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春妆 > 第410章 逃奴

第410章 逃奴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夫人,王妃回来的日子定下了,就在这个月二十三。”

    东平郡王府影梅斋,鲁妈妈束手立在暖阁帘边,轻声地向红药禀报消息。

    红药正埋头理账,闻言只“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腊月二十三正当祭灶。

    这日子口回来,也是有个由头。

    红药心下忖度着,忽然觉出不对,猛地抬头看向鲁妈妈,蹙眉问:“就只有王妃一个人回来么?”

    安氏呢?

    她回不回来?

    “回夫人,就只王妃一个儿回来。”鲁妈妈眉眼不动,语声不见起伏:

    “王爷说了,虽然是年关,府里也用不着那么些人,三夫人又听说是身子不大好,留在庄上养着便是。

    再一个,今年岁暮宫宴陛下都给免了,太后娘娘也说灾年里不宜铺张,咱们家乃是皇亲,自然要和宫里一样儿,能省则省,不好胡乱花销。”

    红药挑眉听着,莫名有些想笑。

    这由头倒是寻得巧妙,只是不大令人信服。

    王爷手头可不缺钱。

    据说他那几个铺面今年出息极好,徐玠又帮他弄了些旁的营生,油水颇足。

    就在前几日,王爷还和潘体乾搭伙儿在江南买了好些田地呢,庄头都派出去几个了,若论开销,谁能大得过他老家?

    这会子倒来心疼节下那几两银子了,至于么?

    不过,托辞虽假,王爷的意思却真真儿放在了明处:

    朱氏留不下来了。

    连安氏的开销王爷都想“俭省”,更遑论比她花用更大的王妃了。

    “夫人,奴婢还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倒是怪有趣儿的。”

    鲁妈妈压低的语声响了起来,将红药自思绪中唤醒。

    她弯了弯唇,顺着她的话头问:“妈妈且说说是怎么个有趣儿法?”

    鲁妈妈便往前踏了两步,低声道:“奴婢听人说,王妃这回狮子大开口,定要府里把马车都派过去接她,还有王爷和几位老爷也都得亲去,还要金帐银纱、宫妆大服,不然她就不回来。”

    鲁妈妈嘴角抽动着,说话声也有些不太稳当,续道:“据说,王妃这排场都是从话本子里学来的。”

    她显似是有点忍不住了,面皮都在颤,唇角笑纹儿一圈一圈地往外扩。

    “话本子?”红药张大了眼睛,心下极为震惊。

    王妃如何会有这些东西?

    她来了兴致,连声催促道:“快说、快说,这话本子又是怎么回事?”

    鲁妈妈道:“回夫人,听说王妃最近没日没夜地看一个话本子,那名目奴婢也打听来了,叫什么《弃妃也有春天之风流王爷给姐爬》。”

    说话间,她的嘴唇与面皮同时抖动着,肩膀也抽个不停,似是下一刻就要笑出来。

    好在她忍功了得,到底没在主子跟前失礼,只是忍得太苦了些,整张脸都扭曲着,模样很是怪异。

    红药倒是“噗哧”一声乐了。

    这一听就是徐玠的路数嘛。

    嗯,还别说,这书名儿起得真不错,让人有想看的念头。

    好想看啊。

    红药咳嗽了一声,提起帕子按了按唇角,将那颗蠢蠢欲动的话本子之心也给按了下去。

    而后,她便低头在账簿堆里翻了翻,从中抽出一册来,侧首笑问:“我说,王妃手头那话本子,该不会就是咱们素心书坊卖的吧?”

    素心书坊亦是梅氏名下产业,前几个月才开张。

    鲁妈妈此时已然调整好了表情,规规矩矩地道:“回夫人,是这么回事儿。”

    红药点了点头,心下对徐玠佩服得紧。

    这手段,简直防不胜防啊。

    不消说,这话本子必是专冲着王妃去的,否则也不会好死不死地就让她瞧见了这一册。

    闲闲打开账簿翻了两页,红药的唇角便浮起一丝浅笑:

    “金大嫂之前就与我说过,打从王妃去了庄上,大老爷和二老爷就轮着番往外书房跑,每回出来的时候,二位爷的眼圈儿都是红的。”

    “是,夫人。听说三老爷和四老爷也去过几回。”鲁妈妈接下话头,语气十分平静。

    徐直、徐肃乃朱氏所出,为生母乞情,实乃人之常情。

    至于徐珩与徐瑞,不管他们乐意与否,一个“孝”字压下来,他们捏着鼻子也必须作出姿态。

    “王爷原先像是有些意动,前几天还说要把宁萱堂收拾出来呢。”红药搁下账簿,捧起茶盏吃茶。

    此处并无外人,说话没那许多顾忌。

    鲁妈妈低低应了个是,眼神有些闪烁:“这事儿婢也听说了。只这两日奴婢路过宁萱堂,见那院门上挂着大铜锁,房檐下头的蛛网吊得老长的。”

    换言之,宁萱堂并无重开之日。

    王爷显然改主意了。

    红药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朱氏这是把自己给作死了。

    原就犯了无可饶恕的大错,她却不思悔改,反以为拿住了王爷,殊不知反将了自己的军。

    都是话本子给闹的。

    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女主?

