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72.第72章 鬼鼠

72.第72章 鬼鼠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脚下时不时地碰到横冲直撞地东西,软乎乎的,我一时骇然,不知道它们是何物,只能条件反射般用脚踢,顿时传来奇怪的“吱吱”惨叫声,因为有的鬼魂惨叫跟老鼠叫差不多,我不跟肯定这些到处流窜的家伙到底是老鼠还是鬼魂。

    先前背后站着一个女鬼,一剑虽然穿进她的肚子,但不知是否致命,更不知道她有没有逃走,以防万一,我必须采取措施,担忧女鬼背后偷袭,我一个骨碌从侧面翻滚了出去,光顾着逃避偷袭,忘了四周都是鬼气形成的浓雾,跑出去容易,要想回来可就难了。

    滚出去的幅度有点大,等我晕晕乎乎从地上站起来,发现跟其他人失联了。我心急如焚,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呼喊着他们的名字,但洞窟寂然无声,除了我自己的声音,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呼喊,他们三个怎么了?难道——,我不敢想下去,但有一点可以确信,他们一定出了意外,否则不会不给我个信息。

    我的心瞬间落入了无底洞,这么大一个洞窟空空荡荡,只剩我一个人盲人摸象地游荡。脚下磕磕绊绊,不知什么时候头顶会出现一张鬼脸,一双惨白凄然的眼睛冷冷地望着我,等我拿剑去刺的时候,鬼脸就消失了,大着胆子往前走一步,后面就有一个鬼头撞击一下我的屁股,害我重重摔在地上,等我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后面的鬼头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就像一只被戏耍的猴子,但我心里比任何都清楚,仅仅是戏耍是幸运的,万一这些鬼想要我的命,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唧唧嘎嘎的诡笑从我的四面八方挤兑过来,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不但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觉得头重脚轻,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为了保持清醒,我只能不断地掐屁股后面的肉,能觉得痛就是好事,至少目前还有知觉。

    鬼雾从地面扑卷而来,像是有人故意趴在地上折腾烟火,浓雾有增无减,那证明群鬼聚集的差不多了多了不少,阴寒之气达到鼎盛巅峰,这是一个群魔乱舞的鬼窟。而我们四个人只不过算是掉进口袋里的猎物罢了。

    我心痛的厉害,下意识地用手摸着心口,那个地方鼓鼓囊囊的,似乎藏着一包东西。石灰粉!这是一包石灰粉!我怎么忘了它了?其实不光我这里有一包,其他人各有一包半斤重的干石灰粉,这是专门对付鬼气的,遇到鬼打墙或者鬼雾,抛洒石灰粉就能消除。

    不管他们三个能否听到我的声音,我必须将救命的方法大声喊出来,担心我的声音发散,聚拢双手成喇叭状,“戴口罩!撒石灰粉!”我连着喊了三遍,累得脑袋缺氧,满眼冒金星。

    我的声音可谓震耳欲聋,我把自己吓了一跳,这样的声音他们再听不见,除非耳朵聋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管如何我尽到了责任,希望田教授等人能听见我说的话,绝地反击,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戴上口罩,石灰粉如果不慎吸到嘴里,瞬间的高温能烫掉舌头。我走一步就撒一把石灰粉,飘飘扬扬的石灰粉遇到鬼气就凝结成颗粒状,像雪花一样飘散下来,同时局域温度有所上升,眼前鬼雾暂时被驱散一些,我竟然看清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被一群鬼五花大绑地捆在地上,几个鬼孩蹲在地上,正将红乎乎的肉块塞进三个人的嘴里,怪不得都死活不回答我的呼唤,敢情被肉块堵住了嘴。

    哪来的肉块?我发现地上躺着一具“狗”的尸体,我愣了一下,心想墓葬上千年了,难道还喂养野狗?钟馗剑上的血就是这条狗的,因为它的半截身子被剑锋砍断了。鬼孩担心我的同伴跟我说话沟通,索性抓碎了狗肉,用肉块封嘴。我心想鬼就是鬼,活人用布巾塞嘴,而它们却用”狗肉“。

    鬼孩看我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视线得以恢复,它们只好纷纷躲在大人身后。李佳珠率先突出嘴里的肉块,恶心地吐了几口,连喊救命的话都来不及说。田才和田教授紧随其后,嘴里的肉虽然吐了出来,因为身上捆着绳子,却趴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只能挣扎地喊我救命。

    我继续抛洒石灰粉,面积不宜过大,尽量控制在身体的周围。雾气越来越稀薄,我才看清围着我们的鬼差不多几十个,这是一个庞大的鬼群,我们这边一共四个人,地上躺了三个,跟废物没什么区别,真正具有战斗力的只有我一个。

    力量悬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依仗钟馗剑,无论如何也要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怎么才能以少胜多呢?我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群鬼,它们对待到嘴的食物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煮熟的鸭子是飞不走的。见到鬼野人围困猎物,他们的样子跟群鬼一般无二,据说吓色的猎物浑身充血,肉质比较鲜嫩。

