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61.第61章 跟身鬼

61.第61章 跟身鬼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老祖屋痛痛快快地休息了几天。李佳珠和田教授忙着研讨什么学术报告,这几天一直很忙。我利用空闲时间把前院的那片菜地整理出来,村里有个专门卖农用物资的,买了点竹子和塑料膜,我的意思想弄个菜棚,这个季节也只能摆弄蔬菜大棚,亲手种植的蔬菜无污染无公害,既满足内需,又可以提供田教授一家人食用,也不能白住他们的房子,这叫“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一连两天再也没遇到鬼魂的骚扰。李佳珠倒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温馨的家,她再怎么忙晚上一般都回来住,我特意给她整理了一间卧室,但便于彼此照应,我俩的卧室紧挨着,半夜心血来潮聊天什么的也方便,稍微大点说话,声音两边都能听见。有时候我睡得很沉,忽然听到隔壁三声拍打墙壁的声音,紧接着就扔过来一句话“不准你打呼噜”。

    我快烦死了,睡得好好的被梦中叫醒,这滋味很难受,再想舒舒服服地睡下去就比较困难了,我就琢磨如何报这一箭之仇。李佳珠喜欢懒床,而她必须七点之前起床,我六点半就开始拍墙壁,算是“人工闹钟”。虽然是为了她好,但她一点都不领我的情,说我这是睚眦必报。

    呆了一个星期,呆的人都快发霉了,我催促田甜说,田董事长,田奶奶,你能不能赶紧把我招过去,你那么大公司不差我一个吧,难不成真是皮包公司呀?

    田甜那边估计在吃东西,嘴巴吧唧吧唧地说,我正在跟朋友吃火锅呢——你明天上午来吧,早点啊,六点必须到,我会安排门卫给你开大门,你先进公司熟悉熟悉环境,别到时候连个厕所都找不到,五分钟后我会把公司地址给你发过去,记住了,六点之前。

    “嘀铃铃”短信播报:你有一条短信,发件人田甜,海淀区香山西路75号,“一窝猴策划公司”。

    我心想你丫这是成心遛我呢,第一天上班报到就让我六点到,从门头沟到香山需要一个小时,也就说我必须凌晨四点半出发,再加上洗脸刷牙吃早饭,我四点就要起床,但牢骚归牢骚,权当丫头给我的考验,想想这个什么“一窝猴策划公司”我就别扭,什么一窝猴,这到底是品牌还是骂人呢?

    晚上早有准备,就怕李佳珠存心不良,我在耳朵眼里塞了棉花球,别管我打不打呼噜,你就是把房子整塌了,我也是听不见。手机设了闹钟,却把李佳珠吵醒了,她隔空喊话说我这个神经病那个神经病,我没希搭理她。热水泡面,洗脸刷牙,一溜小跑,出了村口却没有公交车,我一看牌子早上五点半发车,这不是要人命吗?

    这个村口白天里来往行人挺多的,但这个点都在睡大觉,除了环卫工人和卖早点赶摊子的人,基本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天公不作美,偏偏赶上起大风,这条马路多年失修,水泥下面裸露着泥土,被风一卷就是满天尘土,害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迟到没关系,关键是在田甜那里留个不好的印象,好像觉得我是个懒人似的,心里默默祷告,出租车啊,出租车。还真不经念叨,一辆出租车从马路另一头跑过来,我一伸手车就缓缓停了下来,司机是个老师傅,一脸蜡黄,眼袋下垂,一看就是操劳过度,他落下半扇窗户,张嘴打着呵欠说,几位,到哪?

    我心想这个司机是不是有毛病?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你非要问几位,就算风沙满天你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我随即释怀,或许老司机就这个口头毛病,脱口一说而已。

    我举着一个手指头,嘴里说“就一位,到——”

    司机眼睛一愣说,你说几位?一位?你的朋友用车拖着?

    我心想,真倒霉,碰上个二货司机,无可奈何重复说,我就一位,没朋友!

    老司机抹了一把眼睛,看向我的后面说,挎红包的那个女的,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明明两个人——大清早你蒙谁呢?

    我想,站在马路牙子半天了,别说我后面有人,就是整条马路找出个人来都费劲。但我还是扭头往后面扫了一眼,哪有什么人啊?后面是棵大树,人却看不见半个。

    我有点不高兴说,师傅你没睡醒吧?大早上成心逗我玩呢,你到底拉还是不拉?

    老司机本来的意思想跟我纠缠一番,忽然看了一眼我身后,一脚油门就跑远了,看见车左晃右晃好几下,一看就是仓皇而逃,我往地上啐了一口,小声嘀咕说,算你跑得快,急眼了我扁你!