    皆不过芸芸众生而已。

    红药咂嘴。

    刘瘸子你可够阴的。

    慢慢饮了一口茶,红药向账簿子上看了两眼,换了个话题:“除了那什么弃妃,书坊里还有别的话本子么?”

    若是有,那必须来全套的啊。

    可鲁妈妈的回答却令人失望。

    “回夫人,书坊只出了三种话本子,另两套夫人手上已经有了,唯这一套是什么专属赠品,只送不卖,因印得少,眼下已经断货了。”

    “这样啊。”红药惆怅地点了点头,忖度片刻,又问:“这是不是就是爷常说的什么饥饿营销?”

    “这个……奴婢也不大懂。”鲁妈妈仿佛也很困惑,皱眉想了一会儿,道:

    “奴婢倒是听说,有隐了名姓的贵人花重金四处买这话本子,听说都是……”

    她忽尔像是噎了一下,抿了抿嘴,便不往下说了。

    红药先还没明白,转着脑瓜子琢磨了一会儿,终是恍然大悟。

    那所谓“隐姓埋名的贵人”,只怕占八成儿在宫里。

    也是,放眼整个京城,也就那地方的女子容易被“弃”。

    瓜少人多么。

    红药摇了摇头。

    鲁妈妈见状,面现迟疑之色,旋即上前帮红药续茶,口中轻声道:

    “夫人如今还是保重身子要紧,这养生茶也淡了,奴婢叫人泡些新的来。”

    红药也不过一时感慨罢了,闻言便笑道:“我省得的,妈妈不用担心。”

    一时鲁妈妈叫人泡上新茶,自去了,红药仍在屋中看账。

    虽说不宜太过劳神,可若是整天无所事事,却也不好。

    红药这是给自己找些趣味。

    数钱总是教人欢喜的,不是么?

    看着那账簿子上大注大注的银子,纵使银钱不在手,心里也美得很。

    一时账簿翻遍,堪堪午错时分,红药吃了饭,又小睡了片刻,待起来时,便见窗外天色昏暗,铅云一重又一重压下来,檐角高处,似能勾下几绺灰絮。

    红药便命掌灯,又唤进荷露来吩咐道:

    “我瞧着这天儿像要下雪,你速速去大嫂那里问一声,小库里的那些绸缎料子,可要挪去大库里放着?”

    小库房是分给红药管着的。

    就在前天,红药接到消息说小库房有根梁子裂了。

    这自是需得请人来修。

    只如今正逢年关,府中又有两椿婚事要忙,谁也不得闲儿,且小库房还在后宅,外男出入总是不便。红药不敢擅专,遂将此事禀明了潘氏。

    潘氏也怕人多眼杂出乱子,便作主先放着不管,待匀出手来再看。

    可如今看来,老天是不想等她们匀出手来了。

    这阴云压城,显是一场大雪免不了。红药旁的不怕,就怕那些精贵料子出问题。

    那是为两位姑娘预备的嫁妆,若弄坏了,红药难辞其咎。

    荷露亦是知晓此事的,听了红药的吩咐,她忙应了个是,转身便往外走。

    红药忙唤住她:“且慢。记得把伞带了,雪屐子也穿上,只怕这雪就要下来了。”

    荷露连声应了,这才挑帘出了屋。

    此时,天色已是愈加阴沉,灰黄的云朵直欺墙头,风倒是不怎么冷。

    荷露正想回去取伞,忽见一个穿绿袄儿的小丫头飞跑过来,递上一把竹伞并一双木屐,笑嘻嘻地道:

    “我瞧夫人叫姐姐,就猜着姐姐要去外头办差,我就先把这些给姐姐拿来了。”

    复又指着木屐脆声道:“这屐子是我新蜡的,绳头也换了新的,扎得可牢了,姐姐放心穿就是。”

    荷露笑起来:“你倒眼尖。”

    一面说话,一面向小丫头脸上细看两眼,认出这丫头叫茵儿,也是国公府挑上来的,很有几分聪明。

    见她接了东西,茵儿抿嘴儿一笑,自自然然地蹲下去替她着屐,口中知:“姐姐若站不稳,扶着我脑瓜顶儿就是。”

