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68.第68章 鬼脸

68.第68章 鬼脸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司上班说白了就是那么回事,忙的时候热火朝天,闲的时候无事可做。

    田甜大张旗鼓地给我腾出一间办公室,门口挂了个牌子,说是什么策划宣传部,还破格提拔我做这个部门经理。几个新分配过来的员工战战兢兢地看着我,感觉我像个吃人的怪兽,这些人都是设计专业出身的,以前各自为政,现在都统一划为一个部门归我管辖。

    我说大家都不要怕,我只是暂时掌管这个部门,如果我不称职,你们几个可以联合弹劾我,我呢也不是吃软饭的。你们呢跟我是同一条起跑线,输赢都是大家的,功劳也是集体的,你们是功臣还怕个球?

    我不是那种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有压力才有动力嘛,田美女竟然如此赏识我这个所谓的人才,我必须拿出点才干来证明自己不是草包才行,所以我特别卖力气,每天早出晚归的,倒是慢慢地适应了这种工作节奏。

    算是牛刀小试,猴子服饰的品牌宣传我做得有声有色,客户对我们宣传部的方案给于了充分肯定,为此,田甜还专门召开了表彰大会,说什么崭露头角、旗开得胜,反正就是一顿赞美之词,我倒是没觉得什么荣耀,都是大家伙齐心协力的功劳,至少别说我白吃饭就好。给了一万奖金,按照部门人头平均分配了,几个小兵小虾感动的不行,说这是他们头一次跟领导同等待遇。

    我挺会收买人心的,说以后这样的事情就这样办,只要拿到部门的任何荣誉,每个人都要有份,一荣俱荣。后来这话传到田美人耳朵里,私下里拉着我的胳膊,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赖天宁同志不仅是个捉鬼能手,还是个精英人才,金子在哪里都是发亮的,我要把你锁到保险柜当宝贝疙瘩。

    我说田甜同志,我可不是摇钱树,什么精英不精英的,你实在过意不去就多给加点工钱就行,俺娘说了,回家盖房娶媳妇呢。

    田甜脸色一红说,你跟你娘说搬个保险柜回家就成了,有我这样的保险柜还盖什么房子。

    我眼睛贼亮地说,钥匙什么时间给我?

    田甜脸红脖子粗,恨得牙直痒,使劲咬住我的耳朵说,什么时候老娘我高兴了,你就拿到钥匙了!

    北京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我丢下手头的工作,静静地欣赏窗外的雪景。冬雪纷飞,茫茫白色,几乎每个人都沉浸在雪的海洋,孩子争相戏耍,男男女女结伴而行,三五一堆地拍照留念,因为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雪,这个世界一下子活泛起来,每个人的眼睛都流露着纯净和希望。我心想,如果没有恶鬼和邪恶,这个世界会不会像今天这样纯净呢?

    不知为何,我一下子想念起李佳珠来,足足一个多月没看见她的影子,倒是真有点想她了。门头沟的房子本来有她的一间房子,一个多月都是人去楼空,反倒是成了我一个人住了。听说她和田教授他们参加了一个什么墓葬考古,具体的细节也不透露,说是什么一级机密,这些倒是还能原谅,关键是y一个大活人怎么也得喘口气吧,可是连个电话都不打,太不像话了——死丫头现在忙些什么呢?火急火燎地脾气还是老样子吗?

    几番生死患难,李佳珠对我脉脉含情,虽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但浓浓的情意却留在了彼此的心里,难道死丫头真得不想我吗?

    办公桌上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绪,一看是李佳珠的电话,我忍不住一阵子窃喜,心想女人就是怕念叨,你心里念叨谁,她一准从天而降。我假装生气地说,你把难兄难弟忘了吧,你连个喷嚏都不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还喘气呢?忙什么呢,是不是掉进墓葬失踪了,一个多月遛出来了就想起我了?

    李佳珠倒是没有出言反驳,反而非常惊讶说,你怎么猜到我们掉墓穴里了?你诸葛亮呀你,我和田教授被迷宫阵给困住了,要不是粮食充足,我都看不到你了。说着说着,这丫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竟然哭了。

    我本来还想挖苦几句,把我的埋怨都倒出来,一看那边哭得正伤心,赶忙安慰说,出来就好,那个墓葬是谁的?考古完成了没有?

    李佳珠平静了一下情绪说,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忙活了俩月,连个墓室的影子都没看到——你知道是谁的墓葬吗?说出来怕吓着你。

    我心想你还挺能装,吓死我的人还没出来呢,不管是谁的墓葬,他活着的时候都是两条腿的人,难不成死了还能一口吃了我?

    我顺口说道,不会是哪位帝王的陵墓吧,那你们可要注意了,那些主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能活着出来你就赶紧烧香吧。

    李佳珠沉默了一下,大概被我猜中了,支支吾吾地小声说,我违反纪律就告诉你吧,朱棣知道吧,就是明成祖朱棣,抢他侄子朱允炆皇位的那个老四。

    我有点生气说,李佳珠呀李佳珠,我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古今中外的历史那是如数家珍,怎么到你这倒觉得我是个白痴似得,朱棣名气这么大我能不知道吗?要说朱棣的墓葬,他可是个狠角色,你和田教授能活着出来就阿弥陀佛吧。

    李佳珠说,你丫能不能别整天弄得跟个诸葛亮似得,这个墓不是朱棣的,是他亲娘的。

    我颇感意外地“喔“了一声,自信古代历史学得还不错,我知道朱棣的母亲是马皇后马秀英,就是颇具传奇色彩的大脚皇后。

    把手机换了一只耳朵,我说是马皇后的?不太可能吧,她不是跟朱元璋葬在一起吗?

