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 第138章:慕时年打的!

第138章:慕时年打的!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极品小神医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有三天时间没有出门,也有三天时间没有再见到慕时年!

    这个念头从言溪脑子里闪过时,她的眉头再次蹙起,怎么想来想去都跟慕时年挂上了勾?

    这种感觉可真的是不太好!

    言溪心头隐隐烦躁起来,吃了唐棠送来的排骨汤,还剩了一些,谈谈坐在对面面带忧色地看她吃完。

    “言溪,这两天都没再听到你说沈云池的事情,处理好了?”

    言溪嘴里还有小半块的萝卜,咀嚼吞下去后脸上的倦容又深了一些。

    “没有!”

    “我之前去过警局,他不见我!”

    唐棠一听义愤填膺,“不见更好,他要在里面待着就待着吧!”

    言溪捧着碗,沉声道,“我不太清楚慕时年是什么想法,云池烧的车是他的,他作为车主,如果他不松口,不接受调解的话……”

    唐棠惊愕,“沈云池是疯了吗?”他跑到慕时年面前去作死?

    言溪,“我也不清楚云池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溪对此也很无奈,她为了这件事尝试过跟慕时年沟通,然而沟通的结果却并不理想,她又不想求助顾家,如今又忙着手头工作,凑钱为秦姨即将到来的换肾手术做准备,她确实是没那么多精力去管沈云池了。

    学校至今没有打来电话,警局那边也是没有音信……

    “我看你还是让他在里面多待一段时间好好长长记性!”唐棠道。

    言溪抿了抿唇,“算算已经关进去也快一周时间了,他还受了伤……”

    “怎么受伤了?严重吗?”

    “慕时年打的!”

    唐棠:“……”

    不管是谁动的手,唐棠都觉得,沈云池那是活该!

    没事跑去烧慕时年的车干什么?找死么?

    将言溪没回话,唐棠看她神色,微叹一声,“我看你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心疼了吧?”

    她哪里是真的不管沈云池?恐怕沈云池捅破了天,她也会想尽办法地去替他补。

    喝完汤,言溪去休息了一会儿,时间也不过是半个小时,唐棠便拿了手机过来叫她。

    “你的电话!”

    言溪睁开眼看了一下电话号码,是秦姨的手机号码,接了。

    一刻钟后,言溪穿戴整齐,坐上了唐棠的车。

    唐棠提议,“我开车的时候你在车上睡一会!”

    言溪合上眼,她也正有此意!

    去了医院,肾病科,秦姨的病房已经换成了单人间,空间很大,价格也不菲。

    这是言溪要求的,动手术之前她想让秦姨好好养养身体,多人间的病房人员嘈杂,总有人进进出出的会影响到她休息。

    沈齐看言溪来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这让唐棠气得胸口堵得难受,好在她们来的时候,沈齐借口离开了病房,病房里就只剩下了她们三个人。

    “言言!”

    秦姨的脸色依然是不太好的,因为肾脏原因,脸色都是铁青色的,人也显得特别瘦,但见到言溪来了,坐在病床床头的她神采奕奕,心情很好地招呼言溪过去坐。

    “秦姨!”

    “阿姨好!”唐棠拎着个果篮过来。

    “你好,唐小姐!”秦姨微笑着打招呼。

    秦姨拉着言溪的手,“我有好几天没有看到你,有些想你了,便打电话给你让来医院陪我聊聊天,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工作!”

    今天是星期天,周末,秦姨每次主动打电话联系言溪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在工作日的时候。

    言溪从床头的盘子里取了个苹果开始削,“没有影响到我!”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秦姨是近看才发现言溪的黑眼圈很严重,“熬夜了吗?”

    言溪见隐瞒不了,点头,“嗯,忙工作!”

    秦姨眼底划过一抹心疼来,“再忙也不要熬夜,身体会受不了的!”

    言溪点头,两人便聊着一些日常生活里的趣事,秦姨一直住在医院,很少离开病房,所以看到的消息都是通过电视和手机信息了解的,言溪坐在旁边一边削着苹果,时不时回答一句,气氛很是融洽。

    唐棠坐在旁边,看两人关系相处地如同母女,心里感慨,沈若白就像他妈,而警局里现在关着的那个小混蛋就像沈父。

    唐棠也不是第一次来医院病房看秦姨了,可每次来,大概都是因为她是言溪朋友的身份,让沈父每次见到她都拉长着一张脸,活像她欠了二百五似得。

    唐棠不止一次替言溪感到不值,付出了真心和金钱还要看人脸色,活像是人家上辈子欠了你沈家的人一样。

    她手机响了,“言溪,秦姨,我出去接个电话!”

    唐棠说着便拿了手机出病房接电话。

    电话是大哥唐苑打过来的,询问的都是今天晚上的排班情况,唐棠往走廊那边走远了些,打算去窗口那边透透气,医院里的消毒水气息对一个正常人的敏锐嗅觉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考验。

    她去了窗边,电话也说完了,挂了电话,准备透透气就折回去,却意外地发现住院楼下不远的花廊里,沈父正在跟人说些什么。

    沈父穿的那件黑色夹克她认得。

    她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因为那件夹克是当年沈若白还在世的时候亲手选给父亲的生日礼物,那件衣服是言溪看上的,当时还找来图片给她看过,价格贵得唐棠咂舌。

    花廊里,跟沈父站在一起说话的人是个女人,看她穿的是黑色裙子。

    花枝树叶挡了唐棠的视线,她换了个位置,但还是没有看清对方的模样。

    对方戴着渔夫帽,遮住了后脑勺,脸是朝着另外一边的。

    唐棠看着那女人从手拎包里拿出了一叠什么东西递给了沈父,沈父双手接了,看样子还在点头哈腰地道谢。

    没多久,那女人离开,走出花廊后,唐棠看到她的背影,忙用手机抓拍了一张照片,一直到那女人上了一辆灰色的轿车扬长而去。

    唐棠莫名觉得那车眼熟,她在皇庭一号工作了多年,会让她眼熟的车辆必然是经常在皇庭一号出入的车辆。

    “灰色的……”唐棠自言自语,懊恼,只怪隔得太远,车牌号没看清楚!

    从病房出来,言溪又去了一趟秦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了解了一下秦姨最近的身体情况。

    等电梯的时候,抵达的电梯门一开,出来的人是沈齐,言溪轻声道,“沈叔叔……”

    沈齐原本是在哼着歌,一见到言溪脸色就变得难看,冷哼了一声走出电梯头也不回。

    唐棠,“言溪,你看……”这沈父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言溪拉她进电梯,“唐棠,别说了!”

    唐棠:“……”已经无语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