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掌家小农女 > 第1245章 西北之忧

第1245章 西北之忧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暖帮他脱掉蟒袍,“那我就过几日再去?”

    三爷点头。

    虽说现在连杏林圣手华云琦也无法通过摸脉判定小暖怀的是双胎,但三爷也不想让小暖轻易冒险。不过,为了坐实小暖胎相不稳,需要在府中静养的借口,让她在胎儿月份尚小时进宫几次是必须的。

    小暖递给他一杯热茶,又问道,“圣上的龙体欠安?”

    三爷轻声道,“宜寿宫宣了几次御医,不过依我看,他是被皇祖母的死吓得心神不安罢了。”

    小暖不解,建隆帝怎么说也是皇帝,还会被太后的死吓到?

    夜里,宜寿宫中,建隆帝正在看西北送回的紧急军报,阴霾中带了一丝扭曲的喜悦,“那逆子的胳膊没了?”

    兵部尚书陈莫跪在地上回话,“这是定北军的斥候亲眼所见,乌桓将军怕有诈,动用了埋伏在叛军的细作确认过的,大皇子的左臂在他入黑山时,已经没了。”

    正是因为柴严昌少了左臂不成独举大旗谋逆,才不得不投靠圆通,狼狈为奸吧。也是因为如此,蒋常胜才绝了拥护大皇子为帝的心思,转而效忠朝廷。

    建隆帝心中的疑团解开了后,便升起浓浓的怒火。贺蓝和贺青这两兄弟,都是清王身边谋士。尤其是贺蓝,此人足智多谋,是清王的左膀右臂。他们这些年来跟在柴严亭身边,定没少为他出谋划策。

    建隆帝推测,柴严昌能逃出京城是贺家兄弟暗中帮助,而砍掉他的胳膊也是他们计策中的一环。可恨柴严昌这逆子,竟不能识破他们的奸诈,反而助纣为孽,与生父作对!

    “为何圆通立的丞相是贺青而不是贺蓝?”建隆帝又问。

    “此事微臣也百思不得其解。”陈莫低声回道。按说,贺蓝在柴严亭余党中的呼声应该比贺青高很多才对,立贺青而不是贺蓝,此事实在耐人寻味。

    莫非,黑山叛军内部不合?

    见圣上面色难看,陈莫停了片刻,又仗着胆子道,“万岁,西北已开始降雪,黑山叛军久居西北,比定北军更耐寒,若是不能速战速决,粮草便成了大事。”

    定北军加上漠北军共几十万人马,所需粮草和御寒之物压得陈莫不得喘息。

    建隆帝派乌桓和郭永靖同去西北平叛乱,就是希望能在天寒地冻之前拿下黑山叛军。谁成想黑山叛军早有防备,依地形建立了坚固的防御,全军龟缩在防御内不出。

    乌桓的定北军与漠北军汇合后,三面围困黑山叛军,一时也无破敌良策。若定北军撤回,黑山叛军定出黑山攻占大周疆土,再筑更大的防御;若定北军不退,一冬所需的粮草何止万石,怎不令陈莫焦急。

    依此情形推断,大周今秋备下的十万石粮草一定是被叛军劫走的,他们手握大批粮草,才敢采取守势。

    建隆帝沉着脸吩咐道,“再给柴严昙下旨,催促他加派人手追查粮草下落。给乌桓下死令,一月内必须破敌城池!”

    圣旨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出,传到柴严昙手中时也是隔日了。

    柴严昙跪接圣旨后心中直骂娘。这他娘的一座山挨着一座山,一道岭挨着一道岭,他去哪找?为了不让定北军腹背受敌,他劳心劳力地跟西北各处驻军勾心斗角,他容易吗?父皇夸奖了他一句吗?

    娘的,他凭什么要在这儿受冻还挨骂,他要回京!

    “郡王,甘肃和瓜州两军司的副将到了。”

    蒋常胜闻言,喜道,“瓜州定有存粮,郡王应想办法让瓜州出粮,当能解定北军之危,令圣心大悦。”

    柴严昙甩袖,“要去你去,老子饿了,要喝羊汤!”

    “末将领命。”蒋常胜出了大帐,望着阴沉的天空叹了口气,无数次地埋怨圣上派来的为何不是三皇子!

    定北军大帐内,接了圣旨的大元帅乌桓与先锋将郭永靖围着作战图,一脸凝重。乌桓低声道,“若是咱们绕到契丹境内,对黑山形成四面合围之势,如何?”

    郭永靖摇头,“此计乍听可行,但骁卫与契丹军周旋几十载,对他们了解甚深,契丹军不可能与咱们合作,更不可能让咱们入契丹,围攻黑山叛军,他们巴不得站在旁边看咱们的热闹!”

    乌桓沉吟片刻,“还是先派人去与他们谈谈再议。”

    “元帅若派人去,只怕有去无回。”

    乌桓年纪虽小,但做事却沉稳有度,“咱们不直接派人去与契丹人谈,而是找人从中斡旋。若成了,便是上策。传乌骔。”

    能找谁从中斡旋?郭永靖疑惑。乌桓笑道,“郭将军应听说过,乌桓的母亲乃是乌丸族人。”

    三年前黑山口一战,乌桓单枪匹马说服乌丸大将军纳律,令他与周军里应外合攻打匈奴和靺鞨之事,郭永靖当然知晓,“元帅想让乌丸人当说客?”

    乌桓点头,“乌丸与契丹常有往来,此事便是不成,也不会伤及性命。”

    郭永靖婉转道,“三年前那一战,乌丸军当场反水,令匈奴和靺鞨记恨不已,据末将所知,契丹人对他们也不算客气。若非有咱们的军队守望相助,乌丸的领地怕是早被他们三家瓜分了。”

    乌桓却胸有成竹,“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乌丸人这三年过得如何,契丹人都看在眼里,只要咱们许给她们的利益足够,借道也不无可能。”

    郭永靖笑道,“元帅这话听起来颇有几分商贾之气。”

    “确实如此。”兄长与他说这话时,乌桓也曾回过兄长同样的话。兄长却说,这是晟王妃陈小暖的行事准则,不管是人是鬼,一律通用。

    乌骔亲赴乌丸商量计策,乌丸大王同意派人去契丹,但却提了需一人同往。这人便是漠北军典农校尉,华池。

    “华池?”郭永靖诧异,“这是何人?”

    乌桓解释道,“华池出身农家,本在晟王妃济县的田庄中扛长活为生。因漠北军开荒种棉,晟王妃派他到漠北当棉匠。后因其才能卓著,被藤虎将军授了官职,咱们定北军得的两万件御寒棉衣,便是由他带人种出来的。至于乌丸大王为何点他同去,乌桓也不知。”

    郭永靖闻言,也对华池升起了几分好奇之心,“元帅将他叫来,一问便知。”

    西北和漠北疆域辽阔,漠北派了三万人与定北军合围黑山叛军,但华池这等种田官,当然不在其中。乌桓与漠北派来的将领交涉后,这将领送信回去,请漠北大元帅藤虎定夺。得藤虎命令后,华池骑战马奔波大几百里来见乌桓时,已是十日之后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