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青乌之拘魂 > 85.第85章 花骨朵

85.第85章 花骨朵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等叶长老说话,我抢着说道,我就是龙珠驸马。

    没什么不妥,我又不是什么俘虏,如果连句话都不敢说岂不是让人看扁了?

    叶长老用责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紧张兮兮地盯着花教主的反应,依她往日的脾气,我今天少不了一顿责罚。或许花教主心情不错,竟然一反常态,不但没生气,反而淡淡地说道,你俩跟我来吧,外面风大,别弄黑了我的皮肤。

    花教主扭着屁股走在前面,我和叶长老起身紧紧跟着。叶长老看四下无人,如释重负地悄声对我说,刚才你差点闯祸知道吗?在黑路崖乱说话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割掉舌头——一会少说话,花教主性格怪癖,稍微应对不力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我不是不知死活,断定花教主有求于我,即使有一点不敬之意,也万万不会要了我的命,倒是叶长老被吓怕了,害怕因为我受到牵连。这个叶长老平日里桀骜不驯,没想到对花教主却是服服帖帖,由此看来她果然不是一般女人,这威严气度一点不逊于周武王武则天。

    我点点头,算是领会了叶长老的一番告诫。我只管低头走路,花教主旁若无人地晃着屁股,我怕看多了慌神而摔了跟头,这个花教主好像成心要我难堪。随从们都悄悄地撤走了,三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大殿,我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天皇老子的大殿也比不上这个气派,从进门开始,到处金碧辉煌,就连柱子都雕刻着攀龙附凤。石阶蜿蜒而上,人不得不仰着头拾阶而上,脚下踩着柔软的红地毯,闻到空气中飘着浓浓的花香。

    每走一段石阶,上面就设置一道屏风,有点像山路十八弯的感觉。如此走了大半天,才来到顶层的一处塔型建筑,门口只有两个黑衣人站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这两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被我捉弄过的烟火二鬼,俩老头子也同时认出我来了,俩人眼珠子瞪得滚圆,没等二人发狠话,花教主嘴里轻轻地“哼”了一声,俩人赶紧低头噤若寒蝉。

    花教主满意地点头说道,龙珠驸马是我请来的客人,以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教众,切勿为了一点小误会而破坏了大好局面。

    烟火二鬼笑嘻嘻地看着我说,花教主圣明,龙珠驸马被教主网罗教中,那是如虎添翼,恭喜教主,贺喜教主。

    我假装老好人,拍着烟火二鬼的肩膀说,冰释前嫌,二位老哥真是好度量,以后大家推杯换盏,我再向你们赔个不是。

    塔门徐徐落下,我和叶长老紧随花教主走进去。里面花团锦簇,满室珠光宝气,中央是一个粉色的圆形坐垫,花教主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我发现脚下也有软垫,只是体积比教主的小一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坐下来,花教主眼神犀利地扫了我一眼,然后示意叶长老也坐下吧。我抬头打量四周,不远处立着一道屏风,后面能看清粉色的纱帐,墙壁上挂着温馨的灯盏,我猜测这是花教主的闺房。

    叶长老似乎有点受宠若惊,大概也是第一次被教主带到闺房议事,可见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何等重要,叶长老一脸肃静,满眼都是感恩戴德之色。

    “召唤你叶长老前来议事,你可知何事?”花教主轻声细语地说道,声音虽然弱不禁风,但口气却是威严无比。

    叶长老赶紧说道,教主圣明,我带着龙珠驸马第一时间就赶来拜见教主,长途跋涉未来得及喝一口水、吃一口饭……

    花教主摇了一下手,阻止叶长老继续说下去。她始终没正眼看我一眼,一直对着叶长老说,你立下了这等显赫的功劳,我自然要亲自接见你。明日我会当着所有的教众犒赏你,叶长老位居四长老之首,副教主这个职位一直空缺,我想是时候提拔你担当重任了。

    叶长老喜极而泣,双手伏地说道,教主慧眼识珠,老夫定当誓死跟随!

    花教主说,自家人客套话就不多说了。叶副教主,龙珠驸马对我黑路崖至关重要,其中利害关系我就无需赘言了。我酝酿了一个消灭阴司殿的计划,龙珠驸马先交给我差遣,等他秘密执行完任务,我会让他回到你的身边——你先回去吧,关于龙珠驸马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提及,这也是为何第一时间召见你的原因。

    叶长老欣喜万分,再次跪伏说道:“谢谢教主恩典,我一定秘而不宣,卑职这就先回去,府中徒儿知道龙珠驸马的行踪,我赶回去叮嘱一番。”然后转身对我说,“徒儿,你跟着教主好好听差,千万别给老夫惹什么乱子。”

    我点点头说,师父你尽管放心离开,我会小心谨慎地做事。花教主信心十足,想必有了万全之策,我自当尽孝犬马之劳。

    叶长老小心翼翼地后退着身子,走出了塔门,随着轰然一声响,塔门又关闭了,室内仅剩我和花教主两人。

    我试探问道,花教主就不怕我绑架你?要知道我的功夫就算叶长老也未必是对手。

    花教主一字一顿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我本来有劫持花教主的冲动,但随即打消了。黑路崖高手辈出,花教主又深不可测,万一打草惊蛇,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花教主忽然厉声说,你先前是阴司殿的龙珠驸马,怎么转眼就变成黑路崖叶长老的徒弟了?”墙头草随风倒“如此反复小人,我黑路崖怎么相信你跟我们一条心?

