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58.第58章 鬼婆

58.第58章 鬼婆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午,田教授请大家吃了一顿饭。我们也心知肚明,老爷子主要为了请我和李佳珠,说他家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祖坟尸骨,要不是我俩,八宝山公墓还是一座空坟。

    我说田教授你也不用急着谢我俩,要不是你慷慨解囊给我们房子住,我俩也不会有这个机缘巧合,说到底,这叫好人有好报,你要真是感激,你就当回土财主,将房租给免了吧。

    田甜给我斟了满满一杯啤酒,我故意说,丫头什么意思,趁机把我灌醉,意欲何为?

    田甜举起杯子说,为什么非要敬你这一杯?打我记事开始,我们家就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顺过,只从认识了你,我哥哥除掉了金冠飞狐的剧毒;老龙潭溺水而亡,是你救回了我的魂魄,使我得以重见天日;祖坟被扒了几十年了,是你和李佳珠帮我们找回了尸骨,说这些只有一个意思——你是我们家的大救星。

    田甜说得非常真诚,田才也跟着举起杯子,我只好端起酒杯说,也不是什么大救星,我就是一个穷学生,刚毕业还一直找不到工作,要不是认识田教授,我现在都不知道飘在哪里。珍惜老朋友,结识新朋友,我们就为这个缘分干一杯吧。

    等我一饮而尽,田教授笑呵呵地说,你的工作已经有着落了。你还不知道田甜是做什么的吧?

    我看着老爷子笑得不怀好意,我心想,你不会告诉我你家田甜是职业介绍所的吧?跟着她混,我一个大老爷们能吃上饭吗?我打量了田甜几眼,她好像挺神气的,腰杆子一挺,坐在那里像个石像。我笑嘻嘻说,田甜你不会是开皮包公司的吧?

    李佳珠接过话茬子说,你只说对了一半,她是开公司的,不是皮包公司而是策划公司。

    田甜怕我听不懂,解释说,我们的策划公司是属于营销策划类的。

    我胡搅蛮缠说,策划公司跟皮包公司差不多,除了脑袋里装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只不过一个装在脑袋里,一个装在皮包里。

    田甜果然气呼呼指着我的鼻子说,不是皮包公司!

    田教授说行了吧你俩,田甜你也是,赖天宁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他能不知道策划公司是干什么的吗?转过头对我说,天宁你就跟着田甜公司干吧,漫画专业也能搞宣传海报嘛。

    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能不知好歹,我赶紧问田甜说,田董事长,你看我什么时间到你那里报到?我缺钱可以勒紧裤腰带,没工作闲着,那可是要命的——还需要什么手续?

    田甜笑得水汪汪地说,拎着脑袋来就行,我们公司只要脑袋,别的都是下货。休息几天吧,正好有家服装公司设计猴年的服装,海报和广告部分都由你来负责设计。

    饭吃得不错,主要是心情好。下午我和李佳珠坐地铁到门头沟,出地铁口有个公交站,李佳珠说等车太麻烦,离村子不远,我俩走过去吧,正好散散心、看看风景。

    走了两站地,就来到村口。老家的村口会放一块大村碑,上面写着什么村,后面记载人口规模和发展的历史。这个村口却搭着一个村楼,下面长着一棵很粗的银杏树,单看这可数的年龄得有上百年了,长到中间就开了一个斜岔,也就是从这开始,所有的树枝上都拴着一块白布巾,老远看上去,分不清是果子还是布巾,就是白花花一片。

    李佳珠童心未泯说,大冬天要是一刮风,大家还以为满树开花了,白颤颤的,多像白色的梨花?

    我们俩站在树下看了半天,忽然跑过来一群孩子,一个小女孩指着银杏树说,大哥哥大姐姐你们看见树上有人了吗?我妈妈说树上吊死过很多人,经常有人看见上面挂着死人呢。

    我们的心一抖,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童言无忌,但不一定是空穴来风吧。李佳珠伸手拉着我的胳膊说,咱俩快走吧,或许这棵树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否则挂那么多白布条干嘛,招魂吗?

