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38.第38章 埋葬虫

38.第38章 埋葬虫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土堆后面荒废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碑亭。支柱本来是五根,已经倒了两个,剩下的三根勉强支撑着半张亭顶,亭檐残破不堪,有大风吹过来,上面会掉落半天土渣子。石碑因为失去了防护,被风吹雨淋破坏得残缺不全,上面的字体大概描述着墓葬主人的生平,可惜字迹迷糊,没有一个字能对号入座。

    石碑旁边摆放着几个石凳,擦拭了尘土,我们坐着休息了一阵。田才的心脏本来是隆起的,现在已经深深地瘪了下去,从左胸冒出很多红色的液体,像血一样。田教授特别高兴地说,赖天宁射杀了老金冠飞狐,躲在田才体内寄生的家伙也死掉了,那些血液是胚胎融化而成的。

    我对田才半开玩笑说,田才兄你做几个俯卧撑吧,让大家一起见证你生命回归的奇迹。

    田才倒是不玩虚的,还真动真格,趴地上一口气做了五十个俯卧撑,看他样子还想再多做几个,田甜一屁股坐上去,说,哥你不要命了?天宁耍你呢。大病初愈,哪有这么玩的,你是小孩子你?

    听丫头这么一说,我就想要坏事了,这顶教唆他人的帽子非要强扣在我头上不可,要知道俩女人没一个善茬。

    田甜果然一幅泼妇的样子对我说,赖天宁,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病人都能做五十个,你做一百个吧,让我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山外青山楼外楼”,你不是整天吹嘘自己青乌传人吗?

    田才对妹妹说,小妹别为难赖天宁了,以前我们考古队都是军事化管理,五十个俯卧撑是基本要求,他一个大学生——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万一弄个残废什么的,你伺候人家一辈子?

    本来田才能够挺身而出替我打圆场,我是很感动的,但听着后面的话有点怂恿意味,这小子绝对是个叛徒。

    李佳珠更是指望不上,她斜着眼睛故意气我,说田甜算了吧,他赖天宁就是逞口舌之利,别说五十个,能做三十个,我就阿弥陀佛了。

    三个人一唱一和,不管冷嘲热讽也好,还是激将也罢,唾沫星子一大堆,几乎把我当作废人一个。

    我心想:嘿,不给你们来个“一招定乾坤”让你们睁大眼睛瞧瞧,还真以为我虚有其表,今天要是不镇服你们这几个刁民,以后就没法混了。

    我把外套一脱,一幅小菜一碟的样子,说道,田甜丫头,你过来拿着老大的外套!要想看一流的身手,必须拿出一流的服务。

    田甜撇着嘴,极不情愿地接过外套,玩狠地说,要是做不了一百个,有你好看的!

    我蹲下马步,故意踱了跺脚,打了一套连环拳,踢了个连环腿,趁几个不注意的时候,晴天霹雳地一声吆喝,猝不及防,把他们几个人吓了一哆嗦。

    我厚着脸皮,笑着说,各位见笑了。不好意思,咱这气势向来收不住,所以惊动诸位了,先热热身。

    李佳珠使劲咬着嘴唇,忽然拍着胸脯说,哎呀,吓死我了,谁家的骡子绳子没拴好,这是受惊了!

    我权当什么都没听见,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饭给口饭,没饭赏俩钱……

    田甜长脸一拉,哪还有半点大家闺秀之风,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丫到底练不练?再穷得瑟,我们可散了!

    我来了个“直趴”,就是头脚一条线地倒在地上,双手迅速撑住地面,整个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四个人算是识货,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蹬鼻子上脸说道,乡亲们,要不要再来一个?

    田甜实在忍无可忍,满脸笑意盈盈地走过来,忽然抬脚跺在我屁股上,嘴里恶狠狠地说,信不信我再使点劲,把你报废了?

    丫头故意抬高脚面,一脸凶神恶煞。我算是吓怕了,这一脚下来,屁股皮糙肉厚还能承受,但跟地面接触的就受不了,那可是实打实的硬碰硬。

    我忽然满脸悲壮说,姑娘脚下留情!我爸妈还指望我传宗接代呢,我这就给你练!但我有个要求。

    田甜一愣,她不知道我想玩什么花招,两手往后一背,仰脸看天,一幅老气纵横的口气说,哪个什么,有要求可以提,我们尽量满足,合理要求合理安排,不合理的要求,我们会秉公执法,严惩不贷!

    我哭丧着脸说,就差一个喊口号的,你从一开始喊,你喊到几,我就做到几,绝不含糊!

    田甜小脸笑开了花,这丫头巴不得找机会看我笑话呢,根本不给我任何准备的时间,说我开始喊了,准备——一、二、三……

    这丫头喊得有点快,我憋住一口气,起落有力,俯卧撑做地整整齐齐,丁是丁,卯是卯。我曾经最好的成绩是一百五十个,这个纪录可是军事素质过硬的标尺。

    这个丫头估计喊得有点累,谁一口气喊下一百个数,憋也能憋死,做到八十八个时候,她喊不下去了,停下来换口气说,你丫就是属驴的,你不喘气我还喘气呢。

    我把余下的都做完了,整整一百个,大家都心服了。田甜和李佳珠嘴里抹着蜂蜜,故意一幅美女爱英雄的样子,一个垂背,一个揉肩。演戏嘛就要来点真的,田甜端着一杯水过来说,英雄请喝酒。

    我豪情万丈地一饮而尽。李佳珠打着呵欠说,英雄天色不早了,我们这就洞房花烛吧?

