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81.第81章 断魂钉

81.第81章 断魂钉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内棺鲜红如血,光滑的内壁凝血成珠,在亮光中闪烁着颤巍巍的血红,像是刚刚刷了一层斑驳陆离的红漆。我遽然闻到一股呛鼻的血腥味,阵阵恶心从从头窜起,大家极力忍耐,纷纷掏出手帕捂着口鼻。

    内棺小巧玲珑,做工极为精细,细细分辨之下才惊奇发现像一个“心”状,先前因为附着大量血虫,外面看起来臃肿不堪。血虫堆积棺木之上繁衍生息,内棺材质早被浸泡成红色,血虫分泌的血液渗透木板,因为粘稠的特质,内棺衔接的缝隙反而更加结实,甚至密不透风,要是普通的棺椁被水浸泡数百年,早就变成烂泥一堆了。

    田才和田教授是考古专家,李佳珠也是读考古专业的,三个人满脸兴奋,表现出很高的专业水准,他们对于清理内棺很在行,李佳珠握笔书写相关数据,田才小心翼翼地照着手电扫射,速度慢地像蜗牛,即便如此也不肯草草了事,田教授举着放大镜查看细节,不时地拿出小刷子扫落灰尘和工具,一点一点地整理棺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还好这口内棺钉得不是长钉子,而是用金属扣锁上下衔接,只需要小心谨慎地将扣锁打开,然后四个人同时抬起内棺的四个角,内棺盖子就被彻底打开了。

    棺盖沉重如铁,我们耗尽力气才总算移开。

    堆积了差不多半棺材血液,颜色太浓以至于看不清里面的尸体,稍微搅动,表面就漂浮出一件红色的衣服,两条袖子若隐若现,一半露在外面,一半泡在里面。

    田教授戴上口罩,借用我的大砍刀将它轻轻地挑出来,田才赶紧举着手电照亮,一道洁白的光穿顿时透“衣服”,后面露出一片粉红的光晕。古代女性的衣服薄若细纱,尸体不畏寒冷,身上穿着绫罗绸缎下葬极为平常,但田教授却是如何也看不出它的质地属于何种布料。

    李佳珠作为女人对衣裳比较敏感,凑近盯着看了几分钟,变换不同角度观察布料的“纹路”,最终琢磨半天才语出惊人说,这不是丝织物的衣料,纤维纵横交错,即使不满血液,至少它的基本纹路不会改变,而这件衣服我竟然寻找不到。我个人认为,它倒像是一张细腻的人皮,一开始我不敢肯定,直到后来发现那些细小的皮毛若隐若现,血水浸泡的关系,人皮像刚被剥下来一样鲜嫩,我们很容易看成一件丝织物的衣裳。

    人皮?我们顺着李佳珠的思路辨认着衣裳的特征,几经判断,大家一致认为这的确是一件人皮。

    以往的棺材也有被浸泡液体的,大多是防腐剂或者渗透的雨水,尸体一般比较完好,从未见过脱落人皮的。所我我判断这是人为的。

    人死如灯灭,人死为大,很少有人愿意蹂躏尸体的,但我们真真实实地看见死者人皮被剥落,这样的暴行令人发指。

    我说这应该是李氏的人皮,你们看,这是腰以下部位,通过亮光的照射,其他部位明显厚一些,虽然被血水染红,但还是能辨认很多巴掌大小的乌黑痕迹,结合“铁裙之刑”的传说,李氏之皮是不会错的。她被处死后,尸体也受到了侮辱,目前来看,至少是被剥掉了人皮。

    大家顿时沉默起来,一个女子遭受这样的酷刑太残忍了。将人皮混在血液中进行折叠,防止扯破,然后才捞出来放在一边。墓室堆放着一些盛放米酒的铜器,年代久远,早就挥发得一干二净,我们利用现成的竹管子将血液暂时排到容器里,随着内棺中的血液一点一点地被抽干,一具中年女性尸体缓缓地显现出来,身体部位保存比较完好,面容也是栩栩如生,死者经过百般折磨才死掉,所以面部有点歪曲,身上的肌肉组织处于紧绷状态,她的体型显得略微浮肿。

    棺底还残留部分血液,我们用几个瓷碗搂底撇出来,担心底部的木头快腐烂了,我们只能小心加谨慎,到最后才发现尸体底下横着一条铁锁链,从两侧肋骨穿过,铁索两头分别卯在尸体两侧,怪不得灌满了半棺材液体,尸体始终沉在下面,原材底下有东西固定住了。

    头颅旁边散落着一枚玉质印章,上面刻着“李氏”,发髻脱落,碎裂的天灵盖露着一根中指粗细的金钉。

    我指着那枚金钉说,这叫“断魂钉”,人死后从天灵盖插进去,人的魂魄永久出不来,古时候很多人被仇家杀死后,都会被钉上这样一枚“断魂钉”,就是怕仇家冤魂跑出来找自己报仇雪恨。

    李佳珠一脸怜悯之心,李氏生前遭受了铁裙之刑、剥皮之痛,死后又被断魂钉囚禁了灵魂,同为女人,她想将断魂钉拔出来,但被我伸手拦住了。

    我说你着急什么劲呀,你没看到里面还有东西吗?右边的棺壁上悬挂着十三枚铜线,都用一条头尾红线相连,铜钱跟铜钱之间“结扣”相连,每个结扣都是不一样的手法,这是高人惯用的一种结阵手法,你冒冒失失地拔出断魂钉,不仅救不了李氏的魂魄,还会让她永远魂飞湮灭,这岂是你想看到的结果?

