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46.第46章 埋葬虫王

46.第46章 埋葬虫王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棺椁盖连接的地方设置着一些锁扣,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开。先前发现的地图图案是用金丝银线镶嵌而成,画面中是一片广袤的沙漠,两棵光秃秃的树下分别拴着一只老骆驼,一只小骆驼,它们相互依偎,眼神饱含浓浓亲情,所以我们猜测这是一对母子。骆驼的身后就是一座坛型的祭祀庙,从外观看像是一个巨大的蒙古帐篷,里面供奉着什么就看不到了。

    祭祀庙周围绵延起伏着几个鼓起的沙丘,边上垛着高高的城墙,那些沙丘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个城堡。

    田才和田教授的观点是一致的,这幅《成吉思汗埋葬图》描述着当年成吉思汗埋葬时的场景。田教授叹息一声,不无惋惜说,根据这幅画的描述,成吉思汗的陵墓应该位于沙漠地带,六盘山的墓葬有可能只是一个衣冠冢。

    衣冠冢?大家七嘴八舌地叫起来。

    我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所以并不意外,其他人却是遗憾不已。墓葬机关重重,建造的规模等级之高,陪葬品数量之丰和金银珠宝之最,这一切无不说明这就是成吉思汗的陵墓,然而仅仅是个衣冠冢,期望得越高,失望得就越重,心一下子掉进了冰冷的谷底。

    掀开棺椁,里面是一条跟棺椁大小差不多的“像木船”内棺,跟棺椁接触的空隙被塞满了金银首饰和珠宝。根据历史记载,成吉思汗的遗体装在一条像木船中,选择一整根像木中最好的一段,内部掏空做成“船”的样子,在蒙古人心中,这样的棺材叫“船棺”,棺材的盖子不钉钉子,而是用几根金箍围着箍起来。

    金箍的连接处扣着锁簧,如果强行锯开或者切断,就会造成棺毁人亡的惨剧,这是一种古老的保护措施,上棺和下棺都隐藏着机括,两面对不上“暗号”就会引发机关。锁簧紧密相扣,每条弹簧都连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金片,上面标着数字0、1……9,只有将锁簧的铁片对应“设定”的数字,金片才会自主脱落,锁簧弹回去,船棺就会自行打开。

    我们脸上布满了一层白色的霜冻,在墓室中不断地搓手跺脚,借以缓解被冻麻的手脚。田教授和田才两个专家级别的考古家此时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看着船棺的密码锁已经发呆了很久。我说田教授你俩到底行不行?再想不出办法就只能先赶紧走人,继续等下去人就被冻死了。

    哈气成霜,嘴里纷纷往外冒着白烟,大家确实已经被冻得不行了。田教授和田才小声嘀咕了半天,说道我们还是撤吧,确实没能力打开这密码锁,万一有一个数字错误,棺材毁了倒是无所谓,担心我们也跟着被活埋墓室之中。

    煮熟的鸭子眼瞅着就要飞了,我们无不扼腕叹息,但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常人不宜久留,两条腿要是冻麻了,想走可就没门了。

    墓室悬挂的夜明珠忽然“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或许天寒地冻的关系,夜明珠被摔个四分五裂,我们的心跟着一沉,一颗无价之宝的夜明珠就如此完蛋了?我本想临走的时候如论如何要把它带走,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意外,心哪个疼啊。来一趟成吉思汗的墓葬总不能如此空手而归吧?总不至于扛着一个大棺材回去吧?

    我抬头盯着墓室的屋顶出神,眼前突然一亮,先前涂抹白石灰膏的屋顶已经掉落了,里面一层竟然是一幅彩色的雕刻画。一个身披五彩黄袍的老者,跨下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左手勒着一根黄色的缰绳,右手里举着一根长长的牧鞭,鞭梢“卷着花”半甩在空中,前面溜达着五匹灰色的牧马,七头褐色的野牛,九头白羊,后面追着三条黑色的藏獒。

    我们看得目瞪口呆,这幅画太逼真了,毕竟是雕刻艺术,很有立体感,下面看起来就像活得一样。动物的神态千姿百态绝无雷同,人物的刻画更是栩栩如生,眼神空明如镜,天庭饱满,举手投足都流露着一种王者之气。

    田教授忽然手舞足蹈地哈哈大笑起来,自娱自乐地跳起了蒙古舞。

    大家出于关心,纷纷喊着田教授。不会是疯了吧?墓室几经诡异变故,大家已是草木皆兵,老爷子突然来这样一个状况,我们吓得不轻,人老了,各项指标一般都不高,万一在这个时候出个三长两短,我们都愧对他。

    我看向田教授的眼神有点怜悯,老教授精神异常,我走过去刚想表示点安慰之类的话,老头子忽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激动万分问道,你看!你们看!锁簧密码出来了!

