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75.第75章 九铃碎魂

75.第75章 九铃碎魂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骑兵里面摆着一顶扎眼的大花轿,步兵里面停着一辆惹眼的四轮马车,看着挺招摇,这到底是摆谱还是故弄玄虚?外面的士兵是一群活死人,坐在里面的主人是人是鬼、是魔是妖?

    我不敢妄下断语,除非我能亲眼目睹。

    李佳珠一听就不干了,她说她反对我冒险,弄不好里面的人没看到,我小命先没了。

    我说田才的命还要不要救?下面等着我们的是一群豺狼虎豹,任何一个人落到他们手里,我保证会尸骨无存,据说活死人睁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人的五脏六腑,你愿意这样死?轿子和马车是活死人主人的象征,都说擒贼先擒王,我为什么不能赌一把呢?急眼了老子就绑一票,我就不信这帮死奴才敢见死不救。

    李佳珠呛了我一口说,真要见死不救,你就死了。

    我裂开嘴一笑说,他们敢见死不救,我就撕票,谁怕谁?

    仨人见我一阵子穷得瑟,满脸都是哭笑不得,大家想笑却不敢笑,谁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最后的玩笑?

    李佳珠忽然泪奔说,为了我们,你要好好地活着,想尽办法活着。

    我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说,你们放心吧,多少大灾大难都挺过来了,一个小小的绑票就栽跟头了?不是跟你们吹,相面的说我九条命,到现在还一条没用完呢。

    田教授和田才默然无语,事关生死,既不能反对我以死冒险,又不能反对我救大家的性命。但二人心知肚明,如果不让我赌一把,大家的命早晚还是要丢的,站在自私的角度,他们的眼神是求生的,这点我能看出来。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自己的主意,现在四个人都被拴在绳子上,虽然大家拼死咬牙坚持,但最后的结果还是逃不开一个死字,不能豪言壮语地说我有多神圣,就算是为了赎罪吧,我必须铤而走险,如果轿子和马车都有人藏在里面,我能绑架一个也好,最后敌我双方来个君子协定什么的,岂不是更好?

    时机稍纵即逝,万一我们四个中有人掉下去,那个时候双方都有人质,我们这边就被动了。我空中蹬踢双腿,尽可能调整自己的平衡,绳索一点一点地打起秋千,而且越荡越高。

    嵌在木头里的箭头渐渐地滑出一段来,如果不能在绳索脱落以前“落”在轿子或者马车上,我的绑票计划就会落空,弄不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大家的心悬在嗓子眼上,谁也不敢保证我能如愿以偿。三个人眼神热切而又感激,因为我赖天宁付出的不仅仅是过人的胆识,还有一股子舍生取义的无畏和坦荡。

    箭头“咔嚓”一声断裂,而我的身子也飞了出去,空中翻着滚,还好下面就是大花轿。

    步兵活死人被我吸引住了眼球,几乎忘记了上面还留着三个人,十几双眼睛随着我的身子呆板地转悠,他们不知道我是在玩杂耍,还是在“暗度陈仓”。

    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纷纷传来惊呼,因为我头下脚上地落下去,手里举着大刀,从轿顶一头扎进里面。

    外面的人“啊呀”声一片,而大花轿里面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的同伴不知道我是死是活,只能挂在空中喊着我的名字。步兵活死人固守原地,显得无动于衷,我跑到轿子里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骑手士兵已经死绝,花轿中的主人已是光杆司令,明朝步兵只会听命于马车之人,对于这个“主子”压根就没当回事。

    其实这是我的一个如意算盘,算定外面的活死人不会包围过来。两路人马宁肯看着对方死绝,也不肯出手相救,就凭这一点就可判断他们是“同床异梦”,除非马车里面的人发出命令,否则活死人只会袖手旁观,任凭我钻到轿子里面瞎折腾。

    擒贼先擒王,这是我的计策,但为什么不跑到马车上呢?当然我有苦衷,马车距离比较远,我的绳索只能抵达轿子上方,要想落到马车上也不是没有可能,那需要我借助田才的那根绳索,那是不太现实的,首先我不敢保证这根绳索能挂住两个人的体重,万一两个人都掉下去就弄巧成拙了。

    所以我只能先跑到大花轿里面,后面的事再审时度势吧,反正活死人暂时不会动我半根毫毛。

    我穿破轿顶时,看到里面确实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花不溜秋的衣服,她肯定是个女人!快一千年了,她肯定不是个活人,凭着这一点我才敢使用大刀,爱谁谁,我闭着眼睛一阵子砍剁,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人是个“纸人”,身上穿的衣服已经被我砍成了碎片,飘落了一地。

    但纸人腰以下部位还算比较完整,只是上半身被我砍没了。我傻愣在轿子里面,满头都是雾水,心想这是唱得哪一出戏?我心头无比地懊恼,本想擒贼先擒王,没想到抓到手的却是个纸人,难道就是这么一个“纸人”控制着凶猛强悍的活死人?