    刚刚跑走的几个孩子莫名其妙地又回来了,忽然扎堆围过来,伸着小手指说,你俩快看,树叉上坐着一个姐姐呢,你们能帮忙叫下来陪我们玩吗?姐姐好漂亮,一身白色的衣服像是仙子。

    我以为孩子们就是拿陌生人开心,故意吓唬我们的,但我还是抬头寻找,顺着他们的手指方向,我看到了那个大树杈,但上面只缠着一块大一点的白布,哪有什么姐姐?这帮熊孩子的想象力够丰富的。

    我俩权当孩子们是在玩耍,也不生气,然后转过身慢腾腾地走进村里。走了几步,前面有一家小卖部,李佳珠说想买瓶水,老房子的自来水喝不习惯。

    小卖店的主人是本村的一个大婶,我要了两瓶水,买了几袋方便面,忽然看见孩子们一阵风似地从门口跑过去,他们的脚步跑得很急,边跑边喊,“快跑啊,树上遇到鬼了!”,但路上的大人习以为常,有个上了岁数的老大爷喝斥说,这帮兔崽子没个正形,整天嚷着闹鬼,这东西能随便乱喊乱叫吗?小心睡到半夜找你们算帐!

    大婶呵呵地乐。我对大婶说,这帮孩子老说银杏树上挂着人,真的假的?

    大婶仔细打量了我俩一眼,半天才说,村里都这么说,不少人都看见过。数数多少块白布巾,就有多少个人吊死在那上面。

    李佳珠好奇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吊死在这棵树上?看这些布条没有三十也有二十,难道都是吊死的?

    大婶神神秘秘说,你不知道吧?我们村有个老太婆,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大年龄,但从来没见苍老过,别的老头老婆死了一批又一批,唯独她活得好好的,我们都叫她“鬼婆”,专门给死人介绍阴婚的,死了的人非要挂树上再死一回,然后才让俩人配婚,这个习俗延续好多年了。

    我们恍然大悟,怪不得挂着那么多白布巾,敢情都是配阴婚的一种风俗,但为什么非要将尸体挂在这棵树上,而不是其他的树?

    大婶似乎看出了我的怀疑,接着说,这棵银杏树就是鬼婆小时候栽植的,她说这是一棵树神,背靠着大树好乘凉,说鬼魂拴在上面可以投胎转世个好人家,村民都信以为真。

    回到老房子,我们将被褥拾掇整齐,本来是有两个房间的,李佳珠非要今晚再挤一张床,说尸骨虽然迁走了,保不齐鬼魂再回来。我说挤一张床没关系,但不能再搞什么三八线,我好歹也算正人君子,搬弄那些锅碗瓢盆的,你是成心恶心我。

    村子很安静,似乎村民很守规矩,没有人站在大街上大声喧哗。屋里有有线电视,我们俩也睡不着,足足看到十一点多,或许真困了,俩人躺在沙发上一下子昏睡过去,睡觉前我记得演着一个电视剧,枪战那种,因为一晚上四集联播,十一点多了还没演完,哒哒的枪声很吵闹,但我俩睡得很沉,尽管声音吵杂,但也听不见。

    睡到半夜,我被一阵狗叫给惊醒,村庄基本家家养狗,一声狗叫很有可能引起一片,村民大多习惯了,根本不当回事。但我和李佳珠初来咋到肯定不适应,俩人揉着惺忪的眼睛,极不情愿地从沙发上爬起来。

    李佳珠忽然脸色惨白说,不会昨晚的鬼魂又出来吧?

    我心想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万一祖爷爷和祖奶奶半夜回来遛弯呢?毕竟在这住了几十年了。

    我俩趴着窗户看院子的池塘和两棵大树,还好什么都没有,然后如释重负的坐回去。电视机的灯还亮着,但一片漆黑,难道是关闭了?我非常惊讶说,你什么时间把电视关了?