    荷露哭笑不得,有心推拒,却又有些不忍心。

    小小年纪,已惯会看眉眼高低,她不由想起自己小时候,亦是这样,巴结大的、奉承老的,只为出人头地。

    谁也不容易啊。

    一时想得出神,荷露竟也忘了身外事,直到茵儿说了句“好啦”,她才回过味来。

    抬头再看,却见茵儿已然走得远了。

    竟是一句邀功的话都没说。

    荷露又是叹、又是笑,摇头道:“这一个两个地,都快成精了。”

    侍帘的芰月看了整出戏码,此时便点头咂嘴地道:“可不是么,这几个哪一个又是省油的灯?听说背地里你打我、我挑你的,屁事儿一大堆。”

    荷露不由失笑:“你都多大了还和她们厮混?我都替你脸红。”

    芰月登时大羞,上来便要撕她嘴,两个人闹了一会儿,荷露便去了长房传话。

    她去得巧,潘氏也正想着小库房之事,见了她很高兴,命她转告红药“只将衣料挪去大库即可”,还将大库房的对牌也给了荷露。

    荷露袖了要牌,匆匆往回赶,不想,半道上竟遇见了卷耳。

    因见她手里捧着好些东西,行动颇为不便,荷露便帮她提了几样,一路将她送回了风竹院。

    这一两个月来,影梅斋与风竹院走得颇近,若非如此,荷露也不会自告奋勇相助。

    一时到了地方,荷露放下东西便要走,卷耳很承她的情,拉着她要请吃茶。

    两个人说话声大了些,正在屋中写字的徐婉顺听见了,便推窗往外瞧。

    主子现身,荷露二人自不好再拉扯,双双上前见礼。

    徐婉顺便握着嘴儿笑:“我说这天寒地冻地,怎么还有猫儿不怕冷在外头打架呢,却原来是你们两个。”

    荷露二人当即一阵脸热,卷耳不敢抬头去看自家主子,只捏着衣角小声儿道:“姑娘又来笑话人了。”

    徐婉顺直是忍俊不禁:“你这会子倒来怨我?明知道我爱笑话人,方才怎么又在我窗下拉扯成那样儿呢?”

    卷耳呆了呆,一时没话回,脸越发红了,脑袋几乎埋进胸口。

    荷露到底大了她两岁,此时便红着脸请罪:“是婢子们造次了,扰了四姑娘清静,四姑娘恕罪。”

    徐婉顺自不会与她们计较,笑着摆手道:“罢了,我正好也乏了,与你们说说话正合宜。”

    停了一息,她忽似想起什么,朝荷露招手道:“你来得正好,我正有话要说,你且进屋来暖和暖和。”

    又打趣道:“正好也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也好了掉咱们卷耳姑娘的念想。”

    方才二婢相争之事,她听了个大概,便拿这个取笑自个儿的大丫鬟。

    卷耳嗫嚅地道:“多……多谢姑娘。那……那……荷露姐姐请进。”

    话音未了,她已然逃也似地去门前打帘子了。

    徐婉顺“咯咯”娇笑起来,荷露也有些好笑,冲卷耳道了句“有劳”,便进了屋。

    西次间儿正烧着熏笼,帘开处,扑面一股暖香。

    “哟,这点的什么香?真真好闻。”荷露笑赞了一句,复上前给徐婉顺见礼。

    徐婉虚扶了她一把,浅笑地道:

    “这是朱家九姑娘合的香,混了月季、蔷薇、海棠这些花儿并几种香末子,名儿挺雅致,叫‘春归何处’。也不过是闺阁女儿家的意思罢了。”

    一席话安然淡定,如述寻常。

    荷露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心道四姑娘这性子改得都快让人认不出了。

    若换作从前,这话她能拐上十八个弯儿来夸耀,以显出我有人无,如今却是一派从容,再没那些小家子气的举动了。

    洗心革面,不外如是。

    徐婉顺并不知荷露所思,命小丫头捧来绣墩请她坐,一面便笑:“说起来,我要说的话也正与朱家有关呢。”

    荷露哪里敢座,站着垂首道:“姑娘恕罪。婢子还是想站着听您说话,坐着反不自在。”

    徐婉顺素知她守礼,也不强求,径向案边立了,一只纤白的手轻搭着大红锦缎椅袱,不疾不缓地道:

    “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最近正学着打几种新络子,因朱家姑娘擅绣活儿,我便常遣人去朱家学了再回来教给我。”

    她略略停顿了片刻,似是在思忖该如何往下续,数息之后,方又道:

    “昨儿下晌,我派去的婆子回来教我活计,她一时口快,却是把个朱家的小秘辛说了出来。原来,就在昨天一大早,朱家逃了个奴婢,那奴婢的名号说出来么……咱们可都知道。”

    她停住了话头。

    荷露怔了怔,面色陡然一变。

    她已经知道徐婉顺要说什么了。

    才想到此处,耳畔已然响起徐婉顺沉静的语声:

    “你回去告诉五嫂,向妈妈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