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51.第51章 魂魄水晶棺

51.第51章 魂魄水晶棺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卧室的门虚掩着,一把就推开了,里面的香炉正冒着袅袅飞烟,一股特有的清香味扑面而来,我忽然感觉不太好,拉着二人快速躲了出来,为了求证我的感觉,我在烟火二鬼的口袋翻了半天,找到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里面的药丸一闻就是解药。

    我死死盯着烟火二鬼,俩人虽然不能说话,但脑袋是清醒的。我取过黄皮胯下的大刀,在二人脖子上比划了几下,砍头的动作颇为夸张。二人的冷汗顺着脑门开始往下淌,我说你俩给我听好了,我问,你们眨眼睛,对的,眨一下,不对的,眨两下。要是答错了问题,你俩的脑袋我就砍下来挂门框上,门前正好缺俩灯笼。

    我指着狗不理的卧室说,里面的香烟有毒吧?

    俩人赶紧眨了一下眼睛。我点点头,指着手里的瓷瓶问道,这个是解毒的解药?

    烟火二鬼眨了一下眼睛。黄皮和大公主眼神骇然,要不是我一向警觉,刚才贸然闯入,三个人就被放倒里面了。这类迷烟极为厉害,没有七八个时辰甭想醒过来,那个时候狗不理早就回来了,不用亲自动手,我们就成了他案板上的肉。我心想,狗不理不是蠢蛋一个,明面上搬救兵迷惑我们,背地里给我们设两层陷阱,要不死在烟火二鬼手上,要不全被迷倒。不来则罢,来了就有来无回,这是一石二鸟的计谋。我把脑椎和棒槌骂了几百遍了,这是什么第一手破资料,大公主的资料错漏百出,这个狗不理的说明更是差的离谱,他俩要是干间谍,我早就死了几回了。

    大公主顾忌狗不理的诡计多端,心虚说,这不会是空城计吧?

    我说,狗不理此人不简单,故意让令人闻风丧胆的烟火二鬼看家护院,这是第一道关卡,即使我们侥幸闯过去,卧室设有迷香,此为第二道关卡,层层设防,明暗呼应,这样的手段堪比枭雄。

    反手关上门,里面插上门栓,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我们还能全身而退,被人瓮中捉鳖就臭大了。直奔卧室的床榻而去,掀开被褥,下面挡着一块巴掌厚的木头盖子,有个把守能拎起来,下面是一个地窖。

    我们依次钻进去,蹬着石阶而下,里面乱七八糟的箱子扔得到处都是,除了一些破铜烂铁,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三面墙壁外加一个门洞子,再无别的出路。

    黄皮走到一处墙壁跟前,上面有一盏油灯亮着,扭转了几下底座,墙壁嘎嘎作响,从中间自动分开一扇门,我们举着油灯走进去,里面就是黄皮口中的地宫。

    四四方方一个大地下室的模样,空气阴冷,天花板悬着一盏油灯,灯火摇曳,水晶棺上流离着无数的影子,我老觉得瘆的慌。

    大大小小的十几口水晶棺一字摆开,花花绿绿的,光怪陆离。水晶棺是透明的,但里面空空如也。我回头问大公主和黄皮,这么多水晶棺都是空的,魂魄在哪里?难道都被狗不理藏起来了?还是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房间?

    大公主笑着说,你当然什么都看不见。魂魄是一种特殊的介质,凡人的肉眼根本看不见,我们鬼却能彼此认清。看我一脸茫然,她又说道,魂魄是纯阴性的,你体内还存有阳气,两种磁场不相同,所以你才看不见。你伸过手来,我有办法让你看清棺材里的魂魄。

    她握着我的手,一股冰冷的寒气流进我的体内,眼睛都能冒出寒气来。水晶棺内飘乎着白雾,缓缓地浮现出人的样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光着身子,不同的姿态躺在水晶棺中,她们像是睡着了一样。

    田甜佝偻着身子,侧身而卧,她的背影很熟悉。旁边水晶棺躺着一个满头盘着小辫子的女子,貌美如花,面朝着我酣然入睡,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活脱脱的一个睡美人。我心想这一定就是西夏王妃了。再下面有两个大一点的棺材,一个紫色的,一个红色的,紫色的是大公主,红色的是小公主,二人我都认识,所以一眼就能区分出来。

    大公主脸色微红地说,你都看到了?

    我装傻充愣说,都看了啊,不该看的也都看到了。

    我故意盯着紫色的水晶棺,指给大公主看,说这是大公主你吧?里面的好像比你苗条多了。

    见另一个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里面,大公主羞得都抬不起头来,一把甩开我的手,由于失去她的阴气,我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大公主拿起棺旁的一个稻草人,瞅了几眼就赶紧藏在怀里。往前走了两步,忽然指着一个巨型棺,无比惊恐地喊道,这是我父王秦广王的魂魄!