    李佳珠一愣说,没有啊,我还以为是你关的呢。

    农村实行宽带入户,这个电视是智能的,即使断电也能有记忆,下次来电的时候会接着播放先前的节目,有自动续接功能。但里面显示是刚关闭的,紧接着,里面播放的却是一段黑白录像,好像是大晚上拍的,吱吱啦啦很多雪花,看得不是很清楚。

    最先映入眼帘的却是那棵村口的银杏树,上面垂着很多用白布巾接好的绳子,每个绳子下面吊死着一个人,男的女的都有,看上去挺惊悚恐怖的。

    李佳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扎进我的怀里,吓得连头都不敢抬。我大着胆子看下去,画面一转,远处走来一个人,个子很矮小,走得很慢,我看清楚是个老太婆,她手里端着一个冒着烟的黑色坛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大树根上。黑烟罐子不断地冒烟,不大工夫就将整棵树包围的严严实实。

    老婆婆笑得很诡异,露出满嘴的黑牙,对着银杏树摇头晃脑地说着话,不对,应该是念着咒语。能看到树上的尸体忽然间剧烈摇摆,有的滴溜溜地打着旋转,每个尸体都包围着一团粉色的雾,像是火焰,又像是血雾,我觉得应该是一团血雾。

    罐子的黑烟终于冒完了,老太婆突然几步冲过去,将坛子高举头顶,那些血雾模样的烟雾纷纷钻进罐子里,争先恐后的,像是一群抢吃东西的恶鬼。空中刮起一股剧烈的风声,似乎要将这棵树拔地而起,在狂风骤雨中,她缓缓的盖上坛子,一片风平浪静,云开雾散,银杏树还是原先的样子。

    老太婆将黑色的坛子藏在衣服内,回头仔细打量四周,确定没人看到的时候,她才急匆匆而去。

    录像到此嘎然而止,电视切换到了彩色,这是一个美食栏目,厨师正在煎炸烹饪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我巴拉开李佳珠的脑袋说,走了,赶紧起来吧。

    李佳珠瑟瑟发抖地偷眼瞄了几眼,确定我没有骗她,才坐了起来,两只手依然死死抓着我的胳膊。我说你抓得这么紧,真要是来鬼了,我也跑不了,咱俩总得活一个吧?

    李佳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活一个?你活了把我扔了,想得美,姑奶奶怎么也要找个垫背的。

    我问李佳珠说,记得白天小卖店大婶说,村里有个鬼婆,一把大年纪了,却从未老过,别人都死了,她却活得好好的。

    李佳珠说是啊,大婶就是这么说的,人家长寿也是罪?有本事你活五百年。

    我看了一眼李佳珠,沉重说道,刚才的录像我看完了,应该是鬼给我们留了信息——我怀疑这个鬼婆利用鬼魂使自己长生不老!

    李佳珠噌地一下站在沙发上,鬼来过了?在哪里?

    我说她早走了,我们俩都睡着了。其实电视一直都没关闭,漆黑一片那因为是夜晚,我看过学校里的监控画面,晚上就是一片漆黑,只有出现人影时,红外才发生作用,我们恰好被狗叫惊醒,打开电视就出现了录像。

    我心想,人和鬼的善恶都在一念之间,鬼有好鬼,人有恶人。鬼婆表面给死人配姻缘,暗地里却在用死人的魂魄炼制丹药,使自己长生不老。

    李佳珠趴在我的肩头上说,赖天宁,我决定明天离开这个地方,别趟这浑水了,能把这么多鬼魂炼制成丹药,这个鬼婆很厉害的。

    我说我们不能一走了之,我是青乌传人,对付这种东西是我的职责所在,再说了,我们走了,这个村子怎么办?死了那么多的鬼魂,它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报复鬼婆,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村民一定会遭殃的。“鬼婆”只要是个人就不可怕,最多养个“鬼尸”来对付我们,古墓里遇到过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