    半天还是没来车,我就开始琢磨司机的话,越想越不对劲,趴活的师傅相当辛苦,尤其大清早上门的生意这算是开门红,不可能跟我这个客人较劲,但他明明说我背后有人,还是个女人,有鼻子有眼不像是信口胡诌,他要是不想拉我,不会我一伸手就停车。

    对面是一个路灯,灯泡黄得几乎只能证明挂着这么一个东西,连点光亮都没有,地上的落叶顺着马路往前跑,然后又倒卷回来,呼啦一下扬到半空中,这个情景无比的冷清和萧瑟,我后背冷飕飕的,觉得毛绒绒的马甲没起到一点作用,我缩着脖子,闷头想着心事。突然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我后面不会趴着一只鬼吧?凌晨四点半,偏僻村口,四处无人……时间、地点、人物几乎都吻合。

    想到这里,再联想司机的怪异举动,我似乎明白了八九分。左手边也有一个路灯,我假装慢悠悠地走过去,灯光投影,人都会留下影子,这个道理我是清楚的。靠着电线杆子,抬头能看见朦朦胧胧的一点橘黄,余光中却在留意地下的影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直愣愣地站在这里,竟然没出现我的影子!但我知道不是鬼附身,这种情况就是老百姓说的“鬼跟身”,趴你身上却不附身,好比怀里搂着一条毒蛇,有可能自己跑掉,也有可能张嘴咬你一口。

    我担心站得位置不对,又左右挪了几次,黑影子自始至终都没出现过。这下我开始冒冷汗,身后肯定趴着一只女鬼,就是脚跟垫脚跟的那种,我今天要去公司上班,什么家伙都没带,这可怎么办呢?

    听见前面过来一个三轮车,老两口一前一后推着,里面放着锅碗瓢盆,一看就是卖早点的商贩,车座上趴着一条黑猫,两个眼珠子蓝幽幽的,车后面还跟着一条摇头晃脑的狗,好家伙跟赶集似得,卖个早点,把家里能喘气的都带来了。这个不奇怪,顾客吃剩的油条或者包子扔了也就扔了,养条狗正好收拾残汤剩饭。猫跟着也正常,猫狗猫狗,这是俩搭档。

    我面露惊喜,心想这下有救了,猫是鬼魂的克星,但怎样才能让猫扑过来呢?看见狗摇着尾巴走过来,浑然不把我当回事,我心想那可不行,老子今天就想虎口拔牙惊险一回,我冷不丁地跺脚说,好冷!

    这条狗被吓得跳了起来,瞪着俩眼怒视着我,心想我没惹你你倒是惹我来了,果然就是汪汪狂叫起来。卖早点的老两口怕吓着我,呵斥两声,狗才肯罢休。但我没脸没皮地又跺了一脚,这下子狗火了,直接就冲过来,我赶紧转了个身,后背对着迎面而来的狗,奇迹发生了,来势汹汹的狗忽然夹着尾巴跑回去了,虽然嘴里龇牙咧嘴,但叫声变成了“呜呜”的低吼,看它的样子像是敢怒不敢言。

    老两口也是满脸的稀罕,他们养的狗凶猛异常,很少被什么吓得夹着尾巴,他俩怔怔地看着我,琢磨我没头没脑地扔个背影算是什么意思?老两口的样子很好笑,不知道是狗吓人还是人吓狗。

    我心里没觉得好笑,背后的女鬼惹不起,只能让她自己跑掉,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万一女鬼急眼了,我就惨了。想到这里,我忽然转过身子,猛地连连跺脚,随即猛地蹲下身子,本来就是吓唬一下,没想到脚下面真有块石头,索性捡起来,对着狗狠狠地扔了过去。

    连惊带吓,狗真急眼了,猫一看同伴气急败坏,它也立马窜到地上。老两口吓得不轻,嘴里喊道,年轻人快跑!

    两条黑影一前一后朝我扑过来,我没有半分恐惧,反而有点欣喜,很标准的一个动作,我抱着头趴在地上,后背却朝上,两股风声嘎然相撞,其实准确的讲应该是三股风,猫狗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我后背鼓起一阵风,“砰”的一声闷响,猫狗发出刺耳的惨叫,纷纷滚落在地,我能感觉有个黑影子从头顶跑走了。

    我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扑打着身上的泥土,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后背明显暖和多了,猫狗也无大碍,只是心有余悸地蹲在地上“呜呜”地叫着。老两口怕我讹诈,三步并两步地跑过来,哭丧着脸对我说,小伙子没事吧?没伤着你吧?看这事弄得——

    我呵呵笑着说,没事,就是吓得够呛。

    那个大哥一愣说,你的意思还要我们赔偿精神损失费?

    我说不是那个意思,猫狗也没咬着我,赔什么精神损失费。

    大嫂满脸过意不去说,不行就去医院看吧,我们给你多少拿点医药费,挺倒霉的,油条没卖出去一根,却要拿点钱给你看病——也不能全怪我们,你要不是乱蹦乱跳,它们平时挺听话的。

    我哈哈笑了半天,肚子笑得有点疼,抬头一看老两口还是一张苦瓜脸,看我的样子像是精神不太经常,心里更没底了,这年月看个跌打损伤花不了多少钱,要是看脑袋问题可是无底洞,有多少钱都不够填的。

    我握着老两口的手说,真没事,我还要谢谢你们呢,改天吃早点给你们捧捧场,我还有急事先走了。说完话,我扭头就走,因为对面跑来一辆出租车,拉门就一头钻进去,司机也没多说,往前开了一百米才问,到哪?

    我说到海淀香山,赶时间,希望你尽快。

    师傅挺客气说,得嘞。

    我回头一看,卖早点的两口子还站在原地发愣,他们或许觉得我这个人神经有点不正常,但是我一点不在意,要是说明情况,俩人不吓个半死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