    我们俱都愣在当场,大公主眼神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狗不理蓄谋已久,胆子大到敢偷阴司殿主的魂魄,这可是要灭九族的!最可恨的是这么多人把守锁魂的地库,竟然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不是狗不理沉不气,背地里私自控制大公主的魂魄,要不是我们顺藤摸瓜发现这个秘密,那么一切的后果根本不敢想象。一旦等到合适时机,整个阴司殿就会被狗不理整得乌烟瘴气,甚至搞得土崩瓦解。

    我对大公主吐了吐舌头,说道,大公主,我可是你们的救星,要不是我神兵天降,你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狗不理一锅端掉。

    大公主吓得不轻,气呼呼地说,赶紧砸吧,把魂魄放出来,狗不理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我在墙角找了一个大铁锤,大公主和黄皮各自在地上抠起一块板砖,噼里啪啦一阵乱砸,满地散落着破碎的水晶,那些被囚禁的魂魄纷纷飘到了屋顶,像鱼一样自由游动,他们都醒了,每个魂魄首尾相接,串成一串,秦广王的魂魄排在最前面,最后面的一个是田甜。

    我说大公主你带头走,他们会跟着你走出去,出了地宫就不要回头,直接跑到阴司殿的地库,把龙珠亲自交到秦广王手里,把这里的情况都告诉他,他再糊涂,也不会死到临头了还不清醒。

    大公主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顾不得跟我们多说话,一溜烟地率先跑了出去,我和黄皮紧随其后。门口的烟火二鬼依然傻愣愣地站着,嘴角依然冒着小股的烟和火,二人被塞了石头,嘴里支支吾吾也说不话,坏人做到底,我又在俩人脸上画了两个乌龟,尾巴都拖着一个蛋。

    我们走街窜巷,奔着阴司殿匆匆而去。稍微跑得慢了点,我停下来喘口气,这才感到背后沉甸甸的,回头看却什么都没有,我心里一冷,心想不会身上背着鬼吧,据说鬼魂最喜欢爬上人的后背。我心想老虎不发威你们还以为是病猫,忽然回头疾言厉色地说道,除了小公主、田甜和西夏王妃这仨我背着,其他的人请挪挪地方,换别人背吧。如若不然,我全将你们扔到油锅里!

    这招挺管用,感觉后背轻松多了,我心里挺美,三个美女的魂魄被我一人背着,这可是一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都说猪八戒背媳妇,我当一回猪八戒也值了。

    三个人一口气跑到了阴司殿的大门口。我叫出了脑椎和棒槌,让打开后门让我们进去,阴司殿很多狗不理的眼线,现在还不到明刀明抢硬干的时机。我嘱咐兄弟俩务必陪同大公主见秦广王,人多力量大,他们也不敢玩阴的。我和黄皮要继续打探狗不理的行踪,此人不除,阴司殿永无宁日。

    黄皮四十多岁的人了,按理说我都得叫声大哥,他却甘愿为我牵马坠镫。我们径直闯到狗不理的家中,就在卧室等狗不理回来。

    闲余功夫,我把钟馗剑法的口诀告诉黄皮,自己亲自拿着木棍子施展了一遍,黄皮记性不错,领悟能力却不高,我说这个没关系,记住了就好,温故而知新,多练习就熟练了。你的刀法不错,就是太死板,我说刀法要学会变通,快中有慢,缓中有急。记住十二个字:刀势多变,拙里藏巧,声东击西。

    黄皮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大有不求甚解的意思。我拿起棍子,对着他的头,举起来。我问,这刀砍哪?

    黄皮眨着眼睛说道,我的头。

    我把棍子落下,偏一点落在他的肩膀上,我说你错了,明着奔着头而去,却是要砍你的肩膀。如果你这么认为,你此时已经被砍掉了一条胳膊。

    我再次端起棍子,对着黄皮的头、肩膀和肚子点了三下,我问道,这是几招?

    黄皮瞅着我说,三招。

    我说你又错了,点你肚子的同时,棍子抬起来,却是对着你的眼睛,这是你看不到的第四招,明白吗?

    黄皮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一招一式不拘泥于形式,而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哈哈大笑说,黄皮你已经出徒了,这就是刀法的精邃,出其不意而攻之。

    黄皮给我跪下了,哭着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师傅再受我一拜。

    我坦然受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师徒情份相遇是巧合,分手是缘分,人走留名,雁走留声,这就是人的知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