    花教主先前故意压低声音而伪装说话,此时突然无所顾忌,不再掩藏本来的声音,但正是这个声音一下子震惊了我,语气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我反复打量着花教主,忽然说道,你伪装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人识破?纸是包不住火的,小心玩火自焚。

    花教主一时失态露出了马脚,先是一愣,而后半响才说道,你认出我是谁来了?

    我说,本来我在猜想你到底是谁,但你眉目之间的神色却让我想起一个故人来,你是大公主!

    花教主停顿半响,忽然一扯黑丝巾,笑着说道,不愧是龙珠驸马,如此短的时间就被你看出破绽,这一点令人佩服,幸好你不是敌人,太可怕了!就算狗不理站在这里,他都认不出我来,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我笑着说,这个不难,交朋友要交心,看人看得不是外表,而是她的气质。你大公主的气质与众不同,我自然记忆犹新。另外,你的眼神从见我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敌意,反而露出一股浓浓的情谊,花教主从未跟我谋面,所以我判断你一定是故人。阴曹地府的女性朋友不多,小公主纯真无邪,没有你成熟风韵,更没有你的才气。叶长老的女儿叶儿仅是一面之缘,她没有你身上的半分才华,所以,我断定你是大公主!尤其你那个晃来晃去的******,几乎是你大公主的风向标。

    大公主没有因为我的一丝轻薄而生气,反而轻轻地为我鼓掌说道,抽丝剥茧,分析地入木三分而分毫不差,若说我才华横溢,倒不如说你决策千里、运筹帷幄。干脆以后把黑路崖的教主之位让给你得了。

    我说万万不可,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你自己拿着好了。随即疑惑说道,你怎么突然冒充起黑路崖的花教主,你就不怕被他们一眼认出来?黑路崖跟阴司殿势不两立,你等于羊入虎口。

    大公主给我端了一杯茶说,我怕谁认出来?我本身就是货真价实的花教主,再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黑路崖没有人敢往这方面想。在阴司殿我又是名符其实的大公主,阴司殿更不会怀疑我就是黑路崖的教主。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我更糊涂了,更是一头雾水说,你是花教主,又是阴司殿的大公主,难道所有的人都是傻瓜蛋蛋,竟然没一个怀疑到你的身份?

    大公主嘻嘻笑道,黑路崖的女性教众都是蒙着一条黑丝巾,这本身就是我最好的保护。在黑路崖我大多蒙着面纱,上传下达说话就可以,真正见过我庐山真面目的人只有四大长老,叶长老你是见过的,还有王、孙、李三位长老。

    我灵光一闪,若有所悟地说,四大长老从未见过阴司殿真正的大公主,所以你才能稳坐钓鱼台!即使见过了,也不相信大公主会帮助黑路崖对付阴司殿,世上相像的人很多,难保两个人长得类似,你只要巧做安排就能蒙混过关。

    大公主说你赖天宁果然是聪明人。前一任教主“花雕”是阴司殿派人冒充的,黑路崖和阴司殿合演了一场好戏,教主”花雕“被阴司殿杀,我作为教主女儿就名正言顺地当上了教主,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所以从未有人怀疑。关键我曾经率领黑路崖血战阴司殿,这点不是用真假二字就能断定的。

    我问道,黑路崖是阴曹地府最大的邪派组织,老教众不在少数,难道他们也不认识花雕的女儿什么模样?

    大公主蹲在我面前,仔细端详我说,你这个问题算是问到核心了。黑路崖有一个擅长整容的教众归顺了阴司殿,他为了表示投靠我们的决心,竟然偷偷杀害了花雕的女儿花骨朵,这叫”投名状“。一看悲剧已经无法挽回,父王就将错就错地把我打造成花骨朵,我从小的时候就学着花雕女儿的样子整容。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秦广王可谓是高瞻远瞩。黑路崖和阴司殿之所以打打杀杀了近千年,却没有任何一方土崩瓦解,而始终相互平衡制约,大公主你在其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还有一点不明白,狗不理和你夫妻一场,难道他也没发现你的秘密?