    我抬头一看,太阳还没落山呢。知道丫是耍我,我忽然满脸认真说,我喜欢二龙戏水,你问田甜去吧?

    俩丫头说翻脸就翻脸,把我摁在地上又掐又拧,我疼得惨叫,田教授和田才跟没事似的,我叫的那么大声,二人耳朵都聋了,死活就是听不见。

    玩够了,也闹够了。大家吃了点干粮,把湿衣服都烤干了,这才返回壁画岩石。洞口本来是打开的,我们走的时候,田教授故意用杂草盖上的,在外面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洞口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杂草整整齐齐地扔在地上,不像是野兽所为。我们几个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山底难道还有其他人?

    李佳珠忽然指着地上一个土坑说,死狼鬼怎么不见了?我们明明埋在这里的。

    洞口被人打开,死狼鬼不翼而飞?我们紧张地四处张望,依然一无所获。土坑里面留着一些黑色的渣子,周围还残留着一些污渍。

    田才参加了不少的考古活动,算是有些见识,不以为然说,这应该是尸体开始腐化,渣子和污渍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山底野兽出没,被什么刨出来叼走了。

    田甜说,这样说也可以,但洞口是如何被打开的?

    田才说,咱爸只是盖上了一些野草,守株待兔的典故我们都知道,野兽跑过来撞开很有可能。

    李佳珠拿着手电照向洞底,里面空无一人,当然更没有什么野兽。她对田才说,野兽撞开的话,里面一定会发现掉下去的野兽,洞口这么大,不可能将野草弄散开了,它却能侥幸逃离。

    田教授忽然说道,你们都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我们四个围过来,教授手里端着一把匕首,泥土里已经挖开了一层,里面露出一幅狼鬼的骨架。

    我心想,这倒是奇了怪了,埋得时候我是亲眼目睹的,就这样的深浅,但骨架怎么会出现在更深的地方呢?难道死的东西能自己刨坑?

    田教授说,这些黑色的渣子我看过了,不是腐肉形成的,而是一种粪便,颗粒的形状有规则性,这种动物的体积不会太大,难道是老鼠?想想不可能,他随即摇了摇头。

    大家都在低头猜测这是什么东西的粪便,我突然发现骨架子下面有东西爬动,因为狼鬼架子四分五裂,有点动静,骨头就会翘起来。我大喊一声“快躲开!里面有东西!”

    大家本来就是惊弓之鸟里玩出来的,听到喊声,果然一哄而散,五个人分不同的方向跑开了。躲在远远的,我看到土坑里冒出一只头上长一对触角的虫子,六条短腿,体黑色,甲鱼般大小,关键这东西行动迅速,爬行一米的距离仅需要几秒钟。

    田才大吃一惊地说,这是尸鳖。

    田教授使劲摇头说,这不是尸鳖,你走眼了。它是稀有罕见的埋葬虫,前者只会啃食尸体,后者不但吃尸体,还能掩埋骨架,所以世人称之为“埋葬虫”。

    我急得一头冷汗,眼瞅着埋葬虫朝我们飞快地爬过来。我说,别罗嗦了!埋葬虫对我们有什么危害?它正跑过来呢。

    田教授总算直奔主题,说咬人,有毒,见肉就钻,体内寄生!

    埋葬虫正向李佳珠爬过去,也就是一两米的距离,这死丫头对地面爬行的埋葬虫一点防备都没有,这东西啃食尸体,一定携带尸毒,咬上一口就玩完了。田教授后面背着鬼头刀,我伸手一把躲过来,向着李佳珠疾步冲过去,来不及呼喊,她被我一把推出去几米远。

    我站在前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奔过来的埋葬虫,我心想你要是敢跑过来,我一刀剁了你。小物体用刀砍本身就很困难,何况它爬行速度极快,一刀下去能不能砍中,要是砍不中,它会不会跳起来咬人,这些都是层层顾虑。

    我突然改变了鬼头刀的姿势,因为我想起了玩过的高尔夫,以前陪同一个老外朋友练习过,虽然说不上高手,但还算过得去。我双手提着刀把子,紧紧目测埋葬虫的距离,刀尖朝外猛地撩出去,果然不出所料,它突然从地上弹起来一尺的高度,还没等它落回地面,我的刀尖迎着抡过去,它的速度加上我的挥刀速度碰在一起就是力量,半空中就给劈成两半,锋利的刀尖嚓的一声脆响,甲壳都被切开了。

    田教授也不敢迟疑,一把火烧了土坑,因为里面还有埋葬虫繁殖的幼虫,听说一两个小时就会变成一大堆成虫。这些东西攻击人的速度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