    李佳珠声嘶力竭,哭得悲悲切切,田家父子也是黯然垂泪。情形不容乐观,面对群鬼包围,就是四个人都安上翅膀也飞不出去。我急得满头大汗,忽然急中生智地想起茅山术中的“五雷咒”,这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口诀,地上的同伴虽不能动弹,但跟着我一块念咒语是不成问题的。

    如果我一个人念咒语,群鬼情急之下伤了同伴就麻烦了,他们跟我一起施法就不同了,身上有道术保护,这些鬼是近不了身的。

    我忍不住精神一振,对地上的田教授等人说道,我念咒语,你们三个必须跟着大声念,能不能活命,就看你们的口诀念得怎么样,咒语稍有差错,群鬼就会趁虚而入。

    李佳珠眼珠子瞪得滚圆,一听到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躺在地上拼命的点头。

    群鬼情不自禁地退后一步,因为我抛洒的石灰粉离它们越来越近,害怕我将石灰粉撒它们身上。石灰粉能吸附暴露空气中的阴寒之气,也是鬼魂惧怕的东西。群鬼不约而同地张开尖锐的爪子,悄悄地将我们包抄起来,准备一锅端掉我们。

    我盘腿而坐,迅速将指尖的血液涂沫在眼睑上,双手的大拇指各自顶住口鼻的穴位,嘴里吐字清晰的念道:

    “菠萝菠萝蜜,马尼马尼弘,金木水土火,五雷聚顶轰,驱鬼神,散魂魄,天降神兵…”我念的声音声若洪钟,李佳珠也跟着扯开嗓子念,田教授和田才更是不敢怠慢,一字不落地念念有词。口诀是独一无二的,平时使用一般会念得很快,害怕别人学会绝技。但今天不同,我必须一字一顿,努力做到抑扬顿挫,否则三个笨蛋不一定跟得上。

    洞窟内的“五雷咒”回声四起,仿佛一道强烈的声波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鬼雾竟然被一阵突兀而来的风吹散。群鬼一阵子骚乱,发疯般捂着耳朵四处逃窜,唯恐跑慢了半步。有几个恶鬼垂死偷袭地上的人,但都被一道光盾弹飞出去。

    五雷咒以前对付“门抓鬼”用过一次,我知道这个咒语威力惊人。雷电轰然而落,任何鬼魂都要灰飞烟灭。果然不出所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过来数道闪电,先是在洞窟内盘绕,雷电像是长了眼睛般追打着落荒而逃的鬼魂,逃避不及的都被劈死或者烧焦。

    洞窟演绎了一场真实版的阴间地狱,鬼哭狼嚎之声凄然一片,五雷咒一旦应验,群鬼不会有一个侥幸逃过它的追杀。到处闪烁着雷电发出的火舌,地面滚动着一排一排的炸雷,尸魂被炸得四分五裂、尸骨无存,而我们四个却毫发未损,这些雷电甚至会穿过我们的身体。

    不久“烟消云散”,洞窟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地上密密麻麻散落着被烧焦的枯骨,这些都是鬼魂骷髅所留,其他的都魂飞湮灭。

    李佳珠忽然指着角落的一个尸体说道,这里怎么还躺着一条狗?我们刚才含在嘴里的就是它的肉!

    我们好奇地跑过去一看,田教授说这不是狗,是鬼鼠!墓葬里的老鼠经过变异就这样了,经年累月地与孤魂野鬼为伴,大家就称之为“鬼鼠”。

    其他人满目愕然,跟狗大小差不多的东西竟然是老鼠,这么大个还不成精了?

    我凑过去看得很仔细,四条腿短小粗壮,耳朵细小,屁股后面长着老鼠一样的尾巴,可惜没有眼睛,被宽大的脑袋壳子取代了。

    田才大着胆子掀开老鼠的嘴巴,里面的牙齿跟鼠类的啮齿一模一样,嘴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老鼠常年吸食被尸毒污染的食物和水,又生活在鬼气弥漫的环境,体内基因突变,最终变成狗不狗鼠不鼠的怪物,黑暗生存,眼睛就退化了,而且老鼠的繁殖能力惊人,养尸、毒蛇、老鼠、群鬼…相互之间构成一个食物链。

    李佳珠忽然说道,鬼鼠吃不吃人?这么大个头,吃个把人用不了一日三餐。

    四个人沉默不说话,脸色变得很沉重,鬼鼠肯食尸体,吃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目前洞窟只发现这一只,附近一定还藏着许多鬼鼠,它们不比群鬼,用法术就可以对付,鬼鼠围攻而来,我们只能一只一只地消灭,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办法,被它们任何一只咬伤都会感染尸毒。

    鬼鼠是一个比鬼还令人恐惧的东西,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否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