    大公主叹息说,不是他没发现我的秘密,而是自始至终没给他这个机会。狗不理和我是“假夫妻”,晚上都是她人代替我和他行房,狗不理有一个嗜酒如命的习惯,一个喝醉酒的人总是意识不清,这么多年,狗不理实际上是跟我的一个替身睡在一起,倒不是我玩弄感情,一切都是为了掩饰身份。千万人的生死跟个人的牺牲相比太重要了。

    我也跟着叹息一声说,你牺牲这么大值得吗?一个人,两种生活,每天活在虚与委蛇之中而痛苦万分,这不是常人所能忍耐的。

    大公主感慨而幽怨说,龙珠驸马真是我的知音。为了使黑路崖和阴司殿相互平衡,我必须扮演好这个角色,如果没有我“花骨朵”居中斡旋,黑路崖和阴司殿早就血流成河了,死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帮派的生死存亡——李氏魂魄将你的事告知我了,为了救你,我只能告诉你实情,而这个秘密我隐藏了许多年。

    我看着大公主,心生怜悯说,真是苦了你了,为了天下苍生,我觉得你是值得的——你现在怎么救我?叶长老给我吃了聚阴丹,而且把我收为门徒,这个身份不能突然之间蒸发。

    大公主笑着说,这个我已经猜到了,聚阴丹确实可以帮助你留在阴曹地府,但里面还有一种毒蛊,如果每个月断了丹药,毒蛊就会苏醒而撕咬人的五脏六腑,让人生不如死。

    我骇然变色说,难道没有解药?

    大公主扑哧一笑说,看把你吓得,黑路崖能研究毒药,自然就有解药。解药都掌握在历代教主手里,作为花教主我能没解药吗?

    她从怀里端出一个粉色的盒子,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说,赶紧吃下去,趁毒蛊没有苏醒,将其扼杀摇篮中。我会秘密派你回到人间执行任务,你只要每隔几个月来一回黑路崖报到,就可以安然留在人间,我既不用担心掩藏你的去处,又同时救了你的性命。

    我急忙吞下药丸,大公主忽然说道,龙珠驸马,你每次来黑路崖别忘了来见我——我一个人太孤单了,或许这个世上,除了父王秦广王,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身世的人,这个要求过分吗?

    我深深地看了大公主几眼,说真话,我从未如此认真看过一个女子,我忽然抱住了她的身子,赏给她一个深深的吻别。其实并不是我趁机欺负她,我觉得这么一个坚强的女子不能没有”爱“的期盼,如果她的心里充满了爱,阴司殿和黑路崖会少死很多人,就凭这一点,我也要给大公主留下我的“礼物”。

    大公主身子颤抖地靠在我的怀里,她懒洋洋地说,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最珍贵的礼物。

    我说不客气,如果你等得起岁月,或许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的,从此你就再也不会孤单了。

    大公主眼睛一亮说,我等得起,我这个身份目前需要保密,甚至可能一辈子不会嫁人,但为了你,或许有一天我会改变主意,但我有把握保证阴司殿和黑路崖再无战乱才行。

    大公主给我打开了一道密道,拉着我的手说,你进去后不要回头,顺着通道一直走下去,走到尽头就是阴司殿。

    我和大公主依依惜别,我忍住泪奔,扭头跑进密道,一路狂奔而去,耳朵似乎响起大公主呼唤我的名字。但我失去了聚阴丹的保护,身体越来越冷,尽管跑得气喘吁吁,但浑身冰冷如冰,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被冻死。可惜依然见不到阴司殿,地道里漆黑一片,没有灯光,我仅凭一股意识跑下去,正在我摇摇欲坠之时,前面似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有人赶过来扶住我的身子,我这才看清是黄皮、脑椎和棒槌三个人,唯独不见小公主。三个人似乎知道我阴气不足,用身子紧紧将我挤在中间,我这才慢慢地回复了知觉。黄皮说,大哥,大公主让我们三个在这里等你,她说你吃了聚阴丹的解药,没有阴气护体你走不出阴曹地府。

    我有气无力地说,小公主呢?

    棒槌和脑椎吱吱呜呜地说,大公主为了救你不得不对小公主实情相告,她情感单纯,就想留给你和大公主充足的空间,这回故意躲着不见你。

    黄皮说,大哥,小公主和大公主都爱你,你说你怎么办?要我说阴曹地府一夫多妻,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箭双雕得了。

    我叹息一声说,我有点不太适应,你们赶紧送我到阴曹地府的出口,我要赶紧回到人间,回去晚了,他们见到我会以为见鬼了。

    三个人健步如飞地跑下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一处山坡上,抬头一打量,这个地方是李氏墓葬的出口处,旁边就是那个废弃的桥洞子。田教授、田才和李佳珠早已不见行踪,我知道他们或许回去准备我的后事了吧。

    阳光真好,我仰面躺在山坡上,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沐浴。阴间阴冷潮湿,我再不抓紧时间去去寒气,别人一定会把我当成坟墓里爬出来的阴魂。

    李氏墓葬里我被黑路崖的叶长老抓走,田教授等人会认为我的魂魄恐怕很难再到人间,李佳珠亲眼目睹,她的伤心历历在目,田甜得知消息后不知道会不会为我垂泪。我孤独的站在山坡,抬着头望着天际,不知为何=感觉无比的孤独,大公主懂的舍弃,她的内心依然寂寞,而我是拘魂青乌之传人,我的路亦是漫漫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