    我有点不甘心,想蹲下身子再看看,因为纸人下半身还穿着一条花边裙子,万一秘密就在裙子里面呢?顾不上什么廉耻不廉耻,我猫着腰蹲着,用刀尖挑起裙子一角,万一里面有什么埋伏,我还能有个心里准备。

    撩了一下裙子却没掀起来,它意外地自行脱落了,像是自己的脱掉的一样。我本能的反应使劲盯了一眼,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

    两条大腿上密密麻麻画着朱砂“符号”,不细看的话还以为腿上套着红色的丝袜。符号太熟悉了,就是道家“锁魂咒”,其实最厉害的不是这些咒语,而是一圈一圈束缚腿脚的红绳子,几乎从脚指到大腿根绕了个遍。

    这个“女人”是面对我的,我很好奇地想看看她的后面,于是把头绕到她的身后,这里也有隐藏的秘密。

    纸人的屁股还在,两半屁股还各盖着朱砂封印,一个是画着“灭绝”,一个画着“焚身”。我心头猛然剧颤,这两个封印可是歹毒无比,死者不但失去鬼魂的自由,而且魂魄离开躯体之前还受过人为的“炼狱”,受过炼狱的魂魄大多是十恶不赦之人,阴曹地府都会通通地将之沉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瞒天过海的法术,施法之人事先买通阴曹地府的官吏,阎罗王在验明正身的时候,他们背后已经偷梁换柱了。

    我终于明白这些活死人为什么如此仇恨我们四个,他们把我们当成害死主人的真凶,死亡之前只记得报仇雪恨,这一点正好被“邪恶高人“利用,变成了令亲者痛仇者快的活死人。

    按照田教授的历史分析,被诅咒的女人有可能是惨死的李氏,那些骑兵的衣着打扮具有少数民族的特色,可以推断为高丽国士兵。另一队人马隶属大明朝步兵,可以大胆猜测是归顺朱元璋的李桂柱所带亲兵。

    对号入座也是一种假想和猜测,只要合乎逻辑就有可能是真的,何况普天之下哪有这么多巧合碰在一起?

    四轮马车上的人难道是高丽国第一大将军李桂柱?

    朱元璋和马秀英将二人先后处死,将尸体葬于同一墓穴不是没有可能。李桂柱跟大花轿李氏相比,难道也是个被封印的纸人?疑问盘绕脑海,挥之不去,暂且不管,先为李氏解了封印再说,她曾经借用鬼脸出现,就是想请我帮她接触禁锢,既然碰上了就不能不管。

    封印的解封方法和解除定时炸弹差不多少,首先必须熟悉封印的性质,这叫对症下药,还要拥有一定的法力,至少不能低于原先施法人的功力,如果解除封印的功力不够,当事人会遭到法术的反噬,要不重伤惨死,要不痴痴傻傻,成为一个废人。

    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借助青乌传人的精血来增加功力,先用指尖之血在手心里画好“符箓”,像一枚大印般盖在纸人屁股上,两枚封印各不相同,我使用的”解封大印”也不一样,刚刚盖好了两个大红章,纸人自上而下轰然倒塌,竟然化为一堆纸屑。

    我吓了一跳,心想解除封印失败了?但等了半天也没遭到法术的反噬,看来我是虚惊一场。单手掀开轿帘,我钻出了轿子,挂在屋顶的三个人这才如释重负,至少知道我还活着。

    我尝试着朝四轮马车走过去,活死人却一步一步地把我围起来,我举着大刀如临大敌,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入了活死人的圈套。差不多猜出马车里面的人是谁,我多么想亲口张口告诉他们真相——我是来救你们家主子的!但没办法跟这些活死人沟通,所以我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活死人犹如一群饿狼将我团团包围,人都跑我这边来了,就暂时给李佳珠他们解了围。我想到了一个声东击西的主意,对着屋顶三个人喊道,你们赶紧下来,尽可能吸引它们的注意力——我只需要一分钟就能靠近马车!

