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掌家小农女 > 番外7 晟王府小世子

番外7 晟王府小世子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世子来寻本公,究竟为了何事?”李奚然看着桌上茶水内漾开的小小茶尖,问对面这个不去国子监蒙学堂捣乱,却来他这里谈天说地的晟王府小世子。

    柴承通闻言,精致得人神共愤的小脸立刻挂起真诚的关怀,灿若星河的双眸内尽是纯粹,声音更是透着万分的亲热,“国公爷这两日身体微恙,承通的家人们实在放心不下,承通也日夜揪心,所以特携礼品前来拜望,望国公爷早日康复。”

    原来晟王的容颜若卸去寒冰染上笑容,会是这般让人无法设防。李奚然觉得晟王少时若有这小子的一半通透,或许会少许多艰难。

    对上这样一张笑脸,年逾六旬的李奚然真没脾气,“世子回府后,替老夫多谢晟王和王妃的关怀。”

    你赶紧走吧,老夫不想跟你这个十一岁的小娃儿一起消磨时光。

    晟王府世子歪着小脑袋露出小虎牙,模样可爱得不得了,“不只承通的父王母妃担心您,昨晚用膳时,祖母提起这两日没见您锄草,二姐说您感风寒染了咳疾,家里人都担心着。小姨还说若不是她现在不方便出门,定要过来探望您呢。”

    小草怀孕已有七月,确实不方便出门。敬国公点头,心里隐隐地不痛快。

    因为柴严晟家这坏小子将家里人点了个遍,独独没提秦氏!他是故意的,还是当时秦氏的心思全在大黄狗或贵太妃身上,没听到自己生病了?

    想他堂堂敬国公,在秦氏眼里竟连只老狗都比不上,李奚然倍感无力,又不甘。

    柴承通是个小人儿精,他看着敬国公微沉的脸,知道敬国公在想啥了。他给自己点了个大大地赞,第一步,成功!

    下边是第二步。柴承通拉着椅子,往敬国公身边凑了凑,与他分享自己的小秘密,“李爷爷,承通今日来,还有一事——承通最近打算出趟远门。”

    李奚然垂眸看着柴承通晶莹透亮的眸子,便顺着他的意思问道,“承通要去哪里?国子监的课业又不顾了,你父王同意?”

    “书还是要读的,而且随时、随处都可以读。”柴承通含糊了国子监,略过父王,总归有母妃替他顶着,父王不足为虑,“承通要去龙虎山上清宫,给师祖贺寿。”

    师无咎过寿?李奚然从未听小暖、千叶和灵攸说起过此事,觉得这小子是来诓他的,“你师祖高寿几何?”

    柴严通回道,“一甲子。”

    李奚然哼道,“数十年前老夫与他相识时,他便已过了甲子之年!”

    老夫信你个鬼!你们一家子除了灵攸,就没一个靠谱的,尤其是你小子!

    是吗?柴承通以为六十已经很老了,原来师祖还要老。于是,柴承通好商好量地问敬国公,“那就八十?”

    师无咎的年是他定的?李奚然不再看柴承通那张让人无法生气的小脸,开始品尝他带来的茶叶,“你究竟要做什么?”

    柴承通很会查颜观色,见敬国公真不耐烦了,立刻说出来意:“承通去给师祖过寿为真,邀请李爷爷同行,也是真心。师祖前年偶然提起李爷爷,说您五行重火。因为火克木,所以您种的庄稼才长不好。上清宫乃是南部十三州木灵汇聚之地,李爷爷不妨与承通同去,承通定请师祖旺一旺您的木运,一文钱都不用李爷爷花!”

    木旺了,就能种好庄稼,种好庄稼就能得秦氏的赏识……

    李奚然还真有那么点意动……

    第二步达成,开始第三步。柴承通按照母妃的教导,决定把此行的目的升华一番。因为母妃说过,敬国公这样的老臣和死要面子的老顽固们,最是喜欢高大上的由头。让他们起了私心,再送顶高大上的帽子一戴,买卖准成!

    他这张小嘴儿,不仅完美遗传了他母妃的优点,更继承了他父王善学良记的本事,比他母妃会咬文嚼字,“近几年,在李爷爷的努力之下,胥吏之困已寻得通途,已见明朗。纵观全局,此时何事最重要?”