    我哭笑不得,只好抬头看着雕刻画,可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我心想老头子情绪不稳定,这是疯了。我说老爷子,咱还是回家吧,没有什么锁簧密码,就是一幅精湛的雕刻画而已。别胡思乱想了,不是我们的就不是我们的,强扭的瓜不甜。

    田教授恨铁不成钢地“哎呀”一声,烦躁地差点跳起来,哆嗦着手指着画说,你告诉我,上面几个人?

    我不好意思拒绝,说道,一个人呀。

    老爷子气都不让人喘一口,接着问,几匹马?

    我心想这是把我当小学生了,考验我识不识数呢。我有点生气说道,加上人骑的那匹,一共六匹。

    田教授“啊”了一声,低头沉思说,人骑的那匹是战马,那叫一马当先的意思,它不用算,养马是五匹。我有点想笑,这老爷子挺有意思,想象比较丰富。于是顺着他说,那就是五匹马。

    后面追问几条牛?我说是七条。问几只羊?我说九头。最后问几条狗?我爱搭不理地说道,三条狗。我心想看你还能问出什么来,画里面就这么几个角色,你顺着问一遍,基本都到头了。

    田教授停止了笑声,满脸严肃地问我说,你把数字挨着给我念一遍,一个不许漏,一个不许错,一个不准颠倒!

    我们都吓了一跳,老爷子头脑清醒,敢情没疯,这是得意忘形过度了。都说“棉袄套棉裤其中必有缘故”,田教授有此一问,必有他的道理,于是我说“一、五、七、九、三”

    田甜他们围了过来,满嘴稀罕说,难道这就是密码?

    田教授使劲点点头说道,对,赖天宁说的数字就是船棺的密码,赶紧打开吧,这是天机被我猜透了。

    我突然说道,你们先等等,这个密码一旦错误可是万劫不复。这幅画告诉的一定是密码,但我不理解,老爷子为什么说是15793呢?那个骑马的皇帝就是成吉思汗,数字从他开始,这是“一马当先”的方向,1是没问题的。前面是三条狗,应该是3,马牛羊并排走在一起,这个数字怎么算?

    田教授果然被我问得哑口无言,紧张得使劲摸着光秃秃脑门子上的汗水,嘴里嘘气说道,幸亏赖天宁细心,我差点酿成大错!

    李佳珠说道,雕刻画画得如此精致,细节上一定是环环相扣的,马牛羊是并排往前走,但你们疏忽了成吉思汗的鞭子,鞭杆子指向右边的羊群,鞭尾却指向左边的马群,这就是秘密。杆子当然是头,羊群是9,牛群是7,鞭尾的马群就是末尾数字5,整个连贯起来,13975。

    田才和田甜认同李佳珠的推测,我和田教授也一致赞同,女人心细如发,这个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我们最终确定了密码的排序。

    我们一一打开锁簧的密码,每一根弹簧缩回去,就一个小金片亮起数字,“13975”每一个数字都分毫不差。须臾,我们听到船棺开启的声响,里面像是有个人轻轻地把盖子顶开。

    我们俱都大气不敢喘,棺材里面蹦出来个妖魔鬼鬼不是什么稀罕事,何况内棺是装尸体的地方,万一来个复活或者诈尸,我们都要惊慌一阵子。

    黄段子的布料将整个船棺的内壁铺满,虽然满眼金黄,里面却是空空荡荡,既没有成吉思汗的尸体,也没有他的衣冠。在船头的位置落着一枚骆驼毛,根部用一根红线捆着,旁边是一幅成吉思汗的全身画像,舒展开来,为我们展现一代帝王的真容。画像后面散落着一串紫檀佛珠,一圈一圈得盘起来,堆成一个“塔”的形状。船棺这么大,里面仅此三样物品。两相比较,相差悬殊,我们一时陷入了沉思。

    我们中学的时候都在教科书上见过成吉思汗的画像,但二者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画像中的老者慈眉善目,虽然颇具威严,但眉目之间流露这一股“怜天下苍生的”正气,手中捻着长长的佛珠,眼神中并无半点杀气。前一个镜头:铁蹄踏遍欧亚大陆,大军兵临城下,所向披靡攻无不克,血染沙场、哀鸿遍野。后一个镜头:得道高僧静处一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佛度苍生、好生之德。

