀扔给李佳珠,悲壮说道,能不能坚持最后一分钟,你看你的了。

    没等李佳珠说话,我就一个咕噜滚向岩石而去,也不知道什么力量支撑着我,这个时候我一点都不怕死。

    李佳珠力气小,只能用刀尖扎大雕。李佳珠心系我的安危,怕大雕伤到我,她俩跟着后面也翻滚着保护我。

    大雕一看我落单,正中下怀,它张着翅膀扑向我的肚子,锋利的爪子几乎要穿透我的身体,我双眼一闭,心想,阴曹地府的小公主催命来了,这是想我这个附马爷了。

    眼看我就要横尸当场,幸好李佳珠追赶而至,迎着畜生的翅膀拚尽全力地砍过去,虽然砍中了,但因有厚厚的羽毛防护,只伤到皮肉而已,大雕顾不得伤我,疼得飞起来,像是恶意报复,雨点般攻击李佳珠和田甜,长嘴嘶鸣不断。我只能瞅见李佳珠和田甜满地打滚,跟大雕打斗在一起,俩人弄得异常狼狈,这个时候如果李佳珠认输,代价就太大了,这是两条人命。

    我趁机拿到长弓,取出一只穿甲箭。李佳珠疲于应付,已经有点力不从心,身上被抓伤了几道血沟,衣服被血水染红了。

    我的穿甲箭投鼠忌器,不敢射出去,怕误伤了她俩。为了分开大雕的注意力,我竟然朗诵起毛主席的诗词《沁园春*雪》“……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可能是我的慷慨激昂激怒了它,放弃攻击李佳珠她们,反而冲着我扎过来。

    我玩命喊叫:“扁毛畜生!让你尝尝穿甲箭的滋味。”

    穿甲箭“嗖”的一声急射而出,空中顿时响起刺耳的破空声。大雕似乎畏惧弓箭,突然腾挪跳闪,看意思想逃跑,它的速度怎么可能跟穿甲箭相比,大雕被巨大的力道拖着冲上了高空,空中哀鸣不断,洒下满天血雨和掉落一地的羽毛。一团黑影从上面砸下来,轰然一声,尘土飞扬,在地面砸了一个圆坑,大雕的肚子被穿甲箭射穿,虽然对着我们鸣叫不已,但挣扎几下就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