    团队合作就是亲密无间,甚至是同生共死。三个人攀绳而落,田教授舞着偃月刀冲到了活死人背后,二话不说,挥刀就砍,一个活死人猝不及防,竟然被砍断了半个脑袋,尸体砰然倒地,一下子激怒了他的同伴。

    田才不甘落后,端着长矛给一人来了个“透心凉”,由于是背后偷袭,活死人没等转过身子就被消灭了两个。李佳珠从后面冒出来,举起宝剑也想杀一个过过瘾,但被我一声厉喝给制止,因为活死人吼叫着围了过去,这个时候不赶紧跑回绳索上,只有死路一条。

    趁着敌人疏忽我之时,我一个箭步冲上马车,单手掀开帘布的同时,里面窜出一只雪白的鬼鼠,白影一闪而至,她张嘴扑上我的脸,幸好我及时留了一手,在打开车帘的时候将大刀挡在前面。

    我一看飞出一个白影,立刻旋转右手刀把子,刀锋冲前而立,只能怪鬼鼠太凶猛,一头撞在我的刀锋上,身子被劈成两半,巴达一声掉落地上。

    这只白色的鬼鼠的确与众不同,骨瘦如柴不说,腿脚也不发达,粉嫩的肚皮下面长满了细小的肉疙瘩,一身白毛油光发亮,她的尾巴又长又粗,围在屁股后面打了好几圈,像是竖着一个小花圈,母性特征较为明显,而且保持着一份养尊处优的身份。

    其他的鬼鼠都死了,唯独她活着,我判断这是一只鬼鼠王后,洞窟所有的鬼鼠都受她的支配和调遣,我没想到她会躲在马车里偷袭我。一脚踏过她的尸体,我再一次掀开布帘,里面果然端坐着一个人,浑身上下都被绑着铁链,黑色的骨头上还残留着萎缩的肉片,这种死法我认识,大凡受过“千刀万剐”的人都是这副样子。

    不是纸人而是一具“千刀万剐”的骷髅。发黑的骨架上缠着一条巴掌宽的红布条,从肩头一直斜着缠上腰间,有点像授奖仪式上的红丝带,可惜上面写着的不是名字,而是拴着一排小铜铃,我数了数正好九个,这九个小铃铛可是大有来头,这叫“九铃碎魂”,只要铃铛一响,死者好不容易聚集的魂魄就会被震碎,如果九个铃铛一起响,别说死人聚集魂魄了,他一生一世都会魂不附体。

    我叹息一声,设下毒咒的人真够狠毒的,这人死了上千年,即便是鬼,也是行尸走肉。我咬破了舌尖,对着这条红丝带喷了一口“血雾”,九个小铃铛像是瓜熟蒂落一样掉落下来。

    手掌上的指尖血还未干,我用手扯下那条恶毒的红丝带,顺手扔到了马车外面。骷髅的头颅猛然对着我耷拉下来,虽然吓了我一跳,但我明白这是对我表示感激,我领情说道,去吧,一千年都过去了,恩怨随风去,赶紧投胎去吧。

    骷髅点了一下头,只听哗啦一声骨骼碎裂的声响,骨架已经化为一层尘土。等我跳下马车的时候,看见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满脸茫然地站着,那些活死人突然间消失了,没有丝毫的预兆,所以才把他们惊愣了。

    我心里跟明镜似地,一定是李桂柱报恩于我,捎带着带走了活死人的魂魄,他们本就是死人,虽然饮用了鬼鼠之血,那也是一具臭皮囊,鬼鼠王后灭亡,李桂柱回归阴曹地府,他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李佳珠瞪着眼睛还来劲了,愤愤不平地对着我说,活死人哪去了?姑奶奶刚刚杀过瘾,这帮孙子不打招呼就跑了,我还想再打个一百回合,我就不信一个现代人打不过一个死人。

    我说姑奶奶你怎么才说这话?你等会,我这就施展法术把他们叫回来,不让你玩个够,显得我没有诚意。

    我装模作样地竖起半个指头,看样子像是要做法。李佳珠猛地跳到我的后背上,乍乍呼呼嚷道,赖天宁我跟你说,你敢把他们招回来,我就赖上面一辈子不下来,看看谁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