    不待李奚然歪楼,柴承通就自问自答道,“银子!国有银则国壮,民有银则民丰。当此万象更新之际,未免新政夭折,承通愿行走四方,为天下人谋利,为李爷爷解忧!”

    这小子能将赚钱说得这么清雅脱俗,比他娘亲高了可不止一个档次。李奚然虽感叹晟王妃后继有人,却不打算与他同流合污,“你谋你的利,与老夫何干?”

    柴承通端出蒙学堂夫子的架势,“纵观古今,举新政者多不得善终,为何?”

    李奚然……

    “因举新政,必更旧习。若更旧习,必被因循守旧之官吏、读书人所不喜,被其刀笔相迫。触及自己利益的官员怨声载道不思勤政爱民,百姓跟着受累,身处草莽之间的百姓看不到新政带来的益处,只会跟着抱怨。百官恨、举子痛、万民怨,居上者自然怨之。新政受挫,举新政者诛!历数前朝……”

    柴承通引经据典,口若悬河,痛陈史实后,泪眼汪汪道,“李爷爷辛苦十数载推行胥吏革新,可甘心一腔心血,付之东流?”

    李奚然提醒道,“推行新政的不止老夫。”你伯父、你老子和你表叔也是主力!

    柴承通用力点头,“李爷爷说的是,举新政的上有被李爷爷感动的皇伯父,下有父王、卢伯伯、安歌叔和一众热血朝臣。承通实在不忍大伙汇聚若涛涛江河的心血付之东流,所以承通愿行走天下,为万民谋安康!”

    李奚然气笑了,如今天下太平,让晟王府小世子出去见见世面受受苦也好,“你还邀了谁共谋‘大事’?”

    成功!

    柴承通小虎牙全露,“还有赵书彦叔叔和长歌叔叔。”

    “华安歌的二弟,华长歌?”李奚然追问。

    “正是。您觉得如何?”

    “甚好。”李奚然点头,赵书彦精通商路,华长歌更是经商奇才,有他二人引导,不怕这小子走上歧路。

    柴承通的笑得如同财神爷,其光芒令日月无光,星辰失色,“嗯!李爷爷,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当爽快干脆,您收拾收拾,三日后咱们就启程。”

    李奚然失笑,“你不是来探病,让老夫好生安养的?”

    “这是承通的三师伯练的安康丸,您吃一粒保证百病去无踪。”柴承通双手送上一个小药瓶,又强调,“这药在市面上万金难得。”

    李奚然觉得姬景清的丹药吃下去,他不只百病去无踪,连魂魄都要去无踪了,“多谢。”

    “咱们三日后卯时上路,到时承通来接您,咱们轻装简行。”

    李奚然颔首,“若你能顺利出城,老夫便与你同行。”先过了你老子那一关再说吧。

    “您放心,承通已有万全之策。”

    柴承通心满意足从敬国公房中出来,在院子里遇上了李二叔家的长子李修禛,便笑眯眯地问,“李二哥不是跟我二姐出去玩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修禛连忙将他拖走,让祖父听到他没去国子监读书,他就完了。

    若是让爷爷知道他打算出远门,就更完了。

    柴承通见老实的李二哥一脸惊慌,便知道这里边有事儿,眼睛一转就明白了。他将李二哥拉到院外,躲进可怜巴巴的稻田里,“李二哥,是不是我大姐让你干什么坏事?”

    “没有!”李修禛摇头,身边的稻子跟着一起摇。

    “那就是我二姐喽?”

    “绝对没有!”

    “我前两天听到姐姐们秘密商议出海的事儿,她们不会把你拉上贼船了吧?”柴承通带着一脸真诚关怀,望着李二哥。

    李修禛望着他,颇为无语,“你这表情跟谁学的?”

    “跟我小姨夫,怎么样?”柴承通笑得纯真无邪,世子爷我刚用这一招拿下了你爷爷,好用的很。

    李修禛抓了跟没长成的稻穗,在这坏小子脸前晃了晃,“承通,你的心眼都是怎么长的?”

    柴承通拍开李二哥的手,“你爷爷种出这几株稻子容易么,莫抓坏了!李二哥跟我姐她们跑出去,必定会挨骂的,想好主意没有?你们什么时候走?”