    李佳珠笑着说,判你零分!十个人有九个会说是马皇后,朱棣的生母有可能是高丽女李氏,因为那个墓葬的内部陈设夹杂着高丽的建筑特色——行了不聊了,田教授让你跟田甜说一声,晚上到他们家吃饭,具体什么事我不太清楚,八成想请你出山,没有你,我们考古还玩不转了。

    我不加掩饰地兴奋说,好啊,我正愁闲得发慌,顺便看看墓葬的迷宫究竟多厉害,竟然让你俩大活人消失了一个月。历史上说,朱棣在南京建了一个报恩寺,难道墓葬位于那边?

    李佳珠有点不耐烦说,跟你一个业余的谈历史,我觉得就是对牛弹琴,你来就知道了,可以告诉你一点,墓葬不在南京而是在北京,具体什么情况,田教授会告诉你的,晚上我也去,见面再聊。

    挂断了电话,我立马通知了田甜。今天因为下大雪,路面湿滑,我们就选择坐地铁到她家,田甜爱臭美,光化妆就用了一个小时。我说你上班化妆,下班卸妆才对,你这个时候化给谁看你?

    田甜笑得样子能把我活活气死,说除了化妆给你看,我还给鬼看吗?

    地铁很拥挤,尤其是下班高峰,我俩挤在人肉堆里,根本不需要抓住安全扶手。我们一直站着,满脑袋嗡嗡叫唤,嘈杂声令人头昏脑涨,我聚精会神地看着隧道墙壁的广告,算是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很多画面设计得精彩绝伦,给人留下深深的印象。

    田甜见我看得入神,非要凑什么热闹,我俩就一张一张地看下去,遇到经典之处还能评头论足一番,偶尔因为点“不同意见”争执半天,看着彼此面红耳赤,觉得挺有意思的。

    路过颐和园的时候,车厢内本来是人声鼎沸,忽然间落针可闻,但他们都张着嘴说话,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我和田甜似乎被什么力量操控,突然与外面的人群隔绝了,彼此能看到,却无法说话沟通,甚至无法走动。

    我和田甜看到了一副不正常的画面。墙壁上不断重复着一张古装女人的脸,头上戴着珠翠帽冠,样子却是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轮廓给人一种惊悚的感受,按理说这也没什么反常,时下的广告标新立异,搞个另类的画面不足为怪,这叫松弛有致。自从怪脸出现后,环境也随之一变,人心难测,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都不真实,这就是可怕之处。

    怪脸让我一下毛骨悚然,从我的感受和体验来看,这应该是一张鬼脸,之所以隐隐约约,那是因为阴性磁场太弱,而我接受的信息又不太完整。

    她的眼神很幽怨,看在眼里,你会觉得心生愧疚,印在心里,你会怜香惜玉,穿梭于脑海中,你会难以忘怀。脸虽然看不清,但眼睛却会“说话”,时而愤怒发狂,时而悲伤哭泣,时而痛不欲生,表情不一的眼神竟然令人感同身受。

    田甜的观感疲惫不堪,实在不忍心看下去,说这是什么人做的广告,都快拍成鬼片了。

    我心里有数,这不可能是广告宣传,这样的眼神绝对不是演员或者模特能够演绎出来的,难道又遇到一个女鬼冤魂?

    女鬼的脸,女鬼的眼神,黑暗的隧道,轰鸣的地铁,惊悸的心灵……纠缠在一起,我和田甜不敢随便说话,有些东西你看到了,那是因为她想跟你诉说,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到她留下的信息。甚至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对接,都有可能把她招来,但也不敢出言不逊,鬼是记仇的,说不定死死缠住你一辈子,让你痛不欲生。

    这种画面仅仅持续了十分钟,后面陆陆续续都是一些公益广告,我心里慢慢地恢复了平静,这张鬼脸似乎能操控人的心智。死人的魂魄往往会给人造成一种假象,但都不会持续太久,尤其隧道内黑暗无边,冤魂躲在里面也不奇怪。

    我心里一直不明白,鬼脸为什么会在颐和园附近出现,难道有所指示?

    下了地铁,我们步行走了十多分钟就到骚子营了。

    李佳珠和田教授一家人正忙活着摆弄饭菜,田才竟然是个烹饪高手,给我们弄了不少饭菜。酒足饭饱,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是这次墓葬的考古成员,田教授和李佳珠迷失在迷宫阵,田才在外面通过GPS定位系统折腾了个八月才把人“领”出来。

    我问田教授说,这个墓葬在什么地方?

    田教授说就在颐和园西南角,这块地皮想用来建个污水处理厂,施工过程中才发现这个墓葬的,初步断定为明早期墓葬,规模为嫔妃等级。按照皇家墓葬制度,这个墓葬脱离皇陵显得太不正常了,很多陪葬品显示墓主人是个小数民族女性,陪葬品上有“李氏”字样,所以我们初步断定有可能是朱棣的生母李氏之墓,结合历史资料,朱棣驻守北京,人称燕王,将生母偷偷埋葬于此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有点跃跃欲试了,问田教授说,你叫我来就不会想跟我讲故事吧,是不是想让我参加你们?

    李佳珠说,我们在墓道里遇到迷宫没错,但也遇到了一些脏东西,田教授怀疑遇到鬼,如果你不出面解决,我们根本无法进入墓室,这个考古也就完成不了。

    田才笑着说,我们跟领导汇报了你的情况,大家一致推荐你加入。

    我哈哈大笑说,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早就快憋坏了,就是不知道田董事长批不批准,毕竟我现在身在屋檐下。

    田甜说这是你的自由,我不反对,但休假没工资,你盖房子娶媳妇的梦想就要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