    李佳珠对我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果然不敢再乱动,死死盯着那串铜钱,最后小心问我说,为什么非要悬挂十三个铜钱啊?一个破玩意儿有你说得这么厉害吗?我怎么觉得你老是危言耸听,成心吓唬我吧?

    我说,吓唬你?这十三枚铜钱你仔细看看,它们的年代各不相同,只要是改朝换代,皇帝都会发行一套钱币,大多名之为“开元通宝”,会法术的人就会用其开元钱币作为随身法器使用。

    田才问我说,皇帝多如牛毛,谁发行铜币的钱币都能避鬼驱魔?

    我回答说,钱币的选择也不是任何一位皇帝都行,发行新币是前提,另外这位皇帝还必须属于“强势龙种”,一代昏君只能产生晦气,收藏其钱币也不会产生“气煞”。“红绳结扣”是施法人的独门绝技,只要一个绳扣解错,盲目救人必然功败垂成,甚至适得其反。你们知道不,这十三枚铜钱被称之为“十三气煞”,十三股气煞封锁内棺所有的出路,即使断魂钉被拔出,李氏的魂魄也无处可逃,最能被气煞活活地分散成云烟而消散不见。

    听我说得煞有介事,三人半信半疑,李佳珠小声嘟囔说,说得跟真事似得,你到底能不能拔出断魂钉?

    我说当然能,青乌传人没这点能耐还谈什么斩妖除魔,干脆回家种地算了。你们先暂时让开,我这就为你们呈现如何解除“十三气煞”,十三枚铜钱代表着十三气煞,这是风水学上的“倒行逆施”和“黑白颠倒”,别人讲究顺风顺水,这个讲究的却是“穷山恶水”和“本末倒置”。

    扯断一根红线,长度恰好是“一米三分三”,先缠圈三圈在我的左手腕上,一头含在我的嘴里,舌头压线,用牙咬住线头,另一头绑在十三铜钱的最后一枚上,围绕圆圆的钱币足足缠足了十三圈。腾出右手,用刀尖割破左手背,让一滴血液顺着红线落向铜钱,血珠颤颤巍巍地顺着红线滚落,我不时地调整红线的松紧和高度,这个动作做得既费神又劳力,流动的血珠不能破,更不能掉落地上,否则前功尽弃。

    别说三个人看得惊心动魄,看看我满头大汗就知道我的劳累,汗水淌落眼皮上,杀得我眼睛几乎睁不开,即使这样,我也不敢动弹一分一毫。

    当血珠落到最后一枚铜钱上的时候,悬挂的铜钱串竟然上下跳起来,哗啦哗啦地响声清脆锐耳,下面似乎有某种力量往上顶着铜钱串。李佳珠轻轻地数着数,十三枚铜钱一共向上蹦跶了十三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

    我这才轻松地吐了一口气,没等他们询问什么意思,我们就听见铜钱散落在棺底的声响,绳口竟然自行揭开了,像散落的鞭炮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落到了李氏的尸体上。十三个铜钱恰好摆成一个口子型,应该是留给魂魄的出路。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对李佳珠说,现在你可以拔掉断魂钉了,失去“十三气煞”的保护,断魂钉已是孤掌难鸣,根本无力遏制李氏的魂魄。

    李佳珠等我这句话老半天了,她用力拽住金钉,“嗨呀”一声拔了出来,金光一闪就到了她手中,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股细小的白烟从天灵盖冒出来,然后穿过铜钱摆成的口子,不大功夫就飘到了墓室顶端。

    我朗声说道,你已经获得了自由,赶紧去阴司殿报道去吧,如果胆敢有小鬼拦你去路,你就说龙珠驸马爷放我回来的,它们一定会为你大开方便之门。

    白烟围绕我的身子转了几圈,迟迟不肯离去。其他三人以为它会对我做什么手脚,赶紧紧张兮兮地围了过来。我说赶紧阻止他们说,你们都不要乱动,她是想给我一些暗示。

    我说句话的功夫,白烟已经飞到了我的头顶。

    大家一听我说对我没什么恶意,就盯着白烟看下去,他们倒想看看李氏的鬼魂到底有什么神通,难道是告诉大家附近还藏着什么宝贝?

    白烟化为很多股小白烟,像是有人拿着笔在空中写字一般,“出口在头顶”。

    大家这才明白李氏魂魄不走的原因,她是担心我们走不出去,所以才给我们留下出去的信息。等我感激地说声谢谢的时候,白烟顺着屋顶的窟窿飞走了。

    我想还是好人有好报,救人一命,她还了我们四条命,这趟买卖还是值了。回头一看,原先放在一旁的人皮也不见了踪影,应该是李氏给带走了。

    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干得都是古墓考古工作,他们三个围着墓室不停地查看,几乎将所有的东西都做了研究和记录,对于他们三个而言,李氏墓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研究资料,或许尘封的一段历史就要被揭开一层迷雾。

    收尾工作还没来得及完成,血门轰然一声关闭了。我们事先得到了李氏的帮助,知道出口就在屋顶,我们反而不害怕了。

    屋顶垂下的锁链还在,四个人中必须先上去一个看看情况,于是我当仁不让地一马当先。

    屋顶没多高,我手脚用力爬上去,一只脚踏着屋顶,还未来得及喘口气,我的心一下揪住了,隔着一层屋顶,上面又是另一番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