    李修禛老实地点点头,“灵攸姐给我出了几个点子不错的点子,千叶姐说五日后就走。”当年,小草姑姑就是这么说服他爹,让他爹跟着小草姑姑一起收集故事编辑成册,他爹才能以此能入翰林院和国子监。

    他爹能行,他也能行!

    五日后啊……看来自己得加紧,在姐姐们出发前跑掉,否则姐姐们一走,他再想走就难了!柴承通决定再爆点事儿,扰乱众人的视线,“庄韬哥和卢衍哥要比试,李二哥知道吧?”

    “啊?”李修禛愣了。庄韬是武将,卢相家的二哥是书生,这俩人怎么比?

    “欸!一言难尽啊……”柴承通拍了拍李二哥的肩膀,不说了。小姨说过,话说一半最是让人抓心挠肝,由着李二哥自己想去吧。

    李修禛紧张追问,“为了千叶姐?”庄韬和卢衍都曾发誓非千叶姐不娶,肯定是为了这个!这可不妙啊,如果他们现在打起来……

    这事关姐姐的名声,柴承通可不会由着李修禛瞎猜,“还真不是为了我姐。反正……欸!”

    见柴承通要走,李修禛连忙拉住他,“你干嘛去?说完再走啊!”

    当然是去找赵书彦叔叔,忽悠他跟着自己一同上路啊,出京后先去扬州拐上母妃铺子里的蓝姨,然后再去潮州忽悠华二叔,一同游走天下赚大钱!

    柴承通笑得一脸真诚,“多日不见国子监的先生们,承通甚是挂念,回去转转。”

    好几日没去国子监的李修禛连忙道,“记得跟许先生说我祖父病了,我在家中侍疾。”

    “二哥放心,承通见了许先生,一定会跟他说的。”柴承通挥挥袖,至于见得着见不着,就两说了。

    出了李家庄的门,秦三家的胖小子秦固立刻迎上来,“世子,成了没?”

    柴承通傲娇的小下巴一抬,“本世子出手,何时败过?”

    除了与王爷的父子局,世子的确没失手过。虎头虎脑的秦固也跟着激动了,“接下来怎么办?”

    柴承通边走边安排,“我去赵叔府上,固哥你去找玄峭,让她尽快归队,有大事。”

    玄峭虽然才八岁,但她和玄其叔家的玄晴能办大事,只要她们能忽悠母妃绊住父王,让父王无暇顾及他,他就能顺利跑掉!

    “成!”秦固爬上他的小矮马,撒欢往玄散伯伯家跑去。

    玄舞师伯又怀孕了,罪魁祸首被玄舞师伯打得不敢进家门,便将玄峭妹妹按在家照顾她娘亲,可怜的玄峭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世子说让她尽快归队,秦固便是挖地道,也得把玄峭弄出来!

    晟王府内,靠在书房窗下的长榻上翻账本的小暖打了个哈欠,“大黄没来,孩子们一个也不见,都忙啥呢?”

    旁边趴着桌子算账的绿蝶回道,“两位郡主去了国子监,贵太妃和安人说今日去游湖,世子若是没去国子监,就是跟去游湖了吧。”

    那小子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地读书,游湖倒有可能,“现在天还有点凉,游湖回来得暖身子,让厨房备下暖身的汤食,大黄的肉也备上。”

    “三爷。”

    天章阁内,埋头在奏折间的三爷头也不抬,“讲。”

    “世子秘密计划请敬国公和赵书彦出行同游,他刚从李家庄出来,奔着赵家去了。”暗卫又低声道,“灵攸郡主今日打听商船出海之事,刚让人去请秦记的木船,千叶郡主在国子监内读书,一切安好。”

    不愧是自己的女儿,知道一个打掩护一个行事了。三爷眸子里尽是温柔,“不必阻拦她们,暗中将出海事宜安排妥当。”

    “是。”

    “柴承通先不必理会,待他出行时,直接押去演武场。”三爷冷冰冰吩咐道,这小兔崽子,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是。”

    暗卫退下。

    卢正岐和汤槐山抬眸见晟王容颜冰冷,不禁为晟王府的小世子掬了两把同情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