    我们忽然无比敬仰这位天之骄子,战争杀戮那是治国之道,雄才伟略;心悯天下那是胸怀之举,济世于道。

    据说成吉思汗一生共征服了二十几个国家,戎马生涯里杀人无数,到了老年的成吉思汗却一心向佛,这串珠子就是他心之所向。骆驼毛是成吉思汗灵魂的寄托之处,蒙古人相信灵魂死后会寄托在最轻的物体上,人死前把一只骆驼毛放在鼻息之间,如果骆驼毛飘动就证明人还喘气,要是不飘动了,就证明灵魂已出壳,所以蒙古人的棺材里都有一只寄托灵魂的骆驼毛。

    船棺放画像,跟骨灰盒放照片的意义大同小异,都是告诉世人死者生前的面容。李佳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闯祸精,那串佛珠放里面好好的,丫头非要拿出来看一看。佛珠离开船棺的一刻,我们看见棺椁底部开始裂开一道口子,里面赫然冒出一个毛茸茸的“人头”来。

    不是人头,是无数只埋葬虫的尾巴堆在一起,形成的一个圆球,黑色的触角蠢蠢欲动,外面看起来很像一个人头上飘动的头发。头中央活着一只更大的虫子,体呈白色,通体透明。

    田教授扯着嗓子喊道,这是埋葬虫王!我见过几百只老鼠长在一起的鼠王,跟这个东西一样!

    埋葬虫王的头慢慢地探出船棺,墓室的温度忽然升高了,地上的冰珠子开始融化,有的虫子开始复活。与此同时,听见一声长长的马嘶,回头一看,马车的轮子在地上摩擦滚动,铁轨靠墙的部位已经倒塌了,里面露出一大段看不见的铁轨。

    已经无处可逃,我瞎猫碰死耗子地喊道,大家快上马车!车轮子动了,马车要跑了!成吉思汗老人家给我们留了一条逃亡之路!

    说得跟真的一样,其实我心里一点都没谱,等死也是死,坐着马车或许能活。

    车棚不是很大,我们五个人塞进去比较勉强,像是挤公交车,李佳珠还凸着屁股在外面,索性被我一脚踹进去,然后我一头挤进去。

    我能看到控制中心的两台机器嗡嗡作响,大大小小的齿轮相互咬住而旋转。墓室已是漆黑一片,手电都掉在地上打着旋转,狭小的明亮中,我看到埋葬虫王滚动在地上,四周跟着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它们挣脱掉身上的冰渣,缓缓地围住我们的马车,留给我们的空间越来越小,直到把我们吞没。

    我嘴里疯狂地喊着,马车快跑!马车快跑!你丫再不跑,我们全玩完!

    田教授他们挤在最里面,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耳朵还是能听见声音的,那些嘈杂的虫叫从四面八方传来,人早就吓得半死了。五个人的肉肯定不够它们啃吃的,闹不好还要变成元武尸那样的僵尸。

    又传来一声长长的马嘶,我们的身子跟着往后一仰,耳边随之传来乎乎的风声。我在外面哈哈大笑说,马车启动了,我们不用被虫子吃了。眼前一黑,我被吓得差点咬住了自己的舌头,黑暗的影子往后一个劲地闪,速度极快,却是很平稳,几乎没有感到丝毫的颠簸,只能用心感觉却什么都看不见。

    李佳珠在我的肚子下面露出半个头,气喘吁吁说,我要是活下来,第一个就吃了你!你压死我了!姑奶奶回头跟你算总账,我的屁股还印着你的脚印呢,这是证据!

    田教授并没老糊涂,忽然说道,马车拉我们去哪?不会继续将我们拉回墓道吧?哪里还有无穷无尽的机关呢。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活下来的希望瞬间变成一种负担,这个马车是墓葬里的东西,它能跑到外面去?别说我们不信,鬼都不信,我想着心事,或许墓葬是大家最终的归宿,死活都要做陪葬。我寄希望于成吉思汗,他老人家已是得道高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五人难道不值得老人家施以援手吗?胡思乱想,满脑子一塌糊涂,死才知道活着可贵,为什么我们非要拿性命当儿戏,来挖人家的墓穴呢?

    前面看到了一丝亮光,亮光越来越大,最后出现一个洞口。马车跑在隧道里面,下面的铁轨不断冒着磨擦的火花,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水声,像是流淌着一条大瀑布。还没等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里面几位,我们就被从天而降的瀑布卷入水中,像是摔落到万丈深渊,感觉没变成肉泥,却狠狠地砸进水里。我们拼命地从水底冒出水面,依稀听见外面不少人高呼,“有人落水了!老龙潭淹死人了!”。

    耳边响起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身旁多了很多救生圈和绳索。

    大家的命都有救了,除了我,其他人不会游泳,估计都被呛晕了,只要有人发现,他们活下来的机会就大多了。我拼命地向岸边游过去,感觉有人将我使劲拽上去,岸边有很多石头,我的